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大家都發情了(H)

    暈,正在恩愛著的兩人聽到門外這小聲,頭上直冒黑線。這王爺府里今天發情期啊?怎么大家都發情了?主人干一團,下人干一團!齊水兒心里直毛毛的,覺得好郁悶哦,這樣以后如何在下人面前抬起頭來呢?

    “啊……小六哥……你真厲害……不過比起王爺好像差了點……”

    “啊……春子哥哦呵……頂得人家好舒服呢,呵呵……啊……可是,要是王爺來……那就更好了……”

    窗外竟然有人如是說!而且還不止一個!

    齊水兒看著狂尊直發冷,這家伙,不會是連府里的丫頭都上了吧?一想到此,她心里便隱隱發痛,剛才那強烈的欲望像是讓一盤冷水從頭上澆了下來一樣。

    而狂尊他的X致如往,他使經勁重挫了幾下,每一頂每一抽都直往齊水兒的小R洞里灌,沒幾下便達到高潮了,只感覺他那JY如數注入了齊水兒體內,直往子G里去。

    呼!狂尊舒了口氣,感覺前所沒有的輕花與幸福。跟齊水兒做愛真好,很有感覺呢。他把自己那G東西埋進齊水兒的體內里不抽出來,任郵它在里面。

    他突然發現,自己身下的人兒怎么沒有表情了?那原來伶牙俐齒的,現在怎么一下子像吃了啞藥一樣呢?

    “親愛的王妃,你累了?”狂尊問。他雙手撐起自己的上半身,那下半身還跟她契合著,他盯著面無表情的齊水兒問。

    他壓G兒剛才就沒聽到窗外的聲音吧?齊水兒看了一眼那得到滿足的狂尊,得到滿足的狂尊臉上柔情似水的,他是對所有女人都這樣嗎?包括丫環們?齊水兒的心都快裂開來了一樣。日后,她也會與那么多的女人共事一夫嗎?她不敢想。

    可能,他不適合我,而我也不適合他吧!齊水兒想。她發現自己開始鉆牛角尖了。她心里好亂,這個以后要與自己共度一生的男人,還真不了解他。

    “累了。”齊水兒只得說道。她轉過臉,不看狂尊,怕一看他,自己又會再次胡思亂想,盡管自己現在還在胡思亂想。

    狂尊剛才沒聽到外面的丫環們說什么,但他是知道外面的人在干什么好事的。他一直知道,而且也放任著,因為他自己有X需求,那下人也是人,也會有X需求的啊。

    一會,狂尊把自己抽出來,那G東西S了竟然還沒軟下來,他看了看,覺得很是驕傲。找過絲布,把上面的Y體給抹干凈,覺得口好干了,便光著身子走到桌子邊找水喝。

    “啊……小六哥……快點哦……快、要丟了……”

    窗外仍然還有聲音呢。狂尊倒了一杯水一口喝光,便想走到窗邊看看情況。狂尊看了看桌子上的幾個裝滿水的茶壺,想起齊水兒上回因為借口說沒開水了便跑出去,那下人都讓管家給訓了吧?一下子搞那么多壺在這里。

    “啊……終于丟了……”

    完事了?狂尊笑了笑,把窗戶輕輕地推開,噢,人還真齊,府里的下人來了七八個!兩三個兩三個搞在一起了。他這府里還真熱鬧啊。

    那府里的丫環們,原來還都是處女,而且對X事一無所知,都是狂尊那家伙,有一年對處女特別的渴望,自己從他在青樓里開了一個姑娘的苞,發現處女的小X奇緊之后,便一直都想找處女了,連府里的丫環都不放過,后來那顧著找新口味,顧不上府里的女子們,那丫頭們便自己找食去了。

    狂尊輕輕笑了一下,合上窗便躺回床上去了。你們好好干吧,反正我現在有齊水兒了。

    狂尊甜甜地看著那床上睡作一團的齊水兒,他也上床來,睡在齊水兒身邊,從她后面環抱著齊水兒,一只手再伸過去給她當枕頭。

    二人貼得緊緊的,那肌膚相親著。一種從來沒有過的幸福在狂尊心里滋生著。一直以來,他都覺得自己是幸運兒,幸福從來都是眷顧著他的,但他發現,那么久來,所有的幸福加起來,還比不上一個齊水兒帶給他的幸福感。

    這可能便是愛吧?思及此,狂尊心里不由顫了一下,我愛她!他抿了一下嘴,把齊水兒抱得更緊了。

    而齊水兒呢,還在鉆著她那千年牛角尖,老想著剛才那些人的叫床,心里喝著千年陳醋,那醋味在她肚子里翻動著,翻起大波浪來了,

    哼,死花心鬼!齊水兒抱著被子,心里都把狂尊給XXOO了無數次了。

    第六十四章 靠,又逃了?

    當狂尊睡醒后,發現自己抱著的竟然是一個枕頭!他看了看,怎么沒人?齊水兒哪去了?他看了看自己身上,那被子蓋得好好的,像是整個晚上只有他一人在這床上睡一樣。

    不好!狂尊跳了起來,趕緊穿上衣服。

    “來人,來人啊──”狂尊心浮氣躁的,他一邊穿衣服一邊叫著。

    一會,便有人匆匆忙忙地跑來了。

    “王爺,有什么事嗎?”是小六子,他正用眼神偷偷地看著王爺的床上是否躺著王妃呢。不對哦,怎么床上空空如也?

    “王妃呢?王妃哪去了?”狂尊問道。

    暈,你問我們王妃哪去了?昨晚你不是抱著人家睡得那么香嗎?小六子汗腺突然很發達一樣,拼命流著汗。

    “回王爺,我們都沒留意。”小六子老實回答。本來就是嘛,想著王你新婚之夜哦,肯定會不留有余力地把王妃干翻的,哪和一大早就找不到了?嗯,看來王爺的本事還是很值得懷疑的。

    看到小六子那奇怪的眼神狂尊便直想死,這個該死的齊水兒,敗壞了他一世英明!

    狂尊黑著臉走了出去,哼,問了也是白問,真丟臉!他風風火火地走出去,看到那負責護院的隊長便問:“昨晚是誰當的班?”

    護院結結巴巴的說:“王爺,昨晚,是,是我當的班。”他不好意思大聲說,因為昨晚王爺在里面洞房時,他是當著班,可是看到府里的人都在做愛,他也找了兩個丫頭在玩三P呢,玩得很是盡興,然后不小心便睡著了。

    “王妃呢,看到王妃沒?她往哪個方向跑了?還有,她是哪一更跑的?”狂尊如同連珠P般問道。

    護院這回不敢看王爺了,因為昨天太累了,所以睡得很死,置于王妃是哪一更跑的,還真不知道呢。

    竟然跟我玩沉默!狂尊這回真要抓狂了,你說這齊水兒,當本王的王妃有什么不好的?那么多人想都當不了呢,她倒好,三番四次的逃!氣死本王了!

    發嘮叨沒用的,唉,有妃如此,還能怎么樣?那還是找吧!

    狂尊還是帶著大隊人馬來到了那齊水兒最喜歡逃到的艷迷閣去。

    那老鴇一看到狂尊一干人,嚇得趕緊把大門關上了,娘啊,我的祖宗啊!那些搞破壞的人又來了!老鴇抵在門背后,一身冷汗的。昨天讓他們給破壞的東西,好不容易才修好,現在又來?

    老鴇那加速跳動的手還沒平靜下來,咚的一聲,大門讓人踢開了,老鴇跌了個狗吃屎。

    “哎喲喲,我的天爺啊!”老鴇爬起來叫著。

    “嬤嬤,齊水兒來這里沒?”狂尊走進去大聲問道。

    老鴇從地上起來,拍打著衣服上的臟土。

    “哎呀,我的好王爺,這衣服可是今天才穿的,新的!”老鴇心痛了。可是一看那讓踢下來的門,心更流血了。

    “啊,我的天爺啊,作孽哦,我的門才剛修好的……”老鴇看著那大門,舉起雙手哭天抹淚的叫著。

    “少說廢話,見到齊水兒沒有?”狂尊一把推開那正在上來申訴的嬤嬤問道。

    “沒有啊沒有啊,嗚,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啊,我到底招誰惹誰了啊,為什么跟我的大門過不去啊!”老鴇繼續哭喪著臉的叫著。

    汗!狂尊決定無視她,然后帶著人馬直往里面走去。

    “齊水兒,快出來,聽到了沒?齊水兒!”狂尊大叫著。

    而那人馬開始分散開來,都各自找去,大伙把艷迷閣翻了個遍,竟然沒發現齊水兒!

    “找到了沒?”狂尊怒氣沖沖地坐在太師椅上看著那上人問。

    “回王爺,沒找到。”

    “回王爺,小人也沒找到。”

    “回王爺,小人找過了,柴房沒人。”

    “……”

    回來回復的人,竟然都沒找到!靠,這死女人,這回逃哪了?

    第六十五章 同是天涯淪落人

    齊水兒到底去哪了?哈哈,這回她可不想再回到那個艷迷閣了,那里好玩是好玩,可是那死王爺一下子便找來了。所以她現在正在思索著自己該往哪里去呢。

    “別跑,別跑啊!小姐,快回來!”這時,從街角那黑暗處傳來一陣陣亂亂的腳步聲。齊水兒看過去,只見一小姑娘跑得飛快,而后面是幾名家丁在追著跑。

    靠,不會是跟我一樣逃婚的吧?齊水兒頓了一下,看著那小姑娘越走越近的。

    齊水兒眼急手快,拉著小姑娘便閃進了另一條小巷里,一會,便與那家丁們走岔了。

    “呼,謝謝你哦。”小姑娘拍拍X口看著齊水兒笑。

    “沒事,你也是逃出來的?”齊水兒問。

    只見小姑娘點了點頭,那因為跑得急,臉上紅撲撲的。

    “快走吧,一會你的家丁又來了。”齊水兒說道,拉著小姑娘便出去了。這里只是小巷,要是那些家丁找不到她,往回走時一定會發現她們的。

    小姑娘也聽信她,跟著她便走了。二人走得極快,像是逃難一樣,不多久便走到郊區來了。

    “啊,累死我了,姐姐,咱們休息一下吧。”小姑娘道。

    “也行,我也累個不行了。”齊水兒道。

    二人坐在路邊休息著,齊水兒問:“對了,你叫什么名字?為什么要逃出來?”

    小姑娘道:“我叫花喜兒,姐姐你呢?”

    齊水兒道:“我叫齊水兒,逃婚出來的。”不知道他醒來了沒有?發現我逃了吧?齊水兒嘆著氣,我怎么會想他了?哼,他肯定不會想我,他的女人那么多!

    “啊?你是逃婚的?好巧哦,我也是!”花喜兒開心地拉著齊水兒的手叫著。

    暈,這有什么值得高興的?齊水兒看了她一眼。

    “你有沒有好去處?”齊水兒問:“再沒找到好去處,那我們便死定了。”

    花喜兒扁著嘴巴搖了搖頭,一副傷心樣。

    “死丫頭,敢給我跑!”這時,一陣叫罵聲傳來,嚇得齊水兒臉色慘白,拉起花喜兒便跑,N的,怎么那么快就趕上來了?而花喜兒也以為是她的家丁,跟上便跑。

    跑著跑著,竟然真感覺后面一陣陣的腳步聲,天啊,怎么跑得那么快啊!死定了死定了!齊水兒四下顧盼著,啊,前面有一個大院,那人家好像蠻有錢的!齊水兒拉上花喜兒便閃了進去,藏到門后面呼著氣。

    一會,便聽見腳步聲停下來了。

    “死丫頭,看你還敢跑?”一男人chu聲chu氣地說著。

    接著便聽到一位小姑娘哭的聲音:“嗚……放了我吧,行個好吧……我不想賣身……嗚嗚……”

    靠,原來不是抓我們的!齊水兒看著花喜兒,兩人對望了一眼。

    肚子突然咕咕地叫著,暈,餓了!齊水兒臉紅紅的,丟人死了!

    “咕咕……”又一聲響起。

    齊水兒發誓,這次不是她!

    “呃,我也餓了。”花喜兒紅著臉說。

    靠,同是天涯淪落人啊!齊水兒苦笑著。

    “走。咱們找吃的去。”齊水兒對花喜兒道。

    于是,兩位一同逃婚的小姑娘便走進大院深處,到處找廚房了。

    很幸運,一下便找到了。哈哈,齊水兒搓著小手,往那香氣溢出的廚房走去。

    “你們是誰啊?怎么跑來這里了?”一燒火的丫頭詫異地看著齊水兒她們。

    “哦,我是新來的,小姐叫我來拿個糕點。”齊水兒眼睛盯著那正散發著香氣的糕點。

    “哦,那你們拿吧,我剛好要去一下茅房。給我看著,別讓火掉下來了啊。”丫頭說完便出去了。

    哈哈哈,天助我也!齊水兒打開窩蓋,食指大動了。而花喜兒也擠上來,兩人便拿著上面的糕點吃了起來。

    哇,桂花糕!齊水兒把嘴巴撐得鼓鼓的,再打開另一籠,嘴里的還沒吞下,又往嘴里送了。餓死我了!

    “你慢點,一會咽到了。”花喜兒一邊吞一邊說。相比之下,花喜兒吃得比她斯文多了。

    第六十六章 偷吃的后果

    齊水兒狼吞虎咽地吃著,一會那廚房便吃得像有人搶劫過一樣了,花喜兒佩服地看著她,靠,她也太厲害了吧!花喜兒像是看著怪物一樣看著齊水兒,這下她也開始加快了吃飯的速度,再不快點吃,那一會她連喝湯的份都沒有了。

    “你們這是在干什么?”這時,門口傳來了一聲絕對是威嚴的聲音。母的哦!

    那正在往嘴巴里塞東西的兩人,嘴巴里鼓得圓圓的,望著那聲源處,哇哇啊!好胖一個大肥婆啊!那身型比她們兩加起來還在大!

    像是看到一個恐怖無比的怪物一樣,齊水兒與花喜兒張大著一巴,那嘴里的東西一下子便掉下來了。她們心里同時咚的一聲往下沈,因為那怪物已經往她們走過來了。

    “你們,你們竟然把點心全給偷吃光了?”怪物叉著腰chu聲chu氣地指著二人,橫著眉頭罵道。

    如雷貫耳啊如雷貫耳!齊水兒與花喜兒齊齊把雙耳捂起來,娘的啊,不捂一會肯定得振穿耳膜不可了。

    于是,那兩名偷吃的小姑娘便讓大怪物給揪著耳朵走的,而且,看著她們還有一點姿色,還要她們去接客抵點心呢!

    可憐啊可憐!那花喜兒一聽得要賣身,說什么她都不干,于是便讓人給關到柴房去進行全方位的洗腦去了。

    而那興奮的齊水兒聽得這里原來是個妓院,可把她給樂死了!逃來逃去,竟然還逃到妓院里去了!呵呵!正中下懷呢!

    “水兒,記住了,這是你的房間,這是你的牌子,給老娘接客去,不然把你也關進柴房去!”大怪物叫容嬤嬤!

    齊水兒對著容嬤嬤放了個電眼,故作嬌滴滴地說:“是,嬤嬤。”

    “哼。”容嬤嬤生氣地看了她一眼,竟然連給大親王準備的點心都敢偷吃!

    原來這里是一間叫“春起樓”的妓院,而今天是大親王允華王爺從鄰國歸來的日子,而這大親王一歸來,肯定會先來這里看望老相好書竹,作為春起樓里的第一大客,每回他來,容嬤嬤都為他準備一大堆他愛吃的點心,可是今天的剛好讓齊水兒與花喜兒那兩名丫頭給偷吃了!

    “放我出去啊,放我出去──”花喜兒讓關在柴房里,她拼命地拍著門扯開嗓子大叫著。可是那些匆匆忙忙的下人卻像是聽不見一樣。唉,大家都忘得連自己是誰都記不得了,哪里還會管她呢!

    “嬤嬤,點心又都買回來了。”一跑腿氣喘吁吁地說。

    而這回容嬤嬤才舒了一口氣,乜了一眼齊水兒,還好買回來了,不然有你好看的。而心虛的齊水兒只好堆起笑臉媚諂著。

    “不過嬤嬤,今晚好像人手不夠哦。”跑腿想了一下說。昨天因那小燕不聽話,嬤嬤把她給賣了,今天才交的人,而今晚更需要人手,可是一時哪里請得到人啊!

    “哼,真是麻煩。”嬤嬤埋怨著,走到柴房去。

    “快放我出去──”花喜兒還在叫著。

    “你叫什么叫,給我閉嘴!”容嬤嬤罵著,那聲音立馬便蓋上了花喜兒。

    花喜兒心有余悸地拍了拍X,行,你厲害!她真的聽話地馬上閉嘴了。再說了,叫了那么久,確實也累了。

    “放你出去也可以,不過……”容嬤嬤挑了挑眉頭。

    “不過什么?”花喜兒連忙問道。

    “不過今天晚上你得給我聽聽話話的做事,讓我發現你敢逃跑有你好看的。”容嬤嬤像個橫眉豎眼地說。

    “是是是,我知道,我一定會聽話的。”花喜兒連連點頭。現在只要能出去什么都好,她實在一刻都不想再呆在這里了,那些什么蟲子啊蟑螂什么的老在這里爬來爬去的,實在太可怕了。

    只聽哢的一聲,柴房便開門了。花喜兒跟著容嬤嬤走了出去。

    于是,今晚,齊水兒成了那迎賓隊里的一名,她得站在門口跟著眾姑娘們迎客,實際上是為了給書竹姑娘當陪襯,而花喜兒則成了那端點心的丫頭。

    第六十七章 會是一見鐘情嗎

    齊水兒打著哈欠地站在大隊伍后面,看著那大家眼光所望之處,等著大家所說的大親王的到來。不知不覺的,竟然想起那風流鬼來!

    不知道這風流鬼知道我跑了沒?齊水兒一想到那臭男人,心里竟然帶著幾分失落感。心里酸酸的,特別是想起自己當初看到他與別的女子一起親熱的畫面,心里更痛。洞房那天晚上,聽得那幾名丫頭都與他發生過關系時,她心里更亂了。

    我這是怎么了?難道我喜歡上他了?齊水兒搖了搖頭,不,不是的!可是,一想到他親吻著自己,而且對自己壞笑時,齊水兒竟然感覺到溫暖!

    不,一定是我無聊,所以才會胡思亂想的想到他的!齊水兒打了一下自己,不許你再想他!

    “啊,大親王來了。”不知道是誰叫了一聲,于是大家便都開始低聲說說起來。

    齊水兒也望過去,哪來的大親王?她只看到兩名大美人!一名穿著青色衣袍上面銹著蘭花圖案,而且有一名還是穿著紅衣的大美人!

    大美人,怎么看都是大美人!天啊,竟然有人可以美得不可方物!齊水兒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秀色可餐!

    “來了嗎來了嗎?哪位?要點心嗎?”這時,站著都睡著了的花喜兒突然讓人給搖醒,她一醒來便亂跑著,一邊叫一邊跑著,跑了一圈便發現大家都在看著她。

    怎么了?啊?我臉上有什么東西嗎?怎么所有人都不動了?好像,神情還有點古怪哦!花喜兒看著大家。這時,她已經站在路中間了,而且,好像還擋住了人家大親王的去路。

    “怎么搞的?”容嬤嬤低斥著把花喜兒拉到一旁來。

    花喜兒才清醒了一點,發現身邊竟然是齊水兒。

    “姐姐,怎么了?”花喜兒冒冒失失地問。

    齊水兒看著那還是一臉困倦的花喜兒說:“沒事,就兩只蒼蠅飛過而已,你繼續睡吧。”說著還像拍嬰孩一樣拍著花喜兒說。

    花喜兒靠著齊水兒,一下便又睡了。嗯,好累哦,人家昨晚就沒睡覺,半夜偷偷跑的,而且在柴房里也讓關了那么久,又喊了那么久,真的好想睡……

    齊水兒看著花喜兒,真敗給她了,站著都能睡著!她擺了擺花喜兒的腦袋,看著那快走到身邊來的大親王,不明白那些越來越尖的尖叫聲。切,兩個大美人一樣的男人,有什么好崇拜的?

    大親王允華與好朋友達卡一路向前走著,每次來此,那嬤嬤都弄得那么大的排場。可是剛才那捧著東西跑出來轉了一圈的小姑娘,呵呵,好像很冒失呢。允華與達卡對視了一眼,交流了一個眼神,那眼神里滿是笑意。

    他們繼續往前走著,大親王的眼光一直往花喜兒望去。剛才,是她出洋相吧?基于好笑,又多看了幾眼。

    慢慢向她們走近,于是便聽得齊水兒說“沒事,就兩只蒼蠅飛過而已,你繼續睡吧。”原本還在臉笑的大親王與達卡,聽到好笑容一下子便冰住了,靠,本王什么時候成蒼蠅了?大親王盯著花喜兒看,這小姑娘,在迎接本王竟然能睡著了?而達卡卻對齊水兒更感興趣,還是第一次有人把他們當成蒼蠅呢!

    大親王一直盯著那睡著了的花喜兒看,那姣美的小臉如同剛剝開的**蛋,好想模哦!他來這里來了那么多次,每次都習慣了大家對他的行注目禮,習慣了姑娘們的尖叫,可是她竟然睡著了!靠,心里竟然覺得自尊心受挫!

    “大親王,你今天好帥哦!”這時,一位姑娘上前去送了一束花,硬是把大親王的注意力給分散開了。

    大親王看著眼前的姑娘笑逐顏開,這時,越來越多的姑娘上前獻花了,而那手拿鮮花笑得像個妖人的達卡突然回過頭來看了一眼齊水兒,露出如花的笑臉,還對齊水兒調皮地眨了一下眼。

    齊水兒打了一個冷顫,靠,不帶這樣的啊!竟然還勾引本姑娘!齊水兒郁悶死了,怎么這些男人都風流成X了?風流?齊水兒想起了那個死王爺,他就真正是個風流種!不知道他現在有沒有出去鬼混?哼!

    想到他也有可能像這大親王一樣在外面勾引小姑娘,心里不由氣憤起來,她緊握了雙拳,雙目怒睜的。她這一睜,可把正在對她放電的達卡給嚇了一下,他眼神一收,這姑娘怎么了?不來電就算了嘛,還要用眼神神人家!好受挫哦!

    第六十八章 冒失鬼花喜兒

    作為老鴇的容嬤嬤迎了上去,她堆起笑臉說:“喲,大親王呵呵,不見一陣子,你還是那么帥氣啊!可把我這春起樓的姑娘都迷倒了呢。”

    齊水兒看了一眼,哪位是大親王啊?怎么那么都那么妖?切,還沒我家那個風流鬼帥呢!靠,什么時候那風流鬼成我家了?齊水兒突然想咬舌自殺!她發現自己今天變得怪怪的哦,怎么老想到他呢?

    大親王拿著鮮花笑著,有嗎?不有一個正在睡覺而且有一個還把我們當成蒼蠅了?可是他還是打著場面說:“呵呵,謝謝容嬤嬤啊,不見一陣子,你可是越見心寬了啊!”

    齊水兒看著那說話的男人,正是那穿著青色衣服繡著蘭花的男人啊,還好,這個順眼一點點,沒那么妖。齊水兒看了一眼那穿著紅色衣服的那個,簡直就一妖人!哼,剛才還想對我笑呢!不過,這兩人,一看就是風流公子!嚴重鄙視風流的男人!

    容嬤嬤笑一頓,故作嬌嗔:“喲,大親王還真愛拿嬤嬤開玩笑哦!”

    大親王干笑幾聲道:“來來來,本王介紹一下,這是本王的好朋友,月牙國的達卡王子,大家可要好生招待啊。”

    靠!原來是別國的王子啊!是不是那月牙國的男人都那么妖啊?齊水兒再鄙夷地看向這邊來。

    “喲,是達卡王子啊!行,大親王的朋友便是我們春起樓的朋友,一定不會怠慢的。”容嬤嬤笑著說:“來啊,春花秋月四丫頭,上來,好生招待達卡王子。”

    容嬤嬤交待完了后,付好地對大親王說:“大親王啊,我們書竹正在里面等著你呢。”每次大親王回來,大家都出去迎接,就書竹留在房里故作矜持的。

    春花秋月四位姑娘齊齊聲道是,上來便要挽著達卡王子走,可是達卡指向齊水兒說:“我只要她!”

    齊水兒確定他指的正是自己!她一驚,往后退了一步,那正靠在她肩頭的花喜兒一個咧趟竟然跌倒在地上了,而那個小托盤當啷一聲掉在地上,發出刺耳的聲響。

    小豬啊小豬!這花喜兒跌倒在地上而且那托盤掉在地上發出那么大的聲音,她竟然沒醒來!而且好像還在地上找到一個更舒服的位置一樣,照樣睡她的!

    這回可真是想不出名都難了!所有人都看向這邊來,而達卡與大親王再也忍不住了,他們放肆地大笑著,而這大親王本來正要走上樓上去找書竹的,這回他竟然掉過頭來,走到那睡在地上的花喜兒身邊來,嘴里含著笑,把那睡得像一頭小豬的花喜兒扶了起來。

    “姑娘,姑娘?”大親王叫著,拍了拍花喜兒的小臉。可是花喜兒還沒反應。

    容嬤嬤走過來了,她用那大胖腳踢了踢花喜兒,叫著:“喂,快起來了,快起來!”

    齊水兒用手擋開容嬤嬤的腳,靠,那大胖腳再來兩下花喜兒還受得了?她擋在容嬤嬤跟前,搖著花喜兒叫著,捏著她的小鼻子,一下子花喜兒便醒來了。

    花喜兒坐起來,看了看四周,哇,人好多哦!她馬上便臉紅了,站了起來。而那蹲著的大親王與齊水兒也跟著站起來看著她。

    大親王那眼角都是笑意,現在他已沒有興趣上樓去看書竹了,他想好好看看這個冒失的小姑娘。

    這時,達卡也來到了齊水兒跟前來了。達卡拉開他自以為最帥的笑臉,看著齊水兒,那會放電的雙眼對著她拼命放著電。

    “姑娘,在下達卡,月牙國王太子,沒請教姑娘芳名。”

    齊水兒看著這穿著紅色衣服的妖人,靠,本姑娘那么大,就成親那天穿過紅衣服,其實時間都沒穿過那么妖的紅色呢!你一堂堂王子,沒事穿得那么妖做甚!

    齊水兒在原地翻著白眼的,氣得嬤嬤直生氣,這死女子,人家好歹也是王子啊!她拍了拍齊水兒,那胖乎乎的手偷偷伸到齊水兒背后去捏了一下齊水兒,給她打了個眼色。齊水兒受痛了,她皺著眉頭,雙眼直瞪著達卡,沒事你跑來我這里干什么啊?你不知道這死熊嬤嬤捏得有多痛!好,這恨記在你身上了!

    而這容嬤嬤堆起笑來,媚諂地看著達卡說:“哎喲達卡王子啊,我這丫頭是今天才來的新貨,什么規矩都不懂,還請你能見諒呢。”

    而達卡看著這正對著他擠眉弄眼的齊水兒笑著說:“沒事,不見怪不見怪。”

    容嬤嬤收起笑臉,轉過頭來對齊水兒惡狠狠地說:“你給你小心點啊!今天你就好好陪陪達卡王子,如果你有敢對達卡王子怠慢,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第六十九章 接客!

    齊水兒彎著腰說:“是。”她低著頭不敢看嬤嬤,這嬤嬤也實在是太可怕了!聲如洪鐘不說還長得一副就是壓迫像她這種良好市民的樣子的。

    而這時,花喜兒也清醒很多了,她把小托盤拾起來,啊,不好了,這小點心好像已經報廢了哦!死了死了,一會嬤嬤得要罵死我!花喜兒苦著臉地看著地上那塊已經變成一坨的東東。

    而這時容嬤嬤也看到了,她正要發作大罵,而這時大親王笑著對容嬤嬤說:“好了,算了吧嬤嬤,一點小事別計較了。”

    這時容嬤嬤瞪著花喜兒惡狠狠地道:“哼,要不是大親王幫你說情,得打死你這死丫頭!”

    嬤嬤還作勢要揚起手來,嚇得花喜兒縮到親王的背后去。

    “哦,大親王,書竹已經在房里等了你好久了,你還是快去吧!”容嬤嬤笑著對大親王道。都是這兩個死丫頭,耽誤了那么多時間一會書竹那姑NN就要發火了。這春起樓現在就書竹一臺柱,倚著有大親王撐腰,在這里又大牌以又難搞的。可是嬤嬤就是不敢得罪她啊,她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把大親王給迷得死死的。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去忙你的吧。”大親王笑著說。

    容嬤嬤看了看親王,見他好像不太想動便走了。忙?哪里有忙的?今天晚上就只招呼大親王一人!

    看到今的貴客好像對自己不感冒,姑娘們都各自散去了,唱歌的唱歌,跳舞的跳舞,一下子,春起樓又熱鬧起來了。

    “你叫什么名字?”大親王看著迷迷糊糊的花喜兒問。

    “我,我叫花喜兒,你呢?”花喜兒看著這個老是笑的男人問。哦好緊張哦,她還是第一次跟男生那么近距離接觸呢!花喜兒小手拿著托盤按著那亂跳個不停的心口,雙臉都漲紅了。

    親王聽到她竟然問自己的名字!先是一愣,慢慢才回過神來。花喜兒!名字不錯!大親王點了點頭,可是,她好像真的不認識本王!

    “你的房間在哪里?”大親王問花喜兒。

    “房間?哦,在柴房。”花喜兒想了一下道。

    大親王看著她那迷糊的傻樣失聲笑了,她的房間在柴房!

    “問的是你接客的房間啊!”大親王笑道。不然你還真想在柴房里跟本王親熱?

    接客?花喜兒傻了!什么來的?

    齊水兒看著花喜兒那副白癡樣便想起自己當初也是這樣,什么都不懂,就連男女之事也想成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呢。

    “跟我來吧。”齊水兒對大親王與花喜兒道。那些姑娘們都看著今天的客人只跟她們說話,那一雙雙眼睛都好像快要吃人了,再不走那還不得讓生吞了?

    于是齊水兒領著花喜兒還有兩名妖男走向嬤嬤分給自己的房間走去,那一雙雙妒忌的眼睛帶著火焰跟隨著,直到齊水兒把房間門給關起來。

    達卡與大親王坐在齊水兒房間里的花廳,齊水兒一坐下來便拼命灌水的,而這時花喜兒也跟著灌水。而這兩位男士去看著這一進房間里就拼命灌水的兩位姑娘,怎么她們很口渴嗎?還是因為看到我們所以口干?呃,實在想不透!莫非他有一些時間沒來這里,所以春起樓的服務變了?噢,怎么才出使了一個月便跟不上時代了?平時不應該是先給我們敬茶看座,然后來點音樂啥的嗎?接著便是上糕點之類的,怎么她們一進來便光顧著自己灌水?

    達卡與大親王對望著,愕愕的,好像感覺他們在這里,有點多余!

    齊水兒喝了一回,舒服多了/!靠,嚴重缺水中!終于得到補充了!齊水兒喝完了最后一口水,然后看著這兩名愕然的男子問道:“呃,你們要喝嗎?”

    聽到聲音的兩名男子感激涕零的,終于注意到我們了!他們齊齊點點頭。

    齊水兒便把自己手里的杯子放了下來,而剛好這時花喜兒也喝完了也把杯子放下,齊水兒便往這兩個杯子倒水了,可是才倒了小半杯,發現壺里沒水了!她想了一下,把那小半杯平均倒在兩個杯子里,好吧,雖然是小了點,可覺得還好了啦!花喜配合地把兩小小半杯水往二人跟前一推。

    “嘿嘿,請喝茶。”花喜兒笑著說。

    這時,大親王與達卡又傻傻地對望了一眼,然后看著這兩小小半杯水發呆了。

    第七十章 待客之道啊!

    大親王與達卡傻坐著,看著這神一般的半杯水,以前啊,這里的姑娘的待客之道不都是一向好評的嗎?難道我人品變差了?愣了好久,大親王與達卡才盯著齊水兒與花喜兒看,這兩位姑娘太太特別了點吧!想起今晚看到的種種,那驚奇還真是一個接著一個來啊!

    咳咳咳,大親王清了清喉嚨。作為東道主,他還是清醒得蠻快的,那達卡還在夢里云里之中呢,看他那嘴巴啊得老大的看著齊水兒,才發現原來自己是那么的犯賤啊!那么多正常的姑娘不要,偏偏看中了這位!呃,好像人家就不太鳥我們,難道我們長得那么禍國殃民的還勾不起她們的興趣嗎?口味還真高啊!

    “我說姑娘來點音樂吧!要不跳跳舞也行啊。”大親王可憐兮兮說。什么時候這些也要他來教了?

    花喜兒一聽,還以為是親王要給她們跳舞呢,興奮地想,她一臉笑容地而且滿是期待地看著兩位帥哥,啊!莫非帥哥是想要掌聲?于是她開始帶頭鼓起掌來,齊水兒看著她鼓掌于是也跟著鼓起掌來。

    而那大親王看著這兩位姑娘鼓掌,想著可能這是她們倆的習慣吧,先鼓鼓士氣,然后再跳舞?于是這兩位男士也鼓掌,可是鼓了老半天了,竟然沒有人出去跳舞!

    “我說姑娘,手累了。”達卡笑容滿面地看著齊水兒說。好吧,話不用講得那么滿吧!

    齊水兒說:“真巧,我也累了。”

    我倒!真想自殺!達卡的笑馬上便疆住了敢情她們等了半天是想讓我們去跳舞?這時,大親王終于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搞了半天,原來這兩位是生菜啊!哈哈,還真讓他們碰上了兩個活寶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先是大親王大笑,然后那慢慢地想明白了的達卡也哈哈大笑起來,這里啊,還真是臥虎藏龍啊,什么活寶都有!他們還真是幸運,連絕版都碰上了!

    得到這些可怕的大笑聲,花喜兒更是低著頭,抱著她那小托盤,一會抬起頭來看一眼笑得快像個瘋子了的親王,也跟著傻笑幾下。

    齊水兒只在這里翻白眼,靠,讓姑NN來是聽他們笑的?怎么笑得那么Y蕩!

    書竹坐在房里,等了那么久都沒見親王到她房里,終于是等不下去了,她出來找親王去!哼,看誰敢占著親王不讓親王到她房里去!書竹在春起樓里,沒問幾個人,便知道大親王去了今天才進樓里的新人哪里了,她更是氣沖沖地,新人!竟然進了一個新人房里!不過也是,也只有新人才不知道規矩了,這里呆久一點的姑娘哪個敢?

    書竹順了一口氣,然后便直往齊水兒那房里去,還沒到房門口,便聽到親王的笑聲了。她推開門進去,站在眾人面前,而那好像笑夠了的王爺正情深款款地看著花喜兒笑呢,他的大手正把花喜兒那小托盤拿下來,拉起花喜兒便往嘴邊吻去。

    “王爺,可想死奴家了。”書竹嬌嗔著,一邊還往大親王的腿上坐去,硬是把花喜兒的手擠掉了。

    花喜兒看到了書竹,立馬便坐到一旁來,她紅著臉,這親王剛才好像想親人家的手哦!

    “呵呵,好書竹,一月不見你還是那么美啊!”大親王笑著調侃。

    聽得這話,書竹心里不由有一絲失落感,她不由怨恨地乜了一眼花喜兒與齊水兒,都怪她們。看著親王在她們房里笑得那么開心,莫非她們用了什么特別的招數勾引了親王?

    “王爺,一月沒見,莫非您就不想奴家嗎?嗯?”書竹故意扭動著小屁股,研磨著親王胯下那G東西。

    大親王吧唧一聲親在書竹臉上,然后看了看那臉紅紅的花喜兒壞笑,這小家伙還是得要慢慢調教,不急!

    這還差不多!書竹滿意了,她趁勢靠在親王的懷里,在他耳邊私語著。一會便聽得親王笑了起來。

    這時,端糕點的小丫頭們都都排好隊想要端進來了,卻讓書竹阻止了。

    “別端進來了,都端到我房里去,親王現在就往我房里去了。”她得意地說。說話的同時看著花喜兒。

    “達卡,要不要一起過去?”大親王看著達卡問。

    達卡笑著說:“不了,呵呵,我還是呆在這里吧。”這里多好的啊呵呵,還真是青菜蘿卜各有所愛啊!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