新第二荷包網 > 歷史小說 > 北宋大丈夫 > 第1194章 黑了心肝的沈安

第1194章 黑了心肝的沈安

    ,北宋大丈夫!

    包拯欣慰的看著沈安,覺得自己現在去了都不怕。

    “你此次在大名府斬殺三十人,看似魯莽,可卻是宣戰。對那些反對一派的宣戰。官家是定然要革新的,從登基以來,他從未停止過革新,官家性子之堅韌不拔,歷朝歷代罕見,可見我大宋自有天佑。”

    “你的舉動開了先河,天下震動的同時,那些人會痛恨你,可另一批人會支持你……知道是哪些人嗎?”

    “知道。”沈安當然知道是哪些人,他認真的道:“那些不甘心大宋沒落的人,那些對大宋現狀不滿的人,那些希望大宋強盛的人……他們都會支持官家,支持革新,支持我……”

    這塊土地上誕生過無數國家,然后又被自己或是外力摧毀過無數次。

    “從秦漢以來,異族每每能打進中原來,可不管他們怎么厲害,就算是被打成了廢墟,就算是被打成了當世最沒落的一族,咱們漢人就是有本事再度站起來,只要咱們站起來了,就別想再打倒咱們。”

    “而這一切靠的就是這些人。”

    沈安說的很認真,他也是這般想的。

    “是啊!就是這些人。”包拯也深有感觸,“當年有范文正他們,只是倉促了些,少了同道,于是失敗了。如今革新卷土重來,此次……”

    “定然能勝!”沈安堅定的道:“此次在大名府斬殺三十二人,某只想告訴那些人,他們的把柄多不勝數,在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凈之前,別來干涉大宋革新的進程。”

    “殺氣騰騰啊……”包拯笑了笑,“官家對此洞若觀火,所以你沒回來之前,他就是冷漠的坐在宮中,什么勸諫,什么彈劾,甚至是威脅,他都置若罔聞。你不知道……”

    包拯低聲道:“官家曾經讓人去京城各軍中巡查,老夫估摸著官家還令人傳話,讓禁軍做好準備,一旦有人鋌而走險,官家就會用雷霆手段……一把壓下去!”

    這個沈安還真不知道,不過他卻極為歡喜。

    “革新不是請客吃飯,敵人若是要亮出獠牙,咱們自然就該出手斬斷他們的爪子。官家英明。”

    趙曙能這般果敢,沈安心中不禁大喜過望。

    有了這樣的帝王在前面頂著,他還怕什么?

    ——背黑鍋我來,送死你去……

    包拯見他歡喜,就嘆道:“官家那是自保……”

    小伙,你想多了,那個時候官家想得最多的不是革新,而是防備那些人下手。

    沈安笑了笑,“您想想慶歷年間的謀逆案。”

    “那事之后,先帝就偃旗息鼓……是不如當今官家果敢。”

    包拯很是糾結,見沈安得意,就呼了一巴掌過去。

    沈安捂頭,覺得這事兒算是結束了。

    “此次你得了不少好處,且安生在家度日,少折騰。”老包覺得自己遲早會被沈安氣死。

    “是。”沈安笑嘻嘻的道:“某多弄些好東西,新年時各家送些。”

    “隨便你。”對于這個包拯很無語,誰讓沈安有錢呢。

    有錢就是了不起,過個年都比皇家實在,那些水陸雜陳的食材,讓人看了就流口水。

    不過包家肯定是有一份的,想到包綬那個貪吃的小子,包拯的眼中就多了些慈祥,隨口問道:“上次……唐仁臨去遼國之前,你教了他那些東西。如今該發作了吧?”

    “說不準。”沈安一個激靈,趕緊起身道:“包公您趕緊打個盹,某就先回去了。”

    嗯?

    包拯太了解這小子了,見他笑嘻嘻的,就覺得這事兒怕是還有些不妥,就板著臉道:“你上次說是成本數十文,可老夫仔細想想,怕是有些出入?說!成本多少?”

    “沒多少啊!”沈安依舊是笑嘻嘻的,“中午打個盹,只要一刻鐘就好,那感覺,美滋滋啊!”

    包拯冷笑道:“你越是這樣,老夫就……”

    他拿起水杯,沈安馬上苦笑道:“這事吧……賺的不多,某主要是想著宋遼兩國之間的兄弟情義。”

    “什么情義?”包拯冷冷的道:“旁人說宋遼兄弟情義老夫還信,你?”

    沈安干笑著,包拯起身道:“說!”

    “這個……”沈安說道:“都是些好藥,大力丸您也吃了不少時日了,健脾胃,吃嘛嘛香,身體倍棒……”

    他說的有些混亂,包拯突然想到了他剛到汴梁時忽悠那些小販的事兒,就問道:“可是很低?比數十文還低?”

    “沒有的事!”

    “說不說?”包拯一臉猙獰。

    “不算多”沈安偷瞥了他一眼,繼續說道:“真不算多……”

    五文錢,加上雜七雜八的費用,全部成本最多十文錢的東西,卻能賣三百文。

    包拯吸吸鼻子,覺得很難過。

    “老夫教導你好生做人,你怎么就那么……這等事一旦被人發現,遼人會發狂,大宋內部那些人會趁機鼓噪……到時候你如何自處?”

    在經歷了大名府殺人事件和韓非理論辯駁事件之后,那些反對派絕壁會和遼人配合弄死沈安。

    “可某只賣藥啊!”沈安很無辜的道:“那是好藥。”

    包拯怒不可遏,沖上去就是一頓暴打。

    韓琦等人隔的很遠,聽不到里面說話,但慘叫卻不同,很清晰。

    “被打了?”曾公亮幸災樂禍的道:“去一次大名府就把天給捅了個大窟窿,把整個大宋都卷進去了的大窟窿,活該啊!”

    歐陽修默然,顯然很贊同曾公亮的話。

    韓琦笑道:“包相估摸著忍很久了,聽聽沈安叫的多慘……痛快啊!”

    他摸摸自己的大肚腩,想到昔日的俊朗一去不復返,不禁就格外的暢快。

    里面的沈安抱頭不敢反抗,包拯氣喘吁吁的道:“那個大力丸的成本究竟有多少?”

    沈安上次說是幾十文,大伙兒都被鎮住了,想著十倍的利潤當真是黑了心腸。可包拯看著沈安的這個模樣就覺得不對勁。

    沈安抬頭,可憐兮兮的道:“五文錢。”

    包拯不禁仰天長嘆。

    操蛋啊!

    那個大力丸他也在吃,但那東西沈安說過,就是一個開胃健脾的作用。

    這樣的藥丸賣一貫錢,不,賣三百文,這是什么?心腸黑了呀!

    “全部成本多少?”

    他低下頭,伸出一根手指頭。

    “十文?”

    包拯嘆道:“心太黑了,你這心腸怎么就那么黑呢?老夫……”

    老包覺得自己很累,真的很累。

    十文錢的東西賣三百文,這個不是暴利,而是黑心。

    “記住了,旁人問起你就說是兩百五十文。”包拯終究還是要護著沈安的,所以馬上就想了個辦法:“回頭誰問起里面有什么藥材,你就說有一味藥材不多見……記住沒有?問你話呢,你還豎著一根手指頭作甚?等老夫弄下來紅燒嗎?”

    包拯說道:“遼國那邊弄弄就罷了,西夏千萬別弄,李諒祚會找你拼命,會派人來弄死你,你低著頭作甚?”

    沈安抬頭,不好意思的道:“已經交給了一個西夏商人,不過咱們不摻和,隨便他自己弄。”

    “你……”包拯的身體一晃。

    “包公……”

    沈安搶上去扶住了他,“您要穩住啊!”

    包拯呼吸急促,“老夫……老夫穩不住……你……你這個小子……老夫擔心的要死,你還……看打!”

    “啊……”

    又是一陣慘叫,韓琦三人在外面不禁心情愉悅之極,有人路過行禮問道:“三位相公在消食呢?”

    外面冷颼颼的,這三位站在這里不動,不知道是個什么意思。

    消食,消食要走動啊!

    稍后沈安出來了,看著很是狼狽,臉上還有一塊烏青。

    “呵呵。”曾公亮笑道:“這是要回去了?”

    沈安干笑道:“是啊!”

    “包相和你親切交談了?”韓琦笑的很是可親。

    這不親切的把臉都打青了。

    “是啊是啊!”沈安側過臉去拱手,韓琦笑道:“去吧去吧。”

    三人接著進了政事堂,見包拯余怒未盡,就勸了一番。

    稍后消息傳出去,那些反對派歡欣鼓舞,只是惋惜老包的手沒滑,若是他的手滑一下,把沈安打成個傻子該多好?

    趙曙聽了消息不禁就唏噓道:“沈安在大名府殺人雖然我很歡喜,可終究太大膽了些,我一直在想該怎么收拾他,沒想到包卿竟然先出手了,好,包卿果然是個正直人。”

    他們口中的正直人包拯很痛苦。

    十文錢成本的東西,沈安竟然敢賣三百文,而且多次轉賣之后,竟然能賣到一貫錢……

    他覺得這個世界太瘋狂了,但更擔心這事兒爆出來對沈安不利。

    可沈安隨后的話卻很篤定。

    “某只賣三百文,這藥吃了會覺著胃口好,精神好。包公,這人的胃口一好,他精神就會好,健胃健脾的方子有,可怎么都比不過某找人弄的這個,光是這個方子某就花了差不多五千貫……”

    那個小子還說了什么產權……還有什么知識無價之類的話。

    “三百文是某的,剩下的是他們自己弄的”

    沈安很自信,因為他只是拿了小頭,大頭都被遼人自己拿了。耶律洪基敢嚷嚷出來,大家就算個賬好了。

    大宋這邊出了成本不詳的藥,沈安堅稱成本二百五文,而傳銷這個東西是個新興事物,誰敢說是騙局?

    就算你說是騙局,騙到手的錢都被遼人拿了,關我屁事?

    沈安在之前就想好了前因后果,不管是趙曙還是包拯,對此只能是嘆為觀止。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