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修真小說 > 九天 > 第三百二十九章 不要走

第三百二十九章 不要走

    ,九天!

    “這是怎么回事?”

    半空之中的白天道生神識投影,望著方貴挺過了雷霆轟擊,氣勢洶洶向著自己沖來的一幕,已然心神大驚,他哪里知道方貴的執念是什么,更不關心這個,他只是覺得如今事態的變化,已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某種程度上而言,甚至連他也看不明白這局勢了。

    他怎么可能在大音殺心咒的轟擊之下,安然無損?

    他怎么可能在生生經歷了雷霆殺咒洗禮的情況下,神魂不崩潰,還有余力反擊?

    這根本不合理!

    倘若自己剛才對付他的,只有大音殺心咒也就罷了,畢竟那雖然是帝尊大人當年傳下來的三大秘法之一,但白天道生自己心里有數,這道秘法未必便可以讓自己天下無敵,同樣的秘法也要看誰施展,更要看對付得人是誰,遇著了強橫的對手,無敵的秘法未必無敵!

    可關鍵是,自己在施展大音殺心咒時,已然同時借助了那件魔山秘寶之力啊,那件魔山秘寶照射之處,世間萬物生靈神魂都要被懾住,配合上了大音殺心咒,正是相得益彰,威力要比自己單純的施展強出了十倍八倍不止,那小鬼在這等強攻之下,又是如何撐得住的?

    心里也不知閃過了多少念頭,白天道生已然生出了一抹深深的忌憚之念,他是一個小心的人,一見不妙,可沒有什么強行與方貴拼到底的念頭,而是立刻生出了退走之意,只是心神一動間,便見方貴已然沖到了他的面前,急切之間,便只能先將方貴擊退再說!

    “魔山之瞳,震懾萬靈!”

    在這一霎,白天道生神識震顫,森然厲喝,他那一張投映在了方貴識海上空的臉,或說是他的神識投影之上,那一只怪眼傾刻間光芒大盛,猶如一顆太陽,居高臨下向正沖了上來的方貴照射了過去,于此同時,白天道生的肉身已將滾滾氣血,都急急獻祭給了怪眼!

    他的肉身,本來豐神冠玉,氣度不凡,但在這時候,卻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干癟了下去,傾間刻便瘦了兩圈,整個人也變得氣血黯淡,臉色枯黃,像是忽然大病了一場。

    而與此同時,那怪眼投射的光芒則是愈來愈盛,已盡數照在了方貴神識所化作的分身之上,本來方貴氣勢洶洶而來,卻沒想到那怪眼力量如此之盛,傾刻間便被那光芒照的飛快向地面墜去,重重跌在了地上,而那怪眼的光芒,則從天而降,猶如天外降臨的劍光。

    “哎呀呀……”

    怪眼神光擊落在識海大地之上,引發了無盡山呼海嘯,就連識海深處的道宮,都受到了影響,這時候的道宮之中,正挺著一個大肚子的小魔師,好奇的來到窗邊,雙手扳著窗棱,驚嘆的看著外面發生的劇烈動蕩,搖頭晃腦的感嘆:“哎呀呀,怎么打到這里來啦?”

    轟!轟!轟!

    白天道生獻祭的氣血太多,那怪眼的力量同樣也太過強盛,道道神光擊落,眼見得似乎要將方貴的整個識海都撕裂,強行湮滅他的神識,卻沒想到,也就在這神光強盛到了極點之時,那識海深處,道宮忽然轟鳴了起來,似乎有某種天外神音震蕩,傾刻間彌漫四周。

    而隨著那神音出現,怪眼降落的神光,居然忽然變得黯淡了不少,急劇消褪。

    “不好……”

    白天道生也被那神音激蕩,心里忽然大吃了一驚,急急收了氣血獻祭之力,好在這時候,他已成功逼退了方貴,便要立刻抓住機會,先從方貴的識海之中脫離出去再說……

    而此時的方貴,識海大亂,神識衰弱,眼看著根本不可能再阻止他了。

    只是白天道生也沒想到的是,也就在他準備急急逃出方貴的識海之時,他忽然聽到了識海下方,響起了方貴那顯得有些虛弱,但卻又清晰無比的聲音:“不要走……”

    正急急要從方貴識海退走的白天道生,便忽然感覺一腦袋撞在了某個無形的墻壁之上。

    他大吃了一驚,還以為是出現了錯覺,仍是想要急急的離開,卻沒想到,方貴的識海之內,忽然一片一片,響起了無數的聲音:“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那些聲音,便像是化作了一道洪流,充斥在了這片識海之中,居然使得識海出現了一股無窮的引力。

    白天道生施展大音殺心咒,神識投射進對手的識海,或是退出對方的識海,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卻從來沒有碰到過這樣的事情,居然有人的識海,是進來了出不去的,又或說不是出不去,而是這識海出現了某種古怪的力量,生生扯住了他,居然讓他無法離開……

    “這是什么神通?”

    白天道生心間膽駭,那小鬼明明已身受重傷,如何還能掌控這等恐怖的力量?

    “這不是神通,而是我的執念!”

    識海下方的方貴,咳嗽著從地上爬了起來,饒是他這時候的肉身,乃是神識所化,也可以看得出他已顯得衰弱至極,渾身上下,皆是血污,看起來像是一陣風就能吹倒,但偏偏保持著冷靜,緩緩向白天道生開口:“你不是想知道我的執念是什么嗎?現在我可以告訴你了!”

    “我什么時候說過想知道你執念是什么了,我只想離開……”

    白天道生心間大罵,但硬是不敢打斷方貴的話,尤其是,就算一開始對方貴的執念不感興趣,這時候也感興趣了,沒辦法啊,總得知道這是怎么一回事,才知道怎么離開啊……

    “我的執念,就是不要走!”

    方貴這時候正直面看著白天道生,一步一步向前走了過來,神色認真的說著:“神仙老爺爺也好,牛頭村的老村長也好,花寡婦也好,紅寶兒也好,大壯也好,張秀才也好,都不要走,太白宗也好,師姐也好,青云間也好,所有的人,都不要走,都留在這里……”

    “所以,我修煉成神識時的那一道執念,便是不要走!”

    他一邊說著,一邊已經拉進了與白天道生之間的距離:“我就是想好好找個地方輕輕省省的過日子而已啊,牛頭村時我過的不錯,太白宗時我過的也很舒服,到了尊府,因為有青云間這樣的朋友在,過的也還不錯,但為何,你們卻要讓他們一個個的走了呢?”

    說到了這里時,方貴的聲音還顯得很平靜,但卻已暗藏怒意:“尤其是青云間,多好的人啊,若是沒有你們,若是沒有尊府定下來的這一切狗屁規矩,他又怎么可能會死?”

    “方老爺我在太白宗過的舒服,你們要把我調過來!”

    “我來了這里,你們又搞死了我最好的朋友……”

    方貴的臉上,已滿是猙獰之色,聲音也發狠了起來:“好好的日子,全他媽被你們毀了!”

    “嘩……”

    他忽然間身形如電,急急的向著半空之中的白天道生再次沖了過來,出手狠辣,直直的抓向了白天道生臉上那一只怪眼,聲音狠辣:“你說,方老爺我不干掉你們,又干掉誰?”

    轟隆隆!

    迎著那前所未有的兇勢,白天道生瞬間大驚。

    逃,已逃不掉,而催動魔山秘寶的話,他剛才又已消耗了太多的血氣……

    這時候的他,第一次感受到了真正的恐慌!

    ……

    ……

    “不對勁……”

    而在方貴與白天道生正在識海之內展開了這一場翻滾滾大戰的時候,山巔之上,安州尊主玄崖三尺也猛得坐直了身體,他狐疑的看向了下方的魔域戰場,已將每一個細節都掌控在了眼底,他無法直接看透方貴的識海之內發生了什么,卻可以看到外界的一切細節。

    按理說,白天道生應該已經贏了,大音殺心咒殺人,從來不需要這么長的時間,尤其是白天道生還有那件魔山秘寶在身上,可偏偏,直到如今一柱香時間過去,白天道生與方貴仍然僵持不動,反倒是白天道生身上的氣血,忽然間燃燒了許多,骨肉都變得干癟了!

    “難道道生真的會輸?”

    尊主眉頭凝成了一個疙瘩,臉色陰沉如水。

    白天道生若是輸了,自然是一件大事,畢竟如今的形勢,已然推到了這種程度,那么白天道生一輸的話,便等若是整個尊府都輸了,對日后的形勢影響,簡直就是可怕……

    但身為尊主,他如今更擔心的卻是另外一件事!

    那件魔山秘寶,可還在白天道生的身上呢,他輸了沒關系,魔山秘寶可不能出問題啊!

    “難道自己現在就要出手干予?”

    尊主這時候有些猶豫,自己直接出手,自然是最穩妥的。

    但這樣一來,尊府的臉,也基本就全部丟在這里了,恐怕第二天開始,整個安州都會流傳,尊府血脈輸給了北域少年,結果靠了長輩鎮壓才挽回了局勢,他們這臉往哪擱?

    “恭賀安州尊主玄崖大人神誕,萬壽無疆……”

    “瀟國神凌宗特地譴使而來,恭祝安州尊主玄崖大人萬壽無疆……”

    “……”

    “……”

    而在這時候,遠處的云霧后面,還正時不時的有各大仙門的使者,駕御著法舟遙遙趕來,前前后后也已來了不知多少,若在平時,尊主或許會因著這各大仙門萬方來賀的懂事舉動,而感覺些許欣慰,但如今,意亂如麻的他,卻根本理都懶得理會這些仙門了。

    他只是死死的盯著那一片魔域戰場,或說戰場里面的兩個人,脊背都有些繃緊了。

    “現在出手,還是……”

    “……再等等?”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