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竟然又逃了!(小H)

    狂尊直把齊水兒弄個下不了床才善罷甘休一樣,他拼命地C著齊水兒,真把她弄成個水人兒了。

    齊水兒下身那滋滋的水不斷地跟著狂尊那G大RB的抽C而且加多,狂尊越抽越爽的,他還沒見過如此尤物呢。

    “哇……啊……啊……”齊水兒的叫聲跟著狂尊的抽C,二人真的很契合。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狂尊三淺兩深地抽C著,快馬加鞭般,頂得齊水兒直浪叫。

    “啊……啊哦……哦……哦……”齊水兒抓著狂尊的肩膀叫著,那汗水從她頭發上落在床上。

    狂尊那G大家伙進進出出的,在齊水兒的小R洞里激情來回,越來越多越來越圓潤的,終于齊水兒是滿足地平癱在床上了,而狂尊再猛攻幾下便在她身上停住了。

    齊水兒喘息未定的,她像是跑了好遠好遠的路程,真的好累好累哦。

    “我親愛的王妃,怎么樣,對本王的表現滿意不?”狂尊chu氣直喘的。

    “嗯,還算湊合。”齊水兒裝模作樣的說。

    聽到她這話,氣得狂尊便直想吃了她。所有女人都對他那個滿意程度可不一般,可是這個死女人,他使出混身解數來取悅她,而她竟然只給個“還算湊合”便打發他了!

    “我說王妃,咱們再來一次吧。”狂尊嘴巴對著她的嘴巴說。

    “我說,別叫我王妃,我不是你的王妃。請叫我齊小姐,或者叫我齊姑娘。”齊水兒說。

    “怎么,請問你還是姑娘嗎?”狂尊笑著看她,若有所指的說。

    “呃,我累了,想休息一下,你可以出去了吧?”齊水兒道。

    狂尊看著她,這女人,打完更就想把我甩了?門都沒有!狂尊直接睡在里面,然后便裝做聽不到她的話一樣。

    “喂,喂,喂,你好了哦,快出去。”齊水兒道。

    狂尊沒說話,一會,他竟然還打起鼻音,氣死齊水兒了,可是她累死了,也沒力氣起來捧他,一會她也沉沉睡去。

    齊水兒逃婚的生活里還真的沒有睡過那么舒服的床呢,而且加上自己也累了,所以睡得特別沈。

    而狂尊也是,他在外面找齊水兒找了那么久,現在找到了,終于可以踏實地睡了。

    齊水兒口很干,快天亮便醒來了。啊,我的娘啊,累死我了,而且感覺腰都快斷了。這死男人,他還真厲害!齊水兒看了一眼那睡在她身邊的王爺,不過那下體滿足的感覺還真的很好哦!

    她起來把地上的衣服撿起來,穿上便把桌子上的水全喝光了。暈,怎么還覺得口干呢?齊水兒看著那個水壺,里面怎么只有一點水啊,怎么夠我喝的呢?

    齊水兒打開門,啊,這家伙竟然沒有沒有讓人守在門口,而且門還沒鎖,那反正都出來了,那就繼續走出去吧。

    齊水兒走著,現在天微亮的了,隱隱約約的看到他家院子里,假山流水的,好像還不錯哦,而且比她家里要大好多。

    這家伙還真有錢。齊水兒走著走著,竟然看到這王府里一個人都沒起床。哇,太好了,莫非是老天想指點我逃婚?

    啊!哈哈哈哈,實在是太好了!齊水兒便直往大門口走去,嘿,你說老天怎么就對我那么好呢?齊水兒便想著,這回逃婚姻又逃到哪好呢?

    啊,還是逃回艷迷閣吧,呵呵,我也跑去掛牌,這次,我也要學她們一樣見客!氣死這破王爺!

    第四十七章 提溜回來了

    這狂尊正在房里安穩地睡他的大覺,好久沒那么安心地睡了,他一轉過身來,想要抱著跟他同床的齊水兒,可是沒想撲了個空。

    狂尊錳地坐了起來,看到這空了一半的床,***個巴子,怒,這死女人,又想給我逃!狂尊急起來便要穿上衣服,可是想了一下,躺回床上去,裝著不知道。他有感覺,不出一刻,那女人便得讓人提溜著回來了。

    齊水兒她輕手輕腳的往門口走著,真是天助我也,這王府里一個人都沒有,那正是我逃跑的好時光!心里那個美啊!哈哈哈。

    齊水兒看著大門是開著的,便直往門口走去了。嘿嘿,反正姑NN我,就不嫁你們王爺咋滴!呃,雖然他還真算是個男人。

    齊水兒現在還感覺下體一陣陣的痛癢,當女人的感覺就是這樣吧?

    “站住,一大早往哪去?”一男聲直接就喝了一聲。

    正在思考著的齊水兒給嚇了一跳,她抬頭便看到王爺的左右手,正像黑白無常般守在門口呢。暈,怎么搞的?我不是看著就沒人守著的嗎?怎么一下就跑出來兩人?

    齊水兒看著他們那冷著的臉,嘿嘿笑了幾聲,然后便說:“你說大哥,嘿嘿大帥哥,我只不過那個人有三急,走著走著,就走到這里來了。”

    “王妃,府里就有茅廁呢,你還是走回去吧。”一手下道。他心里直暗笑,這王妃還真會來事啊,幸好王爺有先見之明,知道她還會跑,所以便讓我們站這等著了。不過這王妃,她怎么就不會找點高明點的借口呢?

    “嘿嘿,我記錯了,我是想去找水喝的。”齊水兒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暈,我怎么說去上茅廁呢!

    “那你先回房吧王妃,一會讓人給你送去。”手下道:“再說了,外面也沒水喝啊。”

    暈,我直接就想撞死好了。齊水兒翻著白眼。

    “喂,你明不明白啊,姑NN我要逃,識相的話你快讓條路,不然,不然姑NN我……”呃,對了,下面應該怎么說呢?齊水兒停了嘴,反正就裝著兇巴巴的盯著他們就好了。

    沒有經驗的齊水兒就叉起腰來,真暈,不兩下就讓人給看穿了的感覺真不好。呃,好在我臉皮厚,不怕你!

    “好了好了,快讓開,那個你們放我走吧。”齊水兒看著這兩個守門神,怎么他們一點表情都沒有?

    齊水兒還想再說,可是竟然發現那兩個人把她當透明的了,直接便忽視了她!呃,還走了?

    “喂,喂,快放開我啊,喂,你們抓我去哪里?”齊水兒大叫著,郁悶,還以為走了,沒想到是走到她身后,把她整個人給架起來走了。什么人嘛,一點都不會憐香惜玉!

    唉,這樣一弄,天都亮了。齊水兒翻著白眼的。掙扎吧,可是掙扎沒幾下,發現只是白費力氣。這兩頭野蠻人是哪個山林跑出來的?力氣可不是一般的大!

    “喂,你們好不講仁義哦,快放開我吧。”齊水兒叫道。

    沒人理她,偶爾會有風吹著樹葉的聲音,在她耳邊吹著時她就覺得那風是在嘲笑她的。N的個巴子,下回姑NN拿刀來砍了你。齊水兒看著那王府里的樹,咬牙切齒地說。

    “啊,又回到這里來了!”齊水兒看看著自己被這兩頭豬往王爺的房里一塞,直叫暈。

    兩人不理她,他們是直接受王爺命令的,現在把她帶回王爺房間里,便關上門回去守他們的大門了。還是王爺高見,不然又得讓她逃了,這回逃了能到哪里去找她呢?

    齊水兒坐在桌子旁,看著那茶壺,都是這該死的茶壺,害我那么丑的又讓抓回來。如果這里有個烤爐,那我得把剛才這兩人吊起來烤著吃,呃,前提是我得有那個能力抓住他們。

    “怎么,不跑了?又回來這里干嘛?”狂尊靠在床頭,抱著雙手似笑非笑地看著齊水兒問。

    突如其來的聲音把齊水兒嚇了一跳,N的,他醒來了?真暈,該不會是看到了我,我讓人提溜回來的吧?

    第四十八章 捉弄她

    “呃,只不過是去找杯水喝而已,你不知道,你這水都沒一杯,那些下人真不知道是怎么當的。”齊水兒拿起那讓她全給喝完的空水壺說。

    狂尊直接便噴笑著,這個活寶啊,還真不是一般的寶,那樣的借口都讓她想到了。他忍住笑,手捂著嘴邊清了清喉嚨道:“咳,也是,我得看看是誰在懶,連水都不為王妃準備好,讓王妃找水渴找到門口去了。”

    “喂,你好了哦,差不多就行了啊!”齊水兒有意見了,他擺明就是在笑話我。

    “怎么,惱羞成怒了?”狂尊道。他看著齊水兒,她怎么就那么有趣呢?看著她,對她拂拂手說:“過來。”

    齊水兒看著他,盯著他,這家伙又想干什么?看他那副不懷好意的臉,就知道他不可能是好人!

    “你,你叫姑NN我做什么?”齊水兒看著他說:“你,過來!”

    ***,以為你是王爺就得誰都買他帳?我啊啊呸他!齊水兒白了他一眼。

    狂尊笑著看她,這女人,她還真會拿蕎。

    “你決定真要我過去?”狂尊笑問。

    “廢話,憑什么要姑NN我過去,而不能你過來?”齊水兒乜了他一眼。

    “那好,那我過去了。”狂尊收起了笑,從床上起來便要過去。哪知他一起身,身上的被子便自己掉下來了,那光光的身子站在齊水兒的跟前來,看得她直啊著嘴巴。

    這、這、這個變態!齊水兒那嘴巴顫抖著,看著狂尊,他,他絕對是個暴露狂!怎么堂堂一個王爺竟然有這個癖好!

    “喂,你,你別過來啊,你,你別這來,否則我要喊了。”齊水兒結結巴巴地道。

    狂尊一副委屈地看著齊水兒說:“這可是你叫我過去的,現在又不讓人家過去了,你到底想人家怎么樣嘛。”其實他內心在唱著歌,這個死女人,不嚇死你!

    “那,那你快睡回去。”齊水兒連忙道。***,也不見得你會那么聽話啊,在裝孫子。

    “哎呀哎呀,腳,腳扭到了。”狂尊很可憐的看著齊水兒叫道。

    狂尊一臉痛苦地皺著臉,然后把整個身子都搭在齊水兒身上。嗯,她身上真香。

    “喂,你,你哪里扭到了?那你坐下來行不?你好重哦。”齊水兒叫道。這家伙,他還真不會客氣啊,把整個身子都搭在人這身上,也不知道自己很重。齊水兒艱難地把他扶起來。

    “都怪你,要不是你叫人家過來,人家就不會扭到腳了。”狂尊扁著嘴巴說得那么可憐的其實心里都快笑抽了。

    人家人家!這個死娘娘腔,還人家呢!他也不知道惡心!齊水兒嘴里喃喃地說著,看他,全身不著寸縷的,他還有沒有點羞恥啊?

    “那,那你把你扶回去吧。”齊水兒只好說道。哎,沒辦法啊,真不應該要那點面子的,你看那不死了?

    “那好吧,你小心點。”狂尊扁著嘴看著她說。

    死男人,在給我演戲啊你。齊水兒看著他,這家伙明明是裝的,齊水兒看到他那眼底里的笑意了。

    齊水兒想放開他,可那家伙卻像是粘了膠水一樣,越貼越緊了。

    “喂,你貼得那么緊我怎么走路啊!”齊水兒喊道。他整個人都貼到人家身上來,又那么重,讓人怎么走啊,真是的。

    狂尊貼近她的身邊,聞著她的香味,竟然又有感覺了,那G東西不知不覺便豎了起來。對她,真的有著強烈的欲望。

    齊水兒紅著臉,那G東西竟然還頂著她的小屁股,他這死色狼,他惡心死了。齊水兒扶著他一下便金蟬脫殼了,那G東西頂得她真的好郁悶哦!

    第四十九章 不是軟禁是欲禁(小H)

    狂尊更郁悶,他過了那么久的和尚生活,為了她都守身如玉了,她竟然還能給本王逃!而在還想要拒絕我嗎?

    “過來,死女人,你敢躲開本王!”狂尊逼近齊水兒道。

    “暈,你這死色鬼,收起你這副色相,惡心死了。”齊水兒不屑地道。

    “暈了?哈哈,太好了,暈了那本王就可以為所欲為了。”狂尊一副豬哥樣的對著齊水兒搓著手道。

    嗚,誰來救救我啊,齊水兒的額上直吊著黑線,這家伙臉皮都不知道有多厚了,不會是天天去蹭城墻蹭的吧?

    “你死去吧你,你前世是西門慶啊你,怎么那么色?”齊水兒真想咬死他。

    “來吧王妃,跟本王一起上床恩愛吧。”狂尊道。知道她很累了,可是這女人,昨晚那么累都還能給本王逃!那不得把她弄得全身軟下來?不然還得給本王逃!

    可憐的齊水兒便又讓那色王爺弄到床上去了,看來這破王爺不是想軟禁齊水兒,是想欲禁!

    狂尊夾著齊水兒,把她往床上逼去,齊水兒一個咧趟便掉到床上去了。正中下懷!狂尊得意地笑著,這一次,再把你弄得腿軟,看你還給本王逃!

    狂尊抓緊機會,他雙手也夾著齊水兒那唯一還能動的雙手,那兩腳壓著齊水兒的又腿,齊水兒這回還真的像是案板上的R了。

    齊水兒那黑白分明的雙眼看著狂尊,她臉上感覺到了他的氣息,那鼻息吹在齊水兒的臉上,吹在她長長的睫毛上,她不由得眨了眨眼,沒想到狂尊竟然是把這眨眼看成是她給自己的暗示。

    狂尊忘情地吻了起來,繼而含住不停地用舌尖纏繞。他吻著齊水兒,而齊水兒竟然還伸出舌頭來舔著狂尊的舌頭。這一舔不要緊,卻是把狂尊給挑興奮了。

    狂尊的心突然間怦然心動,加速跳著,他激動地看著齊水兒的眼睛,這小妖J,她在玩火!他深呼吸了一下,那輕吻的動作便加重了,他一直吻著,直到齊水兒的大腿深處體內才沉寂的熱情又被調動起來。看著齊水兒那臉變得紅紅的,他竟然覺得很有成就感。

    齊水兒的雙眼氤氳著,看著狂尊,她覺得自己要死了,怎么可以讓這破鳥人把自己的心給占滿了呢?死了死了,我的心怎么會跳得那么厲害的?再這樣下去我會不會死的?

    狂尊看著身下的齊水兒,她竟然變得那么的安靜,那么美的她,在自己下面扭動腰肢,

    丁香小舌不經意地輕勾,碰到他火熱的舌,啊,又惹禍了,這一下狂尊一下子便把齊水兒的衣服全給脫落了下來,沒兩下,便進入了齊水兒的身體里,她體內那熱騰騰的氣息像是要把狂尊給吞沒了一般,直吸著狂尊。

    小妖J,叫齊水兒是叫對了。狂尊笑了一下,才進入便感覺到她體內如同洪涌般的水源了,一波一波的,她還真是個得天獨厚的尤物啊!

    狂尊拼命地沖鋒著,在齊水兒身體里抽C著,這回要把她給弄得全身都軟下來,把她弄得忘了思考,要把她C得連逃的力量都沒有。

    狂尊使勁動著,那強壯的頸項、寬闊的雙肩、結實的X膛、有力的臂膀、雄健的腰,看得齊水兒那心跳都加快再加快了,他那每一抽每一C都強而有力的,把她給C得都如同要坐在云端。真的好舒服哦!

    他炙熱的體溫熨燙著她,齊水兒忍不住叫了起來。

    “啊……啊……死男人……你,你快點……”齊水兒的手抽了出來,她的雙X感受著狂尊那濕潤的唇舌在上面橫掃親吻,真的好舒服哦!

    狂尊看著她這副樣,心里竟然開始期待著她變成自己王妃后的美好生活了。有這樣的妻子,以后再也不用找別的女人了,因為有她一個就已經夠了。

    第五十章 送回齊府

    齊水兒在王爺府里就這樣與狂尊成了實質夫妻,天天陪著狂尊這小Y蟲過著欲生欲死的生活,齊水兒還真的讓他弄得自己頭暈眼花的了,她不得不承認這該死的男人,做這碼事還真的很厲害!

    她現在只能躺在床上,她很暈哦,她讓這該死的種馬C得一站起來便想吐。

    齊水兒想起他原來的那么多女人,我的那個娘啊,還真的要那么多女人才能夠滿足他啊?那我以后豈不是很短命?

    暈,這種馬以前放在好幾個女人的量,現在一下子便弄到我身上來,我還真是得打副鐵身才行啊!

    明天就要成親了!傍晚,狂尊便依依不舍地讓人把齊水兒給送回齊府去。他得意地笑著,照這樣看來,這齊水兒這回就非得成為他的王妃不可了,現在可是給她逃,她也逃不到哪里去了。就算在逃,也得她有力氣再說吧,哈哈哈!

    “好了,我的王妃,娘子,現在你先回齊府,等著為夫到齊府里把你接過來,等明天我們行過禮,那你就真的是我名不副實的妻子了。”狂尊挑釁地道。

    暈,這破王爺,他不激我他會死啊?齊水兒白了他一眼,氣就不順!

    “想錯你心了,我就要逃,我只要還有一絲力氣,我都逃!誰想做你的王妃來著?”齊水兒道。

    哎呀,現在都有氣無力了,她還那么多話?狂尊看著她這破樣便想笑,他說:“小樣,你逃啊,本王看你這回逃哪去!你還是乖乖地在家里等著本王去接你吧,乖乖的哦。”

    娘的,姑NN我又不是小貓,你說乖什么乖!齊水兒更有氣,她道:“我偏要逃,我就逃到艷迷閣去當掛牌小姐,我天天接客,看你這王爺還有沒有面子!”

    死女人,想氣死本王自己守寡?狂尊生氣地對手下揮手道:“快走快走,把她抬回去,你們倆今天晚上就別回來了,在齊府給本王看緊她,別讓她再跑了。”

    “是!”手下道。這工作,看似輕松,可是一點都不省心啊!

    齊水兒便讓抬回齊府了。她才一下橋,齊夫人便上來拉著她的手哭天喊地的了。這死女子,要是她真的逃了,那齊府上上下下便真的沒命了,她真不懂事!

    “纖纖,嗚,我的乖女兒,你可別再嚇娘了。”齊水兒哭道。還好前天王爺讓人來報,說是女兒找到了,還讓齊府準備辦婚事,還以為王爺說笑的呢,一直都沒見到女兒的面,王爺說是女兒就在王府里,可是自己夫婦倆到王府里,王爺卻讓人攔著不讓見,為的是怕她再次逃。一直都沒見到女兒的面,但還是準備婚禮了。現在女兒回來了,齊夫人有一肚子的話要說啊!

    齊夫人覺得很悲催,她還沒從再重見女兒的喜悅中過來,女兒明天便要出嫁了。做母親的還有很多結婚要注意事項沒跟女兒說呢,她便要成為別人家的王妃了!

    “娘,我累死了,我要睡覺。”齊水兒說道。在王府這幾天里,她可是沒有一天睡得好啊,現在回到家里,怎么也得睡個美吧!

    齊夫人怎么可能會那么快放過她呢?她像是狂尊派過來的臥底一樣,纏著齊水兒說些結婚要注意的事,這一開講,便講個不停的,像只小蜜蜂一樣不停地嗡嗡,煩得齊水兒直想抽筋。

    “娘,我的好娘親,你放過我吧,我累死了,我要睡覺!”齊水兒合什著雙手道。

    “不行啊,明天你便要嫁人了,你什么都不會,嫁過去會讓下人笑話的。”齊夫人拉著她的手說。她雖然不是很喜歡女兒嫁給這王爺,可是現在她的出嫁關系到齊府上上下下幾十條人命,她也不得不認命了。上回她一逃,很多親戚都來跟他們絕交了,怕的是皇上怪罪下來會累及他們啊。

    暈,讓她這樣說,不得說個三天三夜?齊水兒直翻著白眼,現在她眼睛都在打架了。

    “你要記得哦,回到王府里,你便是王妃了,王妃要有王妃的樣……”

    齊夫人講著講著,可是旁邊卻傳來了齊水兒那打據打呼的聲音了。

    第五十一章 代成親

    如果說齊水兒會那么聽話地與王爺成親,那么各位看官肯定也不會放過我了!

    今天是成親之日哦,齊府與王爺府那可是喜氣洋洋的,終于是等到今天了,將軍舒了一口氣,他可是從來都不知道自己的女兒那么能來事!他長年在外面征戰,一年也只回來省親幾回,與齊水兒相處的日子不多,一直知道自己的女兒很怕自己,基于父綱,也沒怎么與女兒溝通。這回女兒嫁得王爺,而他也不敢奢求什么了,之前還一直沾沾自喜的呢,經過女兒逃婚一事,也看清了人情冷暖。

    “哈哈哈,將軍,恭喜你了,呵呵,攀得高枝啊,今后還望將軍關照關照啊!”一中年男人對齊將軍道。

    “哪里哪里,哈哈哈,尚書大人客氣了。”齊將軍笑道。他心里暗罵,哼,這個老小子,早幾日還落井下石,今天便換了一副嘴臉了!

    將軍現在還在捏著汗,女兒還沒出這個門,他心里還是擔心著啊!怕就怕中途再生波折啊!好不容易,那司禮官在門口大叫:“王爺迎娶隊伍到!”

    那將軍這回心頭上的大石頭才放了下來,啊,實在太好了,只要女兒出了這個門,管她逃到哪里去都與我無關了!

    齊水兒在喜娘的扶持下,上了王爺的花橋,然后再慢慢地往王爺府抬去。齊夫人哭哭啼啼地看著花橋越去越遠,她傷心極了,她知道女兒不想嫁這位王爺,所以才逃的婚,但是女人家的命,自己哪里能作主呢?再不舍也于事無補啊!

    “好了,你別哭了,好好的事你哭個屁!”將軍對夫人道。

    “我的纖纖啊,什么都不懂,怎么當人妃呢?”夫人哭著說。

    “哼,快回去吧,她出了這個門,就是別人家的媳婦了,會有人教她的。”將軍道。

    夫人看了看丈夫一眼,道:“要是,要是纖纖在半路上跑了,你說這如何是好?”

    將軍看了一眼夫人,生著悶氣走了回去,這話在大喜之日,實在不愛聽!

    王爺府里的下人抬著花橋,直往王爺府里去,那搖搖晃晃的花橋都快把里面的新娘晃暈了,橋夫偷偷地往縫里看了一眼,那里面的新娘子正在想什么呢,想得那么出神。

    “看什么看,快走吧。”另外一個橋夫喝道。

    于是,那四名橋夫便更加賣力地搖晃著花橋,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把花橋里面的新娘給晃暈,這是之前管家交待過的。

    花橋就停在王爺府門口,王爺剛踢了橋門,喜娘把新娘扶下來,王爺便發現了端倪了,這新娘是冒牌貨!

    以狂尊對齊水兒身體的熟悉,這人絕對不會是齊水兒,齊水兒X前沒有那么豐滿!狂尊壓住內心的翻騰,這死女人,到底是哪一個環節出了錯呢?她竟然還敢在本王眼皮底下逃了?照理現在她還累得不行的,竟然還能給我逃?她能逃到哪里去?

    狂尊有種想吃人的沖動,他哭笑不得的看著喜娘把新娘背進去,不能拆穿,不然本王面子丟大了,人人都會知道本王的新娘逃了,而且是在成親當日逃的,而且還是在本王的眼皮底下逃的,那本王面子何在?而且這回,她逃了自己再也不能去齊家施壓了,因為所有人都知道,新娘已經在齊府抬出來了!

    不,死女人,她肯定是在喜娘進去之前就掉好包了的,啊,也不對,因為本王一早交代過,要驗明正身方可把新娘背上花橋的。那么到底是在哪里出的錯?狂尊頭大了。

    可是他笑了一下,裝著若無其事的走進去,好,先行完禮,走走過場,然后本王再去把逃妃給捉回來,N的丫丫,等本王抓到你,看你不得一個月下不了床!

    王爺與那假新娘行完禮,假新娘便讓人關進一個新房了。外面的賓客還在繼續熱鬧著,狂尊敬了酒便離場了,所有人還以為這位新郎官等不及洞房了呢,但因為知道狂尊向來風流,便也只取笑幾句便算了。

    沒有人知道這新娘子是假新娘!只道是王爺洞房心切。王爺一走進房,走近假新娘便道:“快說,你家小姐哪去了?”

    第五十二章 小姐的下落

    王爺逼近假新娘,可怒也,這死女人還真不怕死,竟然敢幫齊水兒的忙?不過他更生氣的是,明明他都已經百無一疏的了,為什么還會讓她逃跑了呢?

    王爺正等著那代嫁新娘說話,可是等了半天,卻沒聽到她說話,他氣得直沖到她面前,把那塊蓋在頭上的紅布給揭開來,我的娘啊!這,這也讓齊水兒想出來了!這位新娘她嘴巴用布來包著嘴,那雙眼睛一個黑一個紅的,可是而臉上讓擦得猴子屁股一樣!

    剛才還在生氣的王爺,這回終于是忍不住爆笑出來了。笑得狂尊都快岔氣了,我的娘啊,這齊水兒還真能來事!嗯,也只有她,才能想出這樣的辦法。

    狂尊把代嫁新娘嘴巴里的布給拿下來,假新娘便一跪下來了。

    “王爺,王爺饒命啊!王爺……”

    這代嫁新娘便把事情原原本本給說了出來。原來她是齊水兒的貼身丫環叫方子,方子早上的時候齊水兒讓方子代她出嫁,可是方子死活不同意,而齊水兒沒有辦法之時便把方子給打暈了,并幫方子給穿上嫁衣,然后就成了剛才狂尊看到的那樣。

    狂尊把手下叫出來,交待了幾句便出去了。狂尊笑歸笑,可是他冷靜下來還是得去把齊水兒給找出來,齊水兒,哈哈,死女人,你越是難啃,本王越要啃!

    此時齊水兒在哪里?這不怕死的女人,竟然還真的跑回艷迷閣了!

    此刻的艷迷閣正是**犬不寧**飛蛋打再回上**飛狗走的了,原因無它,正是齊水兒!

    齊水兒站在老鴇跟前,老鴇便覺得頭好暈哦!這,這可怕的女人竟然真的回來了,她,她不是回去跟王爺成親嗎?自從三天前王爺把齊水兒捉回去后,她一直都在提心吊膽的,不敢言語,還得一直禁止閣里面的姑娘們把這消息給傳了出去,怕的是頭上那人首不保啊!

    “呃,呃,王,王……”嬤嬤結結巴巴的,今天是她與王爺成親之日哦!可是她出現在這里,頭好暈哦!

    “王什么王,我回來是想告訴你,我要來這里掛牌!”齊水兒叉著腰。

    汗,冷汗,來掛牌!嬤嬤看著齊水兒直擦著臉,這回死了死了!這可惡女人,識穿后便都大搖大擺的了。

    “呃,我覺得你得回去跟你家王爺相量一樣。”嬤嬤堆起假笑道。心里卻罵著,這死女人,膽子可真大啊,你不怕死,我可怕死啊,而且你來到我這來那不得害死我?

    齊水兒這回不怕了,哈哈,一想到洞房時那死種馬看到新娘換人了后的臉色,她便覺得很得意。

    雖然她發現夫妻之間的房事并非那么可怕,嘿嘿,甚至還有點喜歡呢,雖然這該死的種馬王爺索取無度,但是整個過程還是很讓人著迷的。那她為什么逃?她也不知道,她只是覺得,不能那么容易讓狂尊娶到她,這死男人,花心得要死,那府里的女人,都可以開一個艷迷閣了!

    她曾經想過要跳窗逃跑,可是這死王爺,弄來那么多什么鼓手什么隊伍的,在花橋周圍,怕且都是為了防止姑NN我逃跑的吧!那直接逃跑肯定不行的了,那如何是好!不過想想,以狂尊的能力,早晚也是會把她給找到的,而她來這里,是想給狂尊滅滅威風而已。

    嬤嬤最終都沒能讓齊水兒改變主意,因為齊水兒自己去整了個牌子,然后自己給掛了上去!

    第五十三章 掛牌王妃

    齊水兒在艷迷閣要掛牌接客!這可真把嬤嬤給嚇個半死,那個狂尊王爺她是知道的,他要是真生起氣來把她的艷迷閣給整平了那她不得去喝西北風啊!

    “我的祖宗啊,你放過我吧!”嬤嬤對著那自己找了個房子掛牌而且還打算把自己給風塵化的齊水兒合什著雙手說,那聲音還是顫抖著的。這王妃竟然還對鏡貼花黃!

    齊水兒笑嘻嘻地說:“我說嬤嬤,多一個人幫你賺錢不是更好嗎?”

    暈,你祖宗哪是來幫我賺錢的啊,你直接是來害我的!嬤嬤直想吐血,這可如何是好?現在知道她是王妃了,再不能像原來那樣對她呼呼喝喝的了,而且更不能真的讓她去接客啊!呃,那她想玩,就讓她在這里玩吧。嬤嬤無奈地嘆了口氣,反正只要不讓她去接客,那她呆在這里怎么都可以,而且照狂尊王爺那靈通的消息,肯定很快就找來的。呃,也不對,一會等我有空了,直接就去通知王爺!現在我得先去把今晚給安排好了,然后再去王爺府里告訴王爺,這樣一來可以賣個人情給王爺,二來也不置于讓王妃給害死。今天本是王爺與她的大喜之日,她竟然大膽的而且還是光明正大的來這里給王爺戴綠帽子!嬤嬤出去了,她去交待所有人,千萬不能讓這王妃接客啊!

    齊水兒在自己找的好房門口弄了個“水兒姑娘”的紅牌子,掛在門口,便打算在這里住下來了。齊水兒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說她真的是想來這里接客嗎?不,她也只是想看看,是否對所有男人都能做出那事來,還有更重要的是,她要滅了狂尊的威風,好好得挫他,整死他,讓他還使計害自己出嫁不!

    晚上又至,那風清云淡的,偶爾一陣輕風吹過,吹得人更顯慵懶,齊水兒跟著姑娘們坐在大堂里等著,看著姑娘們對著人來人往的恩客們,把嗲功媚功給使個淋漓盡致的。都說姻花之地里,姑娘們是認錢不認人的,但她發現,其實很多姑娘們都有一位固定的恩客作為主客,而其他的也只是次要的,而且有一些姑娘,只要她不想,你給得再多錢也不見得她會跟你干那門子事。如果她開心,她可以跟你聊天喝酒,給你嗲得骨頭都騷了,但卻不一定肯跟你開房。齊水兒看著那位新面孔,他在那里纏著紅煙兒好一陣子了,紅煙兒也只笑著跟他打太極。

    齊水兒知道這紅煙兒,她好像有一相好的了,而這位恩客一直纏著她,紅煙兒盡管還是笑臉對待,可是那眼神卻是露出了惡心感,她四周看了看,發現沒有可以過來圓場的姐妹。

    齊水兒托著腮,看著那恩客的色手正往紅煙兒那漲漲的大N子里伸時,她決定上去幫個忙!

    齊水兒走過去,便聽得紅煙兒嬌聲嬌氣地說:“哎呀,我說公子爺,人家今天大姨媽來了哦,實在是不太方便干那門事哦。”

    “真的?太好了,本公子還真沒試過跟大姨媽來的姑娘干過那回事呢,還真地要試一下!”公子興奮地道,他的咸豬手捏緊紅煙兒的N頭,看著紅煙兒皺著眉頭,他更得意。

    簡直是變態中的變態!紅煙兒鄙視地看著他,但那鄙視的眼神一閃便過了,笑臉還是那個笑臉,紅煙兒道:“哎呀公子哥,你就不怕倒霉了?聽說那東西很邪門的。”

    “哈哈,真的啊?那本公子更得要試一下了。”公子搓了搓手說,他從懷里拿出好幾張銀票來,道:“來,這你先拿著,等一會你服侍得本公子高興了,還有。”

    紅煙兒笑道:“公子,那不是錢不錢的問題,只是怕壞了公子的興趣。”

    公子一下子那臉便黑了,他板著臉道:“賤人,你不要給你臉不要臉了,你,快跟本爺走,本爺今天就得把你給辦了。”

    紅煙兒一看到他真的來動chu了,她更生氣了。這位客人實在是太不懂事了,在艷迷閣里,只要是里面的姑娘們說不,那是誰也不敢硬著來的,而這位客人,今天他還真想來硬的了!可是,她也不敢直接得罪客人,這如何是好?

    這時,齊水兒笑著走過來,她對著公子笑嗲:“哎喲這位公子,今天好興致哦。”

    公子看了一眼齊水兒,嗯?艷迷閣果然像傳說中的那樣,真的是花開滿地而且都是嬌滴滴而又奈看美麗的鮮花,這走過來的比這位不識抬舉的姑娘更嬌艷,而且好像還少了那種風塵味!不錯,哈哈。

    “怎么,姑娘看上本公子了?”公子笑著便要去抓住齊水兒的小手。

    齊水兒那如若無骨的手一抽,公子便落了個空。

    “嗯,公子好急哦,人家怕怕呢。”齊水兒媚目眨了一下道。

    喲,不錯,還真夠嗲的,本公子就要嗲的,哈哈,這種女人干起來帶勁!公子看了一眼紅煙兒,哼,這女人,理由太多了,壞了本公子的興致。

    紅煙兒感激地看了一眼齊水兒,但隨即便慌了起來,嬤嬤說過她可是王妃,不能讓她接客的,否則艷迷閣便有難了!

    “啊,我想起來了,公子,今天人家大姨媽就要走了,要不咱們去房里聊聊天?”紅煙兒道。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