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歷史小說 > 重生之戰神呂布 > 第4940章 康居連弩車

第4940章 康居連弩車

    ,重生之戰神呂布!

    不少官員是第一次親自臨近戰場,僅僅是這樣的喊殺聲,就讓他們的身體有些不適了。

    戰場上的氣氛分外的凝重,空氣中散發著血腥味,甚至還有肉香味,聯想著晉軍在進攻過程中施展出來的手段,不少官員面色慘白,晉軍猛火油之進攻,可是讓康居的將士承受了不小的威脅。

    而空氣中的肉香味,不用說也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戰爭的進行,讓康居的官員有一種想要掉頭就走的沖動,不過見到康居王來到戰場上一直鐵青著臉,即便是身體有著不適應的官員,也只能強作鎮定,軍中將士就在前方對戰敵軍,如果他們在這種時候離開的話,康居王會有著什么樣的懲罰,目前城內還不是敵軍做主,而是康居王當家的。

    只需要康居王一道命令,就能讓他們從當前的位置上走下來,甚至讓他們變得一無所有,這就是康居王的權力,在戰爭最為緊張的時刻,就算是康居王為了城池的穩定下達這樣的命令,也是能夠得到體諒的。

    再說朝中官員此時最為擔憂的就是敵軍的進攻會給己方的城池帶來什么樣的威脅,就算是一名官員受到了懲處,也不會引起太多的關注的。

    伴隨著晉軍的逐步靠近,康居的守軍如臨大敵,晉軍雖說沒有發動進攻,但晉軍的靠近,就是對守軍最大的壓迫了。

    面對晉軍,承受的壓力之大可想而知,敷哪托的臉色低沉,心中不敢有絲毫的懈怠,苦苦的思索著,在應對晉軍進攻的時候,應該采取什么樣的對戰策略,才是最為適當的。

    晉軍的進攻方式康居的將士沒有深切的體會,之前只是晉軍在遠程進攻上施展出來的手段,僅僅如此,就已經讓康居的將是難以承受了,如果戰爭逐步進行的話,對于康居的將士來說意味著什么,軍中將士是極為清楚。

    不少將士的雙腿不停的顫抖,尤其是那些沒有經歷過戰事的新兵,他們在戰場上缺少足夠的經驗,面對敵軍進攻的時候,甚至會不知所措,以他們目前的狀態來迎戰晉軍的進攻,顯然是有著諸多的不合適的。

    但是大將敷哪托,卻是沒有顧及到這些人的感受,在康居的形勢最為緊迫的時候,作為康居軍中的將士,需要做的事情是迎戰敵軍,并非是在敵軍發起進攻的時候退縮,敵軍的戰斗力強盛又能如何,難道面對強悍敵軍,就要將城池拱手相讓不成。

    敷哪托有著堅定的意志,軍中將士沒有得到命令不敢輕舉妄動。

    “將軍,大王前來。”一名將領策馬而來喊道。

    敷哪托道:“告知大王,本將有要事在身,無法前往拜會。”

    傳達命令的將領,似乎也是意識到了形勢的緊迫,策馬而去。

    不少將士看向這名將領的目光有著諸多的羨慕,這名將領能夠離開戰場,他們卻是只能應對敵軍的進攻,甚至對接下來的命運有著諸多的不知曉,如果戰事進行的不夠順利的話,他們甚至有可能會死在對戰敵軍的過程中。

    晉軍將士在戰場上究竟有著合適什么樣的破壞力,等到真正與晉軍短兵相接的時候,就會明白。

    大將敷哪托冷冷的看了一些身邊的將領,冷聲道:“如今大王就在不遠處觀戰,若是你們在對戰敵軍的時候,不能做到奮勇向前的話,不僅是你們,就連你們的親人也會受到牽連,以后你們就是康居的罪人。”

    不少將領聽到敷哪托的話語之后,心中一凜,對戰敵軍的時候退縮,是什么樣的罪名,軍中的將領是極為清楚的,如果軍中將士在應對敵軍的時候皆是這般的行徑的話,會出現什么樣的后果呢,所以尋常時候,軍中將領對于士卒的要求就是不管戰爭的情況如何的緊急,始終要做到不畏懼敵軍,面對敵軍的進攻不退縮。

    軍中將士有著屬于他們的制度,尤其是在對戰敵軍的時候,督戰隊伍的士卒,可不會因為你的身份而手下留情,只要是臨陣退縮之人,皆是要受到懲罰的。

    明白其中道理的將領,看向逐步靠近的晉軍隊伍,神色堅定了不少,就算是身死,也不能成為康居的罪人,身死在有些時候,并沒有想象中那般的可怕,而對戰敵軍的時候身死的話,他們的事跡,將會在康居廣為流傳,甚至會成為康居的英雄,如若不然的話,就是康居的罪人。

    這樣的事情,放到任何一個國家都是如此,國家有英雄,就會有罪人,在軍中將士中間,樹立起英雄和罪人的概念,更是有著重要的意義。

    晉軍的逐漸臨近,對于康居的將士來說就是莫大的挑戰,面對晉軍的時候,軍中將士的心中難免會產生諸多的不自信,這也是常有的事情,想到晉軍的戰績,他們的心中能夠有著更多的信心才是最為令人奇怪的事情了。

    晉軍將士征戰疆場,那可是有著光榮的戰績的,想要在對戰晉軍的過程中取得勝利,對于康居的將士來說就是極大的挑戰,這樣的挑戰面前不能得到勝利的話,城池就會為敵軍所攻破。

    敷哪托不停的打量著不遠處的晉軍,士卒匯報來的情況,敷哪托也是用心的思量著,晉軍在緩緩靠近的時候,進入城內的晉軍數量在增加,如此一來的話,當晉軍人數有著更大的優勢的時候,就是晉軍發起最為猛烈進攻的時候到了。

    想到這里之后,敷哪托霍然醒悟,原來晉軍故意前行,不是為了進攻康居的軍隊,而是想要通過這樣的行為,讓康居將士的心中有著巨大的壓力,從而不敢輕舉妄動。

    當前康居軍中的確是有著能夠威脅晉軍的連弩車,但是晉軍之中的連弩車,在射程上更加的厲害,兩者進行連弩車的比拼的話,失敗的肯定是康居的一方。

    有了如此的壓力之后,康居將士在面對晉軍逐步前行的時候,就會有著不同的感觸,原本很快就會接觸的雙方將士,硬生生為晉軍拖延了兩刻鐘仍舊沒有靠近。

    這樣的情況著實會給人以詭異的感覺,甚至讓軍中將士的心中有著更大的壓力。

    軍中將士在應對敵軍的時候,會有著什么樣的舉動,如果敵軍沖鋒上前的話,出于本能,他們會迎戰上去,然而當敵軍逐步靠近,并且給軍中將士以莫大的壓力的話,軍中將士難民會有更多的恐懼,晉軍在通過這樣的方式,讓康居的將士承受更多的壓力,當康居將士的壓力達到了一定的地步之后,他們很有可能會出現逃跑的現象。

    康居目前的形勢不是很好,王城坍塌,匈奴大軍和晉軍已經進入城內,匈奴大軍與康居的守軍已經展開了兇猛的交鋒,這讓軍中將士難免會有更多的擔憂。

    如果在對戰進軍的時候不能取得勝利的話,戰爭的走向,對于康居來說會更加的不利,再結合晉軍在戰場上的種種事跡,戰爭失敗之后,軍中將士會承受什么樣的損失呢。

    種種的壓力縈繞在心頭之后,會讓軍中將士在應對敵軍進攻的時候,難以將尋常最為強悍的戰斗力表現出來。

    “進攻!”敷哪托當即下達了進攻的命令,這樣的交鋒拖延下去的話,對康居的守軍來說是沒有任何的意義的,王城守軍最為主要的任務就是避免敵軍進入城內,如今晉軍進入城內的士卒不超過千人,大軍一擁而上,如果能夠靠近敵軍的話,必然能夠將晉軍將士趕出去。

    康居守軍需要得到勝利,需要勝利的鼓舞,將晉軍從城內趕出去之后,對康居的守軍來說就是最為令人振奮的事情了。

    康居大軍快速前行,最前方盾車后方的士卒,神色間并不輕松,盾車能夠在敵軍連弩車發起進攻的時候起到有效的防御,但是他們面前的盾車,能夠在阻擋的過程中起到有效的阻擋嗎。

    晉軍連弩車有著何等的威勢,他們這一段時間可是沒少聽軍中的將士提及。

    有關晉軍將士在戰場上如何兇猛的言論,可是在康居軍中沒少流傳,誰讓晉軍在對戰敵軍的時候有著顯赫的戰績呢,康居將士對于晉軍有著一定的畏懼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交戰之前,對于敵軍的實力有著更多的了解之后,也有利于以后戰事的發生不是。

    “放箭!”見到康居的隊伍進入射程之內,鞠義毫不猶豫的下達了命令。

    但見前方的晉軍士卒,仿若是經歷了千萬遍的訓練一般,盾車挪開之后,連弩車展露了出來。

    一名名士卒,釋放了弩箭。

    弩箭夾裹著破空之聲向著康居的隊伍而來,此時晉軍的連弩車在射程上是有著絕對的優勢的,操控連弩車的士卒,在第一支弩箭釋放完畢之后,毫不猶豫的釋放了第二支弩箭。

    連續不斷的弩箭,向著康居的大軍而來,大有通過這樣的進攻方式,讓康居的大軍付出代價的架勢。

    弩箭貫穿盾車,盾車后方的士卒竭力抵擋,雖說有著一定的效果,在晉軍連續不斷的弩箭攻勢下,盾車隊伍很快就宣告瓦解,盾車后方的士卒,無一幸免。

    不過盾車的存在還是有著價值的,連帶著盾車后方的士卒,足足阻擋了晉軍五輪箭矢。

    這也與晉軍參與戰斗之中的連弩車并不是太多有著很大的關系。

    前方的盾車兵被消滅之后,康居前軍之中的盾兵就要遭殃了,他們見到弩箭急速而來,只能盡力的拿起手中的盾牌,若是放到以往的征戰中,盾兵對于手中的盾牌是有著絕對的信心的,但是在面對連弩車釋放的弩箭的時候,他們沒有絲毫的信心。

    因為連弩車釋放的弩箭,能夠直接將他們和盾牌貫穿,盾車在防御的時候有著何等的作用,仍舊為連弩車釋放的弩箭所貫穿,更不用說他們手中的盾牌了,但是戰爭進行到了這般的地步之后,就算是他們對于戰爭沒有絲毫的信心,這等時候卻是不敢離開軍隊,因為在他們的后方,有著督戰隊伍,有著康居王。

    戰爭的持續進行,對于軍中將士的意志是極大的挑戰,越是在這種時候,軍中將士就越是要保持著頑強的斗志,不能因為敵軍的實力強悍而退縮。

    再說戰爭本身就是殘酷的,想要從一場交戰中獲取更多的優勢,就要在交鋒中有著相應的表現才行。

    晉軍在對戰敵軍的時候有著過人之處,能夠讓敵軍有著諸多的畏懼,現如今康居陷入到了緊急的時刻,作為康居的將士,他們應該為康居的穩定做一些什么。

    一名名盾兵,死在了晉軍的弩箭之下,他們的死狀之凄慘,讓見到的士卒無不心驚,盾牌不能在阻擋敵軍進攻的時候有著有效的防御。

    “傳令,連弩車手上前,也讓晉軍感受一下我軍連弩車的威力。”敷哪托命令道。

    軍中將士在沒有靠近晉軍之前就經受這樣的折損,是在敷哪托的預料之內的,此時晉軍進攻的時候,軍中是沒有霹靂車的身影的,若不然的話,康居的將士將會承受更為猛烈的攻勢。

    康居的連弩車快速上前,這樣的一幕,讓康居的將士振奮不已,之前他們承受了晉軍進攻,現在正是讓晉軍付出代價的時候到了,他們的連弩車同樣是有著莫大的威力的。

    進入射程之后,康居的連弩車手,釋放了弩箭,而晉軍將士在康居的連弩車手發起進攻的時候,當即停止了下來。

    弩箭擊打在盾牌上,迸濺點點的火花,發出金鐵交鳴之聲。

    這樣的一幕,讓康居的士卒目瞪口呆,他們以為晉軍的盾車是由鐵鍛造而成的。

    連弩車手不停的釋放弩箭,他們想要通過這樣的方式給晉軍造成更多的死傷,但是眼前發生的一幕,卻是讓康居的連弩車手心中難以平靜,敵軍經拿滾,能夠對他們形成更多的傷害,但是在面對晉軍的時候,他們的連弩車能夠起到的作用卻是這般的小,這樣的事情放到任何人的身上都是難以忍受的。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