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只有我能喂你!(H)

    「肚……肚子餓?」日影嘴角抽蓄,把動情跟餓肚子連在一起?誰能相信?

    尤其娜芙拉這個樣子……想相信好像也有點困難。

    連修格羅都開口了:「殿下,這是正經事,您就別開玩笑了。」

    「不,不是,我是認真的。」她趕緊解釋:「雖然也不是百分之百確定,但我想多爾巴尼獸為了喂食方便應該把你的體質改成利於吸收……咳,吸收雄X生物的體Y……所、所以動情等同於渴望,也、也等於是身體告訴你餓了,是……是吸收的時候了……」

    天啊……

    結結巴巴說完這段話後娜芙拉捂著額頭感嘆,好像還是應該私底下講比較好啊……

    聽完這個解釋埃迪輕咳幾聲,說聲回避一下過後就拉著修格羅走到外頭去了,日影則是覺得腦門涌起一股熱潮,想壓也壓不下來,他捂著鼻子問:「那……我在她體內,呃……真的是在“喂”她?」

    娜芙拉點頭,「是的,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在那之後短時間內就不會發作的原因。」

    因為被喂飽了啊!這……好糟糕的體質……

    日影覺得自己的鼻血都快噴出來了,偷偷瞄冷夜一眼,發現她臉都黑了,聽完他們的對話後她才提問:「所以,有變回來的可能嗎?」

    「一定有,可是之前沒有人被改造過那麼多,你的情況真的很特殊,所以要花好一段時間研究,確定沒有危險了才能動手,不然對身體會造成什麼影響我沒辦法估計。」

    冷夜聽了輕咬下唇,「知道了,反正……小清的事優先,謝謝。」

    「不用客氣。」娜芙拉笑道:「說實話,伯烈特跟流月是我們的恩人,也是同伴,照顧他們的孩子是應該的。」說完她起身稍微提醒冷夜一些該注意的事之後便打算告辭。

    冷夜問道:「不多留一會兒?」對她剛才講的話她有些興趣,恩人?同伴?母親跟眼前這位魔妃很要好嗎?父親跟冥王過去又是什麼關系?她想知道。

    「以圣光女神之名,如果你還需要幫助我很樂意提供,呃……不過在那之前……我想奧修會先需要你幫他。」

    奧修?誰?

    冷夜順著娜芙拉的眼神往後看,還沒搞清楚狀況就被日影從身後抱住,「啊!」她下得輕叫,回頭看向娜芙拉時,她已經布好傳送陣了。

    「我想……等你安撫過他的情緒過後我們再來談會好一點。」說完就紅著臉踏進傳送陣,消失了。

    「等……呀!」還沒說出第二個字她就被日影推倒在地,他扯開她的衣襟在X前和鎖骨上烙下吻痕,「等等……他、他們……」要不是已經因為他的味道他的吻而動情,冷夜一定把他踢飛,埃迪他們還在外面啊!

    「放心。」日影喘著chu氣直接把衣服撕爛,「娜芙拉一回去他們也會走。」說完他伸手到她雙腿間,手指略打幾個圈後便深入一只。

    「唔……」冷夜皺眉呻吟,繃緊身軀想拒絕,但早已濕潤的花谷卻很輕易地讓手指滑入,然後以緊縮來歡迎。

    「啊……好緊……」日影忍不住嘆息,然後壞笑著在她耳邊低喃:「怎麼?餓了?」

    「沒、沒有……啊……」體內惡作劇的手指讓她輕吟,扭腰像是想逃,卻也像是迎合。

    「如果沒有……那怎麼這麼濕呢?還夾這麼緊……」手指找到那塊軟R重壓,惹得冷夜反應很是激烈,身體隨著每次按壓都會劇烈顫動,日影也沒留情,直接把她送上頂點,絕頂中噴發而出的蜜Y沾濕了他的手和褲子。

    他抽出手抓住她的肩,將腹部貼著她隔著褲子激烈廝磨,「怎麼樣……如果餓了……想吃什麼可以自己來……」

    「唔……嗯啊……」冷夜雙腳勾上他的腰,抱住他想得到更多,但他就是故意不親自解放欲望,只是擁著她廝磨、chu喘。

    這種摩擦的力道無疑讓她想起他在體內沖撞帶來的快感,讓冷夜快急瘋了,覺得腹部好空虛,他這樣沖撞的時候應該要很舒服的啊!那、那個地方應該要傳來讓人忍不住想大叫的快慰才對啊!

    跟平常不一樣的違和感讓她急到快哭出來了,不應該是這樣的……

    於是,在日影的廝磨下她邊呻吟邊將手伸到他的胯下,低叫著解開褲頭釋放欲望,然後一手輕握郁望讓他對準花谷,日影等得當然就是這一刻,雙手改拖住臀部配合冷夜的挺腰將身子一沉……

    「喔喔!真B……」

    「呀啊啊!這、這樣……」

    兩人同時低叫著攀上高峰,冷夜歡快地吸收他的J華,一直低喃著好舒服。

    「喜歡的話……我天天喂你。」

    他的話讓冷夜臉紅了,「還說……都已經天天在……在喂了……」

    「以後也要一直喂下去啊,不過你要答應我。」

    「什……什麼?」他還想開什麼條件啊!真的想把她給吃個J光不成?

    看她聽到要講條件有些緊張的模樣日影笑著輕吻她的唇,「很簡單,只有我能這樣喂你,如果讓我發現其他男人這樣做……我會把他碎尸萬段!」

    跟其他人做!?

    開什麼玩笑!

    想到跟其他人做這種事冷夜只覺得反胃:「開、開什麼玩笑!跟其他人?我先砍了那些人比較快!」

    聽到她的真心話日影可說是眉開眼笑:「哇!想不到你這麼死認扣,真的認定我了啊!」

    冷夜這才發現自己剛剛講了什麼,急得想掩飾:「少臭美!你、你、你也一樣,我照砍……啊……」話還沒說完日影就開始律動了。

    「哇!怎麼辦?我好怕……你要用什麼砍我?用這里嗎?」說完一深頂,頂得冷夜尖叫,「還是這里?」這次改變角度重刺軟R,刺得冷夜渾身顫抖。

    「啊啊……卑鄙……嗚……混蛋……呃啊啊……」她被弄得連罵他的力氣都快沒了,哪里還有砍人的力氣?

    感謝michelle78329、sally0330、xyz206、lukia、kokubun、妍心心、星翼、lynn12的禮物~~~

    噗...可憐的冷夜...

    體質糟糕

    其實我更糟......

    咳!

    還是感謝支持~~~

    (四)母親的生死

    「哇!四個人!姊姊,他們都是你的朋友嗎?」看到冷夜一次帶這麼多人回來,小清高興得又跳又叫。

    冷夜輕撫她的頭,「朋友。」

    一一介紹過後娜芙拉要求檢查小清的狀況跟兩個法陣的布置,日影提議讓男人們再搭一座簡單的木屋,不然這麼多人一間木屋可擠不下,睡山洞又不方便,那里是小清固定要用的地方,至於有傳送陣的那一個,一來不安全,二來,冷夜和日影討論過後,決定不跟其他人說那個地方的存在,畢竟解除的方法已經找到了,那地方也該就此正式封閉了。

    於是三個男人就和冷夜出發找搭建木屋的材料,雖然冷夜比較想陪小清,但放著這三個陌生人到處跑魔獸可不會準許,只好跟著出去了。

    四人離開後小清兩眼發亮地看著娜芙拉,「哇……你真的是那個跟我們在一起的神族圣女嗎?我聽姊姊說過你,你好勇敢!」

    娜芙拉臉色微紅,不好意思地搔著臉,「你們姊妹倆才是勇敢呢,喔!我們還是進去聊吧,你是不是也到要進法陣的時間了?」

    小清點頭,「那你陪我,講故事給我聽好不好?你跟冥王陛下怎麼認識的啊?怎麼喜歡上他的?神族那邊有沒有追殺你?啊啊,還有,魔族那時候有沒有想要把你踢走?你們又是怎麼解決的?」

    打從很早之前聽說冥王跟圣女的故事之後小清就一直非常好奇,甚至很多時候,獨自一人沒人陪她時,她都幻想著當初到底兩人是怎麼相識相愛來打發時間的,今天見到本人當然是不會放過聽到原版故事的機會。

    沒想到竟然被一個女孩問起自己的情史,娜芙拉臉更紅了,「這……要說也是可以,可是得先把你的事情先弄清楚再說。」理所當然,緩兵策略就被搬出來了,要說這種事她還真沒心里準備呢。

    小清拉著她的手邊走邊說:「我的事?沒什麼好說的啊,一直都待在這里而已,姊姊應該都說得差不多了吧?」

    娜芙拉聽了只能乾笑,冷夜個X倔強,而且很多事喜歡自己承擔,不會告訴別人,如果真的有問必答的話就好了。

    她的反應讓小清覺得奇怪,「姊姊有什麼沒說嗎?可是……好像沒什麼好瞞的啊……」

    這時兩人已經走進山洞里了,她拿起炙巖露倒進法陣旁的三個水晶球中,接著站到三尖恒潮中央輕念咒語,水晶球發出微弱紅光進而啟動法陣,她就這麼待在法陣中被紅光包圍。

    小清坐下來歪著頭想了想,突然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瞇起雙眼,「除非……又是只有媽媽和姊姊知道的事,可惡!」她發出不滿的輕喊,「每次都瞞著我!永久傳送陣的事情也是,討厭!」

    娜芙拉輕笑,坐到法陣旁邊問道:「那你覺得她們還瞞了你什麼?」

    小清鼓起雙頰嘟噥:「不知道,那你想問我什麼?」

    「想問你是不是有記憶以來就這樣?」

    「啊?怎麼樣?」

    「極冬之心啊,從有記憶以來就跟著你嗎?」

    小清點頭,「媽媽說剛出生就這樣了,怎麼了嗎?」

    『這件事別告訴小清。』

    想起冷夜的交代娜芙拉也只好回答:「沒什麼,只是想再次確認,畢竟如果咒術已經深植在你體內這麼久的話……解除的時候有些防護的措施還是得做。」

    可惜小清單純是單純,但她可不笨,馬上發現問題有點怪怪的,「可是……這個有必要再問我嗎?姊姊應該很清楚才對啊。」

    娜芙拉只好瞎掰:「其實她的回答跟你一樣,只是她說那時候你們都還小,可能情況不是這樣也不一定。」她邊說謊邊跟圣光女神懺悔,身為神族竟然扯這種謊,回去應該被神光制裁才對,喔!她感覺背後已經開始冒冷汗了……

    「有差嗎?為什麼一定要弄清楚這個?」要不是小清不黯世事,早看出她在說謊了。

    好在這個問題不需要說謊,娜芙拉趕緊回答:「因為一開始就施放在你身上跟從別的地方移到你身上并不一樣,如果是從別的地方移過來的咒術會有一定程度的減弱,雖然不多,但是解除起來會省力一點,但這麼一來還會有個問題,就是最一開始被施咒的本體如果沒處理,要在本體身上再重新用一個極冬之心也會比憑空施咒容易很多。」

    這下小清總算懂了,「所以如果我不是本體的話,那還要把本體找出來就對了,可是這個要問媽媽才知道,偏偏她又不在……」想到不知所蹤的母親小清有些消沉。

    「沒事的。」娜芙拉微笑安撫,「喏,你看,這是什麼?」她撩起法袍的衣袖,潔白的小臂上有著突兀的鮮紅色符紋。

    小清瞪大了雙眼:「靈……靈魂跡象!?」

    「是啊。」娜芙拉笑道:「是你母親的喔,所以她沒事的,別擔心了,嗯?」

    確認母親真的沒事後,一直以來的憂心終於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激動,小清沖出法陣抓住她的手又哭又笑,「哇……不公平!不公平!難怪媽媽沒有留跡象給我們,原來在你這里……嗚……媽媽沒事……媽媽……沒事……太好了……」

    雖然姊妹倆的反應不盡相同,但還是讓娜芙拉雙眼微紅,她輕聲哄道:「是……她沒事,但你再不進去法陣就輪到你有事嘍。」

    小清拉著她死不放手,自己進到法陣里頭,手還是伸出來拉著有母親靈魂跡象的那只手不放,彷佛這麼做就能跟母親同在似的,要不是法陣內的熱度對娜芙拉不是很好,她早就把她拉進來陪著自己了。

    小清有些哽咽地說道:「我不管……不公平,你怎麼會認識媽媽的……我都不知道……你要說給我聽……」

    感謝sally0330、kokubun、cwen、arlala、a93106、lukia、michelle78329、chlth、lynn12、米metoo的禮物~~~

    暫且決定先寫圣絕光刃

    所以丟一堆東西出來了?(炸)

    其實...水幕連天的主角也會出現

    只是相較娜芙拉戲份少很多而已~~~

    因為不想拖戲

    所以可能會有人會覺得結束地很快吧我想(汗)

    (五)情敵!?

    午夜過後,小清走出三尖恒潮時,新的木屋才剛開始動工沒多久,她問:「這個今天能弄好嗎?」

    「弄不好也沒關系。」埃迪說道:「露宿野外很正常,沒什麼好擔心的。」

    「嗯,那我處準備吃的!」說完就拉著冷夜和娜芙拉跑走了。

    「我說……」等三人走遠後修格羅緩緩開口:「讓殿下準備吃的?」

    埃迪蹙眉:「這……她沒意見應該沒關系吧?」

    修格羅冷笑:「真可惜,我以為你品嘗過殿下親手做的食物。」

    「呃……」他怎麼不知道這個嚴肅的家伙有當冷面笑匠的潛力?

    話說魔妃殿下的手藝還真沒見識過……難怪冥王嚴禁她做下人該做的事,原來除了寵溺外還有這層原因啊……

    「噗……」雖然早就知道了,但這只有皇G內才聽得到的秘辛還是讓日影笑了出來,「放心啦,至少小清跟冷夜的手藝是有保證的,不至於太糟。」

    「喔……是啊,真幸福呢!」

    日影沒好氣地瞪了修格羅一眼,「喂喂,你這是在夸我還損我啊?」

    修格羅挑眉:「你說呢?」

    「呿!」輕哼一聲,索X不去計較,反正,冷夜是他找到的,別人休想搶走!

    不料一向少話的修格羅今天竟然反常,擺明已經不搭理了他還是繼續說:「奉勸你一句,真要抓就抓牢點。」

    「你什麼意思?」日影放下手上的工具,瞇起雙眼看向修格羅,雖然嚴格算起來他是前輩,但流浪在外的他沒必要遵循G內或是軍中的規矩。

    「呵。」他的反應讓修格羅輕笑:「不懂嗎?連我都看得出來,她眼里只有小清,等妹妹沒事,自己的身體也好了,她會繼續留在你身邊?」

    「這不需要你C心。」日影沉聲回應,低頭繼續挖地基,「奉勸你,別打她的主意。」

    修格羅只是聳聳肩,沒做回應,埃迪則因為兩人的矛盾氣氛有些尷尬,忍不住看了修格羅一眼,真是沒想到,那嚴肅的家伙不會真的對只見兩次面的冷夜有意思吧?

    真要這樣天可要下紅雨了!

    「暗神保佑……」他低喃一聲不敢多想,埋頭努力工作。

    過後,綠洲的生活模式變了個樣,當然這并不是壞事,小清多了幾個伴自然非常高興,冷夜也不用總是往外跑了。

    娜芙拉為了解除咒術常常跟日影魔都綠洲兩邊跑,沒辦法問清楚情史的小清轉而找挨迪挖皇G內的八卦跟一些有的沒的的趣事,兩人很是聊得來。

    至於比較嚴肅冷漠的修格羅則常跟冷夜切磋,本質上是基於護衛時遇到突發狀況的默契培養,所以挨迪和修格羅有必要了解冷夜的戰斗方式好做配合,只是挨迪常被小清纏住,所以跟修格羅對戰的次數也就明顯多出很多。

    這讓這段時間擔任娜芙拉護衛的日影很是吃味,一想到跟娜芙拉離開後修格羅跟冷夜就會常膩在一起他G本不能接受,偏偏冷夜神經大條的很,要她沒事別找修格羅她還一臉莫名其妙。

    「熟悉戰友的戰斗方式是很重要的事,怎麼叫做沒事?」這是她的回答。

    然後日影大喊不行,他會吃醋的時候冷夜的反應竟是:「吃醋?你吃醋跟我的練習有什麼關系?想吃醋應該去外面買才對。」

    這回答差點沒讓日影吐血。

    結果他只好轉而警告修格羅,而修格羅回應:「我們對戰切磋很正經,而且對她也僅止於此,請別污蔑我的斗士J神。」

    喔!最好是啦!

    他實在是很想這樣嗆回去,可對方說的是事實,怎麼看都是他反應過度,可是他就是忍不住啊!看到冷夜毫無自覺地跟別的男人相處的樣子,真的是氣不打一處來啊!

    偏偏他又沒辦法跟修格羅交換工作,需要熟悉冷夜戰斗技巧的不是他,所以每次回來他總會把冷夜拉到有傳送陣的山洞里宣示自己的所有權,最好是弄到她隔天沒辦法練習,然後才悻悻然跟著娜芙拉離開。

    冷夜對這種舉動自然是又愛又恨,每次被纏上都嚇得要死,就怕小清突然跑進來看到,更別說隔天起來除了不懂事的妹妹之外,看到其他人一臉了然的模樣時那尷尬的感覺,那時候真的會有想砍人的沖動!

    而埃迪嘛……咳!

    除了非常無奈地隔岸觀火之外,在日影帶冷夜莫名失蹤時還得想辦法幫忙纏住想找姊姊的小清,因為他明白小清知道兩個人躲到哪里去了,第一次小清沒支會就拉著他想找兩人,結果到了附近就隱約聽到冷夜的叫聲,嚇得他抱起小清就跑,事後還瞎說兩人在做秘密練習什麼的,不能打擾,整個尷尬到不行。

    好在小清既沒心眼又很乖巧,聽到是秘密練習也就沒再去找了,甚至連問都沒再問,因為是秘密嘛!

    感謝ccc1330、kokubun、liyu0611的禮物~~~

    欸...

    其實是過度章節

    不知道接下來大家會不會覺得劇情跑太快說...

    反正就這樣吧

    不想花時間描寫太多瑣碎的東西所以就帶過了

    其實是懶(喂)

    如果覺得跑太快再修文好了......

    (六)異變

    「欸,我說奧修……」左等右等,挨迪總算等到只有他跟日影兩人獨處的時候,只是這已經是要送小清離開的前一天了。

    「什麼事?」日影整理著自己的東西,待會兒跟娜芙拉再回魔都一趟做過最後的確認之後就能回來接其他人離開綠洲了。

    「對於她們,冥王怎麼打算?」

    「還用說嗎?還她們該有的,先保護起來,等流月夫人回來了再看怎麼樣,怎麼,問這干嘛?」

    「那你跟冷夜呢?怎麼打算?」

    顯然沒料到挨迪會提這個問題,日影愣了一下才回答:「這次回魔都就會先跟陛下提起,夫人回來後會再跟她說,只能說……希望他們會答應吧。」會有顧慮不是沒道理的,頓卡家族就算沒落仍舊是貴族,而他,一個戰地孤兒,甚至連姓都沒有,說到底,冥王跟流月都能拒絕的。

    而這也是為什麼修格羅的動作會讓他十分吃味的原因,修格羅·喀爾西,這個姓氏,代表著尊貴的血統啊,身為三大貴族之一,他確實有那個資格……

    「這樣啊……」挨迪呢喃了一聲,抬頭問他:「那這次回去,也順便幫我這個沒靠山的老古板問一聲怎麼樣?」

    「你!?」日影瞪大雙眼,驚訝不已。

    挨迪卻是無所謂地聳肩,「你可是等同於愛上之前的宿敵喔,比起來我這個另類褓母喜歡上照顧的女孩不奇怪吧?」

    「不是吧!」日影作勢伸手要測試他有沒有發燒,沒辦法,可不是他反應過度,他們兩個算是同期的,當初也差點跟著一起成為冥王的近衛,對於挨迪他不是不了解,所以才會覺得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竟然就喜歡上小清,而且還是喜歡到想提婚的程度,這讓日影覺得簡直不可思議。

    依挨迪的個X,弄個十年……喔不,百年計畫都不為過,短短幾天!?

    沒開玩笑吧!

    挨迪撥掉他的手沒好氣地翻翻白眼,「我沒瘋好嗎,只是覺得……要找到像她這樣率真又乖巧的女孩,應該不可能了吧,如此而已。」

    「哈!說倒底就是欺負她單純嘛!」

    埃迪不屑地輕哼一聲:「彼此彼此。」

    「喂!什麼話,好歹冷夜知道的比小清多很多,稱不上單純吧!」

    「無所謂啦,一句話,幫不幫?」

    日影聳肩,「你都這麼說了當然幫啊,結果我可不負責。」

    埃迪垂眼:「不用你說我也知道,盡力就行。」

    於是乎,日影就這麼帶著好友的托付回去爭取兩人的幸福去了。

    「喔?提婚?」在地G內把一切都準備妥當已經是第二天了,日影在離開前提出要求,冥王饒富趣味地看著他。

    雖然貴為魔族之王,但現任的冥王并不怎麼擺架子,現在隨侍在側的也只有另外兩名近衛、娜芙拉和日影而已,他習慣X地握住配刀刀柄看向娜芙拉,眼中帶著詢問意味。

    娜芙拉低頭回應:「我想冷夜是喜歡日影的,但小清天真爛漫,像個孩子,對埃迪有什麼想法還很難說,恐怕還不到愛的程度。」

    對於愛妃還是不習慣看著自己的眼講話的壞習慣他已經習以為常了,畢竟都兩百多年過去了,冥王摟住她的纖腰對日影說道:「你跟埃迪的人品我自然信的過,我這邊不會有意見,想辦法說服流月才是你們要頭痛的,她可不會把寶貝女兒隨便嫁出去。」

    「是!感謝陛下!」冥王答應得乾脆日影聽到高興極了,回應得十分有力,雖然流月那邊還沒有譜,但至少已經通過第一關了。

    「好了。」冥王揮手,「去把他們接回來吧,有什麼狀況該怎麼做你是明白的。」

    日影領命興高采烈地使用傳送晶石回到綠洲,才想告訴埃迪這個好消息,那知道一道綠洲看到的竟然是橫尸遍野的慘狀,有魔獸的,也有不知從哪冒出來的,魔族人的尸體,綠洲中央被轟的七七八八的,顯然經歷過一場大戰。

    「冷夜!埃迪!該死的……該死的這是怎麼回事!」這情景簡直讓他心膽俱裂,遍地尸體,別告訴他愛人和朋友們就在其中!

    「混帳!混帳!該死的是哪個人渣!」找過洞X後他紅著眼在尸堆中胡亂翻找,悲吼著,「冷夜!冷夜……你在哪里?回答我!回答我啊!」

    還沒有時間吸收這突如其來的狀況,一股巨大的壓力就當頭襲來,積蓄在體內的悲憤瞬間找到出口,他怒喊一聲「去死」提起雙刀迎向敵人……

    感謝catherinena、cwen、sally0330、星翼、sdaxz的禮物~~~

    (七)來自東方的敵人

    刀劍交鋒他才看清楚,對方是名綁著黑色馬尾、穿著寶藍色寬松衣袍的男子,論穿著、打扮都不像是幻魔大陸的人,看就知道是東方大陸來的。

    日影也沒心思多管,只想盡快拿下眼前的混蛋逼問他其他人的下落,一個旋身,手起刀落,一出招就是冥王親自傳授的狂魔協奏序曲,雙刀匯聚力量驚人的暗元素隨著他的轉身不停向對方砍落。

    男子也不是省油的燈,先是側重防守,等到序曲落幕,日影攻擊漸緩時手中長劍白光乍現,直指日影咽喉刺去。

    殺紅眼的日影不避不讓,雙刀架在X前打成一個十字,在對方就要刺中咽喉時提刀往上一架,被打偏的長劍去勢不止在臉旁留下一道血痕,但他G本不管,趁機進身狠瞪男子,低喃一聲「變奏曲」同時將方才為了架開攻擊而舉高的刀順勢往對方肩頸處劈下。

    當!

    清脆的金屬碰撞聲響起,日影同時抽身後退,只見一名盤著發髻,身著淡藍色東方服飾的女子手舉摺扇護在男子身前,而側過身的男子身後衣衫以被突出的龍鰭刺破,可見就算剛才女子沒阻饒,刀口砍在龍鰭上傷害也不會太大,反而男子會有攻擊日影的機會。

    東方龍族……

    男子的身分讓日影心底不禁沉吟,怎麼樣也沒想到這件事情會跟東方龍族扯上關系,遽聞東方大陸也是有兩三個勢力多年來互相爭斗不分上下,怎麼可能把腦筋動到這里來?

    男子的身分讓他訝異,但幸好也因為這樣多少恢復了些許理智,他提刀在左手手臂畫出一道血痕,輕喃幾聲過後身上兩道血痕化為兩個血契分身,對峙的同時拿出治愈晶石治療傷口,也偷偷捏碎警報靈晶,通知冥王等人出事了。

    對於日影一副要生吞活剝的模樣男子似乎不甚在意,反而對女子阻擋攻擊的事十分介意,「我說過不用C手!」

    面前是虎視眈眈的敵人,身邊是同伴的憤怒低吼,女子完全不為所動,十分悠閒地拉開摺扇扇著風回應:「唉呀唉呀……如果不擋的話他可要被你殺死啦!那我們找誰問問題去呀?」

    女子的打扮和容貌十分清新脫俗,但說出口的話卻是嬌聲嬌氣,這樣的反差讓日影眉頭皺得更緊,加上兩人輕視的態度使他打從心底沒想讓兩人好過。

    男子聽了也是眉頭一皺,十分不屑地輕哼:「少羅嗦,管他死活,拿下再說!」話音一落身形便瞬間暴漲,一條深藍色的東方神龍便向日影撲去。

    女子反應也是很快,抓著龍角騎上龍頭一起向日影攻去。

    日影和兩名分身立刻分散開來躲避東方龍的攻擊,明白對付這種龍獸不可能硬碰硬,因此他幻化出許多虛化的分身擾亂對方,自己和兩名血契分身則伺機而動,一有空檔便發動攻擊。

    可惜女子也不是省油的燈,幾次偷襲都被她擋了下來,甚至還差點被東方龍的反擊傷到,好在都險險閃了過去。

    東方龍在戰斗上顯然不是屬於沉穩的一方,沒幾個回合過去就被擾亂視線的分身弄得心煩,仰頭發出怒吼,宏亮的龍吟震得整個地面都在晃動,巨大的能量聚集在大張的龍嘴前方,似乎是想要一次把大片分身,包含日影本身全部轟掉。

    日影見狀立刻跑動位置,讓自己和分身圍在龍身四周,除非他的法術是全范圍型的而且能瞬間發動護衛法術,否則依這樣的站位不可能一次轟掉周圍一片自己還不受傷,也沒有人笨到殺了敵人還傷到自己,更別說他頭上還有個同伴。

    正當東方龍匯聚的能量越來越強,光芒越來越盛,眼看著就要發動時,他卻突然傳出一聲痛呼,同時間聚集的能量像是煙火般四處飛散,有的轟向空中,有的砸在地上,甚至有幾發還打在東方龍身上,弄得他狼狽不堪,完全是亂七八糟的一次攻擊。

    日影在驚訝中邊躲避天上毫無準頭可言的“流星”邊看到東方龍在空中氣憤得扭動身軀,「女人!我說過別拉我的龍須!你找死!」

    巨龍的怒吼非但沒有嚇到女子,日影反而還聽到她的嬌笑,「喔呵呵呵!就算對方厲害也不用這樣欺負人嘛!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好玩的貨色呢!而且還是西方的。」東方龍想甩開他的動作對她似乎完全沒影響,不但能抓著龍須說話,而且還說得氣定神閒呢!

    這番話可完全激怒東方龍了,龍身甩盪得更加厲害,「賤人!你敢上他給我試試看!我讓你別想再站起來!」

    「呀!是誰站不起來還不知道呢!」

    雖然兩人的斗嘴內容讓日影聽了也忍不住流冷汗,但他可沒忘記這是戰斗,趁著兩人心思都不在自己身上的時候找到空檔,收起分身把全身的力量提到最高,「狂魔協奏終曲……暗魔狂擊!」

    身體內外的暗元素被提到最大,包圍住他變成了一個黑人,只剩鮮紅的雙眼暴露在外,當真與狂魔無異,日影雙腳一蹬沖天飛去一刀刺向女子一刀向龍首砍落……

    ……

    等到暗魔狀態過去日影滿是鮮血的身軀才完全顯現出來,他怎麼樣也沒想到女子竟然還留了那麼一手,她竟然不是人!而是妖,是水妖……

    向龍首砍去的那一刀確實對東方龍造成重創,但朝女子刺去的刀卻落空了,他眼睜睜看著女子在面前化成水霧散去,帶著嬌豔的笑容。

    「唉呀呀,這位小哥……你可真不簡單呢!」等到他聽到女子嬌媚的嗓音在耳邊響起時,劇痛已經占據了全身。

    而現在,他只能無力地趴在地上,看著女子替便回人形的東方龍療傷。

    但東方龍并不領情,他抓住女子的衣襟怒吼:「誰準你利用我!」

    「唉呀,真要放給你去做八成又要死人了,到時沒人能審問我可怎麼給姊姊交代?」女子瞞不在乎地打哈哈,這時她正好留意到眼角有到熟悉的身影抱著什麼東西走了過來,「唉呀呀,說人人到呢!太好了。」

    日影奮力地將頭轉向另一邊,只見一名留著直順烏黑長發的少婦走了過來,燦爛的笑靨讓眼睛幾乎瞇成一條線,掩蓋了絕大面積的血色瞳孔,但卻蓋不住漫天殺意。

    「噢!真不錯啊!這不是奧修嗎?」女子看向日影,微揚的嘴角溢出悠閒的話語:「真是太好了,我有很多──很多事想找人問問呢……」

    感謝sdaxz、羽竹、chlth、lynn12、kokubun、peterwang3、michelle78329的禮物~~~

    抱歉...

    只顧著回家結果禮物名單又被刷掉了

    然後又晚了一點更...

    我星期三才會回學校

    在這之前不知道還會不會更......

    會盡力的

    還是一句謝謝

    謝謝大家的支持!

    番外--育兒趣事1

    自從冷夜不小心懷孕且生下女兒後,有了孫女的流月高興得不得了,不僅替孫女娶了曉晨這個人族名字,還在她身上留下“連脈”印記,好讓她可以透過靈鐲隨時關注曉晨的身體狀況。

    然而,在曉晨出生五天內,靈鐲連續閃過三次代表生命受到嚴重威脅的紅光後,流月便嚴禁冷夜碰她心愛的孫女,免得還沒能撐到滿月曉晨就一命嗚呼。

    對此冷夜沒任何意見,不等母親下令就離女兒遠遠的,就怕自己不小心“殺”死曉晨,每次見到冷夜站得遠遠地盯著女兒直看的模樣日影就一陣好笑。

    畢竟說到底,她也不是故意的嘛!

    像第一次……

    那時因為是第一次抱曉晨,冷夜直看著女兒的臉,一陣不可思議,因為她還是覺得從自己的肚子里跑出這個小東西來好奇怪,看著看著就看到出神了,一個沒留意被椅子拌到……

    「哇啊啊啊啊啊!」才剛走進客廳的日影發出驚天動地的叫聲,一個不要命的沖刺滑壘,好不容易才接到差點摔死的女兒,甚至還滑得太猛一路滑到客廳最里頭的墻上,踢翻一推家具,好在,曉晨抱得好好的,沒受半點傷。

    而一旁早已穩住身子的冷夜一臉奇怪地看著他,「你在做什麼?」

    「啊?」他驚魂未定地看著她,「那還用說,保護小小晨啊!呼!好險……」感情是冷夜驚嚇過度了才問他這種蠢問題?

    「保護?」她皺眉,「看起來像在玩,保護什麼?」

    日影還沒來得及說話流月就飛也似地沖了進來,「曉晨!我的曉晨怎麼了!」原來她發現靈鐲的紅光閃了一下,嚇得趕緊跑來查看孫女的狀況。

    「沒事沒事,夫人,我及時接住她了,好好的呢!」日影安慰過後將女兒抱給流月,好讓她放心。

    「怎麼可能沒事?鐲子可閃了一下……」流月抱過曉晨,確定沒事後才問道:「剛剛怎麼回事?」

    「呃……小夜絆了一下。」日影有點遲疑,不知道該不該據實以報。

    「啊?然後?」

    「然後為了平衡身子就把小小晨……放掉了。」在流月脅迫的眼神下他還是說了。

    聽完日影的話流月瞪向女兒,「你做什麼?想摔死自己女兒不成?」

    「摔死?」冷夜還是皺眉,「怎麼說?」

    「你這是在裝傻嗎?」流月氣結,「明明就可以抱著她保持平衡,放掉是什麼意思?嗄!」

    面對母親的憤怒冷夜是一臉茫然,「不能……放掉嗎?」

    「廢話!」「那當然!」另外兩人同時出聲。

    見流月在氣頭上,怕冷夜受委屈所以日影搶先問道:「那為什麼你覺得能放掉她?」

    「她不會自己落地嗎?」

    這句話簡直讓兩人傻眼,日影再問:「為、為什麼你覺得她能自己落地?」

    「黑曜魔犬幼獸出生一小時就能奔跑,半天長出防御用的黑曜石甲,三天……」

    「停!」流月打斷女兒這夸張的類推法,「你以為曉晨是魔獸不成?就算魔族比人族強健,生長的還快也沒這麼夸張啦!天啊……我怎麼會讓小夜變成這樣……」於是流月抱著孫女退到房內去檢討她的教育方針去了。

    看母親這反應冷夜總算發現自己想錯了,「她……不會走?」

    「當然。」妻子這種既可怕又可愛的思考方式讓日影不禁莞爾,「把小小晨想成魔獸她可是會哭的喔!媽媽,我沒有那麼可怕,我很可愛!她一定會這麼說。」

    冷夜打了他一下,「別鬧,所以她什麼時候會走?」

    「呃……」日影想了一下,「人族的嬰兒大概一歲左右吧!魔族的話三個月,小小晨只有四分之一人族血統,應該比較偏魔族這邊。」

    聽到這答案冷夜睜大了眼,不敢置信,「真的?這麼久?別騙我!」

    「冤枉!」他高舉雙手投降,「事關小小晨,我哪敢騙你,小夜啊,我們可愛又嬌嫩的女兒沒那麼強悍啦,不信你可以去翻書……啊……」話剛說出口他就後悔了,戳到她的痛處啦!

    冷夜氣得轉身就走,欺負她不識字就對了。

    「哇啊啊啊!等等啦!小夜,我不是故意的……我的意思是……是……是可以去問娜芙拉啦!她是你的活字典嘛!對不對?欸欸,等等我嘛……小夜……」

    曉晨的第一次危機就在日影求冷夜原諒的喊聲中度過……

    感謝妍心心、sally0330、草莓提拉、cwen、雪玲蘭、eitatsu、yzhjjb、teki916的禮物~~~

    番外比較沒動腦

    打比較快...

    所以讓我先貼它吧> <

    番外--育兒趣事2

    至於第二次嘛……

    就發生在隔天,事實是,當時曉晨太早哭著要喝N,而忙了整天的日影和流月累得沒能馬上起來處理,反到是一向警覺心高的冷夜先醒了過來,等到終於弄清楚女兒是餓肚子後,她皺起眉頭。

    哺R這種事,她在母親的監督下進行過,但還是覺得很不習慣,不管怎麼說,雖然身體算是恢復正常了,但蓓蕾仍舊是很敏感的點,就算對象是女兒,可被吸吮的感覺還是怪怪的,所以,能不親自哺R就不要,這是最好的。

    基於這個想法,她拿出之前因為量多而收集起來保存的母R,倒進瓶子里便直接喂給曉晨,一開始曉晨嗆了一下便開始哭泣,她又是皺眉。

    真是沒用……

    心里忍不住冒出這種想法,基於有記憶以來,母親對她的嚴格要求,她也同樣拿那樣的標準看待懷中的女兒,只覺得連喝個東西都會被嗆到,還真是只比一團R好上那麼一點而已。

    小R團?

    好像是個不錯的稱呼,挺貼切,想到這她輕笑起來,哄哄女兒又繼續喂N,看她沒事過後便又讓她躺回床上,自己則整理整理,提前到訓練場練習去了。

    然而,回到家里過後,她看到的竟是母親和日影手忙腳亂的景象,曉晨傳來有些虛弱的哭聲,日影趕在流月之前跑到她身邊輕問:「你給小小晨喂了什麼啊?」

    「母R。」她蹙眉,「怎麼了?」

    日影有些無奈,「不對啊……只是母R小小晨不會腹瀉得這麼嚴重的,真的只有母R?」

    她點頭,而日影也只得搔頭,沒辦法,只好趕回去幫流月,可流月并不認為冷夜無罪,邊用法術處理孫女的癥狀邊問女兒:「你少問她一些事了,奧修,你讓曉晨喝什麼母R,嗯?」

    「存起來的。」她理所當然回答。

    「啊?是嗎?」流月笑得可燦爛了,「那有沒有加溫啊?小夜。」

    「夫……夫人,小心點……」她笑得是春風滿面,可房內的氣溫可是瞬間低了好幾度,日影就怕她一不小心氣過頭傷了女兒。

    冷夜還搞不清楚狀況,眉頭皺得更緊了,「加溫?什麼加溫?」她覺得只要在女兒面前,眉頭就別想放松。

    嗯,沒錯,就跟以前母親訓練自己一樣,不只皺眉,還有一堆的指導,所以這樣的反應是正常的吧?她想。

    這回流月可忍不住了,把孫女交給日影後便直接拿法杖敲女兒的頭,「加溫?什麼是加溫?呵呵呵呵呵……虧你還問得出來!喂給嬰兒的Y體都要加溫到跟體溫差不多啦!你竟然直接喂她冷母R!想害死她也不用這麼迂回……」

    「夫人!夫人!」日影趕忙搶救愛妻,「小小晨要緊,情況還沒穩定啊……」

    「啊!當然。」流月露出惡魔級的微笑拍拍冷夜的頭,「等她穩定下來,我再來好好“教教”你該怎麼當母親。」說罷抱過孫女繼續治療。

    日影則是帶著滿是委屈的冷夜來到大廳,「沒事沒事,你是新手媽媽,不懂是正常的,嗯?」

    「為什麼要加溫?」冷夜實在覺得無辜。

    「因為嬰兒的腸胃是很脆弱的,所以不能喝太冷或太熱的東西,下次記得喂她的時候要加溫,然後滴個幾滴在手臂內側,試看看溫度是不是合宜,等一下夫人會跟你講得更詳細的。」

    她嘟嘴:「她會教訓我。」

    「不會不會。」日影安慰:「她只是在氣頭上,過了就沒事了。」

    「嗯。」冷夜點頭,主動靠在他懷中,總覺得女兒出生以來自己就挫折連連,是不是之前殺太多人了,以至於現在就算沒有傷人的念頭女兒也會莫名受傷?因為她的雙手,是殺手的手,是拿來殺人的,不是救人、或者養育的。

    之後的事實讓她差點以為這樣的想法是對的,因為等到下一次她記得加溫,也在手臂內側試過溫度要喂曉晨的時候,N水還沒沾到女兒的嘴就先被日影給拿了過去,然後不到一秒,瓶子便落到地上摔成碎片,伴隨著的是日影的哀嚎。

    「哇啊啊啊!燙燙燙!我忘了你溫度感覺異於常人……燙燙燙!」

    那次看著日影不斷對著手掌呼氣的模樣她忍不住笑了出來,可不一會兒便又被流月訓了一頓,曉晨第二次的危機,在自己喊餓的哭聲、NN笑著訓斥母親的斥責聲,以及父親邊喊燙邊替母親求情的情況下正式度過。

    感謝羽竹、a93106、catherinena、sally0330、’ secret2、草莓提拉、出水芙蓉的禮物~~~~

    應要求更新育兒趣事~~

    溫度感覺異常的事件嘛...

    正文的下一章或下下一章會提到

    笑一笑,快樂過新年~~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