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其他小說 > 為你風露立中宵 > 第1048章 不想再見

第1048章 不想再見

    天才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s:anshua最快更新!無廣告!

    好擔心陸浩然說漏了嘴,將他們之間的關系說出來……

    陸盛廷站了幾秒,整理了一下心緒,穩步走進飯店。

    大堂經理立刻笑臉相迎,“陸總,您來了!小陸總剛上去。”

    “他在哪間房?”陸盛廷冷沉的問道,雖極力內斂,可他威嚴尊貴的氣場依然強大到讓人忐忑。

    經理微微鞠躬,異常小心,“就在您隔壁,六0六”

    “好。”陸盛廷帶著文件上了六樓,他有個生意要談。

    因客戶是本地人,所以選擇了這家飯店。

    他快卸任了,能多為弟弟踩點路出來,就盡力多做一些。

    經過六0六的時候,陸盛廷略微停頓了幾秒,銳利的眸子閃過一道焦灼,但最終還是走了過去,沒去敲開那扇門……

    一門之隔,蘇芙和陸浩然面對而坐。

    雖然有兩本菜單,但陸浩然放棄點菜的權利,全憑蘇芙點,他自己則支著下巴,深深的凝著蘇芙。

    他只感覺,自己的妹妹太可愛啦!

    瘦瘦小小的一只,眉毛彎彎,睫毛撲閃,眼里里藏著星星,就像童話里的拇指姑娘一樣,讓人想放在手心里寵愛。

    如果小時候能牽著她的手一起長大就好了。

    雖然蘇峰也很疼她,但哪有親哥哥好?陸浩然心里頗感郁悶,自己都還沒來得及抱她一下,她就已經長大了……

    蘇芙點了一個太湖白蝦,一個尖椒牛柳,然后合上菜單,看向陸浩然。

    猛不丁的撞上他的視線,嚇得她一顫。

    呃,他的眼神……縈繞著某種異樣的情愫,雖然并不出格,但很灼熱,好像要融化什么似的,太嚇人了。

    蘇芙羞窘吃驚的同時,又忍不住開始狐疑,兩年前,他曾揪過她的頭發……

    “點好了?”陸浩然懶懶的問。

    蘇芙思路被打斷,有些不自然的應道,“我食量不大,兩個菜足夠了,你補充。”

    “嗯。”陸浩然優雅的命令服務生,“所有的招牌菜,都上一份。”

    “是,陸總。”服務生記錄下來,轉身想走,暗嘆有錢人追女孩就是壕。

    “等下。”蘇芙喊住服務生,“隨便加一兩個菜就行了,不然會造成浪費。”

    “是,小姐。”

    服務生出去,陸浩然則繼續看著蘇芙。

    他的眼里除了這個妹妹,什么都看不見了,像個骨灰級妹控。

    蘇芙無奈,端起水抿了一口,“聽說你的父親不幸去世了……”

    “哦,對。就前幾天的事,他喝太多酒,沒救回來。”陸浩然說著,從口袋里拿出一朵小白花,“你拿著,就當為他戴孝了。”

    “啊?”蘇芙又有些愕然,媽媽還健在,她怎么可以隨便戴孝?過分了。

    但一想想自己暗戀了陸盛廷兩年,為他父親戴孝也說得過去,就把那朵小白花收下了。

    陸浩然見她這么乖,心情很好的說,“我哥哥結婚了,新娘你應該認識,就是你們學校的。”

    不僅是一個學校的,還是一個宿舍的。蘇芙心臟好像被咬了一口,痛得厲害。

    恰好服務生端著菜上來了,給她解了圍。

    陸浩然挽起袖子,專心為妹妹剝蝦。

    隔壁房間。

    生意已經談成。

    陸盛廷面帶微笑,非常大氣的敬了一圈酒,“各位吃好喝好,陸浩然在隔壁,等下我會喊他過來,陪各位老總玩個盡興。”

    “那太好了,小陸總是最會玩的。”眾人連忙回敬他。

    陸盛廷喝了酒,再次與他們告辭,然后出了包間,敲了敲六0六的房門。

    “進來。”陸浩然已經剝了很多蝦子了,但蘇芙沒吃,就笑盈盈的看著。

    因為他把白生生的蝦肉擺成了一朵花的形狀,就像一朵盛開的白玉蘭,她舍不得破壞其中的美感。

    陸浩然哭笑不得,用筷子把蝦撥亂,“現在吃吧,不吃我就喂你哈。”

    蘇芙臉頰微微一紅,拿起了筷子。

    陸盛廷關好門,目光掃過蘇芙,看向弟弟,“浩然,耀達集團的王總在隔壁,你去招呼一下。”

    “哥?”

    陸浩然本以為是服務生進來的,聽到哥哥的聲音吃了一嚇,因為他答應哥哥,不和蘇芙走得過近。

    蘇芙筷子一抖,手里的蝦掉在地上。

    她發現自己不能看到陸盛廷,也不能聽到他的聲音。

    “蘇芙,你先吃,我過去一趟,隔壁王總是重要客戶。”陸浩然站起來,解釋了一下,然后抬步想走。

    下一秒,他的袖子就被抓住了。

    陸浩然轉臉看過去,見蘇芙臉色都變了,眼眸充滿無助和依賴,關切的問,“你怎么了?害怕嗎?這位是我哥陸盛廷,你不認識他了嗎?”

    不是害怕,而是……

    “我也要回去了,下午有事。”蘇芙聲音都有些發顫了。

    “浩然,你過去吧。”陸盛廷一把握住蘇芙的手腕,迫使她松開陸浩然的袖子。

    “哦。”陸浩然揉了揉蘇芙的發頂,對她眨眨眼,“乖一點坐下,讓我哥先陪你吃飯,我很快會回來。”

    蘇芙沒辦法,只好點頭。

    “真聽話。”陸浩然顯然非常喜歡乖巧的女孩子,依依不舍看了她一眼,才離開。

    偌大的包間里,只剩下陸盛廷和蘇芙。

    空氣微微凝滯了幾秒,陸盛廷把手從她的手腕滑下去,握住她的整個小手,低啞開口,“忘得掉嗎?”

    蘇芙心頭大亂,猛地掙脫了陸盛廷的手,扭頭看向別的方向,眼睛有些模糊了,指尖微微顫抖著。

    被他握過的手麻麻的,手背上泛著一層屬于他的溫度。

    她對他沒有免疫力,一點都沒有。

    但他已經是有婦之夫了,不管出于什么目的結婚,已經成了事實,只希望不再有瓜葛。

    “請你離開,我要吃飯了。”她狠下心,不帶一絲感情的說道。

    陸盛廷一梗,凝著她微微抖動的瘦削肩膀,薄唇微啟,“一起,我也沒吃,就喝了點酒。”

    “那你吃,我先走了。”蘇芙轉身就跑,傷心的淚水灑了出來。

    可沒跑一步呢,她就被男人拉了回去,凌空落進一個結實而寬闊的懷抱里!他緊緊的抱住她,低頭就印上她潤紅的唇,容不得她有任何反抗。

    “啊!”仿佛被一股強力的電流擊中,蘇芙腦子瞬間炸了,迷離的淚眼,對上他漂亮的黑眸。

    他那曾經無限包容的眼睛,此刻浮著嗜血、危險、霸道的光芒,仿佛要吃了她,骨頭都不吐。

    蘇芙一驚,奮力的掙扎,“你做什么,做什么?你這個不知羞恥的已婚男人,放開我,唔……”

    他趁機吻了進來,把她的嘴堵得嚴嚴實實,再也發不出任何完整的聲音。

    濃烈的荷而蒙香,摻雜著清冽的酒香,蔓延在她的口腔,襲進她的靈魂。

    眩暈。

    她身子一軟,在昏倒的邊緣試探,突然腰際一緊,天旋地轉,暈得徹底。

    他將她抵在了墻上,迫不及待的索取她口中的清甜,呼吸急促,好像一輩子沒見過女人似的!

    太想她了,想得發瘋。

    什么紳士風度,什么謙謙君子,都見鬼去,在她面前,他只想好好做一只狼……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