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其他小說 > 浮生難得一清歡 > 第76章 有非分之想

第76章 有非分之想

    正聚精會神看視頻的付余聲,手邊的手機響了起來。

    手機鈴聲影響了付余聲看視頻,付余聲看也不看手機上的聯系人名字,就直接將手機點了掛斷。

    他剛掛斷,對方再一次打了過來,付余聲再一次掛斷,直接將手機按了關機。

    站在一旁的郭石林,眼尖的看到了剛剛付余聲手機上的聯系人。

    那是藍文君的名字。

    付余聲居然掛了藍文君的電話。

    不到片刻,郭石林的手機響了起來,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預料中的,果然是藍文君打過來的。

    郭石林剛接通,藍文君不耐的聲音就從電話里傳了過來。

    “老郭,付余聲是怎么回事?我剛剛打他電話,他掛我電話,而且,我打第三次的時候,他居然關機了!”

    郭石林著實不知道該怎么跟藍文君解釋。

    “那個,老板他在忙。”

    “他再忙也從來沒有掛過我的電話,馬上讓他接我的電話,如果他不接我的電話,我就馬上給他戴綠帽子。”藍文君威脅說。

    郭石林只得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喚向聚精會神看視頻的付余聲。

    “老板,是老板娘打過來的電話。”

    付余聲頭也不抬“你接就是了。”

    “可是,老板娘找您,她還說,如果您不接她的電話,她……她就……”

    “她就怎么樣?”

    “她就馬上給您戴綠帽子。”

    付余聲順手接過郭石林手里的手機。

    “什么事?”付余聲冷冷的三個字。

    “你剛才為什么掛我電話?”

    “在忙。”

    藍文君氣結“你以前再忙的時候,都沒有不接我電話,還關機,你是不是想離婚?”

    “離婚?”付余聲冷冷一笑“好啊。”

    藍文君“……”

    “你開什么玩笑?你不是一直很愛我嗎?怎么可能會想跟我離婚?我告訴你,付余聲,我哥被抓進去了,你馬上想辦法,把我哥

    弄出來。”藍文君有恃無恐的說。

    “呵,藍文君,你以為我付余聲還真非你不可了,是不是?”

    “你不會還想說,你有喜歡的女人了吧?”

    “有了。”

    “她叫什么名字?”

    “季紫瞳!”付余聲幽幽的開口“我正在看我女人出庭時的視頻,沒空跟你多說了。”

    藍文君壓抑著怒火“付余聲,我是晚上的飛機,明天上午八點鐘到松城國際機場,你來機場接我。”

    “不去!”

    說罷,付余聲就掛斷了電話。

    郭石林“……”

    完了,看付余聲的這個樣子,是當真對人家季紫瞳有非分之想了,可人家是晏北辰的未婚妻啊。

    他怎么就看上人家名花有主的了呢?

    更何況,你現在還是個有婦之夫。

    ……

    下午,季紫瞳去警局錄了口供,又將手中掌握的證據交給了警局。

    季紫瞳去警局的時候,碰到了想要保釋藍度的人,可因為是費老爺子親自下的令,警局沒有人敢將藍度放出去,保釋藍度的人

    失望離開。

    警局離酒店不遠,只有三個街口。

    街上一路紫藤花開,風景甚好,季紫瞳便打算一路散步回酒店。

    她漫步在紫藤花樹下。

    春風吹過,微風拂面,有幾片紫色的花瓣從樹上飄落,如同紫色的雪花,美麗的不像人間景色。

    不一會兒,季紫瞳便走到了之前與付余聲第一次見面的地方。

    她眼尖的看到,地上的路肩縫隙里,有一截繩子落在那里。

    如果她沒認錯的話,那是她吊墜上的繩子,上面還有她親自編上去的翡翠珠子。

    那條繩子在那一次打斗的時候不小心掉落,沒想到,這繩子還在這里!

    這繩子與她弟弟吊墜上的繩子本是一根紅繩上截下來的。

    她彎腰將地上的紅繩撿了起來,看著那條紅繩,季紫瞳心中頗多感慨。

    不知道弟弟的吊墜還在不在。

    他還記得……他有一個姐姐嗎?

    季紫瞳剛想要起身離開,突然一輛車子停在了季紫瞳的身側,車子的后座車窗打開,里面露出了付余聲邪氣的笑臉來。

    “季律師,我們又見面了!”

    突然看到付余聲,季紫瞳全身都戒備了起來,怎么會在這里碰到付余聲?

    “你怎么在這里?”季紫瞳警覺的問。

    她突然后悔沒有乘車回酒店了。

    她不該大意的,松城還是付余聲的地盤,她一刻都不能放松。

    正這樣想著,突然數人竄了出來,站在了季紫瞳身后。

    其中一人季紫瞳認識,是晏北辰身邊的保鏢胡來,那就是說,她身側的這些人,都是晏北辰的手下,

    就憑他們隱藏在她的周圍,她沒有發現這一點來看,他們的身手都不錯。

    看著季紫瞳身邊突然出現的那些人,付余聲眉頭緊皺,面露幾分不悅。

    “我在跟季律師說話,你們在這里礙什么事?”

    季紫瞳面無表情的對付余聲道“付先生,我與你沒有什么好說的。”

    “還真無情!”雖然這樣,付余聲的臉上卻沒有半點兒生氣的表情“今兒個人太多,改天有時間了,咱們單獨說說話,我先走了

    ,我們改天見!”

    季紫瞳“……”

    付余聲說完,就關上了車窗,吩咐司機發動了車子。

    等付余聲所乘坐的車子從自己的視線里消失,季紫瞳才終于放松下來。

    而守在季紫瞳身側的那些保鏢已經自行隱藏了起來。

    季紫瞳看了一眼那些保鏢隱藏的位置,目光又往付余聲的方向看去了一眼,剛才付余聲的表情看起來好像一點兒也不意外晏北

    辰的人會出現在她周圍。

    不過也對,在他的眼里,她是晏北辰的未婚妻,晏北辰的人保護她,那是理所當然的事。

    季紫瞳的眸子又暖了幾分。

    沒想到,晏北辰竟然派了人在她的周圍保護她。

    想了一下,季紫瞳走到了胡來的面前。

    胡來正警惕四周的動靜,突然看到季紫瞳走到自己面前,他嚇了一跳。

    “季小姐,您有什么事嗎?”胡來驚訝的看著季紫瞳問。

    季紫瞳微笑的表示“我的手機壞了還沒修好,能借你的手機給你老板打個電話嗎?”閱讀請關注微信號rd444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