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其他小說 > 狼性王子太深情 > 想要溜走至保持距離

想要溜走至保持距離

    狼性王子太深情 想要溜走全文閱讀狼性王子太深情  想要溜走    “思柔!”

    喬井西被蔡思柔這番表白震住了……看著他似乎在搖擺的心,為什么我會心里感到一痛,然后覺得某種東西開始下沉呢?

    “你們聊吧,我我……我先走了……”

    仿佛再也看不下去,我趕緊想要溜走!

    “咪咪!”

    喬井西想要向我追上來,可是被蔡思柔緊緊抱住。

    蔡思柔抱住他的腰,把頭伏在他的背上,“不要走……不要走,行嗎?”

    我跑得飛快,恨不得馬上離開這藍球場!

    我一口氣跑到外面,竟看到半倚在門口處,看著跑出來的我微笑著的蘇俊希。

    “你出來啦,等你很久了。”蘇俊希說,仍是微笑的表情,“我知道你發生的事情了,因為攝像頭在錄影你們!

    你不要對喬井西沒有信心哦!

    他一定能夠妥善處理思柔,你要相信名列前茅的學生智力。”

    “可是這不是智力能夠解決得了的;而且,我覺得……他和蔡思柔挺般配的!”

    我緩緩地走到他身邊站著,學著他的動作,把身體半倚在石墻做成的大門上。

    “看來你并沒有對沒有信心,或者產生多大困擾。”

    他自然地把手放在我的背上,就象朋友那樣攬著,“好啦!喬井西沒空陪你,我陪你玩吧!

    然后我們好好聊聊天,我開始對你產生興趣了,呵呵!”

    “產生興趣?”

    我怕怕地看著他,擔心他話中有話。

    “我們一邊走一邊說;對啦,你消失的這幾天去哪了?為什么房子也不見?”

    “房子拆了!不過要重新建起來也很容易,因為那些材料多數是玻璃,簡單地組裝一下就可以了;你關心這個干什么?”

    “我發覺你有些奇怪哦!不是有意對你的身份存疑,可是你真的挺讓人懷疑。”

    “你懷疑我什么?”

    “懷疑你……不知道怎么說,哈哈!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知道我的愛好就是研究香水吧?        狼性王子太深情 身份之迷全文閱讀狼性王子太深情  身份之迷    做香水的主要原料是花瓣,所以我對植物方面很有研究哦!

    只要對某方面有深刻的研究,就會想到另一方面?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在校林道樹枝茂盛的地方,他忽然停下來專注地打量我!

    “不明白,完全不明白!”我迷茫地搖了搖頭。

    “算了!”他又笑,仍然是那種溫柔如風的笑,說“等你愿意對我解開你的身份之迷的那天,也許你就明白我的話了!”

    “我?身份之迷?我沒有什么身份之迷啊。”

    額際開始冒汗,想不到蘇俊希的話比喬井西的夢境還要尖銳,讓人無法招架!

    “你騙我啊,一般人家的女兒就讀我們學校,哪用請什么保鏢的啊!

    這兒又沒有危險!而且一開始你的思想有些奇怪,說他是侍衛,后來才說是

    保鏢!會說侍衛的朝代好象在古代;

    老實說,你是不是穿越過來的?你在……古代,是什么身份?

    難道,你是王室里的公主嗎?哈哈!”

    “你看,從你的笑聲中也知道你也對自己的猜測感到荒謬吧!我不知道什么是穿越,但是我絕不是穿越!相信我嗎?”

    “當然相信,你既然這么說了!

    不過剛才,喬井西和另一個十三號球員都好象變成另一個人一樣,甚至有功夫灌藍的效果,你敢說與你一點也無關嗎?

    喬井西的腳傷得那么嚴重,也被你妙手回春了!”

    “所以就憑這些你懷疑我?”

    “我覺得你不簡單!”

    “你真的……好奇心很強啊!”我該把自己的身份告訴蘇俊希嗎?他是最好的朋友。如果他知道我是美人魚,有什么反應?

    “有一天,你會愿意對我說的!”

    他摸摸我的腦袋,笑得溫柔,“好啦!現在不要想那么多!過兩天就是潑水節了,要保重好身體哦!千萬不要著涼!”

    “潑水節?”——

    請大家收藏哈~        狼性王子太深情 保持距離全文閱讀狼性王子太深情  保持距離    “是啊,我們學校一年一度的潑水節!

    學校還有一條圣水河,每次到潑水節都會到圣水河去取水,把水灑在人的身上,這樣有去除霉氣之用;

    不過這些都是傳說,帶有很強的神話色彩,卻是一種儀式。”

    “潑水節,呵呵,一定很好玩吧……”

    媽媽啊!我有大禍臨頭的感覺,想我身為美人魚要是被人潑水,還要當眾露出真身——我的金色魚尾巴,這絕對不行!

    于是,為了躲避這場潑水節,我堅決那天請假不上學!

    為了給自己找籍口這兩天便開始熱身,老是在上課的時候裝作精神不濟,然后說自己的身體有些不舒服要先回家!

    不過這樣做也有不好的后果,就是喬井西整天都盯著我,只要發覺我有一點點不舒服,他就千依百順,關懷備至。

    每次我都拒絕他……

    “不用了,我我……我自己可以回家,對啦,蔡思柔又瞪我們了,我們還是保持距離吧!”

    也不知他與蔡思柔的事處理得如何,不過我發覺這幾天蔡思柔對我的關注度明顯提高一倍不止,總是監視我!

    “不用管思柔,你的身體要緊。”

    “我讓海藍蔚送我回家就行。”

    堅決撇開喬井西,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故意逃避他,但我總在他面前佯裝和海藍蔚的親熱,我知道他被氣得不輕又不好發作。

    海藍蔚將玻璃花房用魔法重新建造,雖然已不是原先的那一間,不過外觀和造型十分相似;

    頂蓋就跟半個蛋殼那樣,珍珠白的光彩,當早晨的太陽初升的時候那幾片極大反光的玻璃片會營造流光亮影!

    我習慣站在玻璃花房的窗邊,冥思神游。

    “二公主,我越來越弄不懂你在想什么了;每次用魔法感知,你總是設起防備我的魔墻;難道我們真的到這地步了?”

    海藍蔚納悶道,象這樣的對話我已經厭倦。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