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其他小說 > 冷日夜影 > 完結
    ☆、十一歲——輪回宴(歡樂版)

    聽到服裝兩字冷夜徹底黑臉,甚么?甚么服裝?她甚么都沒聽到!

    哪知薩迪斯也在旁幫腔:“嗯,這次聚會真的很重要,所有貴族當家跟軍隊首領都要到的,夜姨不去恐怕不行。”

    “宴會!宴會!宴會!”不懂事的小樹在旁高興吶喊,對他來說宴會就是有好吃有好玩的,小孩子不高興才奇怪。

    “噗嗤……”小清當然知道冷夜為什么這么排斥,她忍不住輕笑,把兒子的情緒安撫下來才說:“來不及了,姊姊,埃迪幫你們領服裝去了,一定要出席的。”

    冷夜一聽臉部表情崩的死緊:“我不舒服……小焰也不舒服,他鬧肚子、發燒頭痛、哭鬧,我要照顧他。”看一眼其他人又發愣又好笑的表情她深覺沒有說服力,于是再加強:“剛生產完也不適合參加宴會。”沒錯!不適合,非常不適合,尤其宴會提供的食物絕──對──不適合剛坐完月子的人,嗯!

    “咯咯咯……”日影還來不及發笑吃飽飽的兒子就先笑出聲來,冷夜拍著旭焰的背,將他從寬松的衣服里抱出來,邊哄邊擱下寒心往小木屋走去,顯然不想再多談關于宴會的事。

    日影憋笑,丟給小清一個眼神后便跟著去了,小清會意,攔下想跟上的孩子們,“讓日影哥去吧,他會說服姊姊的。”

    “小清阿姨。”曉晨嗅到八卦的味道,蹭到小清身邊膩聲問:“媽媽是不是又有我們不知道的糗事?有關宴會的。”

    看她像只發現新玩具的貓一般小清忍不住輕笑,打從冷夜醒后她就對母親以前適應不良的八卦特別感興趣,總喜歡纏著日影,要他講給她聽。

    “唉呀,那是你出生后滿120天的輪回宴的事了……”

    輪回宴是魔族傳統之一,是為慶祝孩子的誕生所辦,當然,宴會中母親與孩子絕對是主角,初時聽到宴會時冷夜沒多想就答應下來,直到宴會前三天,日影拿了黑色晚禮服給她時……

    “這是什么?”她抓著“布料”詢問,不明白日影丟這給她干嘛。

    他笑答:“禮服,宴會要穿的。”

    “我?”

    “嗯。”

    “唔……”冷夜一開始還沒反抗,只是好奇地抓著禮服研究該怎么穿。

    日影輕笑,主動替她褪去衣物換上禮服,在更換的過程中冷夜就覺得不對,等到穿好禮服她抱著裸露在外的雙臂問:“宴會要穿這個?”

    “嗯,已經幫你挑保守一點的了。”

    “不、不要!什么保守?這東西哪里保守了!?”說完她便開始脫下禮服,彷佛一刻都不想再碰似的。

    “唉呀!”日影怪叫一聲撲上去惹得她驚叫,“可是你也不保守啊!好熱情呢……”

    “你……唔……”戰斗力不如人的冷夜馬上就被封住嘴唇推到床上,本就脫去一半的禮服也被順利褪去,在日影的凌厲攻勢下只能發出被偷襲的嗚咽。

    “嗚……啊……”睽違一年的進入,即使身體已經恢復正常、即使只是手指,卻還是讓冷夜輕吟著收縮媚R達到一次小高潮。

    手指傳來的緊致讓日影呼吸沉重起來,“好B……給我吧,我真的忍很久了啊……”打從得知懷孕后日影便沒再碰她,生完曉晨也答應流月輪回宴后再求愛,不過現在既然冷夜都說不想去了那就可以動手啦!

    是說也只差三天,就算冷夜答應參加宴會他也能碰她了,流月不會計較這種事的。

    “嗚……嗯……”細碎的呻吟不斷,冷夜被手指弄得面紅耳赤,身體輕扭著想躲,無奈手指早已深入想躲也躲不掉,好不容易等到日影退出脫衣的空檔才有辦法提出抗議,“我去!我……我去就是了,不要……呀!”抗議都還沒說完呢,就被日影猴急撲倒的動作給嚇得輕叫。

    “要去了?太好了!那繼續吧。”

    “沒有這樣的!”她都快跳起來了,可惜日影沒那么容易被翻倒,“我說要去了!你、你不能繼續!”

    “啊?”他壞笑:“我沒說這是條件啊!好嘛……我憋了一年了,再忍下去會生病的,讓我解禁吧,嗯?”

    “嗚……”冷夜欲哭無淚,被拐就算了,還整晚被吃乾抹凈,連骨頭都不剩啦!

    **********

    “死日影!臭日影!累得半死還不準我多吃……”輪回宴上冷夜實在是很委屈,這兩三天每晚都累得隔天爬不起來就算了,他竟然還在今天早上提醒宴會上東西別多吃,有沒有道理啊!

    于是她躲在一旁罵著罵著,然后趁日影應付貴賓時脫下高跟鞋,一陣風卷殘云拿一堆食物及一杯飲料趕緊進食。

    “咳!”喝飲料時被嗆了一下,“酒?”她記得母親說過沒事別碰酒,但現在管不了那么多,反正是宴會,而且小清的事也告一段落,過去的限制早消失,只是她還習慣X地要求自己而已,雖說不知道為什么母親禁止自己喝酒,但現在應該沒關系吧!

    想到這她就放心吃喝,怎知吃著吃著一震暈眩感緩緩升起,“嗯?”冷夜撫著頭滿是疑惑,“暈眩訓練?”她茫然,宴會上要訓練?母親怎么沒先說?

    甩甩頭穩下飄飄然的感覺,她瞇眼看向朝自己走來的沃妮娜,看樣子這次不只有母親的血術會來抓自己啊……是為了測試她有沒有變遲鈍嗎?很好,奉陪到底!

    “隊……欸?”才正想打招呼呢,沒想到冷夜已經跳到一旁去了,而且腳下還差點拌了一下,沃妮娜看自家隊長戒備的模樣甚感奇怪,“隊長你在……喂喂!別跑啊!”

    怎么穿著禮服跑這么快啊?而且鞋子呢?竟然光著腳亂跑!這不是要鬧笑話嗎?沃妮娜抓起擱在角落的紅漆皮高跟鞋試圖追上冷夜,但是……

    “咦?頓卡當家?”“等等!怎么……”“唉!奇怪,急著去哪?”

    沃妮娜傻眼地看著冷夜在人群中穿梭,待到寬闊處便停下身形觀察四周,一旁的人見她停下想上前關心她便又迅速移動,舉動像是在玩游戲的孩子,可神情卻認真地可怕,“這……這是在演哪一出?”

    不久宴會中的騷動日影和流月等人也注意到了,日影迅速來到她面前詢問:“夜,你怎么了?”仔細一看,發現她臉上浮現淡淡嫣紅讓他一愕,運動過度?應該不至于才對啊,她受過嚴格訓練,不至于動一下就臉紅吧?

    不料冷夜卻是微揚嘴角:“很輕松……你抓不到我的。”話音一落便又馬上離開原位。

    她竄過日影身邊時身上淡淡的酒香傳到他的鼻腔里,于是日影撫著額頭痛了:“不是吧……”不是說別吃太多東西的嗎?宴會里的食物和飲料都參有酒J,就是不想出亂子才這樣交代的啊!

    而他身后的流月已經看出冷夜在玩哪一招了,青筋也氣得凸出來,“小夜這孩子……蠢斃了!”她咬牙一揮手就是數道血鞭向冷夜掃去,卻被輕易閃過。

    “OX的!以為我抓不到你嗎?給我安分點!!!”惱羞的流月為免女兒繼續丟臉竟動了真格,瞳孔瞬間轉紅,外放的元素之力激起一股氣旋,“奧修!娜芙拉!小清!給我夾擊,抓住這搞不清楚狀況的笨蛋!”

    日影和娜芙拉愣住,不懂為什么她生這么大的氣,小清則是嘴角抽蓄地看著母親和姊姊在玩你追我跑,這情景實在是熟悉的很,可放到這場合卻又好笑到不行,“到底……姊姊為什么會以為是訓練啊……”不是宴會嗎?姊姊,你的理解力可以再更差一點沒關系……

    “訓練?”不止日影和娜芙拉,一旁聽得到這解釋的賓客簡直都傻了。

    流月受不了地咆嘯:“她以為是暈眩訓練!X的!奧修你是不想活了嗎?還不幫忙!”

    日影被吼地一愣,另一旁賓客發出驚呼聲才回神,定神一看差點吐血,流月的血鞭竟導致冷夜動作太大把禮服下擺給撕裂了!

    看著她露在外頭的修長美腿和因為激烈動作而歪斜的肩帶及領口,日影只覺得這已經稱不上走光,應該說是披著一片布在胡亂飛竄……這樣下去還得了!他老婆美麗的胴體只有他能看啊!

    于是日影迅速加入追捕行列,這頭,小清和娜芙拉為了不讓她繼續丟臉也紛紛施展法術……

    結果證明,有時候人還是別被訓練得太好會比較好,一群人竟費了十幾分鐘才把衣不蔽體的冷夜給牢牢抓住,而當日影用披風把她給包起來時她還笑道:“好像沒退步太多……嘻……”

    大姊啊!我們寧愿你退步一點……

    以上是被搞得人仰馬翻的眾賓客心聲……

    “噗……哈哈哈哈哈……”曉晨聽到這已經笑到不行了。

    “咳。”小清稍微清清喉嚨后繼續說道:“事后姊姊因為這件事被隊員笑了好久,有一陣子很不喜歡出任務。”那段時間幾乎留在家中全心照顧曉晨,所以也算是件好事吧?

    薩迪斯雖然沒大笑但也是嘴角抽蓄,“那后來的儀式呢?”

    小清笑道:“最后是我跟埃迪代他們完成的。”

    估計是進房后日影又花了很大力氣安撫冷夜吧!

    “爸爸真辛苦。”下了結論后曉晨拉著薩迪斯去關心日影說服的進度,沒想到在屋外聽到的對話讓兩人徹底傻眼。

    “好啦,就二選一嘛,不參加宴會就陪我一整晚嘍?”日影哄人的聲音傳來。

    緊接著是冷夜的低叫:“我不要!整、整晚也太夸張,我剛生完小焰,你別亂來!”

    “哪是亂來?我不想像上次那樣忍一年啊!你看看嘛,忍那么久的下場就是害我那時抱你進去后沒忍住……”

    “停!”冷夜急促的喊聲打斷了他的話,她小聲說了句什么,似乎以為屋外的人聽不到,但她顯然低估兩人的聽力了。

    “孩子在外面,你、你不能說這個!”

    日影也放低聲音:“那你答應過去了?”

    “去、去就是了,別再說了。”

    這段對話讓薩低斯瞪大了眼,而曉晨的臉則是徹底黑掉,“我收回,爸爸一點都不辛苦,他是大色狼。”

    “咳!”同為男X薩迪斯頗能理解,“有夜姨在爸爸不色才比較怪。”

    曉晨轉頭瞪他:“你以后不會也變色狼吧?”

    “嗯……應該說,要變成多情的色狼還是專一的色狼吧?”

    她聽得一拳揮過去:“你敢多情給我試試!我一定幫你老婆打死你!”

    薩迪斯輕松閃躲,“欸?要打也只給我老婆打,你沒哪資格。”

    “少羅嗦!我就有資格!別跑!”

    這一天便在兩人的打鬧中結束,事后,冷夜參加晚宴的事情也顯得沒那么重要了。

    ☆、父親節賀文——雪夜初見

    這是在懷曉晨的時候

    幻魔歷第四紀元1431年 絕刃歷230年8月8日

    已經懷孕四個多月的冷夜肚子已經明顯攏起,自然也被流月限制行動,連自主訓練都不準練強度太強的項目,這簡直讓她無所適從,所以開始跟日影堵氣,氣他害自己甚么都不能做。

    對此日影只能想辦法讓她釋懷:“哎呀!夜,別這樣嘛,休息一下不好嗎?難得辛苦了這么多年,你看,現在可以放松一下了啊。”

    “我不要。”她才不接受:“好無聊……整天都很無聊,身體會生銹。”

    “怎么會?難道要像第一次見面那樣在炎熱的午后執行任務時……”

    日影的敘述讓她皺眉:“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下雪的夜晚。”

    “咦?”這句話讓日影疑惑:“我記得第一次看到你是在桂崖軍機的中央辦公室里,那時候應該是……夏天……”他越說語氣越遲疑,因為冷夜垂下的眼瞼告訴他不是這么回事。

    “不可能啊!”日影搔頭,“怎么會?那明明是我接了陛下委托第一次堵到你……難道……之前就見過?”

    冷夜見狀嘆氣,“你果然忘了。”

    “欸?不可能,怎么會忘記?我甚么時候見過你?”他不相信自己記X這么差。

    她又嘆氣,然后有點不甘心地輕哼:“如果不是那一次……你早死了。”是啊,如果不是那次的見面和自己的固執,或許就不會有后面那么多事了,該說是命運的安排嗎?

    那年她十二歲,完成訓練不久流月離開了,而第一次出去找任務的時候……

    “不要這個。”身高只比柜臺多出一個頭的冷夜把錢推回去,“炙巖露。”

    柜臺接待員很是頭痛,“小朋友,我說過這里沒有炙巖露,要的話你去煉金工會拿錢換,我們只能發放任務的相應酬勞。”說完又把錢推到冷夜面前。

    “刺殺任務。”女孩不收錢,只是盯著接待員,要他交給自己刺殺任務。

    “啊啊……”接待員實在苦惱,眼前這尊已經在這里盧了很久,不收酬勞也不接受其他任務,非要去殺人,這么小的孩子他們怎么可能隨便發放這種任務?如果有軍隊或家族的證明就算了,可偏偏沒有,“小朋友,我也說過很次了,沒有實力證明不能領這種任務,你快點拿了錢回去吧!我還要辦其他事呢!”說完手一揮,門口看戲看很久的守衛這才走過來想把冷夜拖出去。

    守衛當然沒如愿,她輕巧閃過伸來的手,抓起酬勞恨恨瞪了接待員一眼便跑出冒險者工會大門,才走沒幾步身后就傳來爆笑聲。

    “哈哈哈!誰叫你昨晚贏那么狠,老杰,你活該!哈哈哈!”

    “閉嘴!”被叫老杰的接待員瞪著守衛,“你故意怠忽職守,我呈報分會長去。”

    守衛笑聲還是不停:“哈哈哈!這算哪門子怠忽職守?一個小女孩而已,我不好意思打擊她純潔的心靈啊!”

    工會里的打鬧冷夜只能咬牙看著,不死心的她又跑去煉金工會要炙巖露,但酬勞G本不夠買,冒險者工會又不給更高酬勞的任務,做了兩個低等任務,拖去她五天的時間才賺那么一點錢,再這樣下去小清一定會失控……

    結果著急的她跑去大鬧冒險者公會,在不善正面對決的情況下被四名守衛丟到門外,“我要任務!”她簡直快氣炸,卻又只能跟眼前的守衛進行徒勞的對峙。

    “哎呀哎呀,真熱鬧啊!”這時一名留著黑色短發的男子走近,悠閑地打著招呼:“我來交付任務了,麻煩讓一讓,謝謝。”

    所有人都不當她是一回事,全在敷衍!

    從男子的神色中她得到這樣的結論,當然,敷衍她不要緊,她不在乎其他人的態度,但小清的咒術拖不得,不管怎么樣都得想辦法拿炙巖露,于是她恢復平靜看著老杰,“要證明實力是嗎?”說完身影便憑空消失。

    “嗯?”男子一愣,隨即反應過來,“不好!”他抽出佩刀朝老杰S去,只見空中現出一半身形的女孩在被尖刀擊中前揮手將之擊落,另一手朝老杰頸項抹去……

    見血的場面并沒有出現,因為男子已趁著佩刀被擊落的空檔護在老杰身旁,女孩匕首轉向朝空氣揮出后收回,站定后冷道:“砍中你,我就有實力。”

    “小朋友啊!算我求你啦!”被纏了一整個晚上加上剛才生死一瞬總算讓老杰崩潰大喊:“殺了我也不能發任務給你這種沒證明的小孩啦!真那么想要接那種任務你去地下交易所算了!”

    地下交易所……母親確實有提過,但她不知道在哪里,消失一半的身形重心完整出現在眾人眼前,“怎么去?”

    “老杰,別鬧。”男子拿出包裹的卷軸放到柜臺上說道:“不能把孩子帶去那里,想害她不成?”

    老杰接過卷軸邊處里邊嘀咕:“我也不想啊!不然你幫我想辦法把這尊神請走吧!她鬧了整個晚上了,想清靜清靜都不行。”

    男子聽了轉身蹲在女孩面前笑著自我介紹:“你好,我叫日影,你呢?”

    冷夜不理他,只是看著拿出一袋金幣的老杰恨聲道:“我要任務。”她只拿了十幾枚銀幣,眼前的男子卻是幾十枚金幣,如果有那些東西就能換一瓶炙巖露了。

    “好啊。”日影對她的態度也不在意,爽快答應下來,“那我接任務,我們一起完成后酬勞對半分,怎么樣?”

    這樣幾句話出來冷夜才總算正眼看著眼前的男子,微亂且沾了些許積雪的黑發并沒有讓他顯得狼狽,反而增添一股隨X的帥氣,魅紫瞳眸中帶著友善的笑意,感覺得出來他不是在說笑,她瞄了日影的穿著一眼皺眉詢問:“獵人?”

    日影沒想到女孩會考慮到戰斗類型的配合問題,頓了一下才回應:“嗯……是游俠,不過好像也差不多,對吧?怎么樣?要不要合作?”

    冷夜抿唇低語:“我要一百金幣。”那炙巖露該死的貴,一小瓶就要五十金幣,不接高難度的任務G本沒辦法在短時間內賺到,“五天內湊齊。”

    “噢……”這樣高額的酬勞和短時限的要求讓日影一愣,可看眼前女孩明顯急需用錢的苦惱模樣讓他忍不住答應下來:“我問問看有沒有適合的任務。”

    后來他接下獵殺青目鐵犀和荒野狼群的請托,酬勞剛好兩百金幣。

    “先去找青目鐵犀的下落,這是四階接近五階的魔獸,我跟它對峙的時候你要小心保持距離,別被針對到,記得站在下風處才不會被發現……”

    聽著日影的叮嚀,明顯是想要自己在旁邊納涼好讓他獨自對付魔獸,冷夜聽得很不是滋味,但也沒應聲,怪就怪自己年紀小才會被人看不起,既然這樣,那就讓他嚇一跳。

    她是這么想的,而事實上也確實做到了。

    當她利用雪水洗去身上味道且成功潛到鐵犀身旁將匕首送入魔獸眼窩時,日影總算明白這女孩身手不是這么簡單的。

    “敖吼!!!”伴隨著青目鐵犀的痛叫,警戒時身上密合的鐵甲因為吃痛而松動,露出里頭柔嫩的肌R,冷夜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一擊成功后立刻抽身往鐵犀身后跳,兩把匕首J準C入青目鐵犀體內,隨著她的奔馳劃出狹長的傷口。

    日影反應也不慢,在魔獸吃痛重新聚攏鐵甲時對著另一只眼又補上一刀,兩人在第二次松動鐵甲的短短幾秒內合力重創青目鐵犀,接著日影便抓準時機,一次側邊重擊讓盲目沖撞的魔獸摔個四腳朝天,露出沒有鐵甲保護的腹部后狩獵的行動已經到了尾聲。

    “你真厲害。”日影看著在取魔獸晶核的冷夜跨贊道:“難怪想接高難度的任務,小心應付一定難不倒你。”

    冷夜沒有回應,自竟取下晶核后把東西交給他,“狼。”

    “呃……”真是又效率又冷淡的女孩啊……

    **********

    “找狼群之前還是先把鐵犀的尸體處里完吧。”說完剛要轉身卻看到冷夜不解的神情,他問:“犀牛角跟鐵甲都能賣到好價錢,算是額外的收入,你不知道?”

    女孩眼中的迷惑并沒有減少,只是看著他,然后再看向青目鐵犀的尸體,似乎在確認這個消息的真實X,最后顯然妥協了,拿起匕首就要去砍犀牛角、挖鐵甲。

    “喂喂!等等,你不是真的想用小刀去處理吧?”日影哭笑不得,用那東西要處理到甚么時候啊!

    冷夜頓住,收起匕首回頭看他,除了身上的裝備和匕首,也就只剩裝食物和晶石的腰包而已,G本沒帶其他工具。

    “唉……”對這個不愿透漏姓名也不多話的女孩他感到很無奈,雖然還是很感謝她讓狩獵的進度快上很多,但合作就是要多培養些默契不是嗎?

    唉……

    心中又嘆了口氣,日影拿出獵刀G鋸子,“角要用鋸的,獵刀用來分離鐵甲和R,會比匕首好用很多。”

    她想也不想,直接拿了獵刀就去割R,鋸子這種東西看都沒看過,天知道怎么用。

    日影看了看埋頭苦干的冷夜聳聳肩,本來想把鋸犀牛角的工作給她的,畢竟鋸完就沒事了,看那布滿軀干的鐵甲,想到要把它拆下來都累,不得不說對這女孩的想法他還真沒個脈絡可尋。

    帶著些許玩味的心態,他拿到角后丟一句“累了可以換人”,隨意布下幾個防衛水晶防止其他魔獸侵襲后就在旁納涼,看冷夜那嬌小的身軀在巨大的魔獸尸體上翻上爬下。

    飄著細雪的深夜,冷夜提著獵刀辛苦收割,而日影則在旁把風,低溫對她似乎沒造成甚么影響,魔獸過于笨重的軀體才給她帶來些許麻煩,直到所有鐵甲都被扒下來時,她已經忙過下半夜,東方天際露出微微曙光映照在雪地上。

    日影走近,收起鐵甲接過獵刀,看到滿手血污的女孩他輕笑:“休息吧,狼群交給我。”

    冷夜的神態依舊淡漠,經過一晚勞累看到因為血腥味而包圍他們的狼群時,匕首又一次抽出,日影從她的側臉看到堅毅二字,明白女孩不會聽勸只得嘆氣:“唉呀……早知道晚上多少殺幾只的。”

    迎來女孩不可置否的目光他無所謂地笑了笑,當然是玩笑話啊,誰不知道昨晚出手的話狼群會提早攻擊,那收割的動作只能無限后延了,開個玩笑都不行啊!真是……

    “好吧,數到三,對了,狼皮也可以賣錢喔!”意思是要她別把狼虐待得太慘,“一,二……三!”話音一落,日影撤去防衛水晶的魔力,面對洶涌而上的狼群兩人提起武器,開始搭檔后的第二次狩獵。

    四天過去,當日影收割完第三匹荒野狼群的狼皮時兩人的任務已經圓滿達成了,不得不說,這樣快的效率連他都有點驚訝,正常來說這種事少說要半個月才能完成的,不過說真的,四天下來也累得嗆人,追蹤、獵殺、收割,幾乎沒啥休息到。

    當他起身看到在防衛水晶旁睡著的女孩時忍不住笑了起來:“我就說怎么可能都不休息,真是的……”節奏抓這么緊都多虧這個女孩,他想休息她還不肯,自己跑去追蹤,惹得放不下心的他也得跟著走。

    “唉,不過睡在雪地上是不行的啊。”說完要抱她回鎮上休息,哪知道才剛碰到人女孩就像受驚的兔子……喔不,是老虎,像受驚的老虎對他發出一連串攻擊,讓他擋得措手不及,手臂不小心被劃出一道口子。

    “唉呀呀!好心沒好報,沒好報啊!”跳出戰圈后他抓著手臂搖頭嘆息,當然,這一樣是講好玩的而已,受過訓練的刺客會有這種反應很正常,只是他沒想到女孩已經做到能在疲累狀態下也隨時保持警戒而已。

    從身高判斷也不過十歲年紀,看樣子她受過比一般孩子還要嚴格許多的訓練啊!

    日影自然不會知道她已經十二歲了,身高發育較慢全托母親魔鬼訓練的福,超負荷的壓重和體能訓練讓她長得比一般魔族孩子矮許多,好在魔族不同于人族,今后執行任務的時間讓她能慢慢長成自己該有的高度,不會像人族一樣受早期訓練影響那么深。

    冷夜看清自己攻擊的對像是這幾天的搭檔后忍不住皺眉,拿出水袋幫日影清洗傷口,然后割下他的衣袖,敷藥包扎,日影沒多說甚么,靜靜享受她的服務。

    包扎完畢兩人回冒險者公會交付任務,拿到兩百金幣的日影把錢全給了冷夜,“你等我一下,待會兒就回來。”

    冷夜瞪著他離去的背影,覺得莫名其妙,不是說要對分酬勞的嗎?

    奠奠手中的金袋,冷夜心里總算松了口氣,可以買兩瓶炙巖露了,等人的時候閑來無事,冷夜索X坐到一旁把金幣倒出來分成兩份,等到疊成十疊的金幣成型,正要把其他錢重新裝入袋子時,一只手朝桌面拍來。

    那只是一瞬間的事,當冷夜閃到桌子對面時,對面一行四個男人眼光掠帶詫異地看著她。

    先是舉手隔擋,發現力量不及馬上發動關節技,隨即查覺周圍還有三個人虎視眈眈便果斷拉開距離,這全在一瞬間完成,看樣子眼前的女孩真的有兩下子啊!

    看著被打散的金幣冷夜趕到十分不悅,但殺手的特質讓她馬上壓下怒氣凝視桌上那只臟手的主人,“有事?”

    那男人輕笑兩聲說道:“財不露白啊!小朋友,既然拿出來了那就接受挑戰怎么樣?”冒險者們拿了報酬是不會隨意在工會里點錢的,要點也在柜臺點完了,拿到旁邊再點,又是這么多金幣明顯就是在炫耀,這種情況下一定會有人看不過眼出面挑戰,當然,桌上的錢便是賭金。

    這種潛規則冷夜自然不可能知道,而那四人也看得明白,認為錢是日影賺的,而這小女孩不懂事拿了出來,自然不拿白不拿,反正他們沒違反規定。

    四人分別拿了各自的賭金放到桌上,為首的老大指著旁邊的擂臺說道:“四場決斗,贏了這些就你的,輸了……這有兩百金幣吧?歸我們,怎么樣?”

    周圍雖然有不屑的聲音傳來,但也沒人阻止,冷夜看看四周,明白他們確實站得住道里旁人才沒制止,于是點頭答應。

    **********

    當日影回到冒險者公會時看到的正是冷夜把第四人撂倒的景象,周圍觀戰的人響起一片歡呼,雖然不想打擊冷夜,但他還是得提醒經驗不足的她一些事情,“不錯啊,不過光是顧著戰斗可不行喔。”

    冷夜見他來了正想把錢分給他,誰知看向桌面時桌上竟然空無一物,她的錢和那四人之前拿出來的東西全不見了,那瞬間腦袋像是被甚么打到了似的一片空白,“錢……”

    看她深受打擊的模樣日影揚起笑容,正想上前安慰卻在瞬間被一陣勁風吹得頓住腳步,下一秒,倒在擂臺上的男人發出一陣哀嚎,女孩匕首出鞘釘在他的雙肩上,失控的斗氣持續外放,掀起陣陣微風,看的周圍的人全都傻眼。

    “還給我……”稚嫩的嗓音變得顫抖沙啞,仿若來自地獄的低喃:“把錢……還給我!”伴隨最后一聲失控吶喊的是女孩發狂的攻擊,不過一眨眼時間,其馀三人已經受傷倒地,女孩一支匕首刺入首領肩部另一支抵在他的頸項上,“殺了你!還是還錢!”

    “咕……”首領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來,他G本沒看過這么厲害的小鬼,更別說她現在盯著自己的眼神就如同那些貴族和軍隊所培養的殺手一般冰冷無情,那是任何人看了都會為之膽寒的殺手之眼,睥睨一切,視生命如糞土的眼眸,被那樣的一雙眼睛盯上普通人G本無法正常應對。

    見身下男人沒有回答的意思她眼中的溫度又降了一些,看似柔弱無骨的小手正要轉動匕首終結他的X命時,上方突然傳來悅耳的金屬碰撞聲,她抬頭,正好接住落在眼前的金袋。

    殺意瞬間退去,冰冷的眼蒙上一層不解,她眨著眼望向日影,不明白為什么他還給自己錢。

    他依舊是那悠閑的笑:“這個嘛……戰利品可是能賣不少錢的啊,光是青目鐵犀的角就四、五百金幣跑不掉了吧!其他的算一算賣個七八百差不多,所以……”他指了指丟給冷夜的金袋,“對半就算三百五,沒問題吧?”

    女孩低下頭看著手中比任務酬勞還重許多的金袋默默收起匕首站起來,走到日影身前卻又停下腳步蹲在地上,所有人就這么看她伸手把金幣一個個拿出來疊疊放,直到疊滿十疊,她收起金袋把地上的錢捧在手上,“一百。”

    被她的舉動弄得有些發愣的日影直到看見呈上來的金幣才露出笑容,并不是悠閑的笑,而是燦爛且贊賞的,“謝啦。”他沒有推辭,順手接下。

    “哇!”直到女孩急匆匆跑出冒險者公會眾人的感嘆聲才發出來。

    “真是個好女孩。”日影笑咪咪地對著門口點頭,接著把目光放在那四個混但身上,嘴上雖然還掛著笑,但眼里早沒半點笑意:“弄得我不想辦法把兩百塊找出來就會過意不去呢!”

    碰的一聲,門口的守衛把第五個人重重摔到日影跟前,剛才消失的東西并不在四人身上,而是被他們的第五個伙伴拿走,沒見過世面的冷夜壓G不知道,也不懂提防,但打從她贏第一場決斗開始工會里的其他人便已經肯定她的實力,也自動幫她留意錢財的去向了,只等她打完最后一場他們便會自動幫忙處理后續。

    只要是強者,在魔族就會得到尊崇,尤其是孩子更是會得到額外的幫助,這一點冷夜當然不會明白,于是等到她花兩百塊買了兩瓶大的炙巖露回到工會又收到兩百塊和那四人的賭金時,她愣愣地看著日影,許久說不出話來。

    “嗯?看甚么呢?這本來就是你的東西啊。”

    他的聲音讓她回神,低頭暗罵自己的失態,殺手怎么能隨便發愣?

    “謝謝……”細弱蚊蚋的聲響從冷夜口中傳來,日影還是聽得分明,他笑道:“謝甚么?你很強,那是你應得的。”

    但他不明白,這對冷夜來說無疑是大恩,“我會報答的。”

    “不用了不用了……”日影想推辭,但冷夜已經給了承諾。

    “至少,不殺你。”

    這句話讓他一愕,轉頭正對她的眼,看到的是這幾天來不曾改變的認真和堅毅,于是他又笑得燦爛:“能得到殺手不殺的承諾是我的榮幸呢!謝謝你。”

    若是不知情的人看到他這樣認真回應一個小女孩恐怕會笑他,但工會的人可完全不這么想。

    “真是厲害的孩子,斗氣的外放竟然已經做到四階的程度了啊!”看著離去的冷夜老杰感嘆著:“正面作戰就有這種程度,以后一定是個恐怖的殺手,你可真幸運,奧修。”

    “欸。”日影嘆氣:“在外頭就別叫我的本名了吧!”他望著門外飄落的細雪,女孩的離去也同樣是在雪夜……

    “嘎!?你真的是那個女孩?”聽完故事的日影簡直不敢相信,雖然……雖然十分合理,他也不是沒想過,可是……

    “寒心呢?你那次沒帶寒心!而且也沒蒙面啊!”

    “天曉得第一次出任務會拖多久,寒心當然留在小清身邊安全。”

    “那……蒙面……”

    “沒錢買多馀的東西。”理所當然的回答。

    “那如果當時我知道你想買的是炙巖露不就……”日影覺得自己快被老婆打敗了,突然他想起重要的事,“那么說你沒像之前那樣把追捕你的我殺掉是因為……”

    “沒錯。”冷夜的臉已經黑了一邊:“我說過不殺你。”

    “到底要怎么樣你才會停止追殺?”記得她好像這樣不耐煩地問過自己。

    “是不是不再殺人就行?”

    “欸……這個嘛……或許吧。”然后,記得自己是這么回答的。

    “那……所以說在抓到你之前你都專找狩獵任務也是因為……”

    “沒錯。”冷夜的臉更黑了,“也是因為你。”

    依她的實力要狩獵當然不是大問題,但酬勞畢竟跟刺殺差很多,也累得多,身為殺手又只有一個人的情況之下自然維持不久,兩三個月后就因為太過勞累一時大意而……

    “所以都是你害的!”本來想讓她心情好一點的日影弄巧成拙,歸納出這樣的結論使她更氣了,轉過頭去看都不看他。

    日影當然不會跟她計較,走到她面前蹲下輕啄她的唇:“夜,你知道嗎?今天是父親節。”

    “所以?”

    “所以我很高興啊,初次見面的故事是很好的禮物喔。”他將手放到攏起的腹部柔聲說道:“到現在還不太敢相信,我要當爸爸了呢!我們的孩子啊,長大后如果跟你那時一樣可愛就太好了。”

    這無疑又一次提醒她,她要當媽媽了,繃緊的線條不自覺地放柔,“當個殺手有甚么好可愛的?”

    日影帶著溫柔的笑將臉貼在肚子上:“可那時的你行為正直的可愛啊,希望孩子以后也跟你一樣正直才好。”

    “不,應該跟你一樣才不會被欺負。”身為一直被欺負的那一方她深以為然,嗯,還是別太正直的好。

    “啊啊!甚么話啊!我哪里欺負你了?再說就算真的欺負好了,你也心甘情愿嘛!”

    “才沒有!”

    “怎么沒有?”

    “就沒有!”

    結果這一晚,本來賭氣的冷夜變成跟日影甜蜜地拌嘴拌了一整晚。

    ☆、情人節賀文——還好沒交往

    “小心。”看著整理行裝的小清,冷夜還是忍不住提醒,情人節前夕埃迪決定帶她出去旅行,這可讓她高興了好久,只可惜冷夜剛生產完不久,沒過輪回宴之前不能出遠門,所以沒辦法跟在妹妹身邊保護她。

    “沒事的,姊姊。”小清笑咪咪地上前抱抱她,“埃迪哥會保護我,而且去的地方不危險。”

    兩人在流月答應婚事后并不急著結婚,埃迪表示希望帶小清多看看她錯過的世界,多了個人教導女兒外界事物流月自然歡迎至極,畢竟光大女兒就夠令她頭痛了。

    他們陪伴懷孕的冷夜直到孩子出生,情況也穩定下來后埃迪才提出遠行的要求,表示是要送給小清的情人節禮物,家人欣然答應,除了冷夜,說起來她比流月更像放心不下孩子的母親。

    『你現在擔心你女兒就行啦!小清早長大了,誰要你擔心?』

    雖說流月早說過這樣的話,但她還是忍不住提心吊膽,好像以為旅行跟自己出任務的風險一樣高似的,每每想到小清要離家近一個月之久就坐立難安,這不,現在又再提醒她小心了。

    小清的說詞完全沒讓冷夜微蹙的眉松懈,“別中暑。”這不是玩笑話,跟極冬之心相伴十幾年的小清體質偏寒,完全不耐暑。

    小清失笑:“一定會小心的,姊姊,日影哥有說你們要怎么度過情人節嗎?”

    話題的轉移成功讓冷夜些微忽略遠行的事,她疑惑眨眼:“我也要過?為什么?”

    “呃……他們說夫妻也可以過情人節,我不知道會怎么過,日影哥沒跟你說?”火山區長大的兩人并不清楚外面的節慶,過去冷夜就算聽過也不會有興趣知道太多,因此很多東西都是出來后才慢慢知曉,包括情人節這種東西。

    冷夜皺眉搖頭:“沒說就是不過吧,這樣也好,省得麻煩。”懷孕加生產的一堆禁忌與風俗讓她痛苦至極,連帶著對其他事務的接受度降低許多,凡是聽到有新的事務基本上都是本著能躲多遠就躲多遠的心態。

    姊姊的模樣讓小清抿嘴忍笑,“不說……應該是有驚喜吧!他一定不會放過這種慶祝的機會的,真期待,姊姊你等我回來一定要告訴我你們怎么慶祝。”

    “我寧愿不要有什么驚喜……”

    “不可能,一定會有的,你要不要也準備驚喜給日影哥互相一下?送個什么東西然后說我愛你之類的。”

    “呃……再看看吧。”表面上她還是沒什么興趣,但心底卻因為小清的那句“我愛你”思考起來。

    好像……還沒跟他說過這句話?印象中只有在他求婚時很不確定地說應該是愛他的,然后就沒了,因為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適應訓練,弄得自己還常擺臭臉給他看,常常要日影哄。

    回想起來這樣做好像不太對啊,日影也太好脾氣了,每次都笑笑的講話,沒一次生氣過,還是其實有氣在心里只是沒表現出來?

    小清說得好像也沒錯,他也很辛苦,是不是該給一點什么回報?

    想著想著,冷夜低頭苦思去也。

    “夫妻怎么過情人節?”沃妮娜看著自家冷面隊長認真詢問的模樣有點頭痛,“這照理說每對夫妻都不一樣,看你們怎么決定吧!”

    回答完看到隊長低頭皺眉她冷汗差點流下來,這、這回答不滿意嗎?嗚……隊長皺眉的模樣好恐怖。

    不得已,她靠在冷夜耳邊碎碎念了很多聽來的慶祝方法,然后聽著聽著冷夜的臉就紅了。

    欸!?臉紅?

    沃妮娜看在眼里訝異在心底,一點都不敢表現出來,不過為了確認,更火爆煽情的全都在冷夜耳邊低聲爆出來,最后連耳G都紅透的冷夜咽下一口唾Y低問:“真的嗎?”

    結果她被冷夜認真又有些害羞的樣子弄得差點笑場,趕緊清嗓子硬是壓住笑意:“咳!咳咳!當然是真的,不然隊長再去問別人,這都是我從姐妹淘和母親朋友那里聽來的。”

    在自家隊長道別離去后她才敢大笑出聲:“噗哈哈哈!格杰!格杰!你們一定不相信,剛剛隊長找我過去問情人節要干嘛,結果她……”

    可憐冷夜完全不知道她冰冷威嚴的形像就是從這里開始崩解的……

    **********

    問過沃妮娜后冷夜糾結了好幾天,最后終于選出一種自己勉強能接受的方法,節日當天一大早就跑去買會用到的東西,回來時正好看到打扮休閑的日影,“去哪里了?我們出去逛逛吧。”

    她眨眼,“逛?”

    “嗯,現在想想我們兩個還沒約過會呢,一整個就倒過來了,別人都先約會交往,然后牽手、擁抱、接吻,最后才發生X關系結婚,所以我們G本沒當過情人啊,直接從敵人變夫妻,太快了。”

    “所、所以呢?”現在想起當時還在敵對狀態就被壓上床的事冷夜仍然很害羞。

    日影笑著拉起她的手,“所以難得節日,我們放慢步調出去約個會吧,我已經訂好餐廳了,曉晨有托夫人照顧,不會有問題的。”

    就這樣,冷夜稀里糊涂的被拉到街上逛,還穿著刺客裝的她很顯眼,加上名為逛街又不可能躲躲藏藏,所以弄得街上行人都在看她。

    “那、那個,影,可不可以不要逛?”

    “不行。”知道她為什么,日影笑答:“你平常別穿戰斗裝備,我帶你去買休閑一點的衣服,不然真的只能待在家里和野外了。”

    “誰說的?也可以去公會和交易所,還有煉金公會跟軍部。”

    “是是是,嗯?先看這一家吧,我記得里頭服飾不會太華麗。”不得不說冷夜對正常生活的準備還是不足夠,生完小孩就把孕婦裝丟一邊,平常穿著除睡衣之外就是戰斗裝備,不買個幾套可不行啊。

    進到服飾店后冷夜微微一楞,之后還真的很認真地從門口第一排吊掛的衣服開始一件件認真翻找起來,日影很是欣慰,走到里頭幫她挑選褲裝,裙裝還沒必要現在就挑戰。

    等到他拿了五、六件褲子回頭找她時,他看到冷夜一件衣服都沒選,仍然像一開始一樣認真的把每件衣服都翻過,而且進度已經翻到中間的小禮服區……那G本不可能是她會穿的東西。

    總算發現不對勁的日影皺眉觀察了一會兒,然后忍不住笑出聲來:“哈哈……小夜,這里只是普通的服飾店啊。”

    “唔……”冷夜含糊答應一生又繼續翻,日影沒辦法,只好上前拉住她,“真的不會有人埋伏在這種地方啦!他們不是你,沒這種能耐。”想到這種職業病她還是沒能改過來他就忍不住想笑,索X把褲子交給冷夜拿,自己幫她挑衣服,邊挑還能看到她警戒四周的模樣。

    好不容易把她塞到試衣間里換衣服,半哄半說地要她換下刺客裝改為七分針織長袖搭配米色長褲,而后請店員將買的服飾和裝備送回家里才又繼續逛街,發現這套服裝果然比較不引人注意后冷夜才稍微放松下來。

    只是……在接下來光顧的每間店鋪都沒辦法讓她完全放下戒備,日影對此只能嘆氣,不怪她,因為先前她仇家真的太多,不管是在購買晶石、藥品或炙巖露時都遭受過無數次伏擊,有時甚接洽任務也會被擺一道,他就曾經和朋友設計假裝聘用她,而后聯合追捕過,沒有這份警戒冷夜早被抓進大牢了。

    所以日影十分慶幸餐廳訂的是小包廂,至少在這里她不用擔心有人埋伏,只要防備“敵人”是否闖入,加上服務生進包廂前一定敲門,不至于鬧出服務生一進門就遭受攻擊的笑話。

    這頓餐冷夜還算是能享受到,尤其吃到的都是J心制作的食材讓她提起些許興趣,猜測起調味原料來,她跟小清可不怎么懂調味,只會對食材做簡單處理。

    “茴香……卡珞禔粉?嗯……酪梨泥?這叫什么?”

    日影笑答:“酪鳥煎蛋,搭配的是卡蕉醬,喜歡嗎?”

    冷夜點頭,繼續一邊淺嘗一邊撥弄食物研究,“所以不是酪梨是小卡蕉?”

    “嗯,喜歡?”

    冷夜抬頭,看他一眼后又低頭研究,“好吃,很厲害。”

    看她真的很感興趣日影問她:“想不想學?”

    “你會做?”冷夜很是訝異,日影看到她看著自己的眼簡直在發光,這模樣讓他揚起笑容:“怎么可能,不過如果你真的想學我可以請人教你,我有幾個在當廚師的朋友。”其實這家餐廳的主廚跟他就很熟,不然情人節可沒那么容易訂到包廂。

    “真的?”

    日影笑得燦爛,他總算找到妻子感興趣的事物了,“當然。”用這一點來切入好讓她更加適應平常生活應該很不錯。

    一天下來回到家時已經是晚餐過后,冷夜看到早上丟在桌上的東西后迅速拿起,丟下一句先去洗澡就走了。

    日影沒想太多,趁她洗澡時整理起白天請店家送回來的各項物品。

    等到他也洗完澡進房時,看到冷夜只披著浴袍且臉蛋微紅不禁有些出神。

    “那個……”她明顯在害羞,發熱的臉龐別向一旁不敢正視他,他看到她撇的方向放了些……鮮N油和巧克力醬?

    “我……我不敢……呃,不知道怎么……怎么弄……”冷夜越說身體越滑越低,最后直接把臉埋在枕頭上只露出紅透的耳朵,“你、你應該知道吧?可以自己動手……”

    日影馬上感覺到下腹緊繃,他趴到冷夜身上拉下浴袍親吻她的肩,“你希望我配著甜食吃了你?怎么會想要這樣?”低啞的嗓音中已經夾帶濃濃情欲。

    “唔……我、我……我是聽沃妮娜說的。”

    “喔?”欲火難耐,不甚安分的大手已經伸到浴袍里搓揉雪峰,“那她怎么會跟你說這些?”隊員們跟她基本上還保持著一定距離,他可不認為沃妮娜會主動說這些。

    “嗯……我問的。”

    “為什么問這個?”

    “我……啊!”日影突然將她翻轉過來面對他,然后臉頰煨著她的臉龐等待回應,心中又是一股暖流涌上,冷夜擁抱他,在他耳邊輕聲說道:“我只是想給你點什么,又不知道什么好……我愛你,謝謝你……”對連問話時都會顧慮到自己個X而貼在耳邊等候回應的日影,她真的很喜歡,喜歡到能不顧自己的害羞把心里的感受說出來。

    日影聞言揚起燦爛的笑,“我也愛你,今天累嗎?”

    “累,還好我們沒交往。”

    日影失笑,當然,他沒忘記跟流月的約定,輪回宴前不能行房,但這一晚兩人仍然過得甜蜜火熱。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