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修真小說 > 覓仙道 > 第511章 天賦神通,膽小如鼠

第511章 天賦神通,膽小如鼠

    ,覓仙道!

    “哦?”

    秦炎摸了摸下巴:“你不是說路途很遠嗎,還有元嬰修士也難以橫渡的險地,那他們又是如何來到這里?”

    見秦炎問得詳細,那黝黑老者越發詫異,但也沒有深究,還是回應道:“用平常的方法,自然很難過來,不過有傳送陣,只不過花費的代價很大,一般修士,也消耗不起。”

    “原來如此。”

    秦炎眼中閃過一抹異色,這樣自己回天星修仙界,就容易了。

    當然,他沒打算現在回去。

    如今回去也沒意義。

    這里更加繁華,修仙資源也更多。

    秦炎打算,暫且留在此處。

    他只不過是收集一下情報而已,萬一以后需要回去,也更加方便一些。

    至于傳送陣在哪里,要花費怎樣的代價?

    秦炎沒問。

    察言觀色,眼前的老者也僅僅是道聽途說,自己即便詢問,也難以得到一個準確答案的。

    所以詳細詢問也就沒有意義了。

    具體如何?

    以后再慢慢打聽也不遲。

    “對了,武國,武國修仙界,會不會有人來參加仙緣大會?”

    秦炎又想起了一個令自己關心的問題。

    “武國,那是什么地方?”

    對方卻是一臉的呆滯與疑惑。

    秦炎無語了。

    隨后嘆了口氣。

    其實,他也就是隨便問上那么一聲而已。

    也知道可能性不多。

    畢竟,連天星修仙界,都被對方認為是偏僻之地,武國那就更不用說,區區一名金丹修士,不曉得,那也是毫不稀奇的。

    對方沒有隱瞞,經過一番交談,秦炎想要了解的情報,也都知道的差不多,然后雙方,就分道揚鑣掉了。

    天云城這樣的大熱鬧,既然適逢其會,秦炎當然不想錯過,于情于理,都打算見過去見識一番的。

    別的收獲不說。

    自己可是積攢了許多寶物。

    尋寶真人在同階存在中可是出了名的富有,即便是元嬰后期的大修士,比他有錢的,恐怕也不多。

    而自己這次搬空了他的寶庫,正愁這樣多的寶物,在一般的坊市,恐怕還真沒辦法出手。

    這下好了,天云城強者云集,各種奇珍異寶數不勝數,自己在這里出售寶物,就算數量多一些,也不會引人側目。

    這算是解決了一個難題,更何況說不定還有其他的奇遇。

    這樣一想,秦炎對天云城的仙緣大會,頓時期待了起來。

    去肯定要去。

    但他卻不打算與眼前這幾位同路。

    雖然表面上聊得還不錯,對方也沒有隱瞞什么,但說實話,大家僅僅是萍水相逢。

    湊一起,沒必要。

    對方顯然也有著相同的顧慮,所以雖然表現得很客氣,但也沒有流露出,邀請秦炎同行之意。

    大家客客氣氣的告辭,皆大歡喜。

    望著秦炎的背影消失,這群金丹修士中,唯一的一名女子忍不住開口了:“師兄,這個家伙……”

    然而她話沒有說完,因為那黝黑老者沖她擺了擺手。

    女子一愣,雖然不明白師兄為何突然變得小心起來,但還是馬上將嘴巴閉上了。

    就這樣過了半晌,那黝黑老者才松了口氣,但依舊是小聲的說道:“現在應該走遠了,說話小心一點,別禍從口出。”

    其他金丹修士,不由得滿臉錯愕。

    對方剛才流露出來的氣息雖然不凡,金丹后期,比他們還要強一點。

    但不過是孤家寡人一個,而且看樣子應該是散修。

    他們就算實力稍弱,但卻有五人之多。

    如果真要動手的話,以眾凌寡,滅殺對方應該是問題不大。

    師兄表現得這樣小心翼翼,卻是為何。

    然后回過頭,卻見那黝黑老者,一臉松了口氣的神色,甚至拿出一張毛巾,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滴。

    眾人不由得越發無語。

    看樣子,師兄受到的驚嚇,似乎不輕啊。

    可為什么,區區一名金丹后期的修仙者,有什么必要膽怯害怕?

    見眾人用一副愕然之極的表情望著自己,黝黑老者一身冷哼:“無知者無懼,你們是不曉得,剛才那小子的厲害。”

    眾人越發愕然,面面相覷。

    他們是真沒有看出來。

    “你們真以為對方同我們一樣,是金丹期修仙者?”

    眾人點頭。

    難道不是?

    “哼,當然不是,那是一位元嬰期老怪物,甚至有可能是后期的大修士來著。”老者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說。

    “元嬰期,還有可能是大修士?”

    眾人忍不住一陣驚呼:“師兄,你們不會是弄錯了吧?”

    “哼,怎么可能?”

    老者一聲輕哼:“你們應該也知道,我也是那種覺醒了天賦神通的修仙者,只不過我的天賦神通……”

    老者說到這里,臉上一紅。

    妖獸晉級,能夠覺醒天賦神通,這個幾乎是名修仙者都一清二楚。

    不過卻極少有人知道,人類修士,在提升大境界的時候,也有一定的幾率,覺醒天賦。

    只不過這個幾率,實在是太小了,小的微乎其微,小到可以忽略不計,百萬中無一。

    這樣說吧,人類覺醒天賦神通的幾率與自己修士中出現五行天道筑基的幾率也差不多。

    所以這一點,還真的是很少有人曉得。

    不過你別看眼前這黝黑老者,其貌不揚。

    然而這家伙,就是覺醒了天賦神通的修仙者。

    只不過他的天賦神通,有點丟人。

    名叫膽小如鼠。

    除了幾位師兄弟,門派中知道的,也沒有幾個。

    沒辦法,太丟人了。

    當然也不是完全沒用,可以起到一些預知危險的效果。

    那究竟何為膽小如鼠的天賦呢?

    就是當這名老者,遇見妖獸,或者元嬰修士的時候,他能感知得到。

    當然,究竟是妖修,還是元嬰老祖其實他沒有辦法分辨。

    二者帶給他的感覺差不多,內心中都會驚慌失措。

    至于他覺醒這天賦神通的緣由,說起來就更丟人了。

    據說是他當年,曾遇見兩次危機。

    一次被妖獸追殺,一直被元嬰修士追殺。

    那時候他還沒有結成金丹,只是筑基巔峰的存在。

    按理說,實力差距這么大,絕對是十死無生的結果。

    然而這家伙的運氣好得離譜,居然都莫名其妙,機緣巧合,最后讓他給活下來了。

    而且一連兩次都是這樣。

    這家伙命大得讓人嘖嘖稱奇。

    當然,過程那也是狼狽無比。

    但不管如何,活下來了就是本事。

    不做小命兒雖然不礙,這家伙卻被嚇破了膽,然后,莫名其妙的,在凝結金丹的時候,就覺醒了天賦。

    原本他是非常高興的。

    可在熟悉弄清楚了自己的天賦神通以后,黝黑老者卻是哭笑不得。

    他的天賦,名為膽小如鼠。

    一旦元嬰修士,或者妖族,靠近他身體周圍三里左右的范圍,他就能夠感應得到,內心中驚慌失措,瑟瑟發抖。

    這實在太丟人了。

    雖然可以預知危險,但說出去太丟臉了。

    最后費了好大的勁兒,他終于將心理障礙克服,如今已經能夠做到,心中忐忑,但表面上卻不露聲色。

    而且這天賦神通感應十分靈敏,絕不會出錯。

    “元嬰修士,不會吧,對方會不會是妖修?”那女子有些疑惑的開口。

    “不可能。”

    老者斬釘截鐵的搖了搖頭:“雖然我的天賦神通,無法辨認,對方究竟是元嬰還是妖族,不過這兒已經離天云城不遠,又適逢仙緣大會,人類強者無數,哪個妖族,吃了雄心豹子膽,敢來這兒晃悠?”

    “除非是那種化神級別的老怪物。”

    “可化神期的大妖王,雖然云州也有,但都位于蠻荒之地的深處,到這里來,就不怕引起人族與妖族的大戰?”

    這話倒也有理,一般的妖族,沒有這樣的本事與膽子。

    而化神期的大妖王,而且都是牽一發而動全身的存在,有事兒沒事兒,也絕不會輕易來人類修士的地盤。

    所以,對方只可能是元嬰老怪。

    有一句話,黝黑老者沒說。

    其實一開始,他并沒有察覺到秦炎的不妥。

    都是距離很近了,才發現的。

    自己的神通,自己心里有數,普通的元嬰初期,甚至是中期修士,未必有這樣的本事。

    只有那些元嬰后期的老怪物,在刻意隱瞞氣息的情況下,才可以降低自己的探測與感知。

    所以他可以肯定,這家伙,百分之百,是元嬰修士,而且還是元嬰后期的大修士。

    這也是那黝黑老者,為什么面對秦炎的問題,沒有絲毫隱瞞,也沒有絲毫的不耐煩,竹筒倒豆子,詳詳細細的一一告知。

    否則,你真當他是閑的?

    大家素不相識,這些是常識沒錯,但我又不欠你的,你來問,我隨便說兩句,也就是了。

    憑什么同你在這聊這么久?

    不耽擱時間么?

    也只有認定對方是元嬰后期的老怪,他才會,表現得這樣的配合,有問必答,說的詳細又清楚。

    這都是有緣故。

    “原來如此。”

    聽到老者的分析,眾人也不再將信將疑,剛才他們就在奇怪,師兄耐心什么時候變得這樣好了?

    碰見一陌生人問路,解釋的這樣詳細干什么?

    原來竟是元嬰老祖。

    早知道,他們也應該上去聊上兩句的。

    先混一個臉熟,以后若是遇到了,說不定還真能提供不小的幫助。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