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當作是懲罰(H)

    感覺到X前一熱,冷夜睜開眼便看到日影托著自己的雙峰并將臉埋到R溝中磨蹭著,他呼出的氣息拂在X前,讓她感到一陣炙熱,忍不住輕顫并起了些小疙瘩,「混蛋……停……」

    日影親吻雙峰的內側說道:「我不會停的,就算……是弄斷我右手的懲罰吧。」

    「那大不了……賠你一只手……嗚……」日影的手冷不防拂過已經挺立的蓓蕾,一道酥麻的感覺竄過,讓冷夜閉緊雙唇不再說話。

    「那怎麼算數……」日影邊濕吻著雪峰邊說:「給予受罰者不喜歡的才叫做懲罰……既然你不在乎斷臂的痛,那就不是懲罰了……」

    冷夜無從反駁,也無力反駁,日影很有技巧地時而用嘴唇外側的乾燥觸感摩娑,時而微微張嘴用軟嫩的內側和舌尖挑逗她X前的敏感,加上覆在兩旁揉捏的大手手指時不時地劃過R尖,別說反駁了,她連忍著不發出呻吟都很困難,只能撇過頭去閉上雙眼,來個眼不見為凈。

    日影盡情享受她的柔軟,覺得差不多了以後便對著蓓蕾輕輕呵氣用唇舌溫柔地包覆住,另一手也沒閒著,手直從輕劃R尖改為實質的揉捏按壓,更進一步的刺激讓冷夜G本無法忽視,身體不甘地扭動著。

    她難耐地搖著頭,只覺得X前的兩點敏感到快承受不住的程度了,被手指捏揉的一邊傳來略帶刺痛的顫栗,被雙唇包覆吸吮的一邊卻又感到濕潤酥麻,兩股完全不同的感受讓她覺得好混亂。

    日影當然不會讓她在邊界掙扎太久,空下來的手順勢從背後滑到誘人的股間隔著緊身衣刺激。

    「噫!」臀部傳來的刺激讓冷夜忍不住輕呼,她睜大眼,不敢相信他竟然會碰那地方,日影則故意在她低頭看向X前時放開吸吮的蓓蕾,露出映上水色光澤的粉色R尖給她看,并笑著移到另一邊的蓓蕾,用舌頭和下唇抵住下緣再以極慢的動作將之含入口中。

    冷夜眼睜睜地看著弱點就這麼被敵人帶著笑意用慢動作侵占,而自己卻完全無能為力,彷佛聽到腦中轟的一聲,有個什麼東西被炸碎了一般,她咬牙瞪著日影,悶哼一聲更用力扭動身軀掙扎。

    日影的眼神從頭到尾都沒移開,直盯冷夜的表情看,那夾帶著笑意的眼神簡直氣的冷夜想把他的眼珠子給挖出來,原本在股間游移的手收回來照顧剛被放開的蓓蕾,而另外一只手則更往下滑碰觸到腿間的濕溽。

    最脆弱的地方被碰到讓冷夜下半身微微一僵,在此同時日影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冷夜一怔,才正感到不妙強烈的刺激便同時從三點傳來,惹得她彎身繃起身子從喉嚨發出尖銳的哼聲,「嗚!」

    日影壞笑著,一手夾著蓓蕾時而輕捏時而稍加暴力地拉扯,另一手按壓著腿間的密縫,力道由小漸大,底褲和緊身衣有一小部分都被壓得陷進縫里去,兩邊的花瓣也不自主的收縮著,嘴里的蓓蕾則被大力吸吮。

    「哼……哼……」強烈的刺激讓冷夜每次喘息都帶上難受的哼聲,日影卻還嫌不夠,在她瀕臨臨界點時雙手同時重捏及重壓,嘴里也用牙齒在脹得生疼的蓓蕾上輕輕一咬。

    「啊啊啊……哈嗯……啊……」帶著疼痛的強烈快感終於將冷夜推過邊界,她承受不住地失聲尖叫,小腹一陣痙攣,顫抖著攀上高潮,雙手和嘴并沒有因為高潮而放過她,依舊賣力給予刺激,盡可能地延長高潮的時間。

    高潮過後日影將冷夜抱在懷里,在雙腿間的手并沒離開,手指有節奏地持續按壓著,延續冷夜高潮後的馀韻,雙唇則愛憐地親吻著她的頸側。

    「哈啊……哈啊……唔……哈啊……」冷夜只能將頭靠在日影肩上失神地喘著氣,花徑內的肌R隨著手指的按摩每隔幾秒就會再收縮一次,每次收縮總會讓小腹產生一種歡愉的舒服感受讓她忍不住發出呻吟。

    雖然那感覺真的非常舒服,但冷夜還是下意識想拒絕,雙腿不自主地想夾住,可因為鎖鏈的關系總是合上一點就卡住,不得已只好放松,下一次愉悅的感覺傳來又會合上一點,然後放松,這樣的舉動本來是種反抗,但卻因為鎖鏈的關系讓人看上去反而像在享受。

    享受完冷夜因高潮而失神的模樣後日影往後挪了一些,再一次伸出雙手輕揉雙峰,「唔嗯……」X前被揉捏時傳來的輕微脹痛感讓冷夜發出呻吟,隨著雙手的動作,X前的蓓蕾緩緩溢出R白色的汁Y滑過手掌,沿著冷夜窈窕的身材流下。

    「果然是高潮後才有……」日影喟嘆著,「至少確認第一點了……」

    感謝shuiyu、js80031、teki916的禮物~~

    呼...終於趕上了

    還以為今天貼不出來了說(星期二最忙...)

    吃飯然後練習去了

    謝謝大家的支持!

    (十七)為了測試的發泄(H)

    當冷夜看到自己的雙R竟在日影的撫慰下溢出R汁時,她簡直不敢相信,直想否認這副身軀不是自己的,上一次因為被蒙著眼還無法真且斷定,但這次親眼看見後只覺得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她的身體不是這樣的!怎麼會……

    她悲哀地咬著下唇,無法接受身體竟變成這副德X。

    日影又一次吻住R尖輕柔吸啜著,溫熱的觸感讓冷夜嚶嚀一聲,高潮過後她的克制力弱了許多,在日影溫柔的動作下她微張著嘴嬌喘,臉上的嫣紅越加動人,眼中也蒙上了一層水霧,熱到快無法思考的腦袋現在只接收到身體傳給她的一道訊息:他吸得自己很舒服。

    這種讓全身酥軟無力的舒服感受幾乎把她的理智淹沒,但她還是不想放棄,時而嬌喘時而咬住下唇抗拒沉淪。

    吸吮過兩邊R尖後日影將臉埋在雙峰間喃喃自語,「只有一點點……會吸光……」他不斷深呼吸,雙手搭在冷夜腰間有些chu魯地捏壓著,似乎在忍耐什麼,「接下來……呃!」

    日影忍不住低喝一聲,雖然確認了第二點,就是一次高潮產生的R汁并不多,剛剛在吸吮時已經確定如果沒有再加以刺激是不會繼續產出R汁的,但接下來要做的第三項測試G本是他在給自己找麻煩。

    想測試是不是單純的高潮就能解決這種突然發情的癥狀,一想到要挑逗得冷夜高潮連連自己卻不能在她體內發泄他簡直快瘋了,面對冷夜這樣的尤物竟然不能像前兩次那樣盡情享受,想到前兩次深埋在她體內的美好日影只覺得下身繃到快炸開的程度,這一刻他有種管他什麼測試,直接上比較乾脆的想法,但他知道不行,冷夜只是任務的一部份,他不能因此動情,甚至讓她成為自己的禁攣,這對冥王和自己的原則都交代不過去,不行!

    於是日影低吼一聲繞到冷夜背後貼著她,雙手從身後繞到前面抓著雙R,下身一挺,讓欲望鉆到她雙腿間接著便開始激烈挺動。

    「嗚……」日影突然變得狂浪的舉動讓冷夜輕哼一聲,太激烈的動作使她的身體也跟著他一起晃動,X部被chu魯抓揉讓她覺得疼痛,可在痛楚中卻又帶著一絲細微的歡快感受,雙腿間的情況更是讓她難堪。

    本來察覺到日影跨下的chu長挺進腿間摩擦著嬌嫩她嚇得想夾腿阻止,怎麼知道這正如了日影的意,原本不讓她合攏雙腿的鎖鍊反而趁機把大腿綁在一起,結果腿部就這麼夾著日影的欲望增加他摩擦的快感。

    而在欲望快速進出時當然也免不了磨到花蕊,一波波輕微得酥麻感傳到小腹讓她舒服地直想嬌吟,但這種隔靴搔癢的方式無疑只是越搔越癢,花蕊越是覺得舒服身體深處就越是空虛難受,腹部的燥熱又一次升溫,讓已經濕溽不堪的嬌弱又一次涌出熱流,彷佛她的身體在期待、渴求著什麼。

    可是……到底是什麼?

    她不懂,不懂自己到底想要什麼,所以只能無助地隨著日影的動作搖晃。

    「呀啊……」日影像是嫌這樣還不夠似的,他突然低頭吻上冷夜的脖頸,不同於先前的溫柔,這種帶著啃咬的chu暴吻法讓冷夜驚叫出聲,他以霸道占有的姿態不斷地在冷夜的肩頸上留下痕跡,而他越發沉重且夾帶著幾聲低吼的喘息聲讓冷夜越來越不知所措。

    她只覺得自己的雙腿之間很舒服,可腹部卻難受到近乎酸疼的地步,X口在大手的揉捏下心跳也跟著加速,像是要炸開來似的。

    正當冷夜以為日影會更加chu暴地讓她生不如死的時候,日影突然緊緊抓住她的雙R,接著是幾下特別重的挺身,要不是雙手還被鎖鏈吊著她簡直要被撞飛出去,最後日影的腹部緊貼著她的臀,「啊!喔喔……」他爽快地低吼著,冷夜感覺到緊貼著自己的腹部一陣顫抖,然後另一股溫熱的Y體加入熱流的行列將腿間的緊身衣噴到濕得透徹。

    發泄過後日影還是覺得不夠,雙手改抓住冷夜的腰讓自己的欲望在她雙腿間緩緩挺動、摩擦,想盡辦法要延續這爽快的感覺,每次高潮後這種輕緩挪動的感覺總是讓他非常喜歡,他緊貼著冷夜的背,仰頭在她耳邊發出滿足的哼聲。

    腿間有些令人難受的黏膩和日影這樣曖昧的輕柔挺動讓冷夜心口不覺一熱,她帶著一絲迷茫轉頭看向日影那滿足的表情,不知怎麼的呼吸突然急促起來。

    日影看到冷夜那有些膽卻的迷惑神情時腦中一熱,想也不想便扣住她的後腦吻上那兩片嬌嫩的雙唇。

    日影的動作讓她有些嚇到,想躲,頭卻先行被扣住,而反抗的動作她卻沒做出來,因為她似乎聽到自己的身體在呼喊,呼喊著不要反抗。

    她不記得,但她的身體記得,記得日影現在這樣微微挺動的動作會讓她非常舒服,而她就渴望那樣的舒服,她要……她要那樣的舒服……

    感謝catherinena大的禮物~~~

    (十八)讓我給你你要的(H)

    「嗯……唔!」雖然渴望,但帶著侵略X質的吻還是讓冷夜不太舒服,低吟一聲想開口卻被日影趁機攻占,突然間她感覺到手腳一輕,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壓到床上,日影將她翻過身來面對他,又一次吻上她的唇。

    「吻我……回應我……冷夜……」日影邊吻邊以急切且霸道的語氣下達指令。

    「嗚……哼啊……」可她G本不懂,只能在日影放開雙唇說話時發出急促的換氣聲和呻吟。

    見冷夜不懂日影直接在她的肩頭重重咬了一口,「呀啊啊……啊啊……」冷夜痛得尖叫,雙手抱住他的背撕抓著,留下幾道抓痕。

    背部傳來的輕微痛楚讓他稍微恢復了一點理智,他松口輕舔已經泛出些許血絲的傷口,真的咬得重了。

    接著日影又回頭親吻冷夜,這一次溫柔許多,起先只是貼著她的唇,再來才是試探X的輕吮,發現冷夜很緊張也很僵硬,一直緊閉牙關不敢做任何動作後,他知道剛才的失控嚇到她了,於是伸手輕撫她的臉龐安撫,「別怕,回應我……跟著我的嘴動作,學我就好,嗯?」

    這回冷夜聽懂了,在日影吻她的同時也微動嘴唇回吻,「唔……哼嗯……」日影并沒有深入,留給她空間喘息換氣,難耐的嬌吟不斷從喉頭和鼻息中溢出。

    這時不管是身體還是腦袋都已經被欲望徹底占據,日影恢復溫柔後她便憑著本能回應他,留在背部的雙手下意識游移,嬌軀也因為欲火得不到解放難受地扭動著。

    等冷夜進入狀況日影也逐漸加深他的吻,輕輕撬開她的牙關後找到躲在嘴里的羞怯小舌交纏,兩人吻得膠著,冷夜越來越進入狀況,幾乎將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回應日影的吻,而日影則趁機褪去她的緊身衣,冷夜渾然不覺,等到這纏綿的長吻結束後她才發現自己身上只剩一條底褲,幾乎要跟日影坦承相見。

    「呼……呼……」發現這窘境冷夜喘著氣坐起身子遮住X前的春光,將腿合攏後微微後退,身體還是熱得難受,但她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也無力逃走或反抗,只能盯著日影,「要……要做什麼?」再怎麼不懂也感覺到好像有什麼事會發生,前兩次都是在神智不清的時候糊里糊涂地過去了,而這一次清醒面對讓她感到有些恐懼。

    「別怕。」日影將緊身衣丟到一旁,靠近她說道:「不是想要嗎?我幫你……」說著說著便又伸手在她身上游走。

    大手走過的地方又被撩起欲火,冷夜難受地微扭身軀輕喘:「我不知道……要什麼……唔!住、住手!」大手突然滑到腰際想脫去底褲,她嚇得伸手阻止。

    日影看著眼前直盯著自己看的冷夜,有一絲倔強、一絲膽怯,兩種矛盾的情緒融合在一起形成另一股勾人心魄的魅惑,他忍不住又吻住她,輕輕一推,又讓冷夜倒回床上。

    往後倒去的不安全感讓冷夜一時顧不得捍衛底褲,一手向後撐著床墊、一手抓住日影的肩頭,整個人倒下去時底褲其中一角已經被拉到大腿跟部,「不,你不要……」她搖頭擺脫他的吻,手忙腳亂地抓住還想繼續做亂的大手。

    日影并不放棄,邊落下輕吻邊安撫:「我知道你要什麼,交給我……我給你,給你想要的……」

    因為慌亂而一時忘記想要什麼的冷夜聽他這麼一說便想起剛才的曖昧挺動,想到那動作腹部就是一熱,「唔……」她嚶嚀一聲,腹部難受到酸疼的感覺讓她一時間沒了力氣,日影順利將底褲拖到大腿的位置,腿間神秘的倒三角露了出來。

    「啊……」冷夜驚叫一聲,慌亂地夾緊雙腿,但這已經阻止不了日影脫去她的底褲,日影雙手扣住底褲兩端將它往下拉,成功地讓最後一道防備從冷夜腳尖退去。

    在日影把底褲丟到一邊的時候,冷夜雙手護X扭動身子,想從日影身下逃走,當然,日影哪可能放過她,伸手抓住雙肩就是一陣狂亂的親吻,「不會是想臨陣脫逃吧?嗯?」

    「等、等等……啊……」冷夜雙手抵住她的肩頭想叫停,可這麼做卻露出了本來遮得好好的蓓蕾,日影看到便低頭一口含住,X前的刺激讓她又一次輕叫,「嗯嗯……嗯啊……」她混亂地抓住日影的頭,應該要把他推開的,可是身體做出來的反應卻是挺起X膛將蓓蕾更往他嘴里送,雙手也或抓或壓著他的頭,就是沒有推開的意思。

    而趁著冷夜因為X部的刺激感到混亂的時候,日影膝蓋輕輕一頂,分開冷夜照顧不到的雙腿,順利將欲望貼到濕溽的花瓣上輕磨。

    「啊……啊哈……」少了布料阻隔的嬌弱連這樣輕柔的摩擦都快讓冷夜瘋狂,她小聲尖叫地縮著身子,大腿想夾緊卻又跟上次一樣讓日影占了先機,只能卡著他的腰。

    為了能看到冷夜的表情日影將她的雙手壓制在頭側,抬起頭來看著她的臉,雖然冷夜沒被束縛的腰部扭動著想躲,但日影并不在乎,挺著腰跟她玩起追逐游戲。

    「呀啊……呀啊……嗯哼……」兩人下身離得極近,本來就很少空間讓冷夜躲,因此她的扭動不過是增強了磨擦的力道和日影的昂揚帶給她的刺激,在一次較大的磨擦後大腿緊繃地夾著日影的腰不斷顫抖,一時間做不出躲避的動作,日影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挺動欲望讓他在濕滑的蜜縫上來回磨動,惹得冷夜不停嬌吟。

    看著身下不斷搖頭嬌吟的冷夜,眼看著這種程度的刺激就幾乎要把她推到高峰,日影實在把持不住,又一次覺得欲望脹到像是要炸開似的,他chu喘道:「你太嬌嫩了……真的……太嬌嫩了……」

    感謝kkk9、shuishenzhu和伊幽的禮物~~~

    有空多來會客室逛喔!(招手招手~~)

    話說temis大覺得兩人的H很久

    可是好像又沒做什麼

    回頭檢討後我發現

    會這樣寫是因為真的不想虐女主

    所以只能讓男主慢慢來了

    希望這樣的寫法會合大家的胃口......

    (十九)還是沒把持住(H)

    對不起這麼晚貼...都過12點了......

    因為今天比較忙

    所以真的來不及趕在12點前打完

    不過因為這張是比較刺激的

    所以就原諒我吧> <|||

    今天(13號)還是會貼一篇

    不會偷懶的

    這樣的冷夜簡直讓日影紅了眼,終於他忍受不住松手伸到她的腰後,將她下半身微微托起,另一手胡亂抓了個枕頭就往下墊著,冷夜因為突然後仰的姿勢一個不平衡便用雙手撐住,也沒阻止日影。

    「啊!」等到雙腿間的密縫傳來不可忽視的壓迫感時她才尖叫出聲,夾緊大腿且繃起腹部後便感覺到有什麼抵在腿間且陷進去了一些。

    「嗯哼……」日影低哼一聲雙手抓住她的細腰輕喊:「讓我進去……你要的!放松點……」

    「不,不是……」她撐起身子想推開他,但卻因為更往體內逼近一些的異物輕叫起來,「呀啊……不要……」抬頭起來終於看到試圖迫近體內的chu長,她嚇得直搖頭不斷蹭著身子往後退,可卻因為腰部被箝制住而動彈不得。

    日影只覺得快瘋了,欲望的前端已經陷入,被花瓣緊緊包覆著,是男人都想再更往前探,但冷夜卻緊張地收緊花徑,使他無法順利進入,這種不上不下的感覺令人抓狂,欲望前端舒服的很,讓其他地方也叫囂著想進入,想被冷夜的溫潤滋潤。

    於是他移動手指來到兩人交合處的上方,對著挺立在外的花核按下。

    「呀啊啊啊……」冷夜尖叫著弓起身子,身體在極度緊繃過後有那麼一刻放松下來,日影趁機挺進,「嗚啊啊……啊……」她慌亂地嬌吟著,一手抓住在花核上肆虐的大手,卻怎麼樣都無法施力將他挪開。

    「嗯哼……嗯哼哼……哼……」在花核上的手指不斷按壓,使冷夜不停發出羞人的聲音,花徑也因為強烈的刺激不可控制地在強烈收縮和放松中循環,每次放松日影的欲望就更挺進一些,她感覺到身下一個陌生的地方被強迫開放,那地方被撐得好脹,而且日影越是深入腹部的酸疼越是強烈,加上花核被揉壓激起的激烈快感,幾乎讓冷夜崩潰。

    欲望莫約埋入三分之二後,花徑的收縮已經不像在阻止他的侵入,反而像是在吞咽似的,讓日影覺得舒服極了,他暫時停止推進,閉上眼仰頭享受冷夜的慰撫,為了得到更強烈的快感他加快手指的速度,快速重壓可憐的小花核。

    「噫噫噫噫噫……嗚──」冷夜哪受得了這股陣仗,一聲輕叫後一手抓著床單,一手不甘地抓著日影的手,繃直了身體和大腿,微顫著攀上一波小高潮。

    日影收回欺負花核的手搭在她的腰側,看著冷夜在高潮中不自主發抖的媚態,充分享受她的按摩後,在高潮結束,花徑收縮的頻率明顯慢下來時握住纖腰一個挺身讓欲望盡數沒入。

    「!」冷夜倒吸口氣,連叫都來不及叫就被推上另一波更高的浪潮,欲望的頂端頂到腹部深處的某一點時,簡直像是按到了什麼按鈕一樣,腹部的酸疼立刻被排山倒海的炙熱快感和激烈收縮取代。

    快感迅速傳遍四肢百骸,身體發瘋似的弓起顫抖著,花徑和子G也拼命收縮,擠壓著來訪的貴客并獻出大量的濃膩J華滋潤他。

    「喔喔!喔……」欲望受到這麼熱情的款待日影也受不了了,他低吼著挺腰,讓埋在深處的欲望重重撞擊在不停開合地泌出J華的花心上。

    「嘎!啊……啊……」第一次的撞擊讓冷夜弓起的身子一個機靈縮了起來,但這阻止不了日影的進攻,欲望每次頂到花心冷夜的身子就重顫一次并發出輕微的叫聲。

    其實她很想大聲尖叫好把體內那瘋狂的快感發泄掉一點,但X口卻像是被什麼卡住了似的讓她叫不出聲,過多的瘋狂感受在體內翻騰,她只能無助地縮著身子,連大腿都曲起緊夾日影的腰。

    但就算是這樣日影仍然能挺動欲望給予刺激,她的身體和雙峰無助地隨著男人的動作晃動著,花心傳來的快慰讓高潮久久不散。

    噗滋!

    「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啊啊啊……」

    「喔喔喔喔!嗯……嗯啊……」

    在一次強力的挺身中欲望終於噗滋一聲貫穿花心,兩人同時大叫出聲,日影死命地抓著纖腰將欲望往里頭擠,被包夾到爽快不已的欲望跳動幾下,一陣戰栗感竄起,J關一松便將R白色的J華回饋給冷夜。

    貫穿花心的刺激將還在高潮中載浮載沉的冷夜直接沖上絕頂,一波強過一波的高潮使她的眼角不受控制地流出歡愉的淚水,她無助的哭叫著、發抖著,毫無反抗能力地一次次被高潮淹沒,沉浸在無端的快感中。

    直接噴薄在子G內的JY讓冷夜的身體興奮不已,雖然意識上她無法承受這麼強烈的刺激而哭泣著,但身體卻擺出最為歡迎的姿態,纖腰不自覺地小幅度上挺,迎合著日影噴薄後的曖昧挺動,子G和花徑也歡快地收縮,貪婪地擷取男人獨有的J華并給予欲望最溫柔的慰撫,好感謝他的貢獻。

    「可惡……」發泄過後恢復些許神智的日影不禁低聲咒罵自己,本來想好不在她體內SJ的,可剛剛卻完全失控S在她體內……

    「唔喔……」可就算是內心有些懊惱他還是不打算停止挺動,冷夜的配合讓他發舒服的低吟。

    感謝~hana~和cwen的禮物喔~~~~

    請大家繼續支持~~

    (二十)溫柔的威脅(H)

    「嗚……嗯哼……嗯哼……」高潮過後冷夜不斷發出如同貓叫般的輕吟,帶著些許哭音,可愛極了。

    日影沒讓欲望停下,每次輕微的磨擦都惹得花徑和花心羞怯收縮,非常舒服,他俯身吻上冷夜滿是淚痕的臉龐笑著輕問:「舒服了?」

    「呀啊……啊……」還沒從高潮馀韻中抽離的冷夜想開口卻說不出話,只能發出幾聲破碎的呻吟。

    「這麼舒服啊?」日影輕笑著吻去她的淚水,雙手從腰際慢慢滑到雙峰,感覺到一片濕漉,他低頭一看,發現剛才連續的強烈高潮讓R汁多到自動溢了出來,「這樣不太舒服吧?會脹痛……」說完便覆上雙R輕輕揉捏,幫她把多馀的R汁擠出。

    「嗯啊……嗯嗯……」冷夜胡亂叫著,全身上下舒服得不知如何是好,日影雙手的動作讓淚水又從眼角滑落,她別過頭咬住食指的第二關節輕哼,覺得X部和腹部傳來得酥麻感快把她融化了,尤其是腹部,花心現在還被迫吸吮著欲望chu碩的尖端,嬌弱的小嘴被撐得又酸又麻,日影還不停磨擦,讓她G本沒辦法從強烈的刺激中脫離。

    「呀啊……呀啊……」花心傳來的快感不斷累積,冷夜震顫著,幾乎失去了言語能力只能嬌吟,頻率越來越快的收縮和酸麻讓她知道高潮又快到了,她用含淚的雙眸盯著日影,說不出話,只能用眼神懇求,懇求他放過自己。

    日影的回應卻是俯身吻住她的雙唇,「哼……嗯……」,俯身的動作讓欲望壓得更深更重,冷夜忍不住哼了一聲,接著,為了轉移注意力,她死死抱住日影激烈回應他的吻,想藉此忽略花心上的刺激。

    「噫噫……噫噫噫……」這麼做當然沒用,只是讓她的情欲更加高張罷了,花心和花徑傳來一陣短暫且劇烈的收縮,她輕叫著又攀上一次高潮。

    看到這麼輕的磨擦都能將她送上高潮的可愛模樣日影輕嘆,「好吧……放過你這里……」說完他握住細腰往後一娜。

    啵!

    「噫!噫啊……」花心突然放松縮緊帶來的酸楚感讓冷夜縮起身子驚叫一聲,腹部和子G有節奏的收縮著將J華從花心推出,奉獻給日影的欲望。

    日影當然感覺得到花徑內的濕潤,直想挺動依舊硬挺的欲望在冷夜體內肆虐,魔族的情欲可沒那麼容易滿足,真要做起來,他持續一整夜都沒問題,更別說身下的人兒是這麼敏感嬌嫩的極品了,他吃上三天三夜都行!

    日影抱住她,像上一次催她動情時一樣用身體磨蹭著,欲望也深埋在花徑內上下摩擦,他邊吻著冷夜的耳邊低喃:「還想要嗎……我可以給更多……」

    冷夜嚇得搖頭,雖然舒服可是卻太激烈了,她心理上承受不起,花徑因為欲望的不安份還在不自主地收縮著,讓她有種隨時又要高潮的錯覺。

    「那好……只要你說出身體回去後發生什麼變化……我就停止……怎麼樣?」日影邊喘邊說,這樣忍耐實在不好受,但他也清楚太chu暴的話冷夜一定受不了,再說冷夜不是讓他逞欲的,他得想辦法在對她傷害最低的前提下搞清楚冷夜的問題和出身。

    因為如果直接問的話她一定什麼都不說,之前也只是勉強說了魔族的名字來換回寒心,所以乾脆用威脅的手段。

    「如果不說……我就繼續做……」欸,不過應該沒人像他這樣威脅的吧?身下的動作這麼溫柔,還在耳邊輕聲細語,應該找不到比這個更溫柔的威脅了,他想。

    如果不是知道了冷夜的魔族姓名,他應該不會這麼溫柔……吧?

    莫薇娜·頓卡。

    他記得這個名字,頓卡家族第七十八代當家的大女兒,二十五年前頓卡家族一夕覆滅時跟著當家夫人──血靈魔導流月一同失蹤,若沒記錯,當時她才剛滿周歲不久。

    只是,真的是她嗎?身下的冷夜真的是三大貴族之一,頓卡家族的後裔?

    不管怎麼樣,即使隱約感覺到冷夜對自己的身世并不了解,他還是必須設法查清楚,冥王對摯友──伯烈特·頓卡當年的死一直耿耿於懷,卻苦無線索追查兇手,如果能一次解決兩件事情,那是再好不過了。

    感謝s8724015跟華落的禮物~~~

    (二十一)異樣的感受(H)

    真對不起

    我這邊鮮從前天晚上就掛掉了...冏

    到現在才有辦法傳文章

    是說我這幾天比較忙

    也比較沒空打文章就是了...

    先說明一下,我可能明天要回家一趟

    所以更文的機率不大

    我家電腦在客廳,被我爸看到在打這種文肯定被K....

    冷夜還是說不出話來,只能咬著下唇點頭答應,日影見狀便停止身體的動作,讓欲望安份待在冷夜體內不再磨動,他又一次輕輕吻去她的淚,享受著花徑不自主收縮時帶來的溫潤感覺,而後抱著她輕喘,慢慢等她恢復。

    等冷夜的呼吸緩和一些,花徑的收縮頻率也變小且穩定後,日影才微微撐起身子開口詢問:「可以了嗎?」

    「嘶──別、別動……」冷夜倒吸口氣,日影不過稍微一動花徑便受到刺激緊張地蠕動著。

    這身體實在太敏感了……

    冷夜的反應看得日影眼神一暗,硬是忍下馳騁的欲望俯在她耳邊輕聲說道:「好,我不動,但我要調整一下姿勢,抱緊我。」

    冷夜輕咬下唇,知道自己完全無法反抗,只好聽話伸手環住他的背。

    「啊!」日影突然一個翻身,欲望在花徑內碰撞了一下讓冷夜輕叫著,等她搞清楚狀況時才發現,自己跟日影調換了位置,變成女上男下的姿勢。

    日影舒服地躺在床上輕撫她的腰側:「趴著吧,這樣我們都省力,你慢慢說。」

    這次冷夜沒聽話,女上男下的姿勢讓她有種自己占居領導地位的錯覺,因此只是看著日影點頭佯裝答應,腳下卻悄悄凝聚力量,想趁機逃走。

    突然,日影握住她的腰挺身往上一頂,「啊啊……」她尖叫起來,日影則是撫著她的腰際笑道:「這個樣子我還是能攻擊的喔……別打其他主意,我的忍耐力有限。」

    冷夜輕顫著,剛才的撞擊又讓花徑不受控制地微微收縮,包覆,也描繪著日影欲望的模樣,身體敏感到幾乎憑著花徑內的媚R就能知悉chu長的樣子,哪里圓滑、哪里有棱角,都讓媚R細致地貼附住并傳到冷夜腦海中,隱約浮現出欲望的模樣。

    腦中浮現的想像讓她又羞又慌,趕緊聽話趴在他身上,就怕那可怕的武器又一次弄得自己失控哭叫。

    日影一手放在她的臀部,一手撫上玉背,像是在安撫,但手經過的地方都激起一陣輕顫,看似無意的動作反而更像在挑逗,發現光是這樣就能引起冷夜的緊繃和花徑較為頻繁的細密收縮,日影無奈停手,僅僅將手放在她的後腦和背部,「嗯?說吧。」

    冷夜的側臉貼著他的X膛,能清楚感受到他的呼吸,甚至心跳,不知怎麼的這感覺竟讓她感到臉部一陣發熱,X口也有種異樣的感覺悄悄萌生,那是從未有過的感覺,而她,不排斥。

    「怎麼?不說了?」

    對於日影的催促冷夜沒有回話,而是撐起身子迷茫地看著他,她不懂,怎麼會有那股陌生的感受?不再排斥他的感覺,明明是宿敵的不是嗎?而且他剛剛還……還讓自己……

    想到這冷夜感覺到腹部一熱,臉紅著低下頭滿是困擾。

    「冷夜……」日影低啞的聲音傳來,讓她又抬頭看向他,「你是在誘惑我嗎?」

    她到底知不知道露出那種嬌羞的表情殺傷力有多大?

    日影實在無奈,欲望在她體內脹得難受,要是再不回答的話他可真的不管了。

    冷夜蹙眉,「誘惑?」什麼誘惑?她有嗎?

    「呃!」實在受不了,日影索X坐起身子扶住她的腰,姿勢改變時造成的磨擦又讓冷夜輕哼著,還搞不清楚他要做什麼時,日影已經開始律動起來。

    「啊啊……不、不要……嗚……」冷夜為了平衡不得已抓著他的肩膀,花徑傳來的刺激又一次讓她克制不住地嬌吟。

    「誰叫你一直不回答……」

    「不要、不……啊……我、我說……我說……」

    聽到她的求饒日影也只好先抱緊她努力吸氣克制欲望,「快點……」

    「我……我最近……」冷夜將頭埋在他的肩頸處說出自己的狀況,因為她下意識認為日影問這問題只是為了羞辱她,讓她難堪,所以在回答時花徑因為羞恥感而不時地不自主用力收縮,當她說完時日影已經忍得滿頭大汗了。

    再忍下去就真的不是男人了,於是他chu喘著開口:「喂……冷夜,我們談個條件……」

    不等冷夜回答他就直接說下去:「如果這幾天……你合作一點,我就放你走……怎麼樣?」

    還是沒等冷夜回應便直接把她壓到床上,「現在……我要你!」說完日影便開始大力律動。

    冷夜哪受得了?她立刻扭著身子嬌啼著:「啊啊……啊哈……不要……不要了……」

    「不要……那是不是……不想回去了?」日影邊喘氣邊問道。

    她搖頭:「不、不……啊……要、要回去……啊啊……」

    「要回去……就聽話……喔喔……」日影邊說邊加強攻擊的力道,欲望不斷在冷夜體內進出,太激烈的動作甚至讓滿是愛Y的花徑發出Y靡的拍打聲,啪搭啪搭地響著,讓日影的欲望更加高漲。

    「啊……啊……噫噫噫……」冷夜已經說不出話來了,一陣高亢的輕吟後,她又被推向高峰。

    她終於還是敵不過日影的索求在情潮中沉淪,不知經歷了幾次強烈的高潮過後,日影終於低吼著在她體內噴薄,兩人緊擁著一同攀上絕頂,而後她便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感謝temikao、ice0、xxgzsw、y-s2001和伊幽的禮物~~~

    沒有更新還是能收到這麼多禮物超高興的~~~~

    (二十二)懷孕是什麼?

    真對不起讓大家久等

    終於更出來了(汗)

    明後天應該也都能更新

    但是從下星期一開始

    我就要開始實習了

    時間真的會少非常多

    加上一星期要打4~6篇的實習報告......

    只能說我會盡力更新

    但要日更是不可能了

    真不好意思!> <

    但還是希望大家能支持!

    第二天午夜,當日影回來時看到試圖逃走而累得氣喘吁吁的冷夜時并不意外,這次除了葛迪鐲他還擺下虛弱結界,在沒有斗氣的狀態下想掙脫葛迪鐲幾乎是不可能的。

    一見到他冷夜便警戒以對,他反倒一派輕松,「早上沒再發作吧?」

    冷夜不語,日影瞥見桌上為她準備的糖漿完好如初時雖然已經有料到,但還是皺起眉頭,「怎麼不喝?你不是想餓死自己吧?」

    「天曉得你加了什麼藥。」她還沒笨到去喝敵人準備的東西。

    「啊啊……」日影捂著額頭,有些困擾,「那不然你直接把避孕藥吃了,怎麼樣?」

    「你什麼藥都別想讓我吃。」

    「呃……」冷夜強硬的態度讓日影感到有些奇怪,他試探X詢問:「避孕藥……也不吃?」

    冷夜皺眉:「別想!」

    哇哩!

    好像發現了什麼奇怪的地方,日影在心中不禁輕叫一聲,然後又問:「不吃的話……你不是想懷上我的孩子吧?」雖然跟冷夜有個孩子這樣的想法挺不錯的,但想到可能會有的麻煩他還是覺得先不要比較好,再說……是不是真的能把她留在身邊還不知道呢。

    「什麼孩子?」冷夜發現自己G本聽不懂日影在說什麼鬼,什麼孩子、什麼避孕藥的,這跟她有什麼關系?她不懂。

    「你不會不知道昨天我們那樣會讓你有懷孕的風險吧?更別說你的身體可能被多爾巴尼獸改造過,應該更容易懷孕……」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冷夜後退一步,臉色有些難看,「什麼懷孕?」

    日影雙肩一垮,沒轍了,「好吧……你真的不懂……」而且還是連聽都沒聽過的不懂,他實在很想知道冷夜到底是在什麼環境下生長的,怎麼可能這種事情連聽都沒聽過。

    當然,在之後他明白冷夜是生長在只有魔獸和同X,沒有異X的世界中,而且一手將她帶大的母親在她剛成年不久就決定遠行之後,便很快理解為什麼她會不懂,但現在他只能費很大一番功夫去解釋懷孕是怎麼回事,然後再花更大的力氣讓她相信這件事。

    可要說服她吃避孕藥時冷夜卻怎麼樣都不肯,就連是否真的會懷上日影的孩子她都還半信半疑,更別說要她相信日影給的是真的避孕藥了,只是也不能怪她不懂,說真的,就連男女間做愛這種事她都是跑到外面來才間接聽過而已,更別說是懷孕這種事了。

    實在是無奈到不行,不得已,日影只好做出最大讓步,「那我帶你出去買總可以吧?去哪一家藥店你自己挑,免得又說那是我事先套好的。」

    冷夜對他的提議投以不信任的眼神,帶她出去?他真的愿意冒這種險?

    日影癟癟嘴:「我想你一定對我有非常大的誤會。」

    見冷夜不回話他自竟接下去說:「你一定以為我是哪個組織派來追殺你的吧?」

    冷夜不屑道:「不然?」難不成是來幫她?騙誰!

    「啊啊……果然,先聲明,我可沒要殺你的意思,委托我的人只是希望能調查清楚你的殺人動機而已,我可不是替人做事的殺手。」

    「那又如何?」對她來說只要是敵人就沒有差別。

    「算了……」日影徹底投降了,「總之,我帶你出去買藥,不過別想逃走就是了,我會看得緊緊的……」

    很不幸的,冷夜錯過了這次逃走的機會,雖然有成功買到避孕藥并服下,但在趁著日影結帳當下準備要逃走時卻被逮個正著,而不知怎麼的,跟他近距離接觸後,癥狀竟然又出現了!

    冷夜全身無力地被壓在藥店的地上輕喘,憤怒的眼神阻止不了日影橫抱起她的動作,日影快速結帳過後便帶著她火速趕回住處。

    「怎麼……不該是這時後發作吧?」將冷夜放到床上後日影忍不住問道。

    「你還說!」冷夜怒斥,「碰到你就有事,你這瘟神,嗚……離我遠一點。」

    「喔?」日影并不理會她無力的推擠,「意思是,這是今天第一次發作?」

    冷夜已經氣到說不出話來了,撇頭不看他,也不做任何回應。

    「冷夜。」日影托住她的下巴,半強迫地讓她轉過頭來認真對她說道:「不如這樣,我昨晚提的條件不是開玩笑,立個血誓如何?」

    「血誓?」她有些不敢相信,他要跟她立血誓?怎麼會?

    但日影似乎是來真的,「是啊,不然你也不會真的相信我吧?」說罷他拿起小刀劃破手掌,并執起冷夜的手一同劃破,然後讓傷口相對,讓兩人滲出的血互相交融。

    「我答應,三天內,只要你愿意合作讓我弄清楚你的身體狀況,那麼我放你走,而且送你兩瓶炙巖露。」他一字一句,緩慢且堅定地說道。

    「你……」感受到一股夾雜著日影斗氣的魔力穿透手掌直達心房,冷夜訝異不已,他是真的要立血誓,她還是不太相信他,應該說,她不相信魔族,不管是從母親隱晦的態度,還是從她開始跟外面的世界有所接觸過後,魔族總無法讓她完全信任。

    但血誓成立過後,不管怎麼樣是一定要遵守當初立下的誓約的,只要其中一方認為對方沒遵守,那麼便能透過誓血符紋奪取毀約者的X命,這麼做無疑是將X命交到彼此手上,對她來說其實有利,只要肯合作日影便無法取她X命,甚至忍個三天就能離開,更別說還有炙巖露能拿了。

    雖說她不相信魔族,但有血誓做為約束道是不用害怕,因此,猶豫片刻後她緩緩開口:「我答應……跟你合作三天。」

    日影同樣感覺到魔力傳到心房後便帶著冷夜念出血誓成立的共同咒語,一到微弱的紅光自兩人手上散發,光芒消失後他們攤開手掌,掌心上已經確實落下代表誓約成立的鮮紅符紋。

    感謝雪女、paomozhixia6、星翼、clenemtine、seiyu、夜念念的禮物~~~

    (二十三)承諾盡量讓你舒服(微H)

    血誓成立後日影并不躁進,只是輕摟冷夜,讓她靠在自己肩上輕喘。

    冷夜還是有些不情愿,忸怩著想掙脫他的懷抱,「離我……遠一點。」

    「嗯?」日影反而抱得更緊,「為什麼?」

    「靠近你就更嚴重,唔!」X前的敏感不小心被磨擦到讓她輕叫一聲,微顫著不再有任何動作。

    「所以……之所以會動情是因為我的靠近,是嗎?」日影自認為自己沒那麼大魅力,不過確實有這個可能,恐怕她被改造過的身體在體驗過承歡的感受後,再次接觸到相關的刺激就很容易動情。

    這一點冷夜既不清楚,當然也不會承認,「才、才沒有!」

    「是嗎?那你告訴我,碰到我的身體你有什麼反應?」見冷夜不答他便繼續問下去,「聞到我身上的味道呢?有什麼感覺?會想到什麼?是不是身體熱得更厲害?」

    冷夜被他問得身體和小腹一陣發熱,昨晚那羞人的記憶不斷浮現,她喘氣想推開他,「你……你明知故問……」

    「我沒有……」他親吻她的脖頸,引起她一陣顫抖,「我只是想確認……」日影輕輕將冷夜放倒,知道她比較不排斥接吻,因此試探X地吻上她的唇。

    冷夜咬牙,忍耐著不做出反抗舉動,畢竟已經答應要合作了,直接一口咬下去可就等於毀約。

    她的緊張和僵硬讓日影輕笑哄道:「放松點,你真的很不信任我。」

    「不只你……」冷夜別開臉,暫時躲過他的吻,「是魔族我都不信任。」

    「欸?那神族你就相信?」日影覺得有些不是滋味,怎麼身為魔族人冷夜還說出這種話?

    「他們說話算話,不像魔族……」冷夜眉頭輕蹙,「但態度令人氣憤。」想到某些神族人自以為清高的樣子她就不屑。

    「所以你被魔族騙過?」

    「哼……」冷夜輕哼一聲不再說話,想起剛開始出來用獵殺換取炙巖露時,找上的魔族委托人沒一個真正想跟她談生意,剛接觸世面的她太單純,被騙了幾次後才開始找上神族,這也是為何剛開始她只獵殺魔族的原因,不為其他,只因為魔族人不提供炙巖露,那幾次被騙拖去許多時間,也是害小清冰元素吸收失控的一次,到現在她都還耿耿於懷。

    「看樣子你被騙得很慘呢……」日影親吻她的臉頰呢喃,「不過我不會騙你,血誓都立了你就放心吧。」

    「若不是這樣我才不會……唔……」話說到一半便又被日影吻住,這次趁著她開口,日影順利地滑進口中,伸舌與她交纏,「嗯哼……唔……」冷夜的抗議化作幾聲悶哼,全被日影吻去。

    唇舌膠著的同時日影雙手也沒閒著,一手摟著她的背,另一手則在腰際和腿上來回游移。

    他的動作掀起燎原大火,冷夜因為不能反抗,很快便被吻得昏昏沉沉,身體也因為大手的撫M來回難耐地扭動著,腿間的熱流早就泛濫了,「嗚……啊……」她有些難堪地推開日影嬌喘著,不太敢相信自己的反應,她……竟然覺得舒服!

    她應該是被迫的!應該是被侵犯的!可是、可是……身體為什麼會覺得舒服?那燥熱帶來的難受為什麼會因為他的碰觸而變成舒適的暖流?甚至……甚至讓她的身體想要更多,怎麼會這樣?

    看到冷夜本來享受卻又突然將自己推開的模樣,日影知道要她馬上接受是不可能的,也只好慢慢來,「不舒服?」

    他的問題讓冷夜愣住,不知該如何回答,其實她是知道的,雖然不想承認,但這幾次以來身體一直都很喜歡……他這樣的對待,但心理上卻完全不能接受,所以才會覺的痛苦,所以才會有那兩道聲音的出現,那是理智和身體欲望的爭吵與拉鋸。

    身體上是喜歡的、舒服的,但心理上卻覺得厭惡、不能接受,那她該如何回答?像是被拉扯成兩半一樣,她不知如何是好。

    日影輕啄她的唇,「我想……要你心里覺得舒服G本不可能吧?換做是我也不行。」

    心事被點中讓冷夜有些驚愕,但日影卻只是輕笑:「不用這麼訝異啊,稍微設想一下就知道了,所以啊……讓你心里好受一點是不可能的,不過我答應你,至少會讓你的身體不這麼難受,可以嗎?」

    好像是很好的事情,可冷夜總覺得怪怪的,沒答應下來,日影也不管那麼多,擅自下了決定,「就這麼說定吧,如果連身體都很難過了就告訴我,我會盡量停手的。」說完也不等冷夜回應便又一次吻上她,一只手更是不安份地移到其中一邊雪R上享受她的柔軟。

    小小的過度章節後繼續測試(奸笑)

    好啦,其實這次的H不會太久

    算一算第一部“墮落”也差不多了

    快進展到第二部了

    謝謝大家的支持!

    感謝secret2、eitatsu的禮物~~~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