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誰要和你虐戀情深!

    慧沒想到欣想得會那么長遠,畢竟她和極都還不到三十歲,結果居然已經想著帶孫子了……

    想想真是覺得奇妙。

    不過,她也知道兩人應該是在怯的事上受到了傷害,所以沒了再生孩子的念頭,便沒再說什么。

    欣這次過來,當然不止是為了跟她說那點事。

    “你看看這個,好看嗎?”欣將一整塊綴著羽毛和各種漂亮石頭的皮簾拿了出來,一臉獻寶道。

    慧一眼便認出了這應該是一整塊兇獸皮,上面綴的羽毛有不少是孔雀的。

    而這種簾子,好像最近部落里的小姑娘都很喜歡。

    果然,就聽欣道:“我看到那些小姑娘都喜歡弄這個,就也給你弄了一個,你掛在樹洞門口,到了冬天不但漂亮,而且也不透風,樹洞里就暖和了。”

    “謝謝阿母。”慧沒說自己不缺這東西,而是問道:“給菲弄了嗎?”

    “弄了弄了。”欣開心道:“她還嫌棄說累贅,白費了我一片心。”

    極如今實力提高了,這樣完整的兇獸皮還是能湊出兩張的,她也不是真的偏心眼,在有條件的情況下,不會大女兒有而小女兒就沒有。

    至于怯……她如今只當這是個陌生人。

    欣喜歡慧也不是沒有理由的,她給小女兒準備的東西,她還要嫌棄這嫌棄那,但到了慧這里,她卻總會歡歡喜喜收下。

    ——哪怕她知道女兒是為了哄她,但光是女兒愿意哄她這件事,就值得她高興了。

    在圣果分發下去后,部落里的孕婦一日見一日地多了起來,而隨著冬天一日一日接近,慧也開始翹首期盼起來。

    紛紛揚揚的大雪中,一行人來到了江燕部落。

    勇幫烈把一車的石頭停在部落門口,問道:“需要我給你送進去嗎?”

    “不用。”烈想也不想道:“之前說好的事情不要忘。”

    “知道了知道了。”勇甩了甩手,就轉身離開了。

    而烈則拖著那一大車的石頭走進了部落。

    “烈回來了,阿姐,烈回來了!”斗興沖沖地跑到圣林里喊道。

    “真的!?”慧一喜,連忙跑了出去。

    遠遠的,烈就看到了飛奔過來的慧,他顧不上手邊的車,直接放下,張開手將撲過來的人抱進來懷里。

    “我回來了。”他幾乎是喟嘆一般開口道。

    慧笑了起來,“歡迎回來。”

    兩人抱了好一會,見好多人都來看熱鬧了,這才有些不依不舍地分開了。

    “這是什么?”兩人一路往圣林去,慧指著他拖著的那車石頭問道。

    “這些都是暖林里的暖石。”烈介紹道:“暖林是一個靈地,那里有很多石頭,而這些石頭破開來都是一種粘稠的液體。這種液體對凍傷有奇效,我想著大冬天你把這個給圣樹吸收,效果肯定好。”

    兩人回到圣林,烈就開始將這些暖石一個一個破開,將里面的液體都倒到樹根上。

    然后,肉眼可見的,慧的圣樹開始簌簌地生長起來。

    ——除了樂分到了一顆暖石,其他人一個都沒有份。烈在這事上小氣得很,他給慧帶回來的東西,那是誰也別想染指的。便是樂,若不是慧堅持,她也沒有份。

    不止是暖石,等到了樹洞里只剩下兩人的時候,烈又摸出十幾個囊袋,慧打開一看,每一個里面都裝得滿滿的,而且……

    “這些都是靈地的物產?”她一臉吃驚。

    烈點了點頭,“這些應該夠你吸收一個冬天了。”

    一邊說著,他一邊將頭上的獸皮帽以及身上一層又一層的獸皮給解了下來。

    一年不到,他明顯長高了好幾公分,那張臉依舊美若好女,但身板卻是結實了許多,露出的胳膊上肌肉線條流暢而均勻。

    慧卻細心地注意到了上面的疤痕,心下嘆了口氣,卻是什么都沒說。

    烈一回來,慧的心情一下子便飛揚了起來。

    恰好這時候,江燕部落為期一個月的互市也開啟了,一個又一個部落的人趕到,在部落劃分好的地方擺上了攤子。

    而在那里,一排排的臨時房屋已經建立好了。

    江燕部落也在那里擺了攤,主要是售賣一些勇士打到的皮毛,還有自己做的石器,以及一些陶罐和富余的食物——如堅果果干菜干這些。

    但是他們要換的東西卻不少,江燕部落附近原來是有鹽湖的,一次水災之后,鹽湖雖然還在,但產鹽量卻是大大減少。原來尚好,勉強可以供部落自給自足,但是如今部落里的人增加了這么多,卻是不太夠用了,就需要跟其他部落去買。

    除此之外,江燕部落的柴也不夠,需要外買一些。

    “還要買一些酒。”銘道:“那東西用來驅寒很好用,尤其是勇士出去打獵的時候。”

    慧愣了,“我們不能自己釀嗎?”這事她還真是頭一回知道,以前這種事銘也不會來找她商量。

    “但我們不會。”銘道:“釀酒技術一直被金苗部落掌控,我們也曾嘗試過自己釀酒,但最后不但沒有釀成,反而還浪費了很多食物。”

    慧想說我會,但話到嘴邊還是放棄了。

    這里太原始了,沒個合適的理由,她還真不能把釀酒技術說出來。

    不過……卻可以以烈作為借口。

    不想才跟烈說起部落買酒的事,烈就開口道:“酒我會釀啊。”

    慧:“……”

    好吧,都不用拿他當借口了。

    不過,“你把釀酒技術交給部落沒關系嗎?”

    “沒關系。”烈道:“金苗部落的釀酒技術本來就是我們一位先祖教的,那沒什么稀奇,我教你們個不一樣的法子。”

    “我是說你祖父不會有意見?不用跟他報備一下?”慧問道。

    “不用。”烈搖頭道:“不單單是釀酒技術,還有制陶技術也可以教你們。”

    頓了頓,他補充道:“不是你們做的那些粗陶。”

    慧皺眉,“這些……都是浦西部落從碧衡大陸那邊帶過來的?”

    “應該是吧。”烈一臉不在意道:“不過部落對這些根本不在意,祖父不會有任何意見的。”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