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歷史小說 > 大王令我來巡山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峨眉

第三百五十三章 峨眉

    ,大王令我來巡山!

    青云寨,聚義堂。

    法克面色凝重的聽齊燕將金剛寺詳細的說了遍,卻讓一旁田五娘有些側目。

    她只是將金剛寺內諸事三言兩語說了說,齊燕居然快講成評書了,內中驚險,比她看到的還要復雜十倍……

    林寧這三弟,果然不是善茬。

    齊燕語重心長道:“若果真由覺善來執掌金剛寺,反倒好了,這等人武功雖高,但城府膚淺,智謀不深,簡單來說,就是志大才疏,很好控制。可那智海,卻是個有心機成算的。若是尋常倒也罷了,憑他那點道行,未必能翻出高浪來,了不起我多留一份心思在他身上。偏他和大師你是仇人,既然如此,我就尋思著,何不借金剛寺這個關口,大師將他推下去,有青云做靠山,由你來做金剛寺的主持方丈。”

    法克聞言,雙眼登時冒光,然而令齊燕沒想到的是,漸漸的,法克臉上的興奮勁居然消散了,變得凝重起來。

    過了不短的一會兒后,法克抓了抓光頭,道:“這事……不大好吧。”

    齊燕一怔,皺眉道:“怎么不好?”

    法克似堅定了主意,不再猶疑,搖頭道:“灑家是恨智海那禿驢奸詐,也惱金剛寺眾僧無情,和金剛寺的香火情也消磨干凈了。但,灑家只恨智海,對山門卻談不上恨。這個時候是金剛寺最落魄的時候,灑家這個時候若再落井下石,金剛寺必會四分五裂,人心徹底散了。灑家只想智海那禿驢完犢子,倒沒想過讓金剛寺滅門。這個時候出手,不仗義。”

    齊燕聞言,生生氣笑道:“大師,你是不是糊涂了?這金剛寺……”

    “齊燕。”

    沒等齊燕再繼續勸說下去,田五娘忽然開口道:“此事作罷,到此為止。”

    “大嫂,這……”

    齊燕不解。

    田五娘搖頭道:“大師義薄云天,以高義為先,成全他吧。”

    說罷,起身離去。

    齊燕滿臉無奈,看著法克苦笑道:“大師,過了這個村兒,就很難再有這個店了。現在你想推翻智海,只要稍微用點小力,就能一舉將他拉下來。可等到他緩過這股勁,你再想推翻一個心機深沉懂得隱忍之道的方丈,那就很難了。”

    法克笑的有些狡猾,道:“并不算難,這十年內,金剛寺只有灑家才能修練《金剛不壞神功》,十年后,以灑家的武功,還對付不得一個智海?再說,這十年里,小神醫還有你這位軍師,不把金剛寺那些刺頭兒給摘摸干凈才怪!”

    齊燕氣笑道:“你這花和尚,倒把主意打在我們頭上,要不是你……”頓了頓,搖頭道:“算了算了,左右大當家的已經發話,就這么著吧,大師自回家去看兒子罷。”

    他本想說,要不是你閨女的身份特殊,必叫這花和尚知道輕重好歹。

    可又想,這話說的沒意思,還是不說為好。

    外戚,總是很麻煩的一撥人……

    法克也知道齊燕話里的意思,但他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哈哈大笑著離去了。

    娘的,灑家就是遇到貴人了,怎地?

    就憑灑家這個閨女在,十年后智海給灑家都不配,哇哈哈哈!

    ……

    蜀地,眉州。

    “好美啊!”

    眉州仙女山上,看著云海翻騰,瀑布如龍,林壑優美,皇鴻兒和朱雀都不由贊美道。

    她們并非沒有見過大自然之美,只是半年前,二人還是身負大仇未報的女人,一心想為父報仇,哪有功夫去看什么風景?

    待報了大仇后,又整天在青云寨里待著,除了灰山就是大河,有雄偉之氣倒是有雄偉之氣,卻沒有眼前景色這樣優美。

    “早知道這上面有溫泉,昨晚就在這里睡了……”

    看到一處外形如同鴛鴦,冒著蒸騰熱氣的溫泉池,皇鴻兒哀怨一聲。

    林寧舔了舔嘴角,道:“我記得《百草經》里記載,泡溫泉可以滋陰補腎……”

    “噗嗤!”

    朱雀聞言,生生笑噴。

    皇鴻兒撅起嘴,星星點點幽幽怯怯的美眸望著林寧,幽怨道:“小郎君,你什么意思嗎,昨晚大半時間都是你和姑姑在……在聊天,什么都沒干。”

    朱雀聞言臉一紅,和林寧對視了眼后,忙分開目光。

    昨晚兩人可不只是在聊天哦……

    裝作若無其事的林寧道:“好了好了,青天白日的說這些作甚……你們不是想看看什么是熊貓嗎?走,我們再去找找。”

    皇鴻兒靠過來,挽住林寧的胳膊,笑嘻嘻問道:“咱們還真來游山玩水呀?”

    林寧呵呵笑著,另一只手反手牽起朱雀,三人一起往山陰走去,林寧微笑道:“當然是游山玩水了,你們倆都不是能藏在籠子里的金絲鳥,長時間不出來放風飛翔,是要窩出病來的。”

    朱雀心里一嘆,哪怕明知道這句話是花言巧語,可讓林寧說出來后,還是那樣的動人心弦。

    這少年郎,卻不知要偷走多少女兒家的心……

    皇鴻兒自然也知道這句話的含金量,可還是高興。

    能和林寧出來逛一逛,對她來說,是件極歡喜的事……

    拋卻江湖恩仇后,無論是朱雀還是皇鴻兒,其實和尋常女子也沒甚區別。

    當年無數個孤冷的寒夜里,她們最想要的本也不是武功天下第一,而是復仇成功后,能如一個尋常民家女兒那般,尋一有情郎,過上相夫教子的生活,那就是上天對她們最大的恩賜。

    如今有這樣的生活,又豈能不知足?

    “喲!還真有熊貓!”

    攜二女剛走下山腰,就見到兩只圓滾滾的黑白憨憨扭著風騷的屁股,往不遠處的竹林走去。

    林寧自然驚喜不已,而初次看到這種生物的皇鴻兒和朱雀更是喜歡之極。

    二女果斷松開林寧,身形飄了過去。

    二人的突襲,卻把倆憨憨唬了一跳。

    千萬不要被熊貓可愛的外表糊弄住了,這種圓滾滾的憨憨雖然大多時候都是溫順的,長著一副肉食消化系統,卻吃低能量的竹子,所以大多時候不是在吃竹子就是在睡覺,可一旦受驚發怒,其攻擊力之強,不弱虎狼。

    不過嘛,林寧卻沒什么擔心,這倆姑娘,可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嬌小姐。

    果不其然,眼見圓滾滾的憨憨張口咬來,朱雀單手就捏住了它的嘴巴,利爪拍來,隨手就按了下來。

    然后憨憨就被抱住懷里,揉捏起來……

    憨憨:我是誰?我在哪里?發生了什么……

    林寧看著倆熊貓茫然的眼睛,忍不住笑了起來。

    然而正在這時,卻見朱雀皺眉秀眉,看向了竹林方向,林寧和皇鴻兒順之看了過去,未幾,見幾個身著道袍的道士沖了出來……

    皇鴻兒呵呵一笑,對林寧道:“怎就忘了,這里是峨眉派的地盤……”說罷,還對林寧擠眉弄眼。

    林寧正在震驚于“峨眉派”三個字,然而見皇鴻兒的怪模樣,忽然反應過來。

    峨眉派,怕不都是女的吧?

    再放眼看去,沖過來的,可不就是一群女道姑?

    ……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