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其他小說 > 風流王爺的逃妃 > 第三十四章 拿更漏的丑姑娘

第三十四章 拿更漏的丑姑娘

    王爺又跑到豔迷閣去了,他現在可是無比的憤怒,無比的煩躁。***,為了這個該死的齊水兒,本王都已經兩天兩夜沒要過女人了,再這樣下去,姑娘們都把本王當作X無能看待了!

    昨晚來,王爺一直想著這可惡的齊水兒,特別昨天看到那個冒冒失失的丑女人後,他更是將齊水兒與這個丑女人重疊在一起,怎麼給他的錯覺就是,那個丑女人就是齊水兒呢?

    死女人,等本王把你找出來後,看本王怎麼收拾你!王爺又來到豔迷閣了。

    姑娘們都開心地在門口排隊歡迎。而嬤嬤則是把昨天那罪魁禍首的齊水兒帶到王爺跟前來,讓她給王爺端茶認錯。昨晚啊,都把她給弄到姑娘的房門口拿更漏了。這死丫頭,來兩三天了,終於是為她找到個合適的工作了。

    齊水兒拿著茶,跪在王爺跟前來。她恭恭敬敬把茶端過自己的額上,看似是恭敬,但誰知道呢!

    此刻她正在罵著狂尊,從他的祖宗罵到他的孫子,不,罵到他斷子絕孫。要不是那麼多人看著,敢情齊水兒便想把那茶碗直接扣到他臉上了。

    “抬起頭來看本王。”狂尊道。看清楚,看看到底是不是,齊水兒為了避開不嫁給本王,真要是那麼大膽跑到青樓里的話,她就得死定了!

    齊水兒頭一抬起,在座的人與王爺都嚇得那頭則開一面來。哇啊娘啊!嚇死人了!只看這丫頭,兩只眼睛邊邊開了一層深紫色,像是眼影一樣,可是更像是受傷了擦上去的紫藥水,眉毛啊那個眉毛,實在是太經典了,兩條又黑又chu的毛毛蟲掛在上面,像是把她的眉毛都啃光了然後在上面睡懶覺一樣。臉上沒上胭脂,可是卻上了粉底,那粉底像是她稍為一動,便掉下來一層一樣。鬼啊!

    齊水兒心里笑死了,她喜歡這樣的效果,可是她卻裝著很無辜也很無意地,在王爺跟前多閃動著她那花了一個早上弄的妝:“王爺,你大人有大量原諒小人吧,小人不懂規矩,小人是山里也來的,所以沒見過世面。”

    狂尊的臉左右閃著,看到這女人的臉,真的連十天前吃的都想吐出來啊。

    “行了行了,你走吧,別影響了本王的好心情。”狂尊眼睛盡量地看到地上來,再多看她一眼,還真就情無能了!以後光一與姑娘們吃喝玩樂也就只她那破臉在自己跟前晃悠了。

    “好了,快起來吧,你去干活吧。”嬤嬤道。這死丫頭,怎麼就把自己弄得那麼丑呢?明明就一漂亮的小姑娘。

    齊水兒得令般就去了。反正也就拿個更漏站在門口而已嘛!

    唉,這豔迷閣的生意可真不是一般的好啊。其實有時候站著站著,人也是會很累的!齊水兒才感覺到,這活也不是那麼好干的,你聽聽房里面的人,唱的是啥歌嘛!整天啊啊喲喲呼呼哦哦地叫著,難聽死了。齊水兒把那紙窗點破一看!我的娘啊,原來是一男一女,光溜溜的正你壓著我我壓著你的,就像小時候爹爹壓著娘做的那玩意兒嘛!齊水兒感覺真郁悶,這嬤嬤真是的,看她人還不錯,怎麼就專讓客人上來明目張膽地壓姑娘們呢?

    “啊、、、、舒服死了、、、啊、、、、”里面的豔紅姑娘在叫著。

    齊水兒覺得奇怪,明明讓人欺負著,怎麼還叫舒服呢?她站了一天一夜,結果所有姑娘都叫“舒服”!

    齊水兒這回真要郁悶壞了,難道是我錯了?為什麼她們都覺得很舒服呢?她覺得有必要去采訪一下姑娘們了。

    聽了一天,齊水兒竟然發現自己的內褲都濕了,怎麼用來尿尿的那地方還會流出水來?她想不明白了!才發現,自己原來是那麼無知哦!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