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其他小說 > 鬼畜王蘭斯 > 大結局+番外
    鬼畜王蘭斯第3章

    神秘人趁亂拉著蘭斯倆人逃離了酒吧,帶著倆人滿大街的亂跑,兜了個大圈子,最后終于躲進了一間民房內。  斯露一進門就累的坐在凳子上再也不想起身了,那神秘人也坐了下了,只有蘭斯先透過門縫觀察外面的動靜,看到真的沒有人追趕他們后,他才放心地坐在神秘人對面。這時蘭斯才仔細打量起這神秘人,這神秘人全身上下都被黑布包裹著,連剛才說的一句話也是透過厚布傳出來的,聽的不清,讓人猜不透他是男是女。。

    那神秘人好想也發現蘭斯在看她似的,輕咳了一聲道“剛才和你打架的那群人可都是賞金獵人,很強的,你為什么不把那女人賣給他們,難道你不怕嗎?”蘭斯聽了心中好笑。說倒底這些人找的就是他,就算他把斯露賣了,他們還是會找上他的,況且他也不會這么作的。這時,蘭斯不答反問道“那我怎么就知道你是好人,說不定你也是賞金獵人,跟他們一樣啊。”

    “哈哈,要是我和他們一樣,剛才當著那么多人的面就可以當眾揭穿你就是盜賊頭蘭斯,我保證你不能活著出那酒店。你信不信。”神秘人正經道。

    蘭斯和斯露同時吃驚,沒想到眼前的這人會知道自己的身份,斯露是嚇的亂了方寸。但蘭斯還是狡辯道“蘭斯?是誰啊?這盜賊頭和我們有什么關系?我們兩兄妹剛從鄉村來。你不要亂說。”“哈哈,我胡說,你們別忘了,剛才就是我坐在你們邊上,你們說的話,一舉一動我都很留意的。斯露還不是和你討論那個什么斑特兄妹的事是嗎?我可記得老板娘好像沒有說過他們倆的事,這剛從鄉村來的怎么會知道哪?況且還是連大陸兩件大事都不知道的人。除非你們就是蘭斯和斯露。”神秘人站了起來道。

    蘭斯見身份被人識破,心里正盤算著怎么樣才能在瞬間制服眼前的神秘人時,只見這神秘人已悄然走到了自己的跟前,蘭斯立刻警惕起來。“你放心,我對你們沒有惡意,否則我就不會救你們了。”神秘人像是看出蘭斯的舉動似的說道。

    “那你是”就在蘭斯想問時,一陣雜亂腳步聲由遠而近,“臭小子,你們已經被我們圍住了,哈哈,看你們往哪逃,我看你還是乖乖地把那小妞交出來吧。”原來發話人就是那酒吧內的疤臉男,他不甘心在酒吧被蘭斯羞辱,所以帶齊了弟兄四處搜尋,正好有人看見蘭斯一行人進了小屋,他也就跟來了。

    “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說這里很安全的嗎?”蘭斯質問神秘人。“這。。我。。我也不知道他們怎么會找到這里來的,這里真的是很安全的啊。”神秘人也有點緊張道。

    “現不要管這些了,我們現在該怎么辦?”斯露著急道。“哼,既然躲不過,那只好和他們了,”說完,蘭斯帶頭沖了出去,其它二人想攔也攔不住,只有和他一起出去了。

    屋外被圍的水泄不通,看這陣勢少說也有四。五十人。那疤臉大漢見蘭斯一行人出來后,笑道“這才對,乖乖的出來不就好了。”然后色瞇瞇的對斯露道“小美人,你可想死我了。待會我讓你欲仙欲死,嘿,嘿。。”斯露是從一出門便避開那疤臉男的淫光,現在又聽他怎么一說,差點沒有吐出來。

    “喂,喂。。你當我死了,她可是我的女人啊。”蘭斯擋在兩人中間,說道。“哼,很快就不是了,小子,再給你一次機會,要么拿錢走了,要么哼哼。。”疤臉一邊說著一邊擺弄手中的斧頭。正當蘭斯要開口回饑時,只聽對方人群中人大叫“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難怪好像在哪見過。”說著,只見有人從中跑出來,對這疤臉大漢說了幾句話。

    “哈哈好小子,我差點看走眼了,原來你就是蘭斯啊。”“蘭斯?”“蘭斯?”“他就是懸賞5o萬金幣要抓拿那個蘭斯?”

    “小子,原本想放你一馬,看來現在是不行了,今天算我走運,要人財兩得了。”疤臉男笑道。

    “哼,那要看你有沒有這本事了。看劍。。”說著,蘭斯揮起“破壞之劍”向疤臉男砍去。疤臉男反手抽出背后的另一把斧頭,用雙斧抵擋進攻。

    這邊打的熱鬧,另一邊也不差,只見一身勁裝的斯露,手拿西洋劍,直沖人群,看上去就像一頭發飆的雌豹。有一人手拿大刀砍向斯露,斯露用劍抵擋,然后掄起一腳。那人就爬下了。那神秘人也沒有閑著,手中忽然多出一條鞭子,“啪,啪,”的向靠近她的人抽去。

    “呀,看劍。”只見蘭斯挑掉兩把大斧,一腳踢中那疤臉的肚子。蘭斯趁大漢捂肚子的時機上去挑掉左手的大斧。眼看就要制服那疤臉大漢了,只聽“呀”的一聲。蘭斯回頭一看。

    哇!是那神秘人小腿被刺了一劍。而且她還是個女的,原本用來遮掩的黑布被弄的七零八落,神秘人也現出了本來面目。一頭烏黑亮麗的黑發,一張清純的臉蛋,還有那一雙像會說話的大眼睛,無不顯露出她是一位可愛的女孩,更重要的是黑布已經遮掩不了她那玲瓏的身材,她那白嫩的皮膚透過破布若隱若現,讓人看的熱血澎湃。不過,現在的她可是小臉扭曲。顯然那一劍刺的她很痛。

    蘭斯這一回頭確使他分了神,那疤臉男抓住機會右手大斧向蘭斯揮去,蘭斯雖然抵擋住了,但是左手還是被劃傷,他不得不退回到神秘人身邊,不一會,斯露也抵擋不了退了回來。終于三個人被逼到一個小角落,退無可退了。

    “哈哈,原來還有一個女人,而且還這么美。。”疤臉男淫笑朝蘭斯一行人走來。

    “蘭,怎么辦?”斯露緊張道。“斯,帶她躲道到我身后,記住,要抓緊她。”蘭斯邊說邊由單手握劍改為用雙手握。斯露急忙拉著神秘人躲到蘭斯身后。“哈哈,不要再反抗了,乖乖地待在那里。”笆臉男雖是這么說,但手中的斧子卻捏的更緊了。

    蘭斯雙手緊握破壞之劍,闇黑之氣慢慢灌

    進劍中,劍的中央浮顯出一排金黃色的咒語,同時蘭斯的腳下赫然出現了五芒星。這使的在場的吃驚不小,“這是怎么回事?”疤臉男有點害怕道。

    “頭,你看。。”只見蘭斯身體周圍出現一絲絲闇黑之氣,而且是越積越強。

    “在那遙遠的大地上,在那無盡的黑暗中,在那熾熱的地獄中,我以破壞神菈芭絲華特的名義命令你,出現吧。闇黑魔獸“雷斯特”。”被蘭斯招喚出的魔獸直襲眾人。

    “轟”的一聲,不僅眾人無一幸免,而且連街道也被炸掉了一大半。“真是太可怕了,蘭,我們是不是做的有點過分了?”斯露擔心道。“哼,這是他們自找的。”蘭斯眼中閃過一絲冷峻之色“我們還是快走吧,待會又會有許多人要追來。”神秘人說道。

    城郊外斯露幫神秘人包扎好腿傷后,蘭斯來到她面前道“你倒底是說,想對我們么?”女孩甜甜地笑道“哦,我叫莉亞。。你們也可以叫我莉莉。我是一個流浪諸國的神宮。本來哪,是想去利蕯斯城的,這么巧就在路上碰見你們了。哎。對了,你們現在要去哪?”“我。。我們要去”“斯。。”蘭斯瞪了斯露一眼道“我們去哪和你沒有關系,你想去哪也和我們沒有關系。”

    “哈。這你就說錯了,現在全大陸都在找你們,還有就是剛才那幫人的兄弟也不會放過你們,而且就你們兩個人,那特征也太明顯了。帶上我就沒有那么明顯了,況且我還有這個。”莉亞說著就從懷里掏出一張紙。“這是什么?”斯露疑惑道。“哦,這就是唯一可以通行全大陸的通行證,是由大陸al教團親發的。怎么樣,帶上我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哦。”莉亞狡猾道。

    “蘭,你看這”斯露問道。“這。。有了她好像是能不少麻煩。好吧。”蘭斯說著便向莉亞走去“好吧。我帶上你。不過你聽著,要是我在路上發現你對我們不利,那你就要小心了。”“嗯。。只要你肯帶我就好了,其他我全聽你的,那么我們向利蕯斯城前進吧。”說完,莉亞就高興的走開了。“喂誰說過要去那了。”蘭斯莫名其妙道。“蘭,算了,我們就跟著她走吧。”斯露說完就去追莉亞了。蘭斯無奈地搖了搖頭也追了上去。

    就這樣蘭斯一行人向利蕯斯城進發。

    鬼畜王蘭斯第4章

    “喂,蘭斯你說啊,先前在城里對付那幫人的那招好厲害哦,還有就是你那把劍能不能讓我看看啊,哪。蘭斯好不好嗎蘭斯。”莉亞從出發開時一直到現在沒有停過,一直糾纏著蘭斯要看那柄劍。  “莉亞,蘭的這柄劍你還是不要看的好。”斯露好心勸道。“為什么,不嘛,我就要看,”莉亞不依道。“這,實事上這柄劍是。。”“斯,你說的太多了。”蘭斯不悅道。

    “喂,你這是干嘛,對斯露姐這么兇,你要不要臉啊。”莉亞打抱不平道。“就是你,從一開始就纏著沒完,別以為你有一張通行證就了不起,信不信我把你丟在這不管。”蘭斯怒聲說完轉頭就走了。

    “哼,兇什么兇嘛,不就是一把破劍,本小姐才不稀罕看哪。”莉亞嘟著嘴道。“莉莉別在意,他就是這樣。不過,他真的很好哦。啊呀蘭進樹林了,再不走就追不上他了。”斯露邊說邊追著蘭斯。“哼,你是他的女人,當然幫他說話,我才不怕他哪。”嘴上是這么說,但是莉亞的腿卻緊跟著斯露向蘭斯追去。

    “這是什么鬼地方啊,陰森森的,好可怕,”莉亞害怕的緊靠著斯露說道。雖然現在還是白天,但是樹林大樹臨立,都把陽光遮擋住了,使的樹林昏暗無光,而且越往里走越暗,蘭斯頭也不回道“害怕的話就往回走啊,沒有人攔你。”莉亞剛想反駁,被斯露輕輕拉了下衣角,把剛想說的話又忍了下來。

    “呀,怎么這么的臭。”斯露忽然捂鼻道。“嗯,真的好臭啊,這是什么味啊?”莉亞不悅道。“這是。是腐尸的味道你們要小心。”蘭斯邊說邊警戒起來。

    不一會,不僅是腐臭味越來越濃,而且在蘭斯一行人面前還出現了一大隊腐尸,“這是怎么回事,怎么會有這么多腐尸在利蕯斯帝國境內出現?”斯露不解道。“我也不知道,不過腐尸是屬不死系的,而能招喚這么多腐尸的除了魔族沒有其他人了,”莉亞分析道。“喂,你們能不能待會再聊天,看起來它們好像對我們并不友好。。”蘭斯還沒有說問,那些腐尸發出“嗷。嗷”的聲音向他們撲來。

    蘭斯手執“破壞之劍”向腐尸砍去,那些腐尸根本就不是對手,幾乎戰況是一邊倒。另一邊莉亞剛解決掉一個,只見另一個缺手少眼的又上來了,莉亞反身一鞭,“啪”一聲,就把那個腐尸的腦袋給爆了,不過由于兩人太近了,那腐尸的液體沾到了她的衣服上,莉亞的衣服立即被溶了個洞,莉亞一邊看著自己的衣服一邊聞著腐酸液體的味道,差點沒有暈倒。

    “蘭,這樣不是辦法啊,我們這樣是解決不了不死系的。”一邊的斯露剛說完,那些被打倒的腐尸又爬了起來,“呀好惡心哦,你們不要碰莉莉。”莉亞邊說邊往蘭斯身邊躲去。

    不一會,三人又被腐尸圍在中央了。三人不停地喘著氣,顯然都已精疲力竭了。“蘭,怎么辦。我快撐不住了。”斯露吃力道。就在蘭斯不知該怎么辦時,“破壞之劍”赫拉締絲終于開口道“主人,我查覺到在我們左邊的一棵大樹上隱蔽著一股闇黑氣息,你試試向那里攻擊,說不定。。”“你說的有道理,說不定那就是罪魁禍首呀看劍。”“唰”的一聲,“破壞之劍”所發地劍氣直刺目標。。

    “啪”的一聲,大樹被劈成兩半,隨之而來“咦”的一聲,只見一個魔族之女站在蘭斯等人的面前。

    火紅的頭發,尖尖的耳朵,臉霞兩邊寫有咒語,還有一對惡魔的翅膀和惡魔的尾巴。這一切全是魔族獨有的

    特征,斯露和莉亞可是警惕著,唯有蘭斯從這魔族一出現便目不轉睛的看著她那只穿了三點式的身材。那魔族女好像知道蘭斯在看她,不僅不回避,反而還不停的挑逗。使那原本就算豐滿的巨乳在她故意的抖動下差點沒有撐破胸衣跳出來。還有那本來就若隱若現的幽暗叢林也差點春光外泄。她這一舉動差點沒讓蘭斯噴血。

    斯露看見一個是色迷心竅,一個是風騷放蕩,不僅狠狠的踩了一腳。接著不理痛的在地上打滾的蘭斯,質問道“你是誰,我們向來和魔族沒有任何關系,你為什么要這樣對待我們?”“呵呵,看你說的,這是哪兒的話,我疼愛你們還來不及,哪會傷害你們啊,哦,你說對不對。”魔族女向蘭斯拋去媚眼,哎可憐的蘭斯痛的更加厲害了。。

    “哼,別來這套,你倒底想干嗎?”莉亞生氣道。“哦,也沒有什么。我就是魔人界的蛇妖魔人—美杜莎。來這里是為了他手上的那把劍。”美杜莎指著蘭斯道。

    “哼,想要我的劍,你是在做夢。我不會交給你的。”蘭斯爬起來說道。“哦?你認為你能打贏我這魔人嗎?”話音剛出,只見美杜莎雙眼一下子由藍色變為紅色,“啊。。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不能動了。”蘭斯忽然道。“哈哈,你中了我的石化了,不管是誰只要看了我美杜莎的眼睛都會被石化,你也不例外來。。乖乖地把劍交給我。。”說著,美杜莎慢慢地向蘭斯靠近眼看她就要得手了。這時只聽“光明之太陽,圣潔之亮光,仁慈的光明之神,請賜于我力量吧。閃光彈”一時間整個樹林光亮無比。。等光亮散去后,蘭斯一行人已不見了蹤影“哈哈你們以為這樣就能逃過我的手心嗎,真是太小瞧我了。”美杜莎嘴角泛出一絲冷笑。

    “哈。。哈終于逃出來了真是謝謝你了莉亞。”哦,原來剛才的閃光彈是莉亞放的。“可是,蘭,我們下一步該怎么辦。”斯露焦急道。。“別擔心,我們既然逃出來了,那個魔女一時半回也追不上來,這里必竟還是利蕯斯帝國,不是魔人界,她們不會這蠢的沖出樹林來抓我們,我看天色也不早了,我們還是快找一間旅館好好吃大吃一頓,洗個澡,休息一下才是大事。”“贊成。”莉亞高興的跳起來

    深夜,旅館房間內蘭斯盤坐在床上,床對面擺放著“破壞之劍”,“今天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說過我只要做了你的主人,擁有了“破壞之劍”那魔族不就全聽我的了嗎?那怎么還會發生這種事?回答我。赫拉締絲。”蘭斯怒斥道。“主人,請你現不要生氣,我所說的句句都是真話,絕對沒有欺騙你。今天的事,其中必定有其原因。”赫拉締絲輕聲道。

    “哼,狗屁原因。那個叫美杜莎的這么的強悍。你叫我怎么辦?”蘭斯變的無奈道。“這個主人請不要擔心,只要主人你能盡力打敗她,我就有方法讓她聽命于你。”赫拉締絲討好道。“你說的可是真的?”蘭斯動心道

    就這此時,有人敲響了門房。蘭斯起身開門,一看見來人,蘭斯不禁吃驚道“是你。。”

    鬼畜王蘭斯第5章修

    “和和,你很驚訝嗎?”原來敲門的不是別人正是蛇妖魔人—美杜莎。蘭斯先是一愣,因為他不明白這女人會這么大膽的來找他,隨即故意色色的道“嘿嘿,你這么晚到我這來不怕我對你。。” “喲,你能對我怎么樣,你們男人不就是那點本事,你難道還能把我吃了不成。”美杜莎挺著巨乳從蘭斯身邊走過,徑直坐到床邊,向蘭斯拋媚道。  蘭斯原本想給這女人一個厲害,沒想到這女人真是風騷到家了。非但沒有在氣勢上壓倒她,自己反而快要把持不住了。蘭斯盡量回避她那風騷目光,問道“你這么晚來到我這有什么事?” “哎。還不是為了你,自從白天見過你后,我就一直想著你。這不,我晚上就來找你呀。”美杜莎邊說邊用手慢慢撫摸自己的胸口。不知是她有心還是無意,她的手不小心解開了胸前薄衣的一粒鈕扣,這下使的原本就若隱若現的巨乳一下子暴露無遺了,她這一下,蘭斯可是看看的清清楚楚,那香艷的身材可沒有逃過他那雙色眼。他看的是直流口水啊。

    從蘭斯剛才的一舉一動,到現在的丑態百出。美杜莎可是看的很明白,她早就聽說蘭斯是色中魔王,而自己也早想好要用美色來征服他,現在一切盡在掌握之中。 “啊呀這么會這樣。”美杜莎一邊擺弄能讓男人最心動的姿態,一邊卻又故意想把鈕扣扣上。

    這時蘭斯在美杜莎一再挑逗下,終于把持不住了。(注像蘭斯這這種色中魔王自制力是很差的哦。。)只見他雙眼沖血,像野獸般直撲美杜莎。

    “你這是干什么啊,放開我啊。。不要。。不要啊。。”美杜莎表面裝出害怕的樣子,但嘴角卻露出一絲冷笑。

    “哈哈你叫啊。你叫破喉龍都沒有人會來救你。哈哈。”蘭斯淫笑地壓著美杜莎。就在他快要得手之際。

    隨著“鐺”的一聲,蘭斯應聲倒下,頭上還有一只大鍋,被打暈了。“咦”美杜莎眨著眼睛,不明白了。

    “好啊。”原來是你這條毒蛇。”發話的正是站在門口,穿著睡衣,氣勢洶洶的莉亞,不用說,看她這架勢剛才那鍋十有八九是她投的。

    “唷,我還以為是誰哪?原來是你這小鬼,就憑你還想和我爭。。”美杜莎把衣服扣好,起身道。

    “不是的我們只是路過。”一身睡衣打扮的斯露從莉亞身后走出陪笑道。

    “不過,我想你現在最好還是離開的好。”斯露對最后幾個字加重了語氣。

    眼看到手的獵物就這么飛走了,美杜莎心雖有不甘,但也是無可奈合的事,因為她感到滿臉笑容的斯露比那小丫頭更可怕。“哼今天算你們走運,下次就沒有那么好運了。給我記住。”說完,美杜莎就不見

    了。

    “喲幸好我們及時趕到了。”莉亞松了口氣道。“是啊,否則還不知道會出什么事情哪。”斯露看著蘭斯說道。

    “哼,都怪這色鬼,要不是他,那用我們這么晚還要起來救他,真是個沒有用的男人。我踩。。踩。。”莉亞邊說邊對著蘭斯狠狠的踩著“啊。。不要。莉莉。不要再踩了。。” “哈哈,好好玩斯露姐你也來踢上兩腳吧”

    第二天早上.“啊楸啊楸。真是奇怪了,我怎么會在地板上睡覺?害的我得了感冒,矣喲。。我身上怎么莫名其妙的有了這么多傷啊哎喲”蘭斯一邊流這鼻涕,一邊摸著頭上的“大包”說道。

    昨晚斯露和莉亞揍完蘭斯后,莉亞還不解氣,索性就讓蘭斯睡在地板上了。這時見蘭斯醒來,嚇的溜之大吉了。。

    “哦~蘭,你不要緊吧~來。。我幫你揉揉吧。”斯露有點心虛道。

    “斯,昨天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我怎么會被人。”蘭斯不解道。

    “這個嗎我也不知道啊。昨晚我睡的特別熟。。哈哈”斯露只有裝傻道“對拉,蘭,你看這時間也不早了,我們還是趕緊上路吧。”

    蘭斯本人是很想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他對被打暈之前的記憶還是有的,也知道自己差點就要干了些什么事了,他當然不能把這件事告訴斯露啊而斯露就是看準了這一點。兩人就這么默不作聲的干耗著。

    “唷”冷不防的一聲,讓兩人嚇了一跳,原來是不知所蹤的莉亞一下躥了出來。“斯露姐我們什么時候起程啊?再不走可來不及了哦”

    “哼,你還好意思說。從大清早你人就不見了,我還有事想問你哪。。哼。。想來想去最可疑的就是你了。。”蘭斯隨口的一句話,卻讓斯露和莉亞的心跳瞬間停止了五秒。。

    山路上“哇。這。。這。。是什么鬼路啊?路那么難走,還說是捷徑,我們從白天走到現在黃昏,都還沒有走出這鬼地方啊!喂,帶頭的,你倒是帶準點啊。”蘭斯一邊在沼澤艱難的走著,一邊還不停的鬼叫著。

    “吵什么吵。閉上你的獸嘴,我不是正在看著嗎?哎應該先是這樣,然后是那樣再是。啊”莉亞看地圖以經看的迷糊了。(注莉亞根本就不會看地圖。)

    “喂,斯。。我看她像是迷路了。”走在后面的蘭斯小聲的對斯露說道。

    “哎。哎。好像是”斯露不好意思道。

    “我可是聽見哦。”只見莉亞兩眼濕濕的盯著蘭斯,接著就撲向斯露道“哇哇斯露姐。莉莉迷路了。。嗚嗚。。”

    “哼,我就知道你靠不住。。”蘭斯對樓著斯露哭泣的莉亞教訓道。

    被蘭斯教訓,莉亞哭的更厲害了。“蘭。。你就不要再怪她了,現在是要想個辦法讓我們走出這個地方才行啊,你看,天快要黑了。”斯露勸說道。

    “我能怎么辦?先把地圖給我。”蘭斯從接過莉亞手中接過地圖認真的看起來。

    “剛才我們是從那個方向來的。那么我們現在往這邊走。從地圖上看只要一直沿這這條路走,我想應該可以在天黑前走出這片沼澤地的。“蘭斯分析道。“來,我們快點趕路吧。”

    就這這時。從書梢上傳來了熟悉的聲音“喲,親愛的,你這是怎么了?迷路了嗎?”

    “倒。不會這么巧吧?”蘭斯聽到聲音后尷尬地說道,這下連跟在蘭斯和莉亞也同時皺眉。

    “唰”的一聲,從書梢上躥下一個身影,悠然的站在蘭斯一行人面前。來人果然就是蛇妖魔人美杜莎,她前夜沒有得手后,其實并沒有走遠,她一直在暗中跟蹤著蘭斯一行人。

    “美杜莎,我看你就放過我吧,別老纏著啊。”蘭斯焦急地說道。

    “親愛的,話可不能這么說,昨晚你還對我是白般溫柔,怎么今天就反臉不認人了。”美杜裝出一副幽怨的神情,但在男人眼中她更顯風騷。

    “這哈。。哈是嗎?”蘭斯被她的神情和言語弄的是想入非非,連說話也是糊里糊涂,可是直覺告訴蘭斯自己,要是自己現在說漏或了不該說的話,恐怕是“性命不保”。

    “哼。阿姨,請你讓個路可以嗎?我們還要趕路哪。”從剛才起就一直沒有搭腔的莉亞語出驚人道。

    “阿姨?阿姨?你好大的膽子,敢叫魔界第人美女的我是阿姨。你好大的膽子。”美杜莎怒聲道。

    “噢。。是嗎?我可是一點都看不出來啊。我只看見一個打扮的非常妖氣的阿姨哦。”莉亞繼續刺激美杜莎。

    “莉莉,夠拉,不要這么說人家嘛,她雖然是老了點,妝也畫了濃一點,皮看上去好像也不是很嫩滑,還有。。”  “斯露姐。你好像比我還要刺激她哦。”莉亞淡淡地說道。

    “咦?是嗎?吶。蘭,我說的不對嗎?”斯露一臉茫然的往向蘭斯。

    蘭斯一碰見斯露的目光就“嗖”的一聲扭過頭去,心想沒想到這女人真是夠厲害的,我以后還是小心點的好。”

    “好。。好你們這兩個賤人,一直都和我做對,既然你們兩這么能說,就讓你們去地獄里說吧。”美杜莎怒不可惡的從手中發出一團火球,直襲斯露與莉亞。。

    (第五章完,待續)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