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這次用手指.....(上)(H)

    冷夜扭著身軀,想反抗卻又忍耐著,日影也就順著她的動作貼著她輕磨,兩具火熱的軀體交纏著,冷夜只覺得體內延燒的大火很快地升溫到不能控制的程度,當日影伸手退去她的衣物時她也沒阻止,真的太熱,她需要透氣。

    肌膚間最直接赤裸的接觸讓她顫栗,他們傳遞著彼此的體溫,日影的溫度讓她更加燥熱,但卻不會那麼難受,甚至不自覺環住他的後頸仰頭輕嘆,彷佛想索求更多。

    「唔……」當日影吻上X前的蓓蕾時她不禁輕吟,濕溽的觸感使她下意識縮了縮身子想躲。

    她對長舌帶來的刺激依舊沒有抵抗能力,「不……舌頭不要……呀啊……嗚……」她想求他,雙腿間卻突然傳來觸電般的感受讓她又輕叫起來,日影的長指已經趁她不備時伸到腿間撥弄著花瓣,「嗚……」雙腳中間被他的大腿卡著,又一次被占了先機,她只能嗚咽著搖頭,表示無法承受這雙重刺激。

    「放松,這樣才能慢慢適應。」日影的聲音突然從上方傳來,她訝異地抬頭一看。

    「不!呀啊……啊啊……」這一看腹部突然一陣緊縮,一股熱流從腿間溢出沾濕了他的手。

    看著她因為答應合作而無法反抗,不得不接受情欲染濕的雙眸,分身不禁感嘆:「怎麼這麼敏感……」

    冷夜咬著下唇搖頭,腰肢徒勞地輕扭著,一手抓著日影的頭發,另一手試圖推開分身,希望他別這樣看她,就算是同一人還是讓她覺得緊張羞愧。

    「別怕,還是我……」分身輕執她的手腕安慰,「不這樣我沒辦法觀察你的反應……」說完便低頭吻上她的唇安撫她的情緒。

    接吻似乎是很能轉移冷夜注意力且消除恐懼的方法,下身和X前的刺激仍然不斷傳來,但她卻仰頭抓住分身的雙肩熱情回應,好像這麼做能讓她暫時忘卻日影給的刺激。

    相交的唇舌、曖昧的喘息讓冷夜腦中一片火熱,完全被情欲占據,她的主動更是讓日影加強了刺激,她只覺得自己像是在熱潮中載浮載沉,而唯一的救命浮木便是吻住她的男人,她死抓著他狂吻,好像這麼做能讓自己擺脫熱潮,殊不知,這麼做只是陷得更深罷了。

    「嗚……嗯……嗯嗯……」刺激累積到最後終於把冷夜推向高潮,分身適時離開她,讓她有喘息的空間,日影擁著嬌軀,探入腿間的手指沒有停止,依舊持續按壓,嘴則是離開了X脯,靠在她的肩頸上喘息。

    冷夜抱著日影,感覺到他灼熱的氣息拂在頸側,小腹則因為手指不間斷的努力有節奏地收縮著,每次收縮就是一陣愉悅的感受傳到腦中,讓她不住嬌喘。

    等她平復許多後日影和分身突然同時動作,將她從床上撈起翻身,冷夜輕叫一聲後便發現自己變成跨坐在分身身上,身後的日影大手始終沒離開腿間的嬌弱,他身體微微往前壓迫,讓冷夜半趴在分身X膛上,另一只手繞過腰際輕貼在小腹上往上一抬,讓她的臀部翹高些。

    「日……日影?」冷夜回頭,不懂他要做什麼。

    「你愿意叫我的名字我很高興。」日影清撥她的發絲,俯身輕啄她的耳,「如果可以,叫我影……我會更高興。」

    接著他挺著腰,讓欲望在她股間磨擦,「記得他嗎?」

    意識到輕磨自己的是什麼後冷夜全身忍不住輕顫,臉頰瞬間變得更加嫣紅,呼吸也沉重起來,她低頭輕輕擺腰,想離chu長遠一些日影的手指卻壓向嬌嫩的花核,「啊……」她輕叫著,臉紅透了,也抖得更厲害了。

    「記得嗎?」日影故意在她耳邊吹氣。

    她只好點頭表示記得。

    「別擔心……」她點頭後日影不再磨擦,他讓自己緊貼著玉背,手指沾著蜜Y在花徑入口打轉,「今天他不會進去……我讓手指代替……」說完中指便稍微施力,撐開花瓣向蜜Y的泉源探去。

    「呀……」只進去一個指節冷夜便輕叫起來,花徑緊張地收縮,想抗拒異物的入侵。

    「放松……」分身在底下安慰,「真的受不了抱著我沒關系……」

    冷夜噙著淚搖頭,雖然看不到,但花徑內敏感的媚R忠實地將手指的動作和壓迫感傳到腦海,感覺到日影的手不斷輕旋,向前壓迫一些便被花徑緊緊包住,於是又微微後退讓肌R放松,又前進、緊縮,後退、放松,如此來回,每次前進總會比後退多上一些。

    這是她第一次如此清楚感受到體內的神秘地帶被迫綻放,過程緩慢且清晰,她不住輕吟,媚R羞澀地蠕動著,「嗯……嗯嗯……」最終日影的手指還是完全進入她體內,花徑的收縮像是在輕吮著入侵的手指般,像眷戀且歡迎著他的進入,自己溫潤包覆他的感覺讓冷夜有些羞恥地低下頭,不敢看他。

    感謝伊幽的禮物~~

    明天有可能不會更

    可是不更的話就要等到星期三了...

    我盡量努力...

    (二十五)這次用手指......(中)(H)

    冷夜溫暖的包覆讓日影非常滿意,他覆在她耳邊輕聲說道:「你的花徑跟你一樣害羞呢……」說完還使壞地在花徑內微微顫動手指。

    冷夜忍不住輕喘,「別……別說了……」

    「為什麼?」他輕笑:「我說的是實話,而且你這樣好可愛……」

    「唔……」手指已經轉變成輕輕按壓,一道道如電流般的細微感受傳來,花徑不自覺地加快了收縮的頻率,「別,呃……能……能不能……出去?」冷夜輕咬下唇求他。

    「不行喔……」手指深埋在她體內輕旋,惹得她一陣輕顫,日影故意嚇她:「手指出去的話……那就換他進去。」說完還惡意地挺了挺腰,嚇得冷夜直搖頭,等於默許手指待在體內肆虐了。

    冷夜默許後手指更加肆無忌憚了,日影讓手指緩慢地在花徑里戳刺著,幅度很小,大約半個指節到一個指節而已,但這也夠讓冷夜受的了,尤其每次深入時指腹總會向上輕按,每次輕按都會調整一點角度壓在不同的地方,這種輕柔的按摩讓她哼叫連連。

    「呀……啊……啊嗯……」花徑隨著手指的按壓收縮,像是要感謝手指的按摩似的也包覆著手指幫他按摩,下身的反應讓冷夜羞赧極了,她下意識微微擺腰,像是要擺脫手指的進犯,但幅度卻沒有大到能讓她跟手指分離,反而加劇了媚R被磨擦的力度。

    「喔……呀啊……啊啊……」她腰部一動日影也慢慢加快、加深手指進出的速度和力道,從一個指節漸漸變成兩個指節,從緩慢進出變得飛快,按壓的力道也越來越大,而冷夜則被刺激得不能自己,嬌啼著將纖腰越擺越快,與其說是要擺脫,倒不如說是在迎合了,她雙手抓住分身的肩頭,臉頰貼在分身的X膛上無助地呻吟著。

    「嗚!嗚啊……啊……」受不了刺激的花徑一陣緊縮,抽蓄著將她推向高潮。

    「好可愛……」看著趴在分身身上喘息的冷夜他忍不住感嘆,他的手掌都被愛Y沾濕了,埋在體內的手指還在深處不停按壓延長高潮馀韻,不過他沒讓她休息太久,一會而過後便把手指退到只剩一個指節嵌在花徑里,接著曲起無名指,指尖在中指和花谷的交合處輕劃,接著試探X地往里頭施壓,想試著擠進去。

    「啊……」這動作讓冷夜縮著身子驚叫一聲,她身手抓住他的手腕但卻沒力氣移開,「不、不要……太多了……啊啊……」

    無名指依然在交合處來回移動,而且往里頭探去的力道越來越大,「沒關系的,放松……兩只手指而已,還比不上我那里呢……」

    「嗯……嗯嗯……嗚……」即使花徑入口緊張地盡力夾緊還是抵擋不住無名指的進犯,一股被撐開的感受夾雜著些許疼痛傳來,谷口還是淪陷了。

    「放松……這樣才能接納我。」日影在她身後輕哄,中指和無名指輪流輕壓,邊按壓邊往洞口深處逼近。

    冷夜只能輕哼著努力讓花徑張開,免的手指迫近時夾帶的疼痛加劇,大腿也因為這樣的想法不自覺地又打開了些,當日影盡數進入時花徑一個大大的收縮,花瓣將手指G部緊緊地包夾著,她只覺得入口處像是被撐到極限了。

    這想法讓她驚異不已,日影說兩G手指還比不上欲望,可光是這樣她就快到極限了,那麼之前體內的花徑是如何容納他的碩大的?

    「嗯哼……嗯……」指尖不比手指G部chu,所以雖然還是被緊密包覆,可還是有活動空間,日影移動著手指又一次在花徑中來回輕按,他仔細地觀察冷夜在身下呻吟的模樣,像是在等待什麼。

    「噫!啊……」突然,手指壓到了某處特別柔軟的媚R,嫩R被壓得陷了下去,那柔軟處傳來可怕的快感使冷夜冷不防扭腰驚呼。

    「找到了。」日影帶著邪笑輕喃,手指暫且按兵不動,輕點在軟R上,他上前摟住冷夜哄道:「我們坐起來。」說完也不等她答應便和分身一起把她撐起來。

    坐姿使得重量向下壓,花徑內最柔嫩的弱點就著麼被迫壓在指腹上,現在日影只要微微曲指向上一扣就能讓冷夜尖叫出聲,但沒經驗的冷夜卻還搞不清楚狀況,坐起來過後全身赤裸的模樣就這麼真實地呈現在分身面前,甚至雙腿間還羞恥地包覆著男人的手,花徑因為羞恥而略微大力收緊,她無措地想遮掩自己這羞人的模樣,「別……別看。」

    她試圖遮住X前的蓓蕾并伸手抓住日影探入體內的手,微微使力想再次請他離開,但日影的回應卻是用另一只手環住她,讓她向後緊貼著他的X,然後手指向上一扣……

    感謝10955、temis、小雨點DADA、a93106、clenemtine、luoningtr、伊幽

    這麼多天沒更還是這麼多人支持真的很高興~~~

    謝謝大家~~~~

    (二十六)這次用手指(下)......(H)

    「啊啊啊……」尖銳的快感幾乎是用爆裂的方式在體內炸開,冷夜尖叫著縮起身子,身體下意識想往前傾好減輕體重壓在軟R上的刺激,但日影卻強悍地逼迫她坐直緊貼著他。

    他也沒有要馬上將她逼瘋的意思,因此動一下就停止了,有意要冷夜學一個乖,等她從刺激中回神時日影輕吻她的耳垂低喃:「聽好……以後除非是被強迫,否則別讓人碰你這里……你最嬌嫩脆弱的地方。」他邊說指腹邊微微前後移動輕磨她的濕軟。

    剛才的刺激讓花徑不斷蠕動著,下身被手指侵入的感受更加鮮明,加上冷夜發現現在的姿態無疑是自己把弱點壓在敵人手上,像是露出頸項任人宰割一樣,這樣的認知讓她更加覺得丟臉,原本遮住X脯地手撐著分身的腹部,輕吟著在大腿慢慢凝聚力氣,想稍微撐起身子,至少別再把軟嫩壓到指腹上。

    日影當然不讓她如愿,手指又一次上扣,「呀啊!啊哈……哈……」滿意地聽到她的嬌啼及感受到花徑幾下重顫收縮後,他才緩緩開口:「聽到了嗎?以後……只有我能碰,嗯?」

    第二次強烈的尖銳快感讓冷夜直搖頭,「不、不要……不要……啊……」

    「喔?不要?」他當然知道冷夜指的是別再刺激敏感的軟嫩,可他故意曲解,惡意地將手指用力往下壓,一股隨時準備向上攻擊的模樣,「那我只好攻擊到你說要為止嘍……」

    「呀!不!不是……別、別……」要不是日影抱著她,她幾乎要彈起來了,抓住日影手腕的那只手指節緊張用力到泛白,「我、我答應,我答應……別動……別動,求你……」她回頭懇求日影,剛才的刺激要是讓他的手指連續且用力上扣……想到這里她就渾身哆嗦。

    看到冷夜輕咬下唇楚楚可憐的模樣日影放松了手指吻上她的唇,但他沒有深入,輕吻一下便隨即離開,故意問她:「我剛剛說了什麼?你答應什麼?」

    「我……我……」冷夜兩片唇半開合了半晌依舊說不出所以然來,剛才日影說了些什麼只想避開刺激的她G本沒聽進去。

    「不乖喔……」日影湊過去輕吮她的下唇說道:「沒注意聽我說話……我要處罰你。」

    感覺到她的顫抖,他輕笑:「我要你徹底記住你這里有多敏感。」

    「不!別……別這樣……」

    知道她害怕日影輕哄:「放心,我們慢慢來……還有,別忘了你答應我的……除了我以外,任何人都不準碰這里,不準……」說完指腹便輕抵著軟R旋轉緩慢磨擦。

    「嗯……嗯嗯……」這樣的動作非常溫柔,雖然有快感但并不尖銳,反而還讓冷夜發出舒服的呻吟。

    「轉過頭來……」日影輕聲命令,冷夜一回頭便與她相吻,兩人的唇舌交纏,手下對她的愛撫也沒停止,他盡可能的輕柔,就怕嚇到太敏感的她。

    撐在小腹上的手已經放棄支撐身體了,改成撫在日影臉龐回應他的吻,唇舌間傳來的刺激讓她腦袋發熱,下身的細微快感又讓人覺得舒服無比,已經快無法思考了。

    「對……放松……」躺在兩人身下的分身撫上她的腰際和大腿來回愛撫并給予指導:「這著身體的感覺走……別抗拒就能享受。」

    「唔……唔嗯……」可能是出於本能,也可能是真的接受了分身的話,雖然聽到他的話、感覺到他的撫M,讓冷夜又一次覺得自己同時被兩個男人侵犯著,可感到羞恥的同時腰肢卻以極小的幅度開始前後擺動起來,溫和的愉悅感是很舒服,但身體卻想要更多。

    「嗯……嗯哼……嗯啊……嗯啊……」日影配合地加大了磨擦的力度,有時甚至調皮地輕輕往上勾一下,使冷夜不得不放開他的唇張嘴喘氣并發出勾人的媚吟。

    「噫噫……嗯嗯嗯……」磨擦的速度已極緩慢的速度增快,當速度提升到一定程度時冷夜體內的快感也累積到爆發的邊緣,這次她沒忍耐,輕叫著攀上一次小高潮。

    帶她緩過氣之後日影又重新慢速磨擦,再給予一次小高潮,然後喘息一下,接著又一次,他知道對她不能太急躁,這地方真的太嬌弱,無論如何都得讓冷夜習慣後再慢慢加強刺激,否則她以後只會抗拒這樣的碰觸,反正還有三天,他有的是時間讓她愛上享受R欲的感覺。

    而現在就是第一步,慢慢給予一些小高潮,讓她在高潮中沉溺,讓她慢慢想要更多,然後……

    想到這日影眼神一暗,不小心稍微大力地扣了軟R一下,冷夜立刻輕叫著攀上不知道第幾次的小高潮。

    高潮後冷夜全身無力地靠在日影身上喘氣,臉上因為情欲的渲染呈現出迷人的嫣紅,眼眸也蒙上一層水霧,舒服到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只能不停嬌喘。

    感謝eitatsu、xxgzsw的禮物~~~~

    以後再讓冷夜欺負回來

    不過總體來說還是日影欺負比較多......

    (二十七)三天的開始(H)

    結果又打報告又打文地就拖到現在......

    已經是星期五了!冏

    真對不起,讓大家久等了(拜)

    第一部到這邊結束了

    第二部還請支持~~~

    見她這樣日影知道差不多能再進行下一步了,因此手指從輕磨轉為輕壓,先是緩慢且小力地按壓著,新的刺激讓冷夜扭著身子哼吟,但并沒有什麼反抗的動作,又是幾次小高潮過後日影慢慢加快按壓的速度和力道。

    「嗚……啊哈……啊哈……」在日影的愛撫下高潮連連的冷夜已經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埋在體內的手指彷佛有魔力似的,每一動作總會有舒服到令人全身酥軟的感覺傳遍全身,她感覺到每個細胞都在叫囂著,她聽到身體告訴她,告訴她這樣好舒服,舒服到不想讓這種感覺消失,她只能不停地嬌吟,無措地輕扭身軀,增加摩擦的同時也像是在求日影,求他不要停。

    她喜歡這樣的感覺,如果停下來的話……如果停止的話……「啊啊……嗯……」X口傳來的刺激讓她叫了起來,又是一次小高潮,低頭一看,原來是分身伸手替她慰撫已經有些脹痛的R房,因為連續不斷的小高潮而蓄積的R汁被擠了出來,R白色的汁Y潺潺流下,順著冷夜的身型流至大腿G部,有些甚至穿過神秘的三角地帶到達手指與花谷的交合處。

    Y靡的景象讓日影下腹一繃,忍不住又加大了力度。

    X部的刺激和更強大的力量無疑是火上加油,冷夜開始語無倫次起來,「呀啊!呀啊啊……不、不要……喔喔!舒服……嗯!不、不對……啊啊……」是在求饒還是在享受,連自己都搞不清楚了。

    冷夜的囈語讓日影將手指的力道加到最大,強烈到尖銳的舒服快感讓冷夜尖叫連連,就算達到了高潮日影也沒有停止的意思,手指依舊快速且用力地上扣,軟R被壓得狠狠陷進體內,幾次高潮過後不知道是身體麻痹了還是怎麼樣,快感依舊不斷,但暫時是沒高潮了。

    冷夜有些失神地看著躺在床上的分身,下腹傳來的快感讓她不住嬌喘,軟嫩依然被重扣著,花徑也緊張羞怯的收縮,卻遲遲沒有高潮,她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也無法思考什麼,而分身則凝神看著她,似乎在等待什麼。

    過了一會兒,冷夜察覺到了,軟嫩在按壓下竟然……竟然慢慢變硬而且凸起了一小塊圓弧狀的硬塊,「噫!啊啊……不……停、停……」真的像是按鈕一樣,手指重按在上頭讓腹部一陣緊繃,身體深處傳來陣陣酸澀,她不禁睜大雙眼乞求著。

    可日影等的就是這時刻,當然不可能停止。

    「噫……噫……」每重扣一次冷夜就叫一聲,本來軟嫩的地方越變越硬,像是有什麼蓄積著要爆發似的,她咬唇搖頭忍耐,不敢想像放松的話身體會變成什麼模樣。

    可這樣徒勞的拉鋸贏的始終是日影,手指在她最敏感的弱點上瘋狂攻擊,再多的忍耐終有潰堤的時候。

    感受到一股平時小解時會有的感覺涌上,冷夜嚇得瞇起雙眸忍耐,但手指又一次上扣,被壓下的尿意又竄起,她全身緊繃地苦撐著,但卻越來越壓抑不住不斷被手指激起的感受。

    忍到最後幾乎是渾身痙攣地在死撐,忽然,手指的攻擊暫時減緩許多,變成中途的輕壓,這讓冷夜放松下來,而在這時日影冷不防向上重扣……

    「嘎……」冷夜連叫都叫不出來,聲音被卡在喉嚨,而一直忍耐的界線終於潰堤,致命的狂潮席卷而來,花徑劇烈收縮愛Y失禁般的瘋狂涌出,R汁也跟著四處散溢,噴濕了日影的手,甚至潺流而下打濕分身的腹部和他腰側的床單。

    第一次被弄昏時的白光又在眼前閃過,絕頂的高潮讓冷夜承受不住,淚水從眼角溢出,但日影還是沒停手,指腹順著收縮的頻率持續按壓,攘冷夜停留在高峰的時間拉到最長,等到高峰過去她便直接軟倒,日影也沒再強迫她坐著,順勢讓她躺回床上緩緩抽出手指。

    冷夜已經沒了聲音,手指退出時造成的磨擦和刺激也只能用身體的顫抖來反應,日影輕易地跪在她腿間,先是拿起一旁準備好的毛巾擦拭濕漉,接著便接過分身拿來的一瓶藥罐,他消去分身,打開藥罐將里頭的半透明藥膏均勻地涂抹在欲望上。

    他明白,要自己忍耐不上冷夜是不可能的,所以才準備了藥膏,同樣是避孕用的,涂抹在欲望上能快速凝固成一層薄膜,阻止JY進入女體內,完事後再將薄膜除去即可。

    撫上已經半昏迷的冷夜,他輕聲開口:「我們……正式開始吧……」語畢挺起欲望緩緩進入她體內。

    冷夜嚶嚀一聲,被情欲占據的身軀不自覺挺起接納他的欲望,房內又一次響起魅惑的聲響,可以想見,這三天屋內會經常上演類似的誘人情節……

    對不起......最近比較少上來

    結果送禮名單又被刷掉了!!!冏

    之前有送禮的在這里跟你們道歉,沒記下來...

    還是很謝謝你們

    也謝謝英兔兔的禮物

    文章我會努力的

    (一)離開前的......(H)

    啊啊......

    對不起...

    結果還是只能更一次...

    快被報告淹沒了> <

    12月份真的更比較少

    過去以後就會恢復一些了

    還請各位見諒

    三天過後,日影果然依照約定放了冷夜,給了兩瓶炙巖露,甚至把寒心還給她。

    接過寒心冷夜心底總算松了口氣,就算自己的身體……總之,小清能平安就是最大的安慰,正要轉身離開時日影卻叫住了她。

    他拿出一個小藥瓶說道:「拿去吧,沒意外的話這應該能抑制你不正常的動情。」

    冷夜挑眉,并沒想到他會這麼幫她,可也沒多說什麼,正想伸手接過藥瓶時日影卻收手,將藥瓶內的藥丸倒出,拿了一顆給她,另一顆則自己吞下,「吃吧,不會再不相信我了吧?」

    她一愣,嘴角忍不住勾起些許弧度,接過藥丸吞下,「這次信你。」說完才正想接過藥瓶日影竟順勢貼了上來,「你……唔……」還沒來得及阻止雙唇便被堵住,貝齒被輕輕撬開,任憑他的舌在嘴里探索。

    深吻過後日影輕啄她的下唇笑道:「讓我檢查一下……是不是真的吞下去了。」他的聲音因為情欲已經有些沙啞。

    「嗚……」冷夜輕哼著,這三天來身體被他弄得G本禁不起任何挑逗,她已經有些腿軟了,「你……你故意……嗯……」話還沒說完又是一次深吻,所有的抗議全被日影吻去。

    日影的舌在口腔中仔細且溫柔地滑動、輕勾,如他所言徹底的檢查過一次,確認冷夜真的將藥丸吞下後才放開她,他摟住她親吻頸間:「總算肯信我了……」

    他的吻讓她嚶嚀出聲:「嗯……別……」她輕喘著,知道自己又動情了,而動情的唯一解決方法是……

    想到這冷夜忍不住輕斥:「你說謊……」

    「我沒有。」日影挺腰,讓自己的欲望貼著她的小腹,感覺到冷夜的輕顫後他笑道:「只是想在你離開前做最後一次……」

    「真……真的?」冷夜抱著他羞赧地磨蹭雙腿,腿間的熱流早已泛濫。

    「嗯……午夜前一定放你走。」說完便解開她的衣衫在X前落下親吻。

    冷夜仰著頭不停嬌喘,當兩人完全坦誠相見且日影吻上蓓蕾時,她禁不住刺激雙腿一軟,好在日影適時拖住她才沒跌坐到地上,「啊啊……」難耐的呻吟傳到日影耳中成了最佳的鼓勵,雙唇更加賣力地挑逗X前的敏感點。

    當他稍作停歇時,冷夜靠在肩上喘息,他也不著急,只是用雙手來回愛撫挑逗,卻遲遲沒下一步動作,直到冷夜受不了開口求他:「別……嗯……別逗了……」

    「嗯?不然?」他故意在她耳邊輕問。

    「給……給我……」這三天下來她已經知道該怎麼跟他索求,雖然會有些羞怯,但也漸漸習慣了,或許是因為沒跟人群有太多接觸而羞恥心沒那麼強烈,也或許是她真的已經十分信任日影的緣故,總之,主動開口求愛這一點她是能做到的。

    「啊?給什麼?」日影故意壞笑著問道,他還是十分喜歡看她害羞的模樣。

    「你討厭……」她嬌嗔一聲,雖然有些難為情,但還是應他的要求說得更仔細,「當、當然是要你……要你進來、進來身體里……」

    或許對多數男人來說這樣的講法還是太含蓄,但對日影來說已經夠了,他沒有要把冷夜逼到像個X奴的地步,於是輕笑著答應,「嗯,聽你的。」他將冷夜轉身讓她貼在墻上,膝蓋撐開她的腿讓欲望在花谷上磨動。

    這姿勢讓冷夜輕叫起來,「啊……別……別從後面……」

    日影握住她的腰逗她:「為什麼?不是很喜歡嗎?」

    「沒……沒有,啊……」欲望的前端已經探入谷口,冷夜不禁顫抖起來。

    花境內緊致的壓迫感讓日影喟嘆出聲:「還說沒有呢……每次從後面進入你都夾得特別緊,弄得我好舒服……你也很舒服吧?喜歡這樣,對不對?」邊說邊讓欲望慢慢挺進,當他說完時欲望正好輕觸到敏感的花心。

    「嗯嗯嗯……」冷夜說不出話來,在花心被碰觸到的時候就已經輕哼著攀上一次小高潮,每次只要日影充滿她的體內,不管怎麼樣都一定會先有一次高潮,像是她的身體在歡迎他的進入一樣。

    「啊……」日影滿足地輕嘆,一開始不知道她的身體狀況,有幾次進入後就馬上被她的熱情激得直接繳械,不過幾次下來了解狀況後反而很享受這樣敏感的身體,「要開始了。」覆在冷夜耳邊輕聲提醒後他便開始微微律動,冷夜跟著輕吟,屋內又一次彌漫著Y靡的氣氛……

    感謝sally0330、dhwlp、羽竹、catherinena、伊幽的禮物

    因為這星期只更這一次......

    所以一定有些朋友的禮物被刷掉了

    雖然不知道是誰,不過還是非常感謝你們的支持

    我會繼續努力的

    雖然最近速度慢了非常多......

    (二)最後一步

    激情過後日影抱著冷夜喘息,他拿起放在一旁的藥瓶說道:「帶上吧。」

    「才不……」冷夜還沒完全恢復過來,依舊輕喘著,她推開了他的好意,「還不是動情了……」

    「呵……」知道是自己讓她弄混了,日影也不生氣,好心勸說:「被我挑逗不算不正常的動情喔……你總不想每天受兩次冰鎮的苦吧?」想到回去後她極有可能會用冰元素來壓制每天兩次的不正常動情,日影就是一陣皺眉。

    「哼……」冷夜還是有些半信半疑,但仍然接過藥瓶,而後便起身穿衣,真的該走了。

    這次日影沒再阻止,只是半躺在床上目送她離開,在看到她離去前的回眸時,他忍不住笑道:「有什麼需要再來找我吧。」

    冷夜被他說得臉上一紅,輕斥一聲:「別想!」

    「咦?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我指的是炙巖露喔。」

    冷夜也沒想到是日影故意在逗她,只以為是自己想偏了,窘迫地丟下一句“再說”便匆匆離開,看她這樣臉紅的窘態日影心情大好,也沒為離別感到可惜什麼的,他起身更衣,是該跟冥王報告進度了。

    走到書房拿起傳送晶石輕笑著,冷夜還是忘了一些事呢!她是注定逃不開他的糾纏了,而他也不打算放手。

    「不過……還是得請到娜芙拉吧……」他輕喃著在傳送陣的光芒中消失。

    冷夜總算是趕在咒術失控前回到綠洲,「姊姊!」小清立刻迎上前,臉上的欣喜藏也藏不住,「還好嗎?是不是把病治好了?你的朋友有說為什麼會這樣嗎?」

    「放心。」她笑著撫M妹妹的頭并拿出藥瓶,「拿到藥了,沒事。」她暗想好險,還好有拿藥,不然小清又要擔心了,只是到底有沒有效就不得而知了,反正發作的時間正好是小清待在三尖恒潮里的時間,到時只要用平常存積下來的冰元素石或是寒心來幫忙抑制就好,倒是不用太擔心會被發現。

    「嗯,那就好。」小清開心地點頭,拉著冷夜就往木屋走,「快點來吃飯吧,姊姊一定餓壞了。」

    「呃……」

    「怎麼了?是不是不餓?」

    「不,朋友交代過,吃藥的這段期間不能吃固態食物,喝些營養Y保持身體機能就好。」她愣了一下才臨時想到這樣的藉口來掩飾。

    「啊……那怎麼行,只靠營養Y……」

    「沒關系的,你去吃吧,我喝些水就行。」

    「嗯,那姊姊要快點把病養好,到時候再準備好吃的給你。」

    「嗯,當然。」看到小清的笑靨她也只能微笑答應,苦澀留給自己。

    這三天日影還是沒能幫她找出原因,只是更確定了身上的一些癥狀罷了,他問過要不要找他的朋友幫忙,但她一口回絕,這種丟臉的樣子怎麼能讓其他人看到?光日影一人她就快受不了了,好在日影也沒強求,其他時間也只是幫她處理動情的癥狀,另外找一些藥材看看能不能治愈罷了。

    可惜都沒效,最後也只是給了一瓶可能能夠壓抑癥狀的藥瓶而已,手握著藥瓶,冷夜開始擔心起來。

    『這樣的身體狀況很難再接任務,想點別的方法吧。』

    日影說過的話在腦海中浮現,但她卻十分茫然,除了殺戮之外,還能有什麼能讓她換到炙巖露的?

    沒有吧!

    所以,還是得撐下去,真的不行的話……

    『真的沒辦法那就帶著小清到火山中央吧,記住,現在是她的身體在抑制咒術的威力,如果她死去,咒術失控的結果是大半個大陸陷入冰封,如果到火山中央……至少冰封的地區能控制在火山區周圍,明白嗎?』

    母親臨別前的叮嚀猶言在耳,但無論如何,她都不想那麼做,所以……走一步算一步吧!

    反正兩瓶炙巖露在加上寒心能撐一個月,至少她還有些時間調整身體的狀況,應該不至於沒辦法出任務才是。

    冷夜心中是這麼盤算的,但她并沒想到,這次回來過後便是好一段時間離不開綠洲了……

    感謝綠芃、temikao、clenemtine、michelle78329、ice0、伊幽、雪女、eitatsu、冰紫蝶的禮物

    大家給的溫暖我都收到了~~~

    實習到12月底結束,快過去了,加油!

    (三)不能讓你離開(上)

    回家的半個月生活過得十分愜意,也是好在日影給的藥真的有用,加上身手沒有因為這樣而變遲鈍,於是冷夜有時間便陪陪小清,跟她說些外頭的有趣見聞,小清進到三尖恒潮後便去找魔獸切磋、鍛鍊。

    這天,正當冷夜跟黑曜魔犬練習結束,想提早回到木屋準備小清的食物時,她怎麼樣也沒想到,日影竟然會大喇喇地站在山洞的洞口等她!

    看到他的剎那她的臉色瞬間刷地慘白,話也說不出口,只是盯著他直看。

    日影看她一副世界末日的表情也覺得無奈,但至少比直接殺過來好一點,知道她最想知道的一定是為什麼自己會出現在這里,於是還沒等她開口就先招了,「你兩次落在我手里,身上的東西除了寒心全被我收走了,當然包括這個。」說罷他拿出回程晶石。

    「你……」冷夜咬牙,這時她直想掐死自己,真的太大意了!

    更該死的是他就站在洞口,她沒辦法查看小清的情況,甚至是不是有其他人同行她也無從得知。

    看到冷夜向洞內望去的眼神和戒備四周的模樣日影很輕易猜到她的心思,他舉起雙手表示這次的來訪并沒有任何威脅X,「別擔心,我一個人來,沒有帶武器,你的妹妹也沒事,真的。」

    冷夜Y晴不定的表情讓日影心里沒底,這次來是想說服她一些事情的,當然明白這樣突然出現G本不可能讓她放松談條件,但他和冥王已經達成共識,不能等到冷夜下次出任務時再談,與其花時間去掌握她在外的行蹤,不如直接跑到她家里來,而他自己也做好了跟她長期抗戰的準備,不管怎麼樣,先花時間得到她的信任再說。

    這時冷夜已經慢慢走近,他依然高舉雙手不做任何動作,且看她如何反應。

    !?

    當唇瓣傳來濕溽的觸感時日影簡直無法相信,她竟然主動獻吻!?

    當冷夜的手環上他的後頸時他能清楚感受到她因為過於緊繃而產生的顫抖,吻住自己的雙唇也帶著明顯的倔強和勉強,日影忍不住皺眉,不懂她為何如此不甘愿卻還是這麼做,但還是輕柔回應她的生澀。

    他的回應讓冷夜嚶嚀一聲,吻得更加深入,雙手也開始不安份地在他身上游走,甚至主動去解他的腰帶,日影不禁挑眉,是半個月不見所以變得欲求不滿嗎?可她不像是這樣的人啊……

    總之,美女主動投懷送抱要拒絕的話就是笨蛋了,所以雖然心中有所懷疑,但他還是順應著冷夜的動作,高舉的雙手放了下來輕摟著她,也不甚安分地挑逗她的X感帶。

    「呃!」

    冷夜冷不防輕喊一聲以極快的速度向後跳開,拉開兩人的距離後便因為腿軟而跌坐在地,本來還覺得奇怪的日影看到她手上拿的東西後不禁苦笑。

    是儲物腰帶和空間戒指,主動獻吻讓他放下心防就是想趁機拿這兩樣東西啊……

    「何必這麼大費周章呢?只要你開口我就會給你的。」

    冷夜輕斥:「少羅嗦!」事情到了這樣的節骨眼,她不容許自己出絲毫差錯,誰曉得他是不是在交出東西前會偷藏什麼能傳送出去的晶石。

    如果不是因為剛鍛練結束,體力G本不濟她也不會出此下策!

    冷夜懊惱地想著,看到想上前幫忙的日影時她又喊:「別過來!」

    他停下腳步,有些猶豫地問道:「呃……我只是想扶你起來,你……動情了吧?」

    「請你搞清楚……」因為動情而有些紊亂的呼吸并沒有掩蓋掉她的殺氣,「這里是我的地盤……」話才剛說完幾只黑曜魔犬便將日影圍住,對著他露出森白的利牙不斷低吼。

    其中一只來到冷夜身旁,讓她得以扶著它的身軀站起,「在這里……我說了算!而你……別想離開。」

    日影看了看周圍的魔犬,這等級的魔獸一對一可能還有勝算,但三四只一起上他可只有被分尸的份了,所幸再次舉高雙手,「我投降。」

    反正在冷夜答應那些條件之前,他本來就沒有離開的打算。

    感謝Yzhjjb、clenemtine的禮物~~~

    這兩篇有一點點短……

    但還請笑納

    (四)不能讓你離開(下)(H)

    結果,這次角色調換,變成他被帶上葛迪鐲,而且還被大字型箝制在另一個洞X的中央,也正好是一個永久傳送陣的中間,不等他開口詢問,冷夜便直接告訴他傳送陣傳送的去處,「安份點,不然直接送你去火山中央!」

    日影聽了忍不住皺眉,「這傳送陣跟你妹妹的狀況有關?」稍微了解小清的情況後這一點并不難推測,雖然他還不確定小清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冷夜有些訝異,「你見到她了?」

    「嗯,不過我發誓,我真的沒對她做什麼,不信你去問她。」猜到她可能會有的擔心日影直接替自己解釋,「我只是問問她的身體狀況而已。」

    「唔……」冷夜還是很擔心,但自己動情的狀況不處理是沒辦法去看小清的,剛才也是靠著魔獸的幫助才好不容易進到這個洞X內,不得已之下她只好請黑曜魔犬幫她看著小清,在魔獸離開後她才有些艱難地走向日影。

    必須體內SJ才能……

    想到除了冰鎮外唯一且能最快速解除動情的方法冷夜紅透了臉,但為了快點回去查看小清的狀況她還是身手解開日影的褲頭,雙手輕握著欲望撫慰著。

    雖然冷夜的動作生澀且生硬,但日影還是很快地被激起情欲,他舒服地輕哼著,「你可以放開我……讓我來。」他知道她在主動方面十分生疏害羞,因此這麼提議。

    「別想……」冷夜微喘,動情後便是她最脆弱的時候,怎麼可能把他放開?日影開口後讓她意識到這丟臉的樣子會被看盡,於是撕下他的袖子把他的眼蒙上,對這動作日影只是苦笑,沒什麼反抗。

    想起第一次將冷夜帶回家中的情形,該說這是現世報嗎?角色真的完全對調了。

    確定日影看不到自己後,冷夜才褪去自己的衣衫,因為會分泌R汁的關系,她不得不全身赤裸,由於不想拖時間的關系她直接跨坐到他身上,輕握著欲望來回磨動,確認已經夠堅挺了以後便抬腰將腿間的嬌嫩對準他緩緩坐下。

    「唔……」逐漸被充滿的感覺讓她忍不住呻吟,當體內被徹底充滿、花心被碰觸到時,不意外地,冷夜攀上半個月來的第一次高潮,「啊啊……」她仰頭輕嘆,瞇起眼感受高潮帶來的快感。

    「啊……別亂動……」在她因為有些脫力伏在日影X口後日影便開始向上挺腰,惹得她一陣嬌喘,趕緊開口阻止。

    日影聽了馬上停下動作,但他開口說道:「不這麼做要我SJ會等很久。」按照她一高潮便會些微脫力停下來的狀況來看,如果他不主動參與,這樣斷斷續續的刺激要SJ確實比較花時間。

    「你……嗯……」雖然兩邊都沒動作,但冷夜還是難耐地輕吟著,單單是包覆著日影的欲望就讓她舒服到全身酥軟,也不知道是不是半個月沒有欲望充實體內的關系,這次花徑的收縮細密許多,身體的反應讓她忍不住臉紅。

    難道自己的身體就這麼想跟他……

    「冷夜。」日影的輕喚阻斷了她的思路,「不快一點嗎?」

    「少羅嗦……」她輕斥,伏在他的X口擺動纖腰,可身體實在太敏感,沒幾下又是一次高潮,體內的欲望依舊堅挺。

    「冷夜……」這樣忍著不做動作他也是很難受,因此喘著氣開口:「讓我幫你……」

    「羅嗦……」又是一聲輕斥,冷夜再次擺動腰部,「唔啊……快……快點……嗯嗯……」

    聽到她的話日影忍不住勾起嘴角,這很明顯是答應的意思,但卻硬是不說一句“好”。

    真是倔強呢……

    心里雖然這樣感嘆但下身可沒多等,馬上向上挺動起來,他一動冷夜的嬌吟更是動人,她抓住他的肩頭更賣力地擺動腰肢回應他,高潮很快來臨,她忘我地嬌啼著,「啊啊啊……快……快出來……嗯啊……」

    可惜日影還沒到頂點,因此在冷夜休息時他依舊不斷向上猛頂,等恢復一些後冷夜便繼續套弄欲望,如此來回幾次終於在冷夜攀上第六次高潮時,感覺到有SJ沖動的日影沒做忍耐,低吼著向上做最後的沖刺,將J華盡數灑在她體內。

    冷夜全身顫抖著接受他的熱情,高潮過後日影還時不忘在她體內微微挺動,延續高潮的馀韻,他知道她喜歡這樣。

    果然,這樣的動作讓冷夜發出舒服的哼吟,纖腰跟著微動好擴大那舒服的感覺,像只被喂飽的貓趴在他身上撒嬌似的,隔了半個月又一次體會到歡愛的感受,只覺得這樣真的好舒服,甚至有種希望能一直這樣下去的想法,如果不是要照顧小清……

    小清!

    想到妹妹冷夜馬上驚醒,撐起身子向旁一滾,讓日影仍然堅挺的欲望離開體內,她邊快速清理著下身和X部的Y體邊警告:「別亂來……不管怎麼樣……我不會放你出去。」可惜因為還沒完全從情欲中抽離,她的聲音十分柔媚,還帶著些許喘息,完全感覺不出來這是在警告別人的語氣。

    「因為怕外面知道她的秘密嗎?」

    被猜到意圖冷夜也不訝異,「你知道就好,別動歪腦筋。」她穿好衣服便朝洞口走去,想趕快查看小清的狀態。

    但卻因為日影的叫喚稍微停下了腳步,「冷夜。」還沒等她回頭詢問他有什麼問題時他已經開口:「既然如此,為什麼不殺了我?」

    日影的話讓她狠狠一愣,是啊!為什麼不殺他?應該說,為什麼到剛才他主動提起為止,自己心里從沒想過要殺人滅口的打算?照理說這樣最保險不是嗎?

    不等她反應過來日影又自顧自地說道:「啊,算了,我可不想死,對了,空間戒指里有避孕藥,不想懷上孩子的話還是吃一下吧!」

    他早料到兩人會……

    冷夜搖搖頭,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總之,安分點!」丟下這句話後她便離開洞X,去找小清。

    感謝羽竹、a93106、liyu0611、secret2、妍心心、sally0330、yzhjjb的禮物~~

    這篇比較長了……

    結果果然寫成偽女尊了……

    有這樣的身體冷夜別想爬到日影頭上了(被踹)

    祝大家耶誕快樂!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