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其他小說 > 鬼畜王蘭斯 > 第3章至第2章
    鬼畜王蘭斯第3章

    “哼。。你們想去哪里”一把蒼老的聲音從洞口傳來,只見一老者走進洞里,此老者一身熊皮勁裝,身背弓箭,雖是老人但看上去臉se紅潤,精神極佳,老者看也不看二人,徑自從他們身邊走過,坐到石凳上后說道“你們是何人,來山頂gan嗎?如果是想來找劍的話,我還是勸你們回去吧。我不想救了你們又要殺了你們。”  男nv兩人先是一楞,但是男的馬上回過神道“在下蘭斯,這是我的ai奴斯lou。我們只是路過而已,你所說的什么劍我們根本就不知道,也不想稀罕。那獨眼怪哪?”哦。。原來這對男nv就是那大難不死的蘭斯和斯lou哦。。“哈哈不知道?。。這“破壞之劍”遺落在這山頂天下人都知道。你們會不知。。還說是路過?你們不是睜這眼睛騙我老頭嗎?那獨眼怪是我的朋友。”老人嘲笑道。。

    “哼我蘭斯雖不是什么好人,但還是說話算話的,我說不知就是不知。。你老頭要是不信就算了,我何必向你解釋。”蘭斯氣憤道。。這時老者才回過頭來認真地打量起蘭斯,恢復生氣的蘭斯配上熊皮勁裝緊包著肌rou,使他在英挺中更顯雄姿。“哈。哈好好你知道嗎,從來沒有人敢和我這么說話,你可是第一個哦”,蘭斯聽罷,表面雖是一般,但是在心中卻想靠,你算老幾,我看你是在深山里待的太久了,腦袋出問題了。

    老者看著蘭斯的神態只是笑了笑。道“老頭子我叫尼古撒。”“哦,原來是尼老。。哈哈。”蘭斯尷尬地笑了笑。。氣氛一下子僵了還是斯lou先開了口“尼老,你剛才說的是什么劍?他很厲害嗎?”尼古撒先是一愣,然后無奈的罷罷手說“哎。。看你們也不想是來尋劍的。”“哼,什么是看來?本來就不是。”蘭斯憤憤地打斷了尼古撒,“蘭,你好好的嘛。。”斯lou不悅道。“哈哈。。沒關系,年輕人有活力是好事啊。。”蘭斯向斯lou眨了眨眼,斯lou真是那他沒法子。。

    尼古撒看著他們二人這樣,心有感觸的嘆了一聲說道“要說這劍就要先知道這劍是怎么來的,天下人都只知道“破壞之劍”但他們都不知這天下還有一柄可與“破壞之劍”相抗衡的“生命之劍”,傳說當天地萬物孕育出破壞神菈芭絲華特和創造神多。拉沙姆時這兩柄劍也同時出現在兩位天神的懷里,也可以說這兩柄劍就是兩位天神身ti的一部分。”

    “哦,是這樣,那我知道,這“破壞之劍”肯定就是破壞神菈芭絲華特,而這“生命之劍”必定就是創造神多。拉沙姆的,對吧。”蘭斯假扮老成道。。“可是我還是想不通啊,就算是“破壞之劍”又能怎么樣,一把破劍而已。你gan嗎要弄的這么緊張。”

    “哈哈。。這是因為你不了解才會這么說的,這“破壞之劍”表面看上去確是和一般寬劍沒有兩樣,可是它卻蘊涵著無限的魔力,而且如果有人能看懂劍上的咒語更能招喚出破壞神菈芭絲華特的仆人闇黑魔王“費沙爾”和闇黑魔shou“雷斯特”,能得到他們就等于得到半個魔族。想千年戰爭時創造神多。拉沙姆使用“生命之劍”才只能和沒有“破壞之劍”的破壞神菈芭絲華特同歸于盡,可見這把劍的厲害。而這柄劍現在這座山里。”尼古撒感慨。

    “哦原來是這樣。。”蘭斯表面雖是平靜但內心是非常震驚,心想要是自己定要得到這把劍。“矣?聽尼老口氣,你好像見過“破壞之劍”是嗎?”斯lou訝道。。

    尼古撒苦澀的笑道“是啊,我用了2ooo人的命才見到它,還和它說上了話。”“不會吧,劍會說話?”蘭斯不信道。。“是真的,那qing景好可怕,好可怕,這才是這劍正真可怕之chu,它會思考,會說話啊。”說到這里,尼古撒竟會微微顫抖,可見他害怕程度。

    就在這時,洞外又傳來蘭斯熟悉的吼叫聲,只見尼古撒變se道“糟糕,這劍又不開心了,你們在這等等,我去一下,”此時蘭私斯忽道“尼老,我看我們也幫幫你的忙吧。算是你救我們的回報,”“可是,這”尼古撒猶豫道。。“是啊,尼老,我很想看看會說話的劍是什么樣的。”斯lou堅持道。。尼古撒看了看斯lou想下了決心道“好,但是你們一定要聽我的,否則出了任何事你們可不要怪我沒有事先警告你們。”“好。。”兩人齊答道。。就在兩人不注意時,蘭斯lou出了一絲笑意。。

    鬼畜王蘭斯第4章

    尼古撒領著倆人朝洞xue深層走去,蘭斯和斯lou感到越往深chu走,那闇黑的氣息就越濃。蘭斯忍不住問道“尼老,這里的闇黑力量怎么會這么的強烈?”尼古撒頭也不回道“怎么,小子,這點氣息你就受不了了嗎?”

    蘭斯反譏道“是啊,我是沒有用,但總比某些人強。”“哼,你懂什么。當年就是這把劍在一瞬間殺掉了我所帶來的2ooo余人。”尼古撒冷哼道。

    “對了,尼老,我剛才就一直在想,這么多人倒底是怎么死的。而為何單單是你活了下來。”斯lou不解道。

    “哎……這事……算了,就告訴你們吧。來。我們邊走邊說。”尼古撒繼續向前走道“這事要從3o多年前說起。那時我哪像現在這般老啊,我年輕著哪。本來我可以過著逍遙快活的ri子,可是有一天,有一位神秘的nv巫來到我家,她對我說尼古撒,沉睡千年的“破壞之劍已經蘇醒了,而你就是有資格得到它的其中一人。快去找它吧。它就在“薩繹爾特朗”山山頂洞xue深chu。說完人就不見了。”

    “哈,真有你的,別人說你是有資格拿劍,你就當真了?怪不得落到這種地步。”蘭斯嘲笑道。“蘭,你怎么能這樣說哪。”斯lou不悅道。“笑吧……反正我現在也覺得當時的自己真的是好傻。”尼古撒輕聲道。

    “對不起,他不是有意的,尼老,后來又怎么樣了。”斯lou抱歉道。

    “后來?后來我就招募了2ooo多人和我一起上山,說也奇怪,這一路上是風平浪靜沒有一點阻礙,而我也按照nv巫所說的順利地找到了這個山洞。也在這洞的深chu找到了劍。可是,就在這時可怕的事qing也發生了。我至今還清清楚楚記得當時它對我所說的話。它說哦……尼古撒你終于了……哈哈……讓我好等啊……那么我們現在就開時吧。”

    “開時什么?”斯lou好奇的問道。

    “它叫我們猜它的名字,它說只要我們有人說出它的名字,那它就屬于這個人了。”尼古撒搖頭道。“名字?”蘭斯和斯lou驚叫道。

    “可笑吧,這“破壞之劍”還有名字。它還有名字。我當時也愣住了,但是隨我來的人卻紛紛猜了起來,但是沒有一人猜對,這劍就說道既然你們全都猜錯了,那就全當成我的能量吧。哈哈……我只看見所有人一瞬見全被闇黑之氣給朧照著,等闇黑之氣散掉后,2ooo人,整整2ooo人啊,全部都不見了。你們說可不可怕,幸好我沒有猜,

    才免于一死。后來我就留在這里當起它的看門人。也認識了獨眼怪。”

    “那這么多年,你有沒有想出它的名字?”斯lou好奇道。

    “沒有,要是我猜出來,我現在就不用替它看門了。哦……到了……”尼古撒停下道。原來在尼古撒身前還有一個更大的洞xue。“從這里開時,你們要小心點,待會看到劍不管它問什么你們只要不說話就好了,這是保住小命的方法。”說完,他就自己先進去了。

    斯lou緊緊的摟著蘭斯。蘭斯輕拍斯lou道“不要怕,有我在。”說完就和斯lou一起進去。

    這個山洞和外面的山洞完全不一樣。又大又深,洞壁四周布滿了大大小小的紫水晶,這水的光芒把整個洞xue照成暗紫se,更顯鬼異。

    兩人跟著尼古撒來到洞xue中央,只見中央懸浮著一顆巨大的紫水晶,這“破壞之劍”就在這里面。“破壞之劍”是一柄全身漆黑,劍身周圍散發這陣陣紅光的寬劍。

    忽地一陣聲音從劍身中傳出來“尼古撒,你身后兩個人是gan嗎的。”“哦……他們啊……他們只是路過的,不是來尋劍的。”尼古撒顫抖道。

    “哼,尼古撒你是不是老胡涂了。不管是不是尋劍,只要是來了就得回答我的問題。哈哈……來說吧……說出我的名字。”

    只見斯lou嚇的是一句話都不敢說。蘭斯卻一步步走到紫水晶,伸手觸摸著水晶表面。興奮道“哈哈……這劍果然會說話。哈哈……劍,是不是只要我說出你的名字,你就聽我的。”“是啊”“哈哈……好,那你可要聽好了……你就是赫——拉——締—絲。”就在蘭斯說完的同時,他的手竟會伸進紫水晶中緊緊握住劍柄……“啊……啊……啊……不可能……沒有人會只到我的名字,為什么會這樣……啊……”“破壞之劍”慘叫道……

    但是蘭斯也不好受,紫水晶中的闇黑之氣直往他的ti內liu竄。使他倍受煎熬。“砰……”的一聲巨響……紫水晶炸成了千萬碎片,待碎片散盡后,只見蘭斯手中拿著“破壞之劍”,直直地看著尼古撒和斯lou。

    “哈哈……我成功了,這劍已經是我的了……哈。”蘭斯忽地狂笑道……

    “為什么?為什么……你會知道它的名字……我不懂……”尼古撒像瘋了般叫道……

    只見蘭斯挽起斯lou的手道“我們走吧……”“可是他哪……?”斯lou看著尼古撒“他?隨他去吧……我們該上路了。”說完蘭斯就攙著斯lou地手朝洞口走去……

    在這薩繹爾特朗”山山頂。現在只剩下尼古撒的陣陣叫喊聲從洞xue深chu傳出

    鬼畜王蘭斯第5章

    “蘭,為什么不理尼老,你怎么了。”斯lou一邊跟著蘭斯向外跑,一邊不停的回頭往洞內看去。  “哼,你懂什么,你以為他是好人嗎?別忘了,他也是沖這我手中這柄劍而來的。”蘭斯邊說邊往洞口跑去。“蘭。我從剛才就想問你,你是怎么知道這劍的名字的。”斯lou問道。

    “哈,啊,總算是到外面了。嗯。還是外面的空氣好。”跑到洞口的蘭斯深吸了口氣,微笑地回身對著斯lou道“我是怎么知道闇黑之劍的名字是嗎?好,我現在就說給你聽。首先,我從他一開時進洞的語氣中就可以聽出他的高傲,我看見他時,他雖是年老,但是總給人一種壓迫感,其次是他對洞中的闇黑之氣的抵擋能力也是很強的,還有就是他能和獨眼怪成為好友,這都非一般看門人所能做的。”

    “嗯聽起來有點道理,可是,蘭,你還是沒有說出來你為什么會知道闇黑之劍的名字啊?”斯lou疑惑道。“哈哈,我的小loulou別急,讓我慢慢說給你聽。”蘭斯托著斯lou的下巴說道“說實話,我本來也是沒有把握的,可是當尼古撒說有個nv巫去過他家時,我就覺得奇怪了。你想想,近百年沒有任何人知道這闇黑之劍的下落,這nv巫是怎么知道。而且還對闇黑之劍的藏匿之chu這么的詳細,除非是闇黑之劍本身。”

    “啊,這怎么可能?”斯lou不相信道。“是啊,本來我也是不信有這種事,可是我也聽家鄉的爺爺聽過千年戰爭的事qing。傳說在千年戰爭中,在破壞神菈芭絲華特身邊總有一位形影不離的nv仆,可是她在決戰前夕突然失蹤了,而這個nv仆的名字就叫赫拉締—絲。”

    “這是怎么回事啊,難道是。”斯lou吃驚道。“不錯,我也想不到,可是這是真的,去見尼古撒的nv巫,還有在破壞神菈芭絲華特身邊nv仆應該是同一個人,不,正確的說是闇黑之劍的元神所變出來的幻影。”蘭斯回答。

    “可是,蘭,這闇黑之劍為什么過了百年才又出現,還有就是尼老和闇黑之劍又有什么關系。”斯lou不解道。

    “這個嘛。。我是這樣認為的。這闇黑之劍可能是因為某種原因而傷了元神,而且可能是十分嚴重,這就解釋了千年戰爭的決戰她為何不在場了。現在出現嘛。。很顯然她元神已經恢復了。而且一直在等待新的主人出現,為此她想找一個看門人為他看門。所以就找上尼古撒了。”蘭斯得意道。

    “哦。。原來是這樣。哪。。蘭,你能猜一猜尼老是什么人嗎?”斯lou狡猾道。

    “這個嘛。。對了,斯,你還記得我剛才在洞中跟你說那尼古撒不是好人嗎?”“記得。”

    “除了剛才我和你說的他異于常人之chu外,斯,你再想想,有誰能輕松的調動2ooo余人,我說他不是皇帝,就是獨霸一方領主。”蘭斯猜道。

    “皇帝?尼古撒尼古撒。蘭。。尼老說他是3o年前來的嗎?”斯lou忽的緊張起來。

    “是啊,怎么了。”蘭斯不解道。“蘭,要是他真的是叫尼古撒,那就糟了。因為他有可能就是。”

    “不錯,我就是希魯曼帝國國王尼古撒二世也有稱我為武王尼古撒二世。”只見尼古撒披頭散發,雙目沖紅,手持一柄也是滿身漆黑的巨劍,周身被濃厚的紫氣包圍地從洞中走出,向蘭斯和斯lou走來。

    斯lou自從尼古撒出現后就臉se蒼白的躲在蘭斯身后。這是因為尼古撒二世在當年是和蘭斯的師傅——也就是前任勇者德撒伊齊名。所以世人又稱他武王尼古撒二世。

    “哈哈原來我一直在被利用,什么我是唯一的主人,什么不殺我,原來都是陷阱,只是讓我當看門狗。啊。。”尼古撒氣極道

    “蘭,小心點。他好像有點不對啊。”斯lou害怕道。“哼,別怕,換了誰都會氣瘋的。你躲到我身后。”蘭斯護著斯lou道。

    尼古撒舉起巨劍遙指蘭斯道“

    小子,乖乖的把劍給我,聽見沒有。”“好笑了,這劍在我手上就是我的了,gan嗎給你。”蘭斯輕膩道。

    “哈哈,好笑,這劍是你的?你自己看看,闇黑之劍周圍的紅暈都沒有了,也沒有闇黑之氣了,而且你沒有發覺從你拿劍到現在這劍都沒有說過一句話嗎?不錯,這劍是你拿了,可她好像還沒有完全承認你是她的主人啊。”尼古撒得意道。

    蘭斯看著手中的劍,果然就和尼古撒說的一樣。但他仍然狡辯道“是不是主人,你來試試啊。”“好。。那我就來試試。”尼古撒顯是動了殺心。

    只見尼古撒手中原本漆黑的巨劍在吸收了周圍的紫氣后,慢慢的變成了紫se,“在那遙遠的星空中,在那熾熱的火炎中,聽從我的命令,出來吧。。火之龍。”剎那間一條火龍從巨劍中竄出,直襲蘭斯。

    蘭斯從見到巨劍吸收紫氣時,就已經小心抵防,但是看見這火龍時還是吃驚不小。蘭斯忙舉起闇黑之劍抵擋。可是闇黑之劍就像普通的劍一樣被火龍擋開,燒到蘭斯身上。那疼痛的滋味是沒法想象的。

    “倒底交不交?”尼古撒看著躺在地上被燒了半死的蘭斯道。“哈。。嗯。。我還沒有認輸哪。”蘭斯咬牙道。

    “好,讓你再嘗嘗我的火之龍。”尼古撒說著就又舉起劍。“不要啊。。”就在這時,斯lou沖過來撲在蘭斯身上。“斯,快逃啊。。別管我。”蘭斯叫道。火之龍毫不留qing地落在了斯lou的身上。

    只見被火龍灼燒的斯lou對著蘭斯道“蘭,你沒有事吧。”“斯,別這樣,快走啊。為什么,為什么,闇黑劍,快幫幫我。”蘭斯痛苦道。

    “哈哈,你再怎么叫都沒有用,我就好心的送你們倆一下吧。”說著,又有一條火龍竄了出來。蘭斯看著被燒昏死過去的斯lou,緊緊地抱著她,閉上了眼。。

    就在這時,蘭斯耳邊傳來了聲音“蘭斯,蘭斯,醒醒啊。。別睡了。。快醒醒,”“是誰?誰在叫我。是誰。”“快睜開眼。。快啊。。斯lou很危險啊。”“啊。。斯lou”蘭斯忽的睜看眼。只見周圍一片漆黑。

    “蘭斯,你來了,”一位nv子從黑暗中向蘭斯走來。蘭斯慢慢一點一點地看清這nv子的容貌,不經吃了一驚,這個nv子滿頭銀灰se,臉龐輪廓分明,身材高桃,在昏暗中更顯妖嬈,真是美的沒有話說。

    “你就是闇黑之劍的元神。”蘭斯警惕道。“對,你也可以稱我赫拉締—絲,其時你不要這么緊張,既然我選了你,你自然就是我的主人了。”赫拉締絲笑著向蘭斯靠近。

    “哼,那你為什么剛才不幫我。”蘭斯氣憤道。“哦,這你就有點誤會了。因為你還沒有和我定契約啊。”赫拉締絲笑道。

    “契約?”蘭斯疑道。“不錯,只要你和我簽定契約,你就是闇黑之劍我赫拉締絲真正的主人,你將會獲得無盡的力量。”赫拉締絲看著蘭斯道。“那條件內容哪?”蘭斯猶豫道。

    “呵呵。。很簡單,就是將你的靈魂獻出并在將來答應我一件事,做為回報,你將會獲得無盡力量和魔族支持。成為我一生的主人,怎么樣。。”赫拉締絲神秘道。

    眼見火龍就要把倆人tun沒了,只見蘭斯忽的舉起闇黑之劍,“砰”的一聲,火龍剎那間全無蹤影。尼古撒看見原本被燒的半死的蘭斯又站了起來。他手中的闇黑之劍又散發著紅光,蘭斯身邊的闇黑之氣越積越多。連尼古撒手中的劍都顫抖起來。

    “沒可能的,沒可能的,難到你。。”尼古撒驚恐道。“不錯,我現在掌握了闇黑之劍,你就來試試她的厲害吧。說完,蘭斯雙手緊握闇黑之劍,闇黑之氣全都灌進劍中,只見劍的中央浮顯出一排金黃se的咒語,同時蘭斯的腳下赫然出現了五芒星。

    “在那遙遠的大地上,在那無盡的黑暗中,在那熾熱的地獄中,我以破壞神菈芭絲華特的名義命令你,出現吧。闇黑魔shou“雷斯特”。”

    只見從五芒星中出現一個獅頭狼身蛇尾的巨大怪物,他直撲尼古撒,尼古撒也使出火龍與它相抗,只見魔shou“雷斯特”輕而易舉的就把火龍撕的fen碎,襲向尼古撒。

    在一聲慘叫聲中,像火球般的尼古撒滾下了山厓。看著火球的蘭斯冷哼一聲,抱起斯lou向另一邊山路走去。

    (第五章完,liu浪篇完。)

    總算把liu浪篇寫完了。首先感謝各位有耐心的看完我寫的。其次希望大家有耐心的繼續看下去,我在此先謝了。

    鬼畜王蘭斯第1章

    利蕯斯帝國地chu“斯多”大陸的東南面,北鄰“薩繹爾特朗”山,西鄰“提提湖”,而且還是大陸唯一靠海的國家,與隔海相望的ri本有著密切的關系。又因地理位置特殊,海路,陸路,交通十分方便,各國商人云集與此,也給利蕯斯帝國帶來了不少財富,直到浠爾特·利蕯斯繼位,由于他降低關稅,積極支持商人活動,使得利蕯斯帝國空前繁榮,國勢更是與大陸第一強國希魯曼帝國不相上下,隱約有與希魯曼帝國一較高下之意。  可是在十年前,利蕯斯帝國與希魯曼帝國因利益問題終于爆發了戰爭,起先戰況有利于利蕯斯帝國,但是在決戰希魯曼帝國首都“籣希·巴”城的攻防戰中,由于浠爾特·利蕯斯聽信妄言,導致錯失良機,勝機變成敗局,被迫退回利蕯斯帝國。此次戰役過后,雙方都因大傷元氣,雖然沒有了互侵的力量,但是利蕯斯帝國依然是大陸的第二強國。

    利蕯斯帝國邊塞小城“史嵐特”城。蘭斯和斯lou經過八天的時間終于走出了“薩繹爾特朗”山。在與守城門衛一番討價還價后,終于付了關稅,進了城。

    “啊。。終于來到利蕯斯了”蘭斯走在街上感慨道。“主人你好像很高興哦。”赫拉締絲好奇道。在打敗尼古撒后,赫拉締絲就一直用心聲與蘭斯和斯lou交談,還沒有現過身。

    “呵呵赫拉締絲,這你就不知道了,偉大的前勇者也是蘭斯的師傅德撒伊的故鄉就是利蕯斯哦。。”斯lou開心道“其時我很早就想來這了。”

    “來,斯,我們去了解一下最近有什么大事發生。”蘭斯左顧右盼道。“是啊,自從上次敗北至今,也有一段時間了,也不知斑特兄妹怎么樣了嗚”斯lou說著就要哭。

    “斯,別哭,哦,來,我們去那看看說不定會有線索哦。”蘭斯一邊安wei斯lou,一邊向附近的酒館走去,就在蘭斯一行人走過不遠,在原來站的地方有一黑影一閃而過,也向酒館去了。

    蘭斯推看酒館的門,只見里面燈光昏暗,人聲噪雜,劃拳,吹牛,喝酒,摟nv人的都有,那些穿梭在客人之間的侍nv穿帶的更為扎眼,她們只穿了薄的像紙的套衣,使得那豐滿雙峰和幽暗草叢是若隱若現,不禁讓人想入非非。所以有些人就趁侍nv從身邊走過之際,趁機在她們身上揩油,而那些侍nv往往不會責怪反而會向其拋媚眼以做鼓勵。

    蘭斯一邊向里走一邊觀察周圍的人,這些人絕大部分都是有武器的戰士型,但是也有幾個魔導士或是神宮。蘭斯見整個酒館幾乎是坐滿了人,只有在柜臺前,在一位全身用黑風衣裹的緊緊的人身邊還有兩個空位,蘭斯拉著斯lou走了過去。

    鬼畜王蘭斯第2章

    蘭斯在幫斯lou點了杯鮮牛nai后坐在斯lou身邊。“蘭,怎么會有這么多人啊,是不是有什么事qing要發生了?”斯lou察覺道。“這個,我也不清楚,反正我們現看看qing況再說吧。”蘭斯左顧右盼道。  這時,老板娘帶這飲料過來,正好聽道兩人的對話,輕視道“喲,看你們一定是從鄉村來的吧,怎么會連近期震驚整個大陸的兩件大事都不知道吧?這么多人都是沖著這兩件大事而來的。”蘭斯和斯lou先是一愣,對看一眼,心想是什么大事,自己在山上也沒有呆多久啊。心是這么想,但是蘭斯還是賠笑地對老板娘“是啊,我和妹妹剛從鄉下來,所以不知道出了什么,請姐姐相告。”

    老板娘本是一個中年婦人,但是皮膚倒還保養的可以,現在又聽道這個青年叫自己姐姐。開心的不得了,態度也變的親呢道。“喲,看不出你這年青人嘴還真甜,姐姐就是喜歡,”她向蘭斯拋了個媚眼繼續道“這第一件事哪,就是在幾個月前發生在希魯曼帝國境內的有個名叫蘭斯的盜賊頭的叛亂。”

    蘭斯和斯lou聽聞同時一愣,蘭斯不解道“只是一群小賊作反,有什么大驚小怪的,怎么會整個大陸都知道?”“呵呵,喲,這你就不知道了,雖說這個蘭斯是盜賊,但是他很不簡單。聽說他只以幾千人就能在三。四天內連下希魯曼帝國的兩座城鎮,就憑這點,我猜他可不是一般的盜賊哦。哎,可惜的是他崛起的快,敗亡的也快,在不足半個月的時間內就被希魯曼帝國第一軍團副團長lou比籣大敗于高拿古城外。聽說他還和一個貼身nv奴一起跳堐了,現在還不知道是生是死哪。”老板娘惋惜道。

    斯lou終于聽到有關自己的事了,心中一陣感觸,但有奇怪道“老板娘,我怎么聽你口氣好像很替那個叫蘭斯的人可惜。可是他是叛軍啊,是盜賊啊?”“喲,小姑娘這你就不知道了,凡是和希魯曼帝國做對的人,我們高興還來不及了,怎么會討厭哪?”老板娘老氣橫秋道。

    “哦。是這樣啊,可是大姐,你說了半天只是說這個人蘭斯不錯啊,但是你還沒有說他和這么人有什么關系啊?”“呵呵,小di你別急啊,姐姐這就慢慢告訴你呀。。”這句話聽著蘭斯可是汗毛直豎啊。

    “是這樣的,lou比籣大敗蘭斯后就回首都“籣希·巴”城覆命了,照理說應該是大功一件啊,可是宰相史特西路卻向nv王彭美拉進言說這次叛亂全是由于第一軍團管理不善所引起的,而第一軍團平叛成功算是抵過,但是卻延誤了古代遺跡的挖掘進度,導致遺跡管理松弛,應當免了第一軍團長尼獠歌夫的軍團長一職。說也奇怪,那nv王也真應了,現在第一軍團暫時由副團長lou比籣擔任。”老板娘嘆了口氣接著道“不知怎么的,那宰相就是不相信那個蘭斯死了,現在懸賞5o萬金幣要抓拿那個蘭斯。這件事現在整個大陸都知道了,好多賞金獵人都在找他。這算不算是大事啊?”老板娘向蘭斯媚笑道。

    “是。是。是大事。”蘭斯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斯lou早就看不慣這老板娘的放蕩樣,吃味道“那第二件大事哪?”

    老板娘也是nv人,一聽口氣哪還不知道是小姑娘在吃味,收斂道“哦,那第二件事,就可是我們利蕯斯帝國的大事了。”

    蘭斯還是客氣道“還要麻煩大姐告訴了。”“這事是這樣的,一個月前,我們利蕯斯帝國的皇帝浠爾特·利蕯斯駕崩了。皇帝陛下沒有兒子只有一位公主,但是我國和其他國家不同,我國只許有男帝不能有nv皇。為了這事聽說上面的大臣沒有少勸公主結婚,但是公主總是不肯,就在一星期前,公主忽然對外放出消息,說只要誰能殺了希魯曼帝國前國王尼古撒二世,他就嫁給誰,可是誰都知道那尼古撒二世早在3o年前就失蹤了,哪去找他啊,而且聽說nv王彭美拉收道消息后十分之不滿,現在鬧的全大陸都知道了,你們說這是不是第二件大事?”老板娘白了斯lou一眼。

    蘭斯和斯lou卻因為聽了第二件事qing各自心中暗是一驚,老板娘卻是接著道“那,你們自己看,這里這所有的人都是為了這兩件事而來。”正說著,又有客人來了,老板娘不舍的去招呼去了。

    老板娘剛走,斯lou就酸酸道“看你美的,你真的連老nv人也不放過嗎?”蘭斯哪還會不知道他在吃醋,猛的一下,把斯lou從位置上拉到了自己的tui上,一邊用手游走斯lou雙峰間,一邊討好道“那有啊,我的小loulou是最好的。”斯lou被蘭斯撫摸的無比享用,早就忘了說什么,只有“嗯,”“嗯”,了。

    正當蘭斯和斯lou甜蜜時,只見坐在酒店其中的一張桌子的一位疤臉大漢站來起來,直朝蘭斯走來。

    “啪”的一聲,大漢把一袋金子摔在了柜臺上,隨后就想拉著斯lou要走,蘭斯阻擋道“這是怎么回事?”“哼,沒什么,老子只是看上了你的nv人而已,向你買。怎么樣,同意嗎?”大漢威脅道。

    蘭斯不削道“想買我的nv人,就憑這點錢?還不夠,還你”說著,拿去袋子就往大漢臉上砸去。

    “啊。”一聲慘叫。疤臉大漢臉上中彩了。在另一邊觀望,眼見同伴吃了愧,一下子全都圍了過來,這時喧鬧的酒店一下子安靜下來,蘭斯也是一手護著斯lou一手持著“闇黑之劍”。這時老板娘聞訊趕來,嚇的話都不敢說。。

    “哼。。看來你們是想明搶了。”蘭斯不在乎道。“小子,我們只想要你的nv人,你最好識相點,快讓看。否則。。”疤臉大漢在同伴的攙扶下爬了起來,用手捂著臉道。

    “我已經沒有興趣聽你們費話了。”蘭斯慢慢舉起“陂壞之劍”默語道“火紅的鮮血,赤熱的火炎,請賜于我力量,化作”

    就在蘭斯念咒同時,那一直坐在他們旁邊的那個披著黑衣陌生人突然念道“光明之太陽,圣潔之亮光,仁慈的光明之神,請賜于我力量吧。閃光彈”只見那神秘人手中忽然出現一個亮閃閃的閃光彈。他對蘭斯說“快閉眼。。”話還沒有說完,整個酒吧被整個強光所籠罩。等所有人的眼睛恢復時,蘭斯等人早已沒有蹤影。。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