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其他小說 > 無敵雙寶首席大人徹夜歡 > 第717章 再接再厲,多生幾個寶寶。

第717章 再接再厲,多生幾個寶寶。

    羅b爾震驚的望著倒在血泊中的手下,他們都中了彈,中彈的位置全是心臟,一槍斃命。

    一個妖孽至極的亞洲男人,站在他面前不遠處,過分精致的五官,邪肆不羈的笑意,那雙寒冽似刀的眸子,正冷冷的盯著他,仿佛在盯著一頭逃無可逃的獵物。

    短暫的愣怔過后,羅b爾立馬恢復了理智。

    他掌握著各國的絕密情報,自然知道面前的男人,正是亞洲教父宋北璽。

    只是,他們倆的勢力一個在亞洲,一個在東歐,向來井水不犯河水。

    他現在帶著一幫屬下,用槍口對著自己的腦袋,算怎么回事?

    羅b爾立即揚起一抹虛偽的笑容,傲慢的對著宋北璽道“原來是宋北璽,宋先生,真是稀客。我記得我們之間并沒有什么矛盾和沖突,就是不知,你此刻用槍指著我,到底為何意?”

    宋北璽一點也不意外羅b爾認出自己。

    優雅而冷漠的男人,手里拿著一支槍,對準了羅b爾,冷酷而無情“我要你死,沒有理由!”

    羅b爾猖狂的大笑“要我死的人多了,就憑你?一個在亞洲剛站穩腳跟的ao頭小子,你以為你能奈我何?”

    這里是俄政府中心附近,周圍軍隊森嚴,警署也密布,稍微有點動靜,都會被發現。

    他不信宋北璽敢當眾殺了他。

    但羅b爾的話剛落,“砰”的一聲,消音手槍已經打到他的左x上。

    “你……”羅b爾捂住自己汩汩流血的左x,目瞪yu狂。

    那額上的青筋,都因為他不敢置信的暴怒,像是猙獰的蚯蚓一樣,不停的凸顯。

    這么多年羅b爾養尊處優慣了,無論是他的身手,還是反應靈敏度,都大大的降低。

    此刻的他,突然有些惶恐,因為宋北璽眸底噴涌出來的殺意,絕對不像是在開玩笑。

    羅b爾忍著劇痛,即便死到臨頭,依然不屑的吼道“哼,你不敢真的殺了我!你若是殺了我,中情局絕對不會放過你!我的好nv兒卡茜也會像魔鬼一樣糾纏你后半生,給你帶來絕對恐怖的噩夢,讓你此生都不會得到安寧……”

    “少爺!”宋一在一旁勸誡著他,微微搖頭“你不要沖動,這里不是我們的地盤,我們把他j給中情局就行了,不要過多的cha手這邊的爛攤子。”

    宋北璽卻直接扣動了扳機……

    “少爺!”宋一瞠目大吼。

    “砰……”

    消音子彈直接s穿了羅b爾的心臟,毫不猶豫,g凈利落。

    羅b爾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呆滯的瞳孔愈放愈大,似乎臨死之前都不敢置信,宋北璽真的會殺了他。

    駭人的鮮紅seyt,從他的腰腹部像是溪流般淌出,就連他嘴角都溢出了鮮血。

    宋一有些發懵,高大的身t,有剎那間的僵y“少爺……這……這……”

    宋北璽卻噙著一抹惡魔般的笑意,他倏然轉身,把槍扔到冰冷的地面上“處理g凈,不要留下絲毫的證據。”

    他做事向來斬c除根,從來不給自己留任何后患,更不會把羅b爾j給中情局。

    他只相信,唯有死人才不會亂說話,也只有死人才不能重新翻盤。

    ……

    莫斯科飛往a市的國際航班。

    貴賓艙內。

    阮白坐在靠窗的位置,靜靜的依偎在慕少凌懷里,望著外面黑漆漆的天空,她心里頭的情緒不是一般的復雜。

    終于可以再次返回a市了,這次她不是一個人,而是帶著她最心ai的男人,回他們自己的家。

    阮白目光迷離的望著慕少凌俊美絕l的側臉,突然,摟住了他的腰,用盡了自己全身的力氣。

    旁邊,小淘淘坐在林霖的腿上,正捧著一本漫畫書,看得津津有味。

    他一只手翻著畫本,另一只r球般的小手,則時不時的放在嘴巴里,咬上那么一口。

    林霖盡量忽略姐姐跟姐夫撒的狗糧,陪著淘淘一起看著漫畫書,時不時的跟他講上那么j句,一大一小歡樂的笑聲,不絕于耳。

    耳畔傳來的笑聲,將機艙內的氣氛調到至高點。

    慕少凌瞟了那笑鬧的姨甥倆一眼,繼而低頭,俯視阮白的小臉。

    男人狹長的桃花眸深沉如墨,在她唇上印下輕柔一吻,薄唇微抿,聲音充滿了磁x“怎么了?”

    阮白趴在他的腿上,蹙眉輕聲道“少凌,我到現在都有點不敢置信,你回到了我身邊。明明能夠觸摸到你,明明感覺到你在我身邊,但有時候我卻總覺得是在做夢,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失去的太久了,總會覺得患得患失……”

    機艙內溫暖的燈光,照到她白皙的小臉上,像是蒙上一層溫柔的輕紗。

    慕少凌將自己的西裝外套,蓋在她的身上,男人寬厚的手掌,她清香的發間“傻瓜,以后我再也不會離開你和孩子們,我們一家人永遠都會在一起,我向你保證。”

    能夠這樣近距離的看著她,將她抱在懷里,親手感受著她的溫度,這是他夢里才能奢求的愿望。

    那兩年脫離了她的生活,不是一般的悲愴。

    每一天的想念,都像是有人拿刀,在割裂著自己的心臟。

    慕少凌貪婪的盯著阮白的臉龐,她蛻變的越來越成熟,越來越有nv人味,曾經的青澀和稚氣已然消散,他懷里的阮白,現在已經完完全全是個風情,又魅力的nv人了。

    “不知道爺爺現在情況怎么樣了,我好怕回到a市,見到的卻是他冷冰冰的……”后面兩個字,阮白不敢說出口。

    現在在飛機上的每一分每一秒,對她來說,都是一種莫大的煎熬。

    慕少凌深邃如大海的目光鎖著她,溫柔的揉了揉她蓬松的發“吉人自有天相,相信爺爺定會平安無事。咱們爺爺那么喜歡小孩子,肯定還等著你給他生更多的曾外孫呢。乖,我們以后要再接再厲,多生j個寶寶。”

    阮白“……”

    這話她真的沒法接。

    這個男人當自己是母豬嗎?

    男人火辣辣的眼神,落到阮白身上,那強烈燃燒的炙ai熱度,j乎要將她的衣f給烤化一樣,讓她又羞又窘。

    阮白如玉的手指,指了指坐在不遠處躺椅里的小淘淘身上,唇角微彎道“你想再為自己生個小情敵嗎?當然,如果你愿意,我自然也不會反對。”

    望著自家那個小二世祖,慕少凌頓時磨了磨牙,思忖再三,他決定還是不生了。

    若是生個像軟軟一樣乖巧的小公主,那自然是極好的,但若再生個混世魔王,那他可就悔不當初了……

    我是堆堆,已經制作成廣播劇,關注微信公眾號瑤池就可以收聽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