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都市小說 > 漢天子 > 第一千九十五章 收為己用

第一千九十五章 收為己用

    ,漢天子!

    隨著號箭升空,在他們的四周,又奔馳過來數隊騎兵。

    每一隊騎兵都有百十號人,全部奔跑過來,足有數百騎之多。楊賢的武藝是厲害,但他再厲害,也不可能是這許多騎兵的對手。

    馬隊當中,一名軍侯催馬走出來,看了看在場眾人,問道:“這里是怎么回事?”

    報信的隊率在馬上插手施禮,說道:“稟報軍侯大人,此人自稱是隗囂的持書——杜林!”

    軍侯聞言,眼眸一閃,向隊率所指的杜林看過去,上下打量他一番,問道:“你是杜林?”

    “正是。”杜林沒有隱瞞,十分坦然地承認了自己的身份,他欠了欠身,說道:“這是舍弟的靈柩,在下正在護送舍弟的靈柩回扶風郡。”

    軍侯目光一轉,看向馬車上的棺木,沉吟片刻,他向棺木一揮手。

    兩名兵卒下馬,邁步向靈柩走去,到了靈柩近前,雙雙抽出環首刀,作勢要把靈柩撬開,一看究竟。

    杜林大急,急忙攔阻道:“不可!這是舍弟的靈柩!”

    一名兵卒揮手把他推開,還要繼續撬棺木的蓋子,猛然間,就聽沙的一聲,佩劍出鞘聲傳來,緊接著,他感覺自己的脖頸一涼,冷冰冰的劍身,壓在他的脖頸處。

    兵卒臉色頓變,身子也隨之一僵。周圍的騎兵見狀,或端起弩機,或抬起長矛,一個個對出劍的楊賢怒目而視。

    楊賢環視周圍的騎兵,凝聲說道:“殺人不過頭點地,你等現在要撬死人的棺木,未免也太過分了吧?”

    杜林和手下的護院紛紛詫異地看向楊賢,他可是前來行刺的刺客,沒想到,在面對這么多漢軍的情況下,他竟然會出手相助,幫著己方說話。

    騎兵軍侯冷眼看著楊賢,過了片刻,他哼笑一聲,揮手說道:“全部帶走!”

    隨著他的話音,數十名騎兵催馬上前,長矛的鋒芒幾乎都快頂到楊賢的身上。

    那兩名下馬的兵卒,走到他近前,狠狠瞪了他一眼,將他手中的佩劍奪走,而后,又將杜林護院們的佩劍也一并搜走。

    杜林向戰馬上的軍侯拱了拱手,說道:“他們與我無關,能否請這位將軍放他們離開?”說話時,他抬手指了指楊賢和自己的幾名護院。

    軍侯掃了他一眼,沉聲說道:“少啰嗦,全部帶走!”

    杜林這一行人,出了西城,沒走出多遠,先是遇到了刺客楊賢,接著又遇到了漢軍在西城周圍巡邏的游騎兵,最終,他們這一隊馬車,全部被帶到了漢軍大營。

    別看漢軍的騎兵將士對杜林很不客氣,但留在大營里的劉秀,聽說己方的騎兵抓到了杜林,著實是吃了一驚,難得的,劉秀親自迎出了中軍帳。

    到了帳外,他舉目看向被己方兵卒帶過來的杜林等人。騎兵軍侯翻身下馬,先是向劉秀施禮,接著對杜林等人厲聲呵斥道:“見到陛下,還不見禮?”

    杜林等人身子一震,下意識地向劉秀看去。劉秀沒穿冕服,也沒有穿戴盔甲,只著一身料子不錯的便裝,向臉上看,龍眉虎目高鼻梁,相貌英俊。

    稍愣片刻,杜林拱手施禮,說道:“草民杜林,拜見陛下!”

    劉秀看向杜林,他有五十左右歲的樣子,國字臉,相貌堂堂,氣質儒雅,舉止大方。他拱手還禮,說道:“原來是杜先生,久仰大名!”

    杜林可是《尚書》大家,又是《古文尚書》門派的開創者,而劉秀學的就是《尚書》,對杜林這位尚書大賢,他又怎會陌生?

    想不到堂堂天子,竟會對自己這般客氣,杜林連忙又再次拱手,說道:“陛下折煞草民!”

    “杜先生,帳內請!”

    “陛下先請!”

    劉秀滿臉笑容的把杜林迎進中軍帳。

    看得出來,劉秀是非常高興的,自打見了杜林,笑容在他的臉上就沒消失過。請杜林入座之后,劉秀關切地問道:“杜先生這次,是因何事而出城?”

    杜林沒有隱瞞,說道:“舍弟昨日病故!臨終之前,舍弟只有一個心愿,就是能回歸故土,葬入杜家祖墳。”

    劉秀一臉的吃驚,過了一會,他柔聲寬慰道:“逝者已矣,杜先生也不要太過悲傷。”

    難怪隗囂肯放杜林出城,原來是杜林的弟弟病故了。現在杜林要送弟弟的遺體回家鄉,這種事,隗囂還真不好攔阻。

    想到這里,劉秀站起身形,突然向杜林深施一禮。杜林嚇了一跳,急忙起身,一臉的惶恐,拱手還禮,結結巴巴地問道:“陛下……這……這是作甚?”

    劉秀說道:“剛才軍中的將士,多有冒犯先生,還請先生莫要歸罪!”

    杜林聞言,久久沒回過來神,眼前的劉秀,突然讓他想起了當年的隗囂。隗囂當年,那真的是禮賢下士,對他們這些士大夫們,都禮遇到了極點。

    隗囂身邊,能云集那么多的有識之士,人才濟濟,不是沒有原因的。

    只不過在隗囂轉投了公孫述,做了朔寧王之后,也不知道是因為身份的轉變,還是他年紀太大了,越發的昏聵。

    大臣的良言,他漸漸聽不進去,反而只聽信金丹這種江湖術士的讒言,令人憤慨,也讓人扼腕嘆息。

    此時,看到劉秀代下面的將士向自己作揖賠禮,杜林百感交集,心頭發酸,眼圈濕紅,略帶哽咽地說道:“陛下禮遇,草民愧不敢當!”

    劉秀向杜林擺了擺手,笑道:“先生快請坐!”說著話,他又讓洛幽去煮茶。時間不長,洛幽端送上來茶水,營帳里也飄蕩著茶香。

    他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水,隨口問道:“外面的那些人,都是先生的仆從?”

    杜林實話實說道:“除了一人是前來行刺的刺客,其余人,都是草民的護院。”

    劉秀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那些人里還有一名刺客?見劉秀一臉不解地看向自己,杜林把事情的經過向劉秀一五一十地講述一遍。

    聽完杜林的話,劉秀更覺得稀奇。他令人把楊賢帶進來。

    等楊賢進入營帳,劉秀上下打量他一番。楊賢三十出頭的年紀,相貌平平,是那種讓人看過既忘的模樣,這樣的長相,倒是很符合他的職業。

    他開口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楊賢沉默片刻,說道:“草民楊賢。”

    “你是來行刺杜先生的?”

    “是!”

    “后來為何又停手了?”這是劉秀最好奇的,他明明是來刺殺杜林的,后來竟然跟著杜林一同推車,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楊賢轉頭看眼杜林,垂首說道:“杜先生乃大賢,草民……不忍對杜先生下手。”

    當生死攸關之際,杜林沒想過自己活命,沒想過拉身邊的人做墊背,而是讓他們全部離開。

    還有,杜林明知道自己要死,卻想著要把弟弟的靈柩送回家鄉。這些都是讓楊賢深受感動的地方。像杜林這樣賢德之人,他實在是不忍心殺害。

    聽完楊賢的講述,劉秀對杜林有了一個新的認識,對楊賢也心生好感。劉秀淡然一笑,說道:“楊賢,你應該感激你心中閃過的那一抹善念,如果你當真殺害了杜先生,即便你跑到天涯海角,朕也要把你揪出來,挫骨揚灰,為杜先生報仇雪恨

    。現在,你可以走了。”

    楊賢一怔,呆呆地看著劉秀。后者向他揮了揮手。楊賢遲疑了一下,向劉秀拱手施禮,而后又對杜林深施一禮。

    當他轉身要走的時候,杜林抬手把他叫住,問道:“楊賢,你打算去哪?你奉隗囂之命,前來殺我,現在中途而廢,隗囂又豈能放過你?”

    楊賢低著頭,沒有說話。杜林說道:“如果你愿意,以后就留在我身邊做門客吧!”

    他此話一出,別說楊賢震驚,就連劉秀都忍不住詫異地看著杜林。楊賢二話沒說,屈膝跪地,向杜林叩首。劉秀見狀,禁不住問道:“先生,楊賢可是刺客。”

    把刺客留在自己的身邊,那豈不是隨時都有性命之憂?

    杜林說道:“楊賢雖為刺客,但良心未泯,若能向善,不失為一人才!”

    他的話,讓楊賢深受感動,雖然他嘴上什么都沒說,但心里卻有了決定,此生都愿意留在杜林身邊。杜林的為人,處事作風,也讓劉秀打心眼里欣賞和敬佩。

    他再次站起身形,向杜林施禮,說道:“先生乃大賢,不知先生可愿輔佐秀,為朝廷效力?”

    杜林連忙起身,拱手還禮,說道:“陛下明君圣主,草民愿為陛下效犬馬之勞,只是現在,草民還需送舍弟的靈柩,回家鄉安葬。”

    劉秀正色說道:“我會派出將士,一路護送先生到扶風。”

    如今漢陽這里兵荒馬亂,流寇、強盜也不在少數,如果能有軍兵護送,那自然是再好不過,起碼全家人的安全都有了保證。杜林拱手說道:“微臣謝陛下隆恩!”

    聽杜林自稱微臣,劉秀喜出望外,忍不住走到杜林近前,伸手攙扶,說道:“能得先生相助,我漢室江山可固!”

    杜林在隗囂那邊,雖有受到禮遇,但一直以來,受到重用的地方并不多,主要是隗囂的實力限制了杜林的發揮。

    隗囂的地盤,只有涼州,而且還不是涼州的全部,涼州的北地、安定二郡,早早的被盧芳給搶走了。

    現在杜林投靠到劉秀這邊,那當真是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他能施展抱負的地方太多了。

    劉秀和杜林的第一次見面,君臣二人可謂是一見如故,劉秀特意令人準備酒菜,熱情款待杜林以及杜林的家眷。

    席間,杜林說道:“最近這幾日,陛下要多加小心,盡量不要留在大營,如果必須要留在營內,也需多留兵馬護衛。”

    劉秀不解地問道:“先生何出此言?”

    杜林隨即把隗囂的偷襲計劃如實轉告給劉秀。劉秀眨了眨眼睛,問道:“先生的意思是,隗囂打算派楊廣和金丹前來偷營?”

    杜林頷首說道:“正是!”

    劉秀仰面大笑,說道:“楊廣、金丹,皆為隗囂之膀臂,折斷這兩只膀臂,隗囂也就時日無多了吧,哈哈。”

    旁人或許會畏懼楊廣和金丹,但劉秀并不怕。

    他二人若真敢來偷營,這反而是己方除掉他倆的好機會。劉秀拿起酒杯,向杜林那邊敬了敬,說道:“多謝先生如實相告。”

    杜林連忙拿起酒杯,說道:“陛下言重了。”

    “先生暫任御使之職如何?”劉秀話鋒一轉,問道。杜林眼睛一亮,立刻起身離席,屈膝跪地,向劉秀叩首說道:“微臣謝陛下隆恩!”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