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其他小說 > 魔睺羅伽(摩侯羅伽) > 番外 蛋和寶寶生哪個?

番外 蛋和寶寶生哪個?

    按照生物學而言,當J子和卵子結合,一般是可以形成受J卵,接著卵細胞分裂再分裂,很多個月后,就會出現個寶寶在媽媽的肚皮里安然成長。

    鳩般茶緩慢的挑起濃眉,深邃的藍眸若有所思:“不絕對會出現寶寶的,而且一開始,應該先產下粒蛋,接著就看這蛋的造化,能不能孵化出寶寶才對。”

    羅伽滿臉黑線,“這么說的話,媽媽生下來的蛋里面其實最先只有蛋黃和蛋白?”魔族的先祖是爬行類動物吧。

    “的確是這樣。”鳩般茶點了點頭,翻看一下手中厚厚的魔族生育指導大全,“光是生下蛋并不能確保這個蛋里面就擁有了受J卵細胞,如果運氣不好,甚至連生下空蛋的可能X都很大。”

    銀色美眸緩慢的瞇上,“這么說的話,如果是孵化不出來的蛋,還可以拿去煎成荷包蛋吃掉?”

    鳩般茶思索半晌回答:“大了些,吃完一個估計好膩。”一般魔族的卵都有正常魔物的腦袋大小。

    ……這個不是重點好不好?重點是難道魔族的女人不但有發情期,而且不管受不受J,都可以生下卵來,不是成為食物就是成為后代?

    鳩般茶一臉驚訝的望著她:“你思考得真有深度。”雖然魔族的女X沒有絕對的發情期或者說是固定時間內就要下蛋,但產蛋的行為他們從古至今就是這樣,似乎很少人會象羅伽想得這么多。

    額頭有些抽痛,細嫩的手指按住些微跳動的太陽X,美眸合上,“不想不行啊。”她確定自己是胎生生物,而鳩般茶是卵生生物,不同的物種繁殖出的后代會很詭異吧?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跟騾子一樣天生缺陷或殘疾。

    攬過姣美的人兒,鳩般茶親了親她的小臉,笑得很是隨意,“沒關系的,試試不就知道了,況且不是蛋就是寶寶嘛,是我們兩個的后代就成。”

    %¥……按照理論上來說,如果天界和魔界的人基因結構差距太大,應該生不出什么東西才對。再再思考而言,如果要生的是蛋,那么是不是要提前先攝取足夠的鈣質才對?否則蛋殼應該是軟趴趴的吧?再再再思考,為什么她要思考這些問題?

    抱住鳩般茶的脖子,她迎接他的親吻,決心把這些生物學上的疑難先拋到腦后去,她是魔帥,又不是科學家,干嗎要想那么多?

    決定是決定,為了不生出奇怪的東西,羅伽還是很有探究J神的先去仔細的詢問了魔族生育過的女X。

    魔族的女X生育能力十分低下,漫長的一生大概以真正受孕的機會生下的蛋不過數枚,其中還有著空蛋和壞蛋的風險,因為這樣,倒沒有人會輕易冒著錯失后代的機會把蛋拿去當食物。

    這樣的繁殖能力導致魔族群體有些兩極分化,真正孕育出來的魔族法力高、武力強、相貌好、身體健康、品質優異,相對的,為了保證種族數量而以魔力繁殖出來的魔族則完全是相反的一面。這么一來,能夠被生育下來的魔族,幾乎一出生就決定了自身的地位,說實話挺沒公平X可言的。

    聽完了一串串的講解,羅伽還是M不著頭腦,到底蛋是怎么生下來的?

    女人們很坦率回答:第一要運氣,第二要體力,第三要耐心,第四要有本事。有本事先懷上了再說,懷上了還要看媽媽的身體素質能不能養育出一個健康的蛋,接著就要等待這個蛋自己決定要出世了,最后在產婆的幫助下,生出來,放置在溫度濕度合適的地方,等寶寶自己破殼而出。

    好吧,她還是沒怎么懂,也許問錯了對象。于是羅伽跑到了魔界與天界的邊界處,企圖尋找兩界的混血,或者是早期兩界通婚的人。

    通婚的倒也是不少,皆是上了年紀的一些人,給予的結論也很大方,在魔界生的全是卵生,而在天界那邊的則全是胎生,皆于水土有關。

    這么說,她就算身為天界前任天王,今后肚皮里也是有可能懷的是一粒蛋,無論身體結構如何,飲食營養納入如何,總而言之,踩上了魔界的土地,就生魔界的蛋就是了。

    原先還仍然存在著僥幸心理的羅伽被打擊得一塌糊涂,回到G殿后就直接載倒在了床上一動不動的,任由邊上的鳩般茶揚眉凝視了半晌。

    M了M那一頭柔順的白金長發,鳩般茶探手將她的面具取下,露出那張嫩嫩的小臉,如花兒般芬芳的馨香彌散,讓他微笑著用食指輕輕撫著柔嫩的肌膚。

    有氣無力的掀開一只眼瞪他,她扁了扁嘴,忽然覺得委屈:“我不要下蛋,我不是**。”唯一稱得上好消息的是那些兩界混血沒有任何殘障跡象,完全吻合魔界一貫繁衍法則,生出來的就是好苗子,魔力養出來的就平凡無比。

    嘴角抽了一下,他低沉安撫:“下蛋的物種多了,**被你這樣怨念也是無辜的。”

    他說的是人話嗎?!哼了一聲,她把腦袋扭過去,拒絕被M:“寶寶多可愛,為什么要下個蛋?!”

    他沒有同意:“蛋多保險,生個RR的東西出來,毫無防備能力,又不是豬。”

    ……接下來是不是要互相進行人身攻擊了?

    兩個完全不同種族的人到繁殖的問題上,才深刻的發現了文化的巨大差異有多可怕,而且絕對會造成伴侶之間的隔閡。為了拒絕自己懷的是粒蛋,羅伽的舉措是直接拒絕鳩般茶的求歡,堅定的杜絕受孕機會,那自然也就不會產生下蛋的煩惱。

    問題于是落到了鳩般茶頭上,親近不了愛人是很讓人惱火的,而關于這個問題,明擺著對他不利,不利到他左思右想都毫無方法,如果按照邊境通婚的老人們的說法,為了滿足羅伽胎生的愿望,難道等她懷孕了之后,直接送她回天界待產?可問題就算是悄悄經過了結界,名義上被天界徹底驅逐了的羅伽能回去的也只是魂魄,孕育著胎兒的身體還是留在這個卵生的魔界。

    真的是個很難解決的問題啊!

    這一切究竟該怎么解決呢?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