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其他小說 > 詭秘之主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弱點

第一百七十五章 弱點

    ,詭秘之主!

    既然“弒光者”米爾貢根不是從非凡特性獲得的漫長生命,那克萊恩只能考慮外來的因素:

    “神奇物品的效果?不,他身上沒有神奇物品,周圍區域也沒有,除了巨人王的居所,可那是‘暗天使’薩斯利爾的沉睡之地,且鑰匙在我這里,米爾貢根應該不敢也沒辦法進入……

    “是誰在薩斯利爾沉睡之后把巨人王居所的鑰匙拿走了?這會不會太缺德了一點?當然,沒有神靈力量加持的宮殿多半困不住天使之王……或者,這把鑰匙早就隨著巨人部族的遷移流落到了北大陸,薩斯利爾選擇那座宮殿沉睡就是看中除了少數存在,沒誰能打開大門,影響祂的安眠?

    “‘冰山中將’這把鑰匙不會是‘知識與智慧之神’繞了個圈子給的吧?祂想看看薩斯利爾現在的狀態?

    “不是神奇物品的效果,那會是什么呢?‘偷盜者’途徑天使賜予的時間?先不說竊取來的虛幻事物能否轉贈給他人,首先得有個‘偷盜者’途徑的天使或‘0’級封印物才行,而附近沒有類似的存在……當初一次性給了米爾貢根幾千年的時光?這……恐怕只有阿蒙才能辦到,很顯然,祂是不會幫‘暗天使’薩斯利爾忙的……

    “另外,這位‘瀆神者’的本體似乎就游蕩于‘神棄之地’,如果這里有‘偷盜者’途徑的天使或‘0’級封印物存在,可能早就成為了祂的食物……

    “命運的循環?在‘弒光者’米爾貢根老死后,一切又從他守衛薩斯利爾開始?嗯,有這個可能,如果現在的米爾貢根已處于老邁狀態,那說漫長的歲月過去,完全可以理解……而且,因為這個循環封印的時光長達幾百年,目前還未到節點,我倉促間在灰霧之上沒能發現征兆也很正常……”

    想到這里,克萊恩快速觀察四周,尋找“命運天使”烏洛琉斯遺留的痕跡。

    然而,沒有類似的力量殘存。

    克萊恩忙收回視線,繼續觀察與科林伊利亞特、銀甲騎士惡靈激戰的“弒光者”米爾貢根。

    “他的靈體之線正常,排除已成為秘偶的可能……‘真實視野’下,他的狀態沒有異常,這說明他不是召喚出來的歷史影像……

    “‘巨人王庭’這個神國對時間流逝或生命衰老的減緩?前者可以排除,因為我的靈性快要無法支撐這種觀察了,這與白銀城探索小隊在這片區域累積花費的時間吻合……后者有一定的可能,生命處于黃昏,但也凝固在了黃昏?

    “可問題在于,巨人王這位古神已經隕落,執掌黎明和黃昏力量的巴德海爾將神國弄到了星界,這片王庭不太可能還有這么強力的影響殘留……”克萊恩將自己能想到的延續生命的辦法全部過了一遍,卻都不符合那位“王庭追獵者”首領的情況。

    他不得不考慮起另外的可能:

    “某種缺陷很大的秘術?

    “這應該依賴于‘巨人王庭’內某種力量,要不然米爾貢根活動的范圍不會這么小,不會等到白銀城探索小隊抵達了巨人王居所才動手……

    “‘巨人王庭’內與生命相關的明顯還有一位,那就是過去的‘豐收女神’,現在的‘大地母神’,巨人王后歐彌貝拉。”

    念頭電轉間,克萊恩心中一動,將目光投向了巨人王宮殿外的巨型雕像們。

    它們與白銀城探索小隊沿途遭遇的那些沒太大區別,只是更高大了一些。

    不過,隨著克萊恩的認真審視,少量異常呈現了出來,這些巨型雕像有生命的氣息,具備一定的靈性,但面具之后卻一片漆黑,沒有深紅的光芒閃爍。

    這……“弒光者”米爾貢根通過生命領域的某種秘術,將自己的靈和活化的雕像綁定在了一起,借助它們獲得了漫長的生命,但也因此被局限在了這么一片區域內,無法離開……這就和惡靈的存在形式很相像……這樣一來,米爾貢根未必能正常展現神話生物形態……克萊恩具現出一枚金幣,將它拋起,以做確認。

    看見答案是“肯定”后,他抬高“海神權杖”,準備通過“祈禱光點”提醒小“太陽”。

    就在這個時候,避開了米爾貢根一次攻擊的“獵魔者”科林突然連做翻滾,繞過了對方,從側面狂奔向巨人王的居所。

    他目光鎖定的正是那幾具巨型雕像!

    剛才的激烈戰斗里,這位白銀城首席雖然一直處于下風,但沒有放棄對周圍環境做觀察,也未停止思考。

    他同樣疑惑于“王庭追獵者”的首領為什么能活幾千年,等發現那些活化的巨人雕像只立在宮殿外,沒參與戰斗后,心中已是有了一定的判斷。

    他并不太清楚具體是怎么回事,基于什么原理,來自哪個領域,但豐富的探索經驗和“獵魔者”的直覺讓他相信那些雕像是問題的關鍵!

    蹬蹬蹬!

    科林伊利亞特提著兩把直劍,大步狂奔了起來,但他跑的并不是直線,時而左拐,時而右繞。

    看到這一幕,“弒光者”米爾貢根口中發出了一聲怒吼,雙手握著闊劍,急速向前方劈了下去。

    他的反應證明了科林伊利亞特的判斷是正確的。

    砰!砰!砰!

    “獵魔者”科林猛地躍開,接續起翻滾,而他原本的奔跑軌跡上,一道道銀芒憑空浮現,爆裂開來,連成了一道“長蛇”,將堅硬牢固的王庭地面徹底掀起,撕出深深的裂痕。

    蹬的一聲,“弒光者”米爾貢根追了一步,近五米高的身體彎折,將手中的銀白闊劍重重砸向了地面。

    哐當!

    這片區域劇烈搖晃了起來,石柱欄桿折斷,跌入了看不見底部的橘紅云氣中,兩座建筑物間的地面則層層爆開,飛濺出數不清的碎石。

    而“獵魔者”科林已是提前躍起,身處半空,并將雙劍交叉,制造出一片無形的屏障,擋住了箭矢般的碎石。

    這時,彎著腰背的米爾貢根膝蓋一彈,龐大的身軀如流星一樣飛射了出去,瞬間拉近了與“獵魔者”科林的距離。

    這個過程中,他雙手緊握的銀白闊劍從下往上撩了出去。

    眼見“獵魔者”科林已避無可避,忽有明澈光芒急速射來,準確命中了米爾貢根的闊劍。

    當的聲音里,科林伊利亞特落地翻滾,一氣呵成,終于靠近了那幾具巨人雕像。

    同時,他的眼角余光看見,“牧羊人”長老洛薇雅身前的銀甲騎士虛影早拔出巨劍,將晨曦凝聚的它化成了一把大弓,連續射出光箭。

    “弒光者”米爾貢根面甲后的獨眼已染上了一層暗紅,根本不去管那一根根光芒長箭,任由它們射在自己體表,發出叮叮當當的聲音。

    他不斷地向前沖刺,揮舞闊劍,讓銀白的光芒從虛空不同的地方迸發而出,追擊著巨人化的“獵魔者”科林,不讓他有機會攻擊到那些巨型雕像。

    突然,一道明凈光華片片聚集的箭矢躍過米爾貢根,無聲無息射中了其中一具雕像的面具空隙。

    這來自“牧羊人”洛薇雅放牧的那個惡靈。

    “獵魔者”科林是餌,它才是真正的攻堅者。

    嗖嗖嗖,一根又一根光箭飛過,但這次都被米爾貢根阻擋了下來。

    可這個時候,“獵魔者”已是找好位置,對準剩余的巨人雕像揮出了兩把覆蓋晨曦的直劍。

    光芒綻放開來,“風暴”覆蓋了那片區域。

    連續不斷的喀嚓聲音里,雕像們崩裂坍塌,轟然倒地,而“弒光者”米爾貢根的氣息迅速衰敗。

    這位“王庭追獵者”首領隨即怒吼出聲:

    “一起死吧!”

    他手中的銀白闊劍炸開,分裂成了數不清的光之碎片,它們連成可怕的風暴,席卷籠罩向周圍的一切。

    銀甲騎士惡靈和“獵魔者”科林同時將自己的劍插入地面,制造出了無形的屏障。

    熾白的光華肆掠于兩座建筑之間,摧毀了戴里克等人后方的灰藍色大門和根根石柱,而它們“刮”到巨人王居所時,卻沒能撼動分毫。

    不知過了多久,就在戴里克以為無形屏障快被“光之風暴”撕裂時,那片片晨曦終于黯淡了下去。

    廢墟般的區域內,“弒光者”米爾貢根體表的銀色盔甲一寸寸淡化消失,露出了他穿著亞麻衣物的灰藍身軀。

    他對面不算遠的地方,“獵魔者”科林渾身鮮血淋漓,正從巨人化歸為平常狀態,但氣息還算穩定,只是比之前更為衰敗了一點。

    哐當一聲,米爾貢根單膝跪了下來,血肉飛快老化,腐爛“蒸發”。

    橘紅的光芒里,他眼前似乎又出現了那座充滿生氣的王庭,凝固的黃昏里,一位位巨人來來往往,彈著七弦琴,吹奏著骨笛,做著角斗,享受著隨時都有的美食,生命流逝得極為緩慢,而他們的王,坐在高高的寶座上,威嚴地注視著一切。

    這在那次之后,都不復存在,所以,他選擇了追隨“暗天使”薩斯利爾。

    米爾貢根臉上露出了笑容,嘴巴張開,低低喊了一聲:

    “王……”

    這位“王庭追獵者”埋低了自己的腦袋,身上血肉“蒸發”殆盡,只剩下一具巨大的白色骸骨和點點析出重新凝聚的銀白光芒。

    ps:先更后改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