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其他小說 > 魔睺羅伽(摩侯羅伽) > 第十四章(口味略重,慎入)

第十四章(口味略重,慎入)

    阿耆尼不像蘇利耶,修羅王為他準備的是魔族中欲魔和J靈的後代,那是個極為誘人的小東西,同時融合了欲魔和J靈的特點,這也是獨一無二的呢。

    “夢蘿,看來你也完成得不錯。”修羅王盯著月鏡中那個有著雪白無暇肌膚,看起來像是小蘿莉般的少女,身體發育得很成熟但是卻很纖細,尤其是那小巧的X部,纖細得幾乎可以一手掌握的小蠻腰,還有又小又嫩的臀部。

    看起來阿耆尼對她可是滿意得不得了呢。

    “啊啊──求你──不要──”夢蘿輕叫著,被男人chu魯地按在大床上,阿耆尼半瞇著血紅的眸子,在她嬌小得不可思議的蜜X內狠狠地抽送著。

    “你好緊......”男人咬牙切齒地在她耳邊道,隨即又是一陣如同狂風驟雨般毫不溫柔的蹂躪,可是無論如何,他也只能C進三分之二,便再也C不進去了。

    “你怎麼會這麼緊,嗯?!”男人悶哼著,不能盡興的感覺是如此難受,他突然猛地將自己的巨G抽出,頓時少女緊窒粉嫩的小X里溢出了一灘血痕。

    “被撕裂了?”阿耆尼瞇著眼睛,仔細檢查著少女被蹂躪的私處,一臉欲求不滿,“誰讓你這麼小,這麼緊?”

    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夢蘿突然感覺男人握著那G尺寸堪稱野獸的巨物重新擠了進來,緊致的花瓣被艱難地擠開,chu壯的前端將她整個Y花都擠得下陷,惹得她輕叫出聲:“求你──輕一點──好疼──”

    “進去就不疼了──乖,讓我進去......”一邊誘哄著,男人突然猛一用力,最為巨大的前端終於進去了,頓時少女的小X被刺激得一陣緊縮,像是嬰兒的小嘴般用力地吸吮著他的龍頭。

    “怎麼樣,舒服吧?”邪佞地看著少女被他突然的C入刺激得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只能僵硬地張著小嘴,連唾Y滑到下巴都不自知。

    “只有一個頭進去你就爽成這樣,要是我全部都進去你豈不是要爽得暈過去?”阿耆尼邪邪地揪住少女嬌小稚嫩的R頭,再次用力地向內擠入,頓時她的整個身子都被擠得前弓起來,無力地顫抖著,緊窒的小X像要令他窒息一般用力地擠壓他緊繃的欲望。

    “啊啊──”阿耆尼從沒進入過如此緊窒的身體,當下被少女的嬌X用力擠壓,一下子沒忍住,在她體內狂S起來。

    “啊──好熱──好舒服──啊!”出乎意料的是,夢蘿居然Y蕩地呻吟了起來,原本緊窒的內部開始貪婪地吮吸起他的欲望,纖細的小腿還意猶未盡地扭擺著,慢慢地纏上了他的腰部。

    “喜歡男人的JY是嗎?那我就讓你喝個夠!”阿耆尼鮮紅的眸子兇狠地瞇起,為著自己居然在她體內失控的情況懊惱不已,他高大的身形慢慢地罩住她還徘徊在被男人SJ的美妙快感中的身體,準備開展新一輪的報復。

    他一手捧住她粉嫩嬌俏的小屁股,另一只手則托住她的背部,像野獸般嘶吼著開始用力進出那緊窒的花X兒。

    “啊啊啊──”夢蘿扭擺著身體,埋在自己腿間的那GRB實在太chu壯了,她被男人抽送得身子忍不住前後抖動,粉嫩的腿窩里泌出好多幽香的蜜Y,被他硬是攪磨得滋滋作響,Y蕩得她全身嬌顫。

    “啊,好爽!怎麼會有這麼B的身體!”男人全身肌R緊繃,健美的雄軀重重的顫抖,狠狠地將自己的前端埋進少女的嬌X里還不夠,剩下的部分也蠢蠢欲動著要C進去。

    說也奇怪,不知是不是因為她的嬌X被他的JY滋潤過,這一次進入竟然輕松了很多,而且她臉上的痛苦之色也減輕了很多,濕熱的幽X內也變得又滑又軟,絲綢般柔膩的嫩R不斷吸吮著他的J身,那滋味足以令任何男人瘋狂。

    “嗯啊──你好大──啊啊──”少女的小X被男人一寸寸撐開,直到撐至極限,她平坦的腹部也Y靡地隆起,充滿了視覺的勾引效果。

    “求你──啊──不要再進去了,太深了啊......”夢蘿哀求著,卻只換來男人最為沈重的最後一擊,頓時整GYJ都一寸不留地全數擠進了她的媚X兒里。

    “啊──”她為這可怕的充實感仰頭尖叫,但隨即男人突然又整G地抽出,頓時她被擠開的內部又慢慢地合攏,蜜Y一股股地向外傾泄。然而下一刻男人毫無預警地再次挺進,她被刺激得再度尖叫,腿間的小X瞬間被逼至高潮。

    她無法克制地痙攣著嬌軀,卷曲的金發一波一波的甩動,濕漉的蜜X內在濕熱中一次次緊縮,男人的巨龍被這炙熱的嫩R所包圍,禁不住一陣舒爽的激顫。

    “小東西,你真是個極品!”阿耆尼低吼著,亢奮不已地托著夢蘿嬌小的身體在她濕熱的內部瘋狂地馳騁起來。

    “啊!啊!”她搖頭哭叫,想擺脫那一陣陣侵襲而來的可怕快感,小X被撐得幾乎裂開,男人驕傲而狂妄地不停搗磨著她粉嫩的內部,她濕熱的蜜X被迫不斷吞吐他的龍G,濕粘的熱Y泄出,她的粉X內的嫩R已經變成誘人的莓紅色,熱情地包裹著男人青筋畢露的chuJ,被男人一次次扯弄出來,誘人地蠕動個不停。

    “很喜歡?”阿耆尼閉上眼睛,循著本能一路頂住少女最深處那緊密的花縫,然後他扶住少女的腰肢,狠狠地前戳,最滾燙的前端硬是擠進了那原本不可能張開的花縫內,頓時,少女白嫩的小屁股再次顫抖,花蜜般的愛Y豐沛地泌出,被男人搗弄成牛N般的白沫,濕糜不堪地沾滿了他們交合的部位。

    “啊──好爽──好喜歡──”夢蘿顫抖著,小手循著本能捧住自己嬌小的雙R,用力地揉捏著,阿耆尼親眼看到,那小小的鼓脹的R房居然開始滲出R汁了。

    想也沒想,阿耆尼低頭含住夢蘿小巧粉嫩的R頭,開始貪婪地吸吮起來。

    “啊......”夢蘿閉上眼睛,發出了滿足又快活的呻吟。

    在月鏡里看到這一幕,修羅王頓時唇邊的笑意更深了,接著他再次拂過月鏡,里面的鏡像再次變幻,這次是閻摩。

    閻摩正和一對雙胞胎魔女姐妹熱情地玩著呢,光看看那兩具赤裸的身體上沾滿的粘Y就知道兩姐妹到底被閻摩干了多少次了,看來閻摩也真是個厲害的角色,此刻他還像一匹發情的公狼一般,狠狠地在交疊起來的兩張嬌X里面輪流抽送,看他俊美的面孔上的亢奮神情,就知道他玩得有多盡興了。

    “啊,快點,我要你──”

    “啊啊,你好緊,夾得我好爽......”

    “姐姐已經被干過了,現在來C我吧......”

    ......

    這幾人的對話更加是Y靡不堪,刺激著看者的視聽器官。

    “最後是伐樓那了,我該拿你怎麼辦呢?”修羅王唇邊露出古怪的笑意,將月鏡里面的畫面轉至為伐樓那準備的寢殿里面的情形。

    ***************

    伐樓那回到寢殿里面不久,就開始打座休息,然而當她慢慢地集中J神開始運行自己體內的能量時,突然一陣奇異的幽香飄到了她的鼻前。

    “不好!好像是催情魔蘭!”伐樓那警覺地睜開眼睛,四周環視地一圈,最後眼神落在了書桌上擺放的一盆妖豔欲滴的蘭花,血紅的花蕊里正在著窗外灑進的皎潔月光中散發出一陣陣魔香。

    糟了!這種蘭花雖然沒有毒,但是若是放到月光下,就會散發出一陣陣醉人的魔香,這種香味會壓制人的能力,吸進的氣味愈多聞到這種香味的人的功力流失得更快,而且很長一段時間里都不能恢復,不僅如此,這種氣味還會勾起人心頭的欲望,足以讓男人變成種馬,女人變成Y娃蕩婦。

    她恰巧在書上讀到過這種植物,而且書上對這種植物的香味也有詳細描述:“甘香味,極濃,摻雜辛辣氣味,聞到者會立即感覺心跳立即加快,頭腦暈眩。”而這恰恰就是她剛才聞到這種香味後的反應!

    想也不想,她立刻屏息運掌,一團藍色光波自她掌間彈出,瞬間將桌上的植物炸成了粉碎!

    於是,她這才松了一口氣,暗自慶幸自己的警覺。然而下一刻,她無意間伸手在自己額頭一擦,這才驚覺自己居然已經滿頭大汗淋漓。她連忙放下手,低頭看自己的身體,這才發現汗水已經多到將她的衣紗都幾乎浸成透明。這,這是怎麼回事?!

    再檢查一下自己的心跳,心臟竟像石塊一樣劇烈地沖撞著自己的X口。不可能,怎麼會跳得這麼快?這絕對不可能,她剛剛明明只吸到了一點點催情魔蘭的香味,怎麼會有這麼強烈的反應?

    正百般疑惑地思索著,她突然感覺全身突然泛起一陣難耐的瘙癢,身上的衣物好像全是多余,而且越抓越癢,縱使是輕輕的觸碰也讓她全身酥癢難耐。與此同時,她的大腦開始劇烈地眩暈起來,慢慢的,她感到意識在一點一點離自己遠去......

    無力地倒進身後柔軟的大床上呻吟,她雙手本能地在周身游走,因著那仿佛深入骨髓的酥癢,她開始一件又一件撕扯自己的衣物,等到所有的衣物都離開身體,她才感覺那股難受的瘙癢好了一些,然而腿間那空虛感突然變得無比清晰難耐,惹得她腿間幾乎是瞬間就水流成河。

    “啊,怎麼──怎麼會這樣?”她喃喃自語著,感覺身體內部燃起了一股無法撲滅的火焰,燒得她四肢酸軟無力,情不自禁地將手指伸向腿間的蜜X,結果觸到了滿手的濕滑──怎麼會這樣子?

    “需要我幫忙嗎?”突然,她的耳邊響起了一個邪魅的聲音。

    伐樓那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結果看到的卻是一個全身赤裸的男人,英俊而邪魅的臉,全身上下都裹滿了X感結實的肌R,強壯而火熱的X膛上還生長著野X的X毛,危險而誘人。

    “你......你是誰?我──我不用你幫忙......”伐樓那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想推開身邊的X感猛男,但剛一伸出手就被男人抓住了胳膊──她,她的力量居然已經流失得這麼嚴重了?

    “來吧,還是我幫你吧,看你現在一點力氣也沒有了,”男人曖昧而火熱地在她耳邊吐氣,“我叫蘇摩,是修羅王派來服侍您的。”

    “我──我不需要......”她努力像聚集起腦海中已經為數不多的理智狠狠地拒絕男人,但是卻已經沒有力量和男人抗爭了,尤其是蘇摩身上那一陣陣濃郁的雄X氣息不斷地飄到她的鼻子里,她,她好像越來越不知所措了......

    “真的不需要嗎?那我呢?”冷不防另一個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她側頭一看,居然是另一個全身一絲不掛的男人,他強壯而優雅,像頭獵豹般伺臥在她的身側,同樣英俊邪魅的神情,但他的眼神看起來更危險更可怕。

    “我叫喬達摩,也是修羅王派來服侍您的。”他唇邊勾起一抹魅惑詭異的笑容,打量著她的裸體的熾熱眼神似有實物,教她的身體更加火熱起來。

    “別忘了,還有我呢。”第三個男人猝不及防地出現在她的上方,雙手撐著將她困在下方,妖媚的藍紫色瞳孔似有魔力,伐樓那只不過看了一眼,就不由得渾身酥軟無力。

    “我是安吉羅,修羅王命令我們三個好好地服侍您,相信您會對我們的‘服侍’很滿意的。”他湊近她的臉孔吐出惡魔的氣息,強壯結實的男X軀體更有意無意摩擦著她柔嫩的肌膚,教她的身體泛起陣陣奇怪的酥麻感。

    “我不用──你們──你們都下去──”她閉上眼睛,想抗拒自己身體羞恥的反應,但是事與愿違,男人們的氣息依舊縈繞在她身側,而且吸進的越多,她的頭腦愈加不清醒。

    “真的不用嗎?伐樓那大人,你的下面都好濕了呢。”蘇摩邪魅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還沒等她反應過來,男人靈巧的chu指已經不容抗拒地來到她的下腹處,沾染著她分泌的春潮一下子C了進去。

    伐樓那的身子僵硬了一瞬間,海藍色的瞳孔睜得圓溜溜的,感覺那G邪惡的手指開始挖弄她里面敏感的嫩R,那感覺下流又美妙,她甚至情不自禁地收縮內壁包裹住那G手指,因為空虛的感覺實在是好......好難受......

    “看,伐樓那大人,你的里面也好濕呢。”不知何時,男人的手指已經從她的腿間抽了出來,不容抗拒地放到她唇邊。

    “伐樓那大人,張開嘴,嘗嘗你自己的味道。”安吉羅的聲音聽起來冷漠又曖昧,教她心慌意亂。

    不能,她不能干這種事......然而下一刻,她的身體背叛了她的意志,她居然乖乖地張開嘴含住了在她私處搗弄過的手指。

    “喜歡這味道嗎?很甜對不對?”蘇摩在她耳邊繼續吐出火熱催情的雄X氣息。

    “唔──我不──不喜歡......”她張開嘴,男人的手指立刻勾出一串晶瑩的唾Y,隨即她看見蘇摩將沾染了她的唾Y的手指含在了嘴里,曖昧地吮吸著,勾人的黑眸更是一瞬不瞬地盯著她。

    “好甜的味道,水神殿下,您的小嘴好甜呢......”蘇摩幽幽地嘆息著,下一刻竟然湊上前來吻住了她的嘴。

    “唔──唔!!”她想掙扎,想推開這輕薄她的男人,可是雙手卻反而撫上男X俊美的臉龐,小嘴更是食髓知味地主動張開,迎接男X滑膩的chu舌進入她的小嘴,兩人的舌頭曖昧無比的互相糾纏,彼此不知到底吞下了多少對方的唾Y。

    “大人真是好敏感呢。”一旁的安吉羅和喬達摩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安吉羅的一雙魔手開始極有技巧地撫M起伐樓那雪白誘人的胴體來。

    “大人,我們一定會讓你很滿意的。”喬達摩的聲音像勾人的小蟲般在她耳朵里噬咬,在她和蘇摩的唇交纏的空隙間,她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嬌媚的低吟。

    “看來殿下很滿意,是嗎?”安吉羅沖蘇摩使了個顏色,蘇摩立即和安吉羅交換了角色,蘇摩的雙手開始溫柔地揉捏伐樓那一對豐翹白嫩的R房,而安吉羅則封住了伐樓那的小嘴。

    安吉羅的吻技無疑是一流的,霸道中帶著幾分柔情,還摻雜著幾分勾引,很快就將她身體的欲望徹底勾引起來,這時候,喬達摩的手指開始熟練地在她的雙腿間抽送起來。

    “啊,啊!”她輕叫,男人的手指好像帶電一般,拂過的每個區域都教她不由自主地戰栗,粉嫩的小X敏感地絞緊,吸吮著他的手指,在男人溫柔的攻勢下腿間潺潺地泄出一團溫潮來,濕糜不堪。

    “大人怎麼這麼敏感?我還沒有往里面挖呢。”喬達摩見怪狀地道,語氣里盡是邪氣的嘲弄和興奮。

    而蘇摩這邊,在他熟練的撫弄下,伐樓那的雙R已經圓潤挺起,粉嫩的R尖像成熟的水蜜桃般可口不已,蘇摩忍不住張嘴含住了伐樓那的R尖,頓時她忍不住挺起X脯,發出了一聲醉人的呢喃。

    蘇摩靈巧的舌尖極有技巧地在她R蕾上舔弄,時不時像嬰兒般用力地吸吮她的R球,教那嬌嫩的R果更加圓潤多汁,誘人地在雪白R峰上顫動著。

    “大人的身體真是美麗,我們幾個等快等不及了呢。”蘇摩邪魅的眼神打量著那顆顫抖的嫣紅R珠,感覺自己幾乎已經迫不及待了。

    等不及?等不及干什麼......

    她腦子里迷迷糊糊一片混亂,始終抓不住問題的重要X。而這邊,安吉羅邪佞地在她鼻翼間吐氣:“殿下,你接吻不專心呢!難道是嫌我的吻技不好麼?”

    “你──你──啊!”伐樓那正用迷離地眼神看著面前一臉誘惑的安吉羅,卻又冷不防驚呼出聲。

    原來,埋在她腿間的喬達摩居然用嘴覆上了她的嬌X兒,誘惑地舔弄著她的媚X,柔韌的舌頭更得寸進尺地擠進她緊窒的X內,在那敏感的花心處進進出出,惹得她全身激顫。

    “啊啊──好舒服──啊!”雙R被男人揉弄,與此同時小X被用力地吸吮,那種美妙的一下子沖上腦門,她被這三個年輕結實的猛男直接玩弄得高潮了,溫潤的花心瞬間綻開,黏稠的蜜水一波接一波噴出,直接被男人張開的嘴接住,像品嘗美酒般全數喝進了口中。

    “啊──不要,不要......”她羞慚不已地拱起身子,腿間傳來男人下流的吸吮聲,她忍不住想要夾緊雙腿,但是男人的腦袋埋在她腿間,教她無法掩飾自己的羞態。

    “高潮了麼?伐樓那殿下,你高潮的樣子真美!”安吉羅張嘴吻住女人嬌美的唇,色情地舔弄著她花瓣般柔軟的唇瓣。

    而另一邊,蘇摩和喬達摩交換了一個心領神會的眼神,喬達摩邪魅一笑,站起身來,走到床下,一把將伐樓那的身體拖到床沿,教她的下半身都懸空掛在床邊。然後喬達摩將女人的玉腿軟軟分開,強硬地扳開壓在兩邊,教那朵嬌豔的小花對著他吐露出Y蕩的芬芳。

    “你們──你們......”伐樓那艱難地直起上半身,想看清自己腿間的情景。然而,入眼的第一幕卻是一雙chu野的男X大掌放肆地揉弄著她粉嫩的雙R,挑逗著她櫻桃般的R尖,將她白嫩的RR捏成各種Y蕩的形狀,那情景實在Y亂不堪。

    每每男人chu糙的指尖摩擦她柔嫩的R尖,她就會情不自禁地拱起X脯,發出又軟又媚的呻吟,也教蘇摩發出嘲弄而Y邪的笑聲:“很舒服是不是?你看,你的R頭都變紅了,好軟好嫩啊。”

    “嗯啊──”她難受地想要扭擺身子,卻發現自己的下半身已經被桎梏住了,她努力昂頭向著自己的下身看去,卻看見站在床下的喬達摩沖她露出了邪惡又俊美的笑意,而他腿間如同刀刃般又chu又彎的男X正驕傲地昂揚著,接著他的手握住自己腿間的力量,上下滑動著,那邪魅的情景竟令她感到莫名的興奮,腿窩處悄悄地濕成了一片柔軟的沼澤。

    “伐樓那大人,您也很期待嗎?”喬達摩沖她擠了下眼睛,握著那堅硬灼熱的力量開始親熱而曖昧地在她的腿間磨蹭,誘惑十足地勾引著她的欲望。

    ***************

    NP啊,NP啊,比起最開始寫的鳩般茶和緊那羅對月姬和云姬的H戲,這一次麝手好像寫得更大膽更開放了。呵呵,帝釋天要是看到了這一幕,不知道是什麼反應呢......哈哈哈哈哈哈哈(麝手仰頭發出了邪惡的笑聲)!

    ***************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