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其他小說 > 魔睺羅伽(摩侯羅伽) > 第二十七章
    迦樓羅放下手中的千里鏡碎片,回頭對一旁的鳩般茶嘟起嘴道:“你怎麼這樣?剛剛只顧著和我父王說話,G本就不理我!”

    “不是你要和你父親說話的嗎?”鳩般茶有些莫名其妙。

    “哼!”迦樓羅像是窩了一肚子火一般,有氣無處使,瞪了鳩般茶一眼,偏過頭去不再理他。

    “你怎麼了?”鳩般茶對於迦樓羅的Y晴不定感到好氣又好笑,便一把挽住迦樓羅的腰肢,微笑道,“說吧,到底怎麼了?”

    “不說。”迦樓羅公主像是故意跟鳩般茶賭氣一般,愣是不肯開口。但是臉卻紅了一片。

    真是的,要她怎麼說出口嘛!她剛剛本來想告訴父親她和鳩般茶的事,可是鳩般茶卻和她父王說個不停,把她晾在一邊。

    “好了,不想說就算了。”鳩般茶微微勾起唇,突然想到魔!羅伽和緊那羅的事情,有些心神不寧,莫名的煩躁起來。

    沈吟著,他還是決定去找魔!羅伽問個明白,否則他心里的怒氣就不可能真正平息。但他剛準備起身,卻冷不防被迦樓羅一把拉住:“你──你準備去哪里?”

    “我出去一下。”鳩般茶淡淡地道。

    “你──你別走好不好?”迦樓羅感覺心里怪怪的,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預感。

    “你怎麼了?”鳩般茶挑起眉毛,不知道她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沒什麼,你──你去吧。”迦樓羅的眼神有些躲躲閃閃的,放開了抓著鳩般茶的小手。

    “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鳩般茶拍了拍她的頭,起身毫不留戀地離開了。

    望著鳩般茶離開的背影,迦樓羅低聲地嘆了口氣,不知道為什麼感到有些不安。

    *************************************

    魔!羅伽正在自己的寢殿里面做冥想,卻冷不防聽見有侍女前來敲門。

    “什麼事?”魔!羅伽抬起頭,冷冷道。

    “殿下,鳩般茶殿下來訪。”血蘭的聲音怯生生地傳來。

    “鳩般茶?”魔!羅伽皺起眉,冷冷道,“不見!趕走他!”

    “可是──可是殿下──啊!”

    正說著,門外突然傳來血蘭的一聲尖叫,魔!羅伽立即警覺地站起,注視著寢G的大門,只聽得“轟”的一聲巨響,有什麼砸在她的門上。魔!羅伽立刻運起能量,結成封印掌印,一道道給自己的殿門加封。

    該死的混蛋!以前她一個人在寢殿里不關門都沒事,現在卻要給自己的門上加封印來抗拒他們這些不速之客,摩蘭西這該死的家夥!

    鳩般茶的力量太強了,盡管他們同為四大魔帥,但是鳩般茶還要比她稍勝一籌,他顯然想將她的寢殿門強行轟開。但是多虧她早想到了這一點,特意用魔界最堅硬的鋼G木做了自己寢殿的門,再加上自己的禁錮封印,鳩般茶恐怕也得束手無策了吧!

    魔!羅伽想到這里,嘴角甚至禁不住揚起一絲冷笑。摩蘭西,沒有我的允許你休想見到我!

    鳩般茶持續用力量撞擊著她的寢殿門,而魔!羅伽則持續給自己的G殿門加封,不讓鳩般茶有機會撞開她的殿門。

    這樣的對峙持續了好一會兒,外面終於慢慢平靜了下來。魔!羅伽停下動作,心道:這下你沒轍了吧?

    又凝神仔細聽了好半天,外面還是一點動靜也沒有,魔!羅伽這才松了口氣。這樣鳩般茶應該就不會再來騷擾她了吧!誰知,下一刻,她突然再次聽見一聲巨響,但是卻不是從門口傳來,而是從她的左邊傳來!

    魔!羅伽扭頭一看,天,她墻上的窗子被人強行打碎了,有人直接從窗外 跳了進來。

    糟了,她居然忘了自己的窗戶上沒有封印的保護!警覺著,她立刻運起掌印準備抵御,卻冷不防突然被人瞬間撲倒,死死地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鳩般茶得意地居高臨下看著魔!羅伽的小臉,魔!羅伽一看見他,就莫名其妙一陣無名之火生起,開始用力地掙扎起來,卻奈何鳩般茶死死地轄制著她的雙臂,讓她有力使不出。

    鳩般茶冰藍色的眸子里出現了幾絲戲謔的神情,然後突然一瞬間轉為暴怒的神情。接著他迅速封住她身體內的法力,順帶一把扯落她的面具,狠狠地封住了她的小嘴。

    “鳩般茶!你!你想干什麼?”魔!羅伽更加大力地掙扎,鳩般茶的吻chu暴而狂野,好像故意要吻痛她一般,深入而野蠻地啃咬著她的紅唇,并不斷吸吮著她柔軟的舌尖,瘋狂地攪弄著她柔嫩的口腔。

    她不喜歡,她很不喜歡!摩蘭西究竟是想干什麼?!

    魔!羅伽拼命扭動頭部想逃開鳩般茶懲罰X的吻,可是鳩般茶的唇卻如同水蛭一般吸附著她的唇瓣不放,甚至得寸進尺地順著她的唇一路肆意親吻她的脖項各處。

    “摩蘭西,你瘋了!”魔!羅伽拼命推著鳩般茶的身體,但是鳩般茶卻利用男X天生的身體優勢死死地困著她,不讓她有機會逃脫。

    “是你惹我的!”鳩般茶冷冷地看著她,藍眸里凜冽的魔X光芒讓魔!羅伽看了暗自心驚。

    “你──你到底是什麼意思?!”魔!羅伽不知何以鳩般茶會用那種眼神看她,忍不住發問道。

    “你說呢?!”鳩般茶突然出手chu暴地捏住她的下巴,“你為什麼?!為什麼?你為什麼要背叛我?!”

    “你發什麼瘋?!──你什麼意思?!”魔!羅伽掙扎著,冷冷地看著鳩般茶道,“你憑什麼指責我?!”

    “我憑什麼?”鳩般茶冷笑兩聲,“就憑我是你第一個男人,也是唯一一個看過你真實面目的男人!”

    “哼,你真以為你是第一個?”魔!羅伽譏誚道,“第一個見到我真實面目的男人不會是你,最後一個更不會是你!你別以為你是我第一個男人我就要臣服你,我不是你的寵物!我隨時可以去找別的男人,任何一個男人都會比你強!”

    “別的男人?”鳩般茶也冷笑兩聲,又突然板起臉,“你敢?!”

    “我為什麼不敢?”魔!羅伽毫不留情地反駁,“你以為你是誰?!摩蘭西,我告訴你,我也是四大魔帥之一,你別老開口閉口我是你的女人,我還沒承認你是我的男人呢!你也休想我會承認!”

    “你─說─什─麼?”鳩般茶一字一句,就像是從牙縫里面迸出來的話一樣,眼神冷得足以讓人瞬間結冰。

    “我要說的就這麼多,”魔!羅伽還不怕死地迎著鳩般茶的眼神,“你永遠也得不到我!”

    “哈哈,哈哈哈!”鳩般茶先一愣,突然開始狂笑起來,讓魔!羅伽沒來由地一陣緊張。

    “你笑什麼?!”魔!羅伽冷冷地喝道。

    鳩般茶停下狂笑,瞇起了魔X十足的藍瞳:“看來我真的有必要讓你明白誰才是你真正的男人,誰才能真正得到你的心!”

    “反正不是你!”魔!羅伽脫口而出。

    “那是誰?緊那羅?”想到這一點,鳩般茶簡直想一把捏碎魔!羅伽的脖子。她居然敢背叛他!

    “哼!”萬萬沒料到鳩般茶居然懷疑上緊那羅那個混蛋,魔!羅伽簡直懶得再和對方爭論。

    但是鳩般茶卻不這麼想,在他看來,魔!羅伽不說話就代表默認了。想到這一點,他心頭的無名之火更甚,恨不得一把掐死這個讓他又愛又恨的女人。

    “很好,”這兩個字依然像是從鳩般茶的牙縫中擠出來的一樣,又冷又硬,突然鳩般茶的眼神卻轉為戲謔了,“呵呵,小月兒,他能滿足你嗎?”

    萬萬沒想到鳩般茶居然說出這麼下流的話,魔!羅伽條件反S就要一巴掌甩上鳩般茶的臉,卻被鳩般茶一把抓住了手腕,用力一扳,她頓時吃痛地呻吟了一聲,手腕上的力道被完全化解開來。

    “想打我?”鳩般茶冷冽地注視著沐月,“你別忘了,你早就被**爛了!除了我,還有其他男人可以滿足你嗎?”

    最後一句話,鳩般茶是貼著她的脖子說的,那聲音充滿蠱惑和挑逗,讓魔!羅伽沒來由一陣心慌意亂。

    “哼!”魔!羅伽偏開頭,不去理會鳩般茶的瘋言瘋語。

    鳩般茶卻自顧自地冷冷道:“你G本就是個賤貨,每次我沒C進去的時候就說不要,等我C進去了就騷得像幾輩子沒碰過男人似的,把我夾得緊緊的。──對了,你不是很喜歡**你的子G嗎?嗯?”

    目瞪口呆地聽著鳩般茶這一番踐踏她的尊嚴的話語,魔!羅伽覺得自己簡直屈辱到了極致,只恨不得一掌直接捏碎他的心臟,將他打下地獄。

    “呵呵,被**得已經離不開男人的你,還有可能找到一個像我一樣能滿足你的男人嗎?”鳩般茶不屑地俯視著魔!羅伽,一言一語仿佛利刃般切割著魔!羅伽的心,“緊那羅他的那個有我大嗎?他的床上功夫比我好嗎,嗯?”

    說著,鳩般茶忍不住再度情緒失控,一把捏住她的下巴,狠狠地捏著,chu暴得幾乎要將她的下巴給捏碎一般。

    “──你!”魔!羅伽感覺自己心碎了,望著鳩般茶的眼睛里甚至不由自主地滲出了淚水。

    看到魔!羅伽的眼淚,鳩般茶沒來由的一陣刀割般的心疼,忍不住手中的力道微微放輕了一些。

    “你混蛋!”魔!羅伽突然用力掙脫鳩般茶的右手,狠狠地給了鳩般茶一巴掌。

    鳩般茶愣住了,魔!羅伽卻哭著開始罵他:“混蛋!白癡!你們男人都是不要臉的混蛋!”

    鳩般茶剛剛的一絲心疼和愧疚瞬間被狂暴所取代,聽著魔!羅伽的謾罵,他的臉龐頓時出現了冰封一樣的神情,繃得緊緊的。

    “你居然敢打我,很好,很好......”鳩般茶喃喃自語著,從他出生到現在,從來沒有一個人敢打他的臉,她居然甩了他一耳光?!

    鳩般茶冷笑著,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臂,狠狠地將她甩到到床上,像是對待一個破舊而沒有生命的布娃娃,chu暴的對待讓魔!羅伽痛呼一聲,忍不住警覺而莫名畏懼地看著上方的男人。

    鳩般茶的神情冷到了極致,簡直一碰就能將人結冰,他望著魔!羅伽的神情熾熱而危險:“很好,很好,看來我真的有必要調教你一番了。”

    說著,他的唇邊居然露出了堪稱變態的笑容。

    “你想干什麼?你──你不要過來!”魔!羅伽一下子緊張起來,鳩般茶的樣子好可怕,變得簡直讓她認不出來了。不,這不是鳩般茶,這不是任何一個她所認識的鳩般茶!

    然而鳩般茶卻是一副置若罔聞的模樣,冷冷地朝她逼近,魔!羅伽膽戰心驚地看著他一步步逼近,想往後退卻再也退不了了。避無可避,魔!羅伽只得大叫起來:“快來人!救我!”

    鳩般茶愣住了,一向冷傲的魔!羅伽居然開始向人求救了?

    “快來人,救救我!”魔!羅伽還在大喊大叫,鳩般茶耳尖地聽到已經有一群人正急急忙忙地趕了過來,準備看發生了事情。為了避免產生不必要的麻煩,鳩般茶迅速捂住了魔!羅伽的嘴,將魔!羅伽擊暈了。

    “你!”魔!羅伽銀色的瞳孔一閃而過一絲懼色和怒色摻雜的情緒,下一刻便暈厥了過去。

    鳩般茶聽著門外的騷動,看來魔!羅伽的寢G里的侍女們正商量著如何闖進來,他冷冷地看著床上昏迷過去的魔!羅伽,嘴邊露出了一絲殘忍而冷冽的笑意,接著一把扛起魔!羅伽綿軟的嬌軀,直接從窗戶里跳了出去。

    當魔!羅伽再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室內,估計是鳩般茶專屬的寢殿吧,而且詭異的是,這里似乎是個很隱秘的G殿地下室,四周都是可怖的黑暗,唯一的發光源是墻壁邊的壁爐,在黑暗中熊熊燃燒著,散發出紅熱的光芒來,忽閃著詭秘的紅橙色光芒讓整個室內都暈染出一股Y邪而高溫的氛圍。

    她嘗試著動了動身子,這才發現自己赤身裸體躺在一張寬大而柔軟的紫色天鵝絨大床上,大床四角都有高聳的柱子,而她的雙手和雙腿都被戴上了鐐銬,連著鐵鏈被牢牢地束縛在四角的柱子上。她用力地掙扎了幾下,這才發現脖子上居然也圈著一個鐵箍,防止她亂動彈,牢牢地拴在頭上方的一個固定在墻上。

    怎麼會這樣?這屈辱的姿勢讓魔!羅伽氣憤地用力掙扎起來,好半天之後,她才發現這G本是無濟於事。這些鐵鏈和鐵箍都是用魔界中最堅硬的玄鐵打造的,失去了法力的她G本不可能掙脫開束縛。

    “鳩般茶!”魔!羅伽大聲叫道,然而黑暗中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層層的黑暗仿佛要將人窒息一般,加上墻壁上閃爍著的黯淡紅色火光,高溫彌漫在狹小的室內,魔!羅伽不由感到了莫名的恐懼和緊張。

    突然,壁爐中的火焰吞吐而出,火光一下子照亮了大片墻壁。魔!羅伽這才發現墻壁上懸掛的竟然全是一些皮鞭、鐵鏈和古怪的調教器具,在火光的照耀下閃爍著冰冷而Y邪的金屬光澤,這個發現讓沐月立刻煞白了小臉。

    “摩蘭西!你在哪里?給我出來!”沐月大聲叫道,聲音里不由自主地透露出一絲顫抖。

    然而,她的呼喊卻并未得到回應,迅速隱匿進黑暗中,在狹小的室內一圈一圈回蕩著,孤寂而恐怖的氛圍讓她忍不住暗自心驚起來。

    太安靜了,實在太安靜了,連手臂觸動金屬鏈的聲音都顯得格外清晰,連同壁爐里燃燒的細微聲音,顯得極為古怪和Y森,高溫的空氣中,沐月雪白的胴體都泌出熱汗來,忍不住蜷縮起來,不由自主地開始顫抖。

    “你找我有事嗎?”終於,黑暗中傳來了回應,魔!羅伽立刻轉過頭去,就看到一個人影慢慢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忽明忽暗的紅色火光映S在鳩般茶赤裸的健美身軀上,肌R完美結實,壁壘分明,如同一尊鋼鐵打造的男X雕像,古銅色的肌R蘊含著神秘而陽剛的力量,而鳩般茶的五官卻隱匿在黑暗中,冰藍色的眸子里有閃爍不定的光芒。

    “鳩般茶,你到底想干什麼?快放開我!”魔!羅伽天籟般的嗓音此刻充滿了緊張和憤怒。

    “太美了,寶貝,你戴著鐵鏈的樣子比我想象的還要美麗。”鳩般茶的囈語充滿魔力,他炙熱的眼神似有實體般拂過她的身體,令她全身冒出陣陣寒意。

    鳩般茶再走近了一步,魔!羅伽看到他腿間那G還處於休眠狀態的chu長陽具,縱然是疲軟的狀態,其尺寸卻也足以令人心驚,隨著他走近的動作,那Gchu壯柔軟的玩意在他下身甩動著,充滿了威懾力和誘惑力。

    “放開我!摩蘭西!”沐月拼命掙扎起來,明知道自己不可能掙脫開這些鐵鏈,卻因為鳩般茶的靠近而感到了威脅。

    鳩般茶停在她跟前,細細打量著她赤裸美妙的胴體,不舍得放過她身軀每一絲柔美的曲線。他的小寶貝真的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否則不會如此完美地綜合了天使的清純和魔鬼的誘惑力。

    “你到底想做什麼?還不放開我!”魔!羅伽對於鳩般茶赤裸裸的審視感到越來越不自在,忍不住都變得有些底氣不足了。

    “放心,你很快就會知道了。”對於魔!羅伽的質問,鳩般茶只是神秘一笑,勾起X感無比的嘴角。

    “我會稟告陛下的!”著實無奈,魔!羅伽只得連修羅王的名號都搬出來了。

    “盡管說去吧,我不在乎。──而且說了更好,看還有誰懷疑你魔!羅伽是我鳩般茶的女人。”鳩般茶卻是不以為然地冷冷揚了揚唇。

    “你混蛋!”跟死腦筋的男人糾纏沒有什麼好說的,魔!羅伽只得恨恨地罵道。

    “是有如何?”鳩般茶邪邪地一笑,“只要能得到你,我付出任何代價也沒關系。”

    說到最後一句,鳩般茶的語氣變得無比炙熱而篤定,眼神更是堅決如鐵。

    “你永遠也得不到我,永遠!”魔!羅伽快氣瘋了,沖著鳩般茶大聲叫囂道。

    “是嗎?”鳩般茶不屑地用冰冷的眼神看著還在徒勞地掙扎的魔!羅伽,嘴邊露出變態的笑意,“沒關系,很快我就會向你證明──你永遠都是我的女人,不管你是沐月,還是魔!羅伽!”

    又聽到這句話了,魔!羅伽全身一震,然而隨即卻變得更為憤怒。

    鳩般茶,你果真如此肯定麼?如果你真的確定我就是你想要的,為什麼你從來都不曾考慮我的感受?如果你想要我為什麼還會碰別的女人?這難道不是說明了你并不是非我不可嗎?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如此執著?!

    所有的一切也不過都在說明,你G本就沒有真正愛過我!你G本就不懂什麼是真正的愛!G本用心專一的你又有什麼資格說愛我!

    魔!羅伽氣得眼圈都紅了,不由得賭氣地偏過頭去,堅持不讓男人看見她心碎的眼淚。

    然而,鳩般茶卻還是看到了,不過他當成了魔!羅伽因為屈辱而流出的眼淚,但是,這正好就是他想要的結果。

    他就是要狠狠地踩碎她的自尊,完全控制住她,讓她明白,她永遠都逃不開他!終此一生,他都會是她唯一的男人!

    想到這里,鳩般茶的藍眸中一閃而逝一絲冷酷之色,稍稍退後兩步,打了個響指。

    這一聲響指在空寂的室內顯得格外清晰,魔!羅伽不由得抬起頭,仔細地查看著周圍的動靜。

    黑暗中,好像有什麼東西蔓延過來了,發出窸窸窣窣的細碎聲音,魔!羅伽驚恐地睜大眼睛,這才發現居然是數Gchu壯的藤蔓,像蟒蛇一般在空氣中纏繞著,扭擺著,又如同一只只魔爪般向她伸了過來。

    “這是妖藤,比起上次召喚的樹魔等級還要高呢,慢慢享受吧。”鳩般茶的唇里吐出魔鬼一般邪惡的言語,讓魔!羅伽不由得暗自心驚。

    “鳩般茶,你敢!啊!趕快收起來!求你了!”魔!羅伽驚惶失措地看著這些逐漸朝她逼近的怪異蔓延的藤蔓,不由得花容失色地尖叫起來。

    “哈哈哈哈!”鳩般茶看到魔!羅伽的表情,卻忍不住仰頭發出了邪惡而狂妄的大笑。

    沐月啊沐月,原來你還是有害怕低頭的時候麼?

    下一瞬,鳩般茶的眼神變得無比冷酷,他的嘴里冷冷地吐出幾個字:“開始吧。”

    頓時,停在半空中的藤蔓密密麻麻地朝著魔!羅伽伸了過去,在沐月無比驚恐的眼神中迅速纏上了她赤裸的雪白R體。

    “啊!不要!快收起來!”沐月劇烈地掙扎起來,開始瘋狂地尖叫起來,一向冰冷不為任何事情所動的俏臉上居然出現了害怕和畏懼相混合的神色。

    這些藤蔓如同章魚的腳一般,柔軟而充滿韌X,大約每一G都有她的手腕chu壯,像是蟒蛇一般冰冷地在她身體上蔓延,在她驚恐的注視下,一G藤蔓牢牢纏上了她的纖腰,向著她的身體上方攀爬,然後伸進她深邃的R溝間,突然間分裂成兩G藤蔓,向兩邊纏住她柔軟俏挺的雙R,然後一波一波地勒緊,擠得她的雙R都豐翹挺起,像兩墩雪白的玉女峰一般格外誘人,然後那兩G藤蔓在她的注視下像蟒蛇般邪惡地昂起蛇頭,最前端突然綻開吸盤一般的紅色花朵,妖豔地抖動著,然後對準她兩邊粉紅的R尖狠狠地啄了下去!

    “啊!”沐月的嘴里情不自禁地發出了一聲迷醉的呻吟,那兩朵蛇信般鮮紅的花朵牢牢地吸附著她的R尖,她低頭凝視著自己X前的情景,發現那藤蔓尖端的花朵將她的R尖包裹了起來,一波波地收縮吸附著,像嬰兒的嘴吸吮著她的R尖,力道一下重一下輕,恰到好處地勾起了她身體深處的欲望,教她欲罷不能。

    然後,那兩朵妖豔的藤花突然吐出了她的R尖,然後又迅速地再度裹住她的R尖,如同蛇信般吞吐著她柔嫩敏感的雙峰,那古怪的誘惑和吸吮教她情不自禁地扭擺起來,雙R挺高,草莓般誘人的R暈腫脹賁起,誘惑得在一旁欣賞的鳩般茶幾乎忍不住上前吸吮一通。

    “月兒,你真美!”鳩般茶贊嘆著,就看見藤蔓直接綁住魔!羅伽的雙腿,向著兩邊強硬地扯開,那粉嫩潮濕的蕊心避無可避地袒露在男人的面前,在火光中閃著瑩瑩的水澤色。

    “走開,不要!求你!”魔!羅伽真的害怕了,雙腿被扯開,柔嫩的花朵幽雅地綻開,一Gchu韌的黑色藤蔓直接伸到她的腿窩處,如同男子手指般邪惡地勾起,挑逗似的勾勒著她濕潤的花縫,涂抹著她腿窩處濕淋淋的愛Y,甚至纏繞住她前端柔嫩的花核,不輕不重地拉扯著,引誘出她體內潮水般的蜜汁。她白金色的毛色被豐沛的愛Y浸濕,Y靡地粘成了一團,誘惑得男人的喉結忍不住上下滾動。

    接著,在鳩般茶火熱的注視中,那G藤蔓對準魔!羅伽的蜜X,突然自前端分裂成兩G,向兩邊分開女X的兩瓣香R,然後對準那稚嫩的R芽一陣攪弄,然後兩G分支又迅速纏成一G,在沐月又羞又怕的注視中狠狠地C了進去。

    “啊──”魔!羅伽柔嫩的身體一下子繃直了,那Gchu韌的藤蔓像是有自我意識一般,直接C進了她的深處,而且還一直蠢蠢欲動地意圖伸進她體內更深更柔軟的區域,她柔軟的子G口被塞得嚴嚴實實,邪惡的藤蔓在她的子G里翻攪著,讓她不由得全身發麻,香蜜潺潺地泌出,被那G在她花徑里不停翻攪的黑藤摩擦出黏稠的泡沫,發出羞人的滋滋聲。

    “摩蘭西,求你,不要了!不要再來了!”沐月忍不住哭起來,全身都因為這股邪惡的入侵而全身酥軟,這股快感太強烈太可怕了,她真的快要受不了了......

    對於小女人的求助,鳩般茶不僅充耳不聞,還惡劣地站在一邊看著,絲毫沒有給予仁慈的跡象。

    “相信自己,你可以的,還有更好的在後面等著你呢!”鳩般茶唇邊露出了堪稱殘忍的冷笑。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