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修真小說 > 仙宮 > 第兩百七十九章 強勢鎮壓

第兩百七十九章 強勢鎮壓

    昊滄喜歡被人關注,喜歡被人稱贊,那滋味能滿足他的虛榮心,此刻他成功引起所有人的矚目,簡直就是心花怒放,終于覺得把葉瞳帶過來,也不算是一件糟糕的事情。

    “葉瞳!”昊滄發現葉瞳的身影后,頓時抬起手臂指了過去,同時口中大聲喊道。

    葉瞳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停住腳步,發現小湖對面足有數十位來自各方勢力的年輕男女紛紛看過來,心里后悔剛剛為何沒有直接離開,多聽這么幾句,反倒是惹得那么多人關注。

    “昊滄?小人爾!”葉瞳面無表情的看了過去,昊滄想出風頭的心理他能理解,但用這種手段,就顯得有些下作了,他這個時候把自己推出來,應該帶著不懷好意的心思吧?

    想讓自己與那位嘲諷自己的家伙起沖突?想讓自己在眾人面前丟人現眼?葉瞳心底冷笑不已,真以為自己是十來歲的熱血少年嗎?

    “葉瞳,真的是你啊?看你的樣子是打算離開嗎?正好我也有些別的事情,咱們一起離開。”

    穆千嵐順著昊滄手指的方向,她看清楚葉瞳后,眼神里的欣喜更多,只不過,冰雪聰明的她,還是察覺到昊滄的心思,冷冷瞟了他一眼,這才沿著湖岸繞過去。

    “一起!”秦劍微微皺眉,但還是騰空而起,腳踩湖面,蕩起層層漣漪,輕易飛躍到對面。

    忽然,另一道身影騰空而起,他并非腳踩湖面,而是虛空踩踏,近百米的距離輕易便飛騰而來,落在葉瞳面前。

    此人的舉動,引起園內所有人的羨慕,但大家都認識他,圣源殿絕世天才夜無痕,已經突破到筑基期的強者。

    “你就是葉瞳?法藍宗弟子?”夜無痕劍眉星目,氣宇軒昂,言行舉止間流露出一股灑脫之意,讓人一眼看上去便能產生好感。

    “是!”葉瞳沒有否認。

    “我聽說過你的大名,能破了法藍宗闖塔記錄,即便修為境界低了些,也無傷大雅,將來努力修煉,成長起來后,必然能有番成就。”

    “馬上就到了互相切磋的時間,兩位就與葉瞳暫時留下吧!咱們大家好不容易才能聚在一起,其它事情就先放放,不差這點時間的,對吧?”夜無痕含笑點頭,又轉頭看向穆千嵐和秦劍笑道。

    穆千嵐看向葉瞳,她留與不留都無所謂,但這些人對葉瞳應該不怎么友好,如若他不愿意留在這里,自己還是要與他一同離開,穆千嵐也不愿意留在這里和所謂的精英弟子們周旋。

    “你是?”葉瞳盡管通過生死簿知曉對方的名字,但還是問了一句。

    “你竟然連我都不認識?”夜無痕一愣,隨即就醒悟了過來,自己這話問的有些托大,當下不待葉瞳開口,便自我介紹道:“圣源殿,夜無痕。”

    “嗯,原來是夜兄,久仰,久仰。”

    “我來此只是聽聞一位朋友要來,結果沒看到他,所以繼續留下也沒任何意義,至于所謂的切磋,你們玩的盡興就好。”葉瞳懶得與這些人糾纏,對這表面上謙和,骨子里卻充滿傲氣的夜無痕,也沒什么好感,話音停頓片刻后,接著說道。

    “嗯?”看到葉瞳那絲毫不掩飾的敷衍態度,夜無痕臉上的笑意頓時少了幾分,他沒想到葉瞳竟然連他的面子都不給,如若這事以后傳出去,自己顏面何在?

    夜無痕轉頭瞟了眼湖對面的祝隋濤,之前就是他蔑視葉瞳,出言冷嘲熱諷,現在人家正主來了,他難道還無動于衷?

    “何時,這種層次的晚宴,阿貓阿狗也有資格參加了?”祝隋濤雖然狂妄了些,但還是有些腦子的,察覺到夜無痕瞟來的那一眼,便明白對方想把他當刀使,心里盡管有些不滿,但還是騰空而起,腳踩湖面飛身而至。

    如若是不知底細之人,祝隋濤或許會謹慎一些,但兩年多前,葉瞳才剛剛突破到先天一重,這兩年就算他修為一日千里,能強到何種程度?撐死也就先天五六重吧?而他身為先天八重境界的高手,豈會忌憚葉瞳?

    “祝隋濤,你夠了!”穆千嵐閃身站在葉瞳身旁,冷冷掃視了眼夜無痕,然后冰冷的目光落在祝隋濤身上。

    “維護他?”堂堂萬霞宗的絕世天驕穆千嵐,自己心儀的女神,竟然維護這小子,祝隋濤心底滋生出幾分嫉妒,拳頭下意識的攥緊后,視線從面色冷若寒霜的穆千嵐臉上移開。

    “姓葉的,難道只是個躲在女人背后的窩囊廢?”

    “咱們有仇嗎?”

    葉瞳表情倒是很平靜,心中無奈之余又有些哭笑不得,上一世相術識人,最重要的就是察言觀色,是以場內這些年輕人的心思,葉瞳何嘗不知道?

    “沒仇,但……”祝隋濤聞言一愣,他沒想到對方將話說的這么直白。

    “咱們既然無冤無仇,那你言語辱罵,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又是為了什么呢?真的心甘情愿給某人當槍使?還是想打我的臉,長你的臉面?”

    葉瞳聽似語氣平靜,但卻字字如刀,他打定主意,如若這祝隋濤繼續挑釁,葉瞳也不介意今日讓他付出點代價,有時候遠離麻煩最好的辦法,就是將麻煩踩在腳下。

    “姓葉的,你少給我胡說八道,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祝隋濤左右看了看,發現不少人看他的眼神都帶著異色,頓時勃然大怒。

    “來吧!”葉瞳在心里無奈的嘆了口氣,他知道今兒很多人在等著看笑話,自己不出手的話,怕是還會有更難聽的話說出來。

    “葉瞳。”穆千嵐又氣又急,以前葉瞳性格非常穩重,做事向來是張弛有度,怎么現在就變得這般沖動?被幾句激將法就給激怒了?難道他不知道有資格來參加今晚晚宴的,都是各方勢力的絕世天驕嗎?

    “無妨!”葉瞳搖了搖頭,目光依舊很平靜的看著祝隋濤。

    “咱們原本就是來這里相互切磋的,既然兩位有意,那就由祝隋濤和葉瞳給咱們開個局吧!”

    “隋濤,下手輕點,人家畢竟是法藍宗的弟子,就算你不愿意給他臉面,總要顧忌下法藍宗的顏面。”夜無痕見到局勢發展比他預想的還好,頓時心底暗暗冷笑,但他表面上,卻依舊保持著那份從容和微笑,輕聲說道。

    “好,我不打死他。”祝隋濤嘴上說著,眼里的冷冽卻又多了幾分。

    “廢話真多!”葉瞳有些厭煩的擺了擺手。

    “找死!”祝隋濤瞬間拔劍,正在他準備對葉瞳動手的時刻,一道身影忽然擋在葉瞳面前,而這人的出現,則讓他面色一變。

    “算了吧!你不是他的對手。”

    秦劍冷漠的直視祝隋濤,他曾經見識過葉瞳強悍的實力,當初在雪原,兩位先天九重和四位先天八重境界的高手,聯手圍殺葉瞳,都被葉瞳給斬盡殺絕,祝隋濤才先天八重的修為,根本就不是葉瞳的對手。

    “如若你真想找個對手,我來陪你玩玩!”

    秦劍挺身而出,本意并非幫葉瞳,而是不想讓葉瞳大放異彩,令穆千嵐刮目相看,之前穆千嵐就表露出對葉瞳的好感,處處維護,秦劍為人不善表達,但此刻心里卻是有些吃醋了。

    “嘎嘣……”攥拳骨骼聲響起,是祝隋濤。

    “秦劍,你想和我比試,咱們以后隨時可以找時間,但現在你給我讓開,我要教訓教訓這個狂妄的小子。”祝隋濤怒聲喝道。

    “我說過,你不是他的對手。”秦劍淡漠搖頭。

    “多謝好意,但今兒不打了這只狗,我怕是離不開了,所以還請兄臺讓一讓。”葉瞳真的煩了,覺得今日來到這里真是浪費時間,朝前兩步,葉瞳輕輕推開秦劍,開口說道。

    聽到葉瞳的話,秦劍心底不由得一寒,腳步朝著一旁移開,秦劍向來自傲,但兩次見到葉瞳出手,秦劍知道自己遠不是葉瞳的對手。

    “什么情況?”

    秦劍這一讓,周圍上百人頓時面面相覷起來,他們怎么都沒想到,堂堂萬霞宗的絕世天驕,向來冷酷霸道的秦劍,竟然會懼怕眼前這個小子?

    “哼!”祝隋濤雖然詫異秦劍的表現,但面對葉瞳,他還是充滿自信,冷哼一聲后,瞬間出現在葉瞳面前。

    劍光如梅綻放,星星點點籠罩葉瞳的面門,眾目睽睽之下,祝隋濤不能直接把葉瞳擊殺,所以只用了六七成的實力,施展的也只是千音殿的二品戰技。

    “蠢貨!”

    葉瞳面色一寒,瞬間拔劍,直接施展出一品戰技洪峰狂潮,層層疊疊的劍浪,仿若驚濤拍岸,狂暴而霸道,那星星點點,仿若梅花綻放的劍光,被拉枯摧朽般輕易摧毀,道道血光更是在祝隋濤身上迸濺。

    “砰……”

    葉瞳在祝隋濤面色大變的時刻,距離他只剩下不足兩米,凌厲的一腳,更是直接揣在祝隋濤面門上。

    隨著鼻梁骨清脆的斷裂聲響起,祝隋濤鼻血噴濺,朝后倒仰,而葉瞳的下一擊,則是一拳轟擊在祝隋濤胸口,把他直接轟的倒飛出去,后面十幾米外的涼亭,其中一根柱子都被祝隋濤的身軀砸倒。

    “廢物,就這點實力,被人當槍使都不夠資格,哪里的自信挑釁我?”葉瞳冷哼一聲,轉頭對著滿臉錯愕的穆千嵐點了點頭,然后朝著外面走去。

    園內!

    陷入一片死寂,仿佛落根針都會像驚雷般在眾人心中炸響。

    “我就知道,會是這種結局。”秦劍露出一抹苦笑,轉頭看了眼葉瞳的背影,隨即把目光移到穆千嵐臉上。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