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其他小說 > 相思入夢恨別離 > 第1753章,所謂新歡

第1753章,所謂新歡

    這一次,莊沁潼的期望全都落空。 ,精彩免費閱讀!

    她秉著放長線釣大魚的計劃,可還沒來得及施展拳腳,他們聯姻就這么快取消了,像是兒戲一樣,那么多的規劃也無法實現。

    莊沁潼只能從長計議。

    雖然有挫敗感,但不至于受到打擊。

    莊沁潼對于秦淮年的心思不是一天兩天才有的,她不會輕易氣餒,她還有很遠大的理想。

    接下來,象征x的對于善后聊了一些。

    過程中郝燕很安靜,溫順的坐在那,沒有cha嘴打擾兩人。

    秦淮年的手臂一直都搭放在她的椅背后,沒有移開過,身子甚至朝她傾斜,雖然再沒有其他額外的動作,但看起來格外的親昵。

    就像是普通熱戀中的情侶,沒有任何兩樣。

    莊沁潼一直在做著表情管理。

    這場商業聯姻是她主動提議的。

    不同于普通的聯姻,不涉及任何感情,他們只是利益合作,所以哪怕秦淮年現在中途反悔了,她沒有資格抱怨什么。秦淮年道,“我這兩天一直忙,還沒時間親自到莊氏,麻煩你幫我轉告莊董事長一聲,這次突然提前中止合作,是我單方面的原因,秦氏下季度有兩個合作案會j給莊氏,

    以此表達我的歉意!”

    雖然只是合作,不至于對莊沁潼有什么負罪感,但畢竟還沒有達到目的,責任更多在他。

    所以,秦淮年心里還是有些愧疚的。

    莊沁潼含笑的點頭,“好的,我會和叔父轉達的!”

    事情該聊的都聊的差不多,她低頭看了眼腕表,聲音清婉的詢問,“淮年,郝小姐,要不要一起吃晚飯?”

    郝燕沒有出聲。

    秦淮年已經開口婉拒,“不了,我們還是想過二人世界!”

    字里行間,都明顯不愿意有電燈泡的存在。

    莊沁潼臉上表情不變,笑容很淺卻也恰到好處,“那我就先走了,改天再見!”

    “嗯!”秦淮年淡淡。

    莊沁潼拿起拎包,怡然的起身離開。

    郝燕禮貌頷首。

    她目送著莊沁潼的背影,雖然最后時,她紅唇的弧度一直沒變,但郝燕覺得,那笑容已經有j分僵y了,不過心里還是很佩f。

    這說明,莊沁潼不僅城府深,修為也極高。

    一舉一動的儀態都特別好,宛若從小就受到淑媛的訓練,無論什么時候,都會時刻維持著端莊優雅。

    背影消失在咖啡廳的門口,郝燕收回視線。

    秦淮年端著咖啡,眸光斜昵向她,“這回盯梢好了,心可以放回肚子里了?”

    口吻里除了七分的調侃,還帶著三分的寵溺。

    郝燕大窘。

    分明是他邀請自己的才對。

    不過,她也確實是來盯梢的,臉頰不由有些紅。

    郝燕也端起面前的咖啡,熱摩卡,已經涼了,但是味道還是很香濃。

    她雙手捧著咖啡杯,好奇的忍不住問他,“秦淮年,莊小姐那么漂亮優秀,又是名門淑媛,你當初對她一次都沒動心過嗎?”

    “沒有!”秦淮年道。

    不需要想,回答的很利落。

    n

    bs   秦淮年勾唇,笑紋在眸底緩緩蕩開,劃開一道漂亮的漣漪,“郝燕,以后我也只對一個人動心!”

    他的話,也讓人的心泛起漣漪。

    郝燕感覺杯里的咖啡,仿佛變成了蜜糖,會甜到人心里。

    他們目光望著彼此,都有淺淺的碎芒。

    就像是璀璨的y光照在湖面上,明亮又澄澈。

    咖啡廳的旁邊,就有一家法國餐廳,秦淮年和郝燕在那里享用了燭光晚餐。

    不過倒是沒有一直享受二人世界,用過晚餐后,他們來到了s立醫院來看nv兒。

    自從骨髓移植手術后,糖糖的病情恢復的非常好。

    從無菌倉出來,她的身t和氣se都r眼可見的速度在變的健康,只是她年紀小,主治醫生用y一直很謹慎,讓她比大人住院觀察的時間更長了些。

    推開病房門,糖糖正盤腿坐在病床上鼓搗玩偶。

    燈光里,一童真可貴。

    “媽媽!”糖糖看到她甜甜的喊。

    等再看到她身后進來的秦淮年,明顯更興奮了,露出一排小ru牙,“霸道總裁~”

    秦淮年大步走過去,掌心落在她頭頂,“糖糖,想我了嗎?”

    糖糖抱住他的手臂,紅著臉道,“當然想了!我剛剛在玩小飛象,就在想你!”

    秦淮年拉過椅子,坐在nv兒旁邊。

    糖糖歪著腦袋,n聲n氣的問,“霸道總裁,你最近很忙嗎,在忙什么?你都三天沒過來看我了!”

    秦淮年清了清嗓子,“咳,最近工作會有些多!”

    一旁的郝燕,眼神則心虛的飄動。

    在忙什么?當然是忙著約會。

    自從幫周先生的那晚,郝燕和秦淮年確認了彼此的心意,也正式確認了戀ai關系,他們此時處于熱戀的階段,這兩天下班后都是在約會。

    糖糖委屈巴巴,“霸道總裁,你是不是有新歡了?”

    秦淮年“……”

    郝燕“……”

    作為新歡的某人,她更心虛了。

    秦淮年表現鎮定,他將糖糖小小的身子抱在自己腿上,眼底全是溫柔的溺ai,“沒有,我最喜歡的小朋友還是糖糖!”

    “真的嗎?”糖糖頓時咧開小嘴,小臉紅撲撲的,童音y稚,“那你可不可以,像是電視劇里的男主角一樣發誓?”

    “可以!”秦淮年笑起來。

    他像模像樣的發了個誓,糖糖咯咯笑起來。

    他們輪番哄著nv兒,到了夜里九點多,糖糖懨懨的揉著眼睛,很快就睡著了。

    病房里安靜,兩人輕手輕腳的離開。

    走廊里,燈光拉長影子。

    秦淮年牽著她的手,“等到糖糖出院,我想讓你們母nv倆,搬到壹號公館來住,y兒園我已經讓任武聯系好了,就在附近,接她上下學也方便!”

    這件事他之前也提過。

    只是當時郝燕不知道他的心思,誤會他仍舊把自己當做是情人一樣,只是想要金屋藏嬌,心里還非常的難過。

    此時再聽到,她只感到溫暖。

    郝燕唇畔笑意清淺,“好!”眼前,仿佛已經能浮現出,他們一家三口生活在一起的畫面。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