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修真小說 > 仙宮 > 第兩百六十八章 雪族四公主

第兩百六十八章 雪族四公主

    葉瞳和秋墨很警惕,觀察四周沒有其他活人后,這才靠近了山谷,探頭望去,谷中地上的這些人全部身穿白色衣袍,皮膚雪白,湛藍色長發,從幾具沒有合上眼的尸體上,可以看出他們的眼睛也是藍色。

    “死的這些,全都是雪人!”秋墨眉頭緊皺,不明白在雪人自己的地盤上,怎么會被殺死。

    “這里明顯發生過慘烈廝殺,地上的血并非全是這些雪人流下的,應該還有別人,他們身上的所有東西,包括他們的空間錦囊和武器,都被人帶走。”葉瞳掃視周圍,然后又檢查些雪人的尸體,開口說道。

    “我覺得此處非久留之地,咱們繼續趕路吧!”秋墨沉默片刻說道。

    “好!”

    葉瞳也不愿意招惹麻煩,騎著閃電虎與秋墨快速離開,然而,當兩人朝著東北方向前行數十里地,便看到前面一片晶瑩剔透的冰屋,那些冰屋雕刻的精美絕倫,但此時冰屋附近,卻有上百人正在拼命廝殺。

    “師弟,你看到了什么?”秋墨的視力不及葉瞳,因此開口詢問。

    “有人廝殺!”葉瞳停住了腳步。

    “能看清楚是什么人嗎?”秋墨急忙問道。

    “有七八十位雪人,還有三十四個身穿黑色戰袍的人類,已經有十幾個雪人被殺了,而那些身穿黑色戰袍的人,只有兩人到底,不知生死。”葉瞳仔細觀察了一番之后,開口說道。

    “能判斷出他們的實力嗎?”秋墨可不認為自己這筑基后期的修煉者就天下無敵了,要知道,除了宗門之外,隱世的結丹期強者也不在少數,在外行走還是夾著尾巴做人比較安全。

    “判斷不出,需要再靠近一些。”葉瞳搖頭說道。

    “走!”秋墨想了想,心里有決定,她不愿意卷入那些廝殺中,但卻不代表她不想知道那些廝殺者的身份,雪族之人一向愛好和平,也極少有人會對他們出手。

    “等一下!”葉瞳抓住秋墨的手臂,把她攔下后,從空間錦囊里取出帳篷,快速搭建好,說道:“師姐,先換衣服,白色的衣服能夠更好令咱們隱藏。”

    “就你鬼主意多。”秋墨臉上露出一抹笑意,鉆進帳篷沒多久,便換了身白色衣服出來,葉瞳沒有猶豫,也換了身衣服,這才收起帳篷,快速朝著冰屋方向潛伏過去。

    冰屋處。

    雪族四公主嵐裳抱著她剛出生不久的孩子,眼神里充滿了痛苦神色,在她面前,兩位護衛一臉憤怒,卻是沒有輕舉妄動。

    這場廝殺,發生的莫名其妙。

    嵐裳已經判斷出這些襲擊者的身份,左營的殺手,但她想不明白,左營殺手怎么把她當成了目標,更想不明白,自己回家的路線,這些左營殺手是怎么知道的?

    嵐裳不喜歡紛爭,更不喜歡爭斗,所以她自幼便很少得罪人,哪怕是在雪族里,都是出了名的善良,如若說有仇人要殺她,恐怕連她自己都會滿頭霧水,想不通自己何時的罪過別人。

    “四公主,咱們先撤離吧!這些左營殺手,幾乎都是先天九重境界,為首的那位更是筑基期強者,就算統叔他們能暫時抵擋一陣,時間一旦長了,也會被他們斬盡殺絕。”嵐裳左前側的護衛,眼神里閃爍著急切神色說道。

    “咱們逃到這里,雪族的子民幫著抵御左營殺手,如若咱們現在放棄他們逃走,我以后還有什么臉面再見雪族族人?你們兩個,不要保護我了,去幫族人,哪怕是死,咱們也要與他們一起死。”嵐裳看了看懷中的孩子,又看了看眼前廝殺的場面,一臉苦澀的說道。

    嵐裳的話,那些廝殺中的雪族成員均是聽的清楚,感動之余,他們幾乎是抱著與左營殺手同歸于盡的想法,一時間竟然把左營殺手們給壓制住。

    兩名護衛心底一嘆,也紛紛朝著左營殺手們沖去,只不過,在廝殺過程中,他們始終注意著嵐裳所在的方向,只要發現有左營殺手想要朝她靠近,便會立即抽身阻攔。

    “那些穿著黑色戰袍的人,招式刁鉆狠辣,幾乎每次出手都打算要人性命,我怎么覺得,這種廝殺方式有些眼熟啊!”幾公里外,秋墨眉頭深皺,喃喃說道。

    “是很眼熟,因為跟他們戰斗風格很相似的一些人,曾經也追殺過我。”葉瞳眼底閃爍出一絲冷意說道。

    “你認出他們的身份了?”秋墨聞言愣了一下。

    “左營殺手。”葉瞳一字一頓的說道。

    “是他們?”秋墨面色一變,她以前就遇到過左營殺手,雖然當初的目標不是她,但她也見識過左營殺手們的心狠手辣。

    “咱們要不要動手?”

    “換做旁人我不會管。”葉瞳仔細觀察著場內眾人的修為,開口說道:“左營襲殺過我,有仇不報可不是我的風格!”

    此時葉瞳已經看清楚了,場內就一個筑基期修為,不是秋墨的對手。

    “那就殺吧!”不知道為何,在知道左營曾經襲殺過方逸的時候,秋墨心中就生出一股殺意。

    兩人不再掩飾身形,朝著冰屋所在的方向快速潛行而去,幾公里的距離,兩人很快便到。

    嵐裳抱著孩子,忽然發現葉瞳和秋墨后,心底滋生出一股絕望,她沒想到,竟然還有其它左營殺手存在。

    “噗!噗!噗!”

    兩人闖進戰團后,秋墨憑借著強大的實力,接連斬殺了兩人,葉瞳雖然也是先天九重境界,但他爆發時刻足以媲美筑基初期高手,所以很快便擊殺一位左營殺手。

    “你們是誰?”

    那位筑基期的左營殺手頭領,其實也發現了葉瞳二人,本來他以為只是來了兩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蠢貨,所以并沒當回事,但兩人的實力,卻讓他此刻為之色變。

    “我們是法藍宗弟子,你們這些左營殺手,還真是夠厲害的,竟然跑到人家雪族地盤上來殺人家。”秋墨操縱著飛劍,再次斬殺一位左營殺手后,冷笑道。

    “報什么名號啊?”對于自己這師姐行走江湖的經驗,葉瞳也是無語了,殺人就好,干嘛還要報出字號,這豈不是給法藍宗招惹敵人嗎。

    左營殺手頭領面色一變,一刀劈殺一位雪族高手后,瞬間朝著后面倒退,隨著黝黑的金屬球被他取出,重重砸在地面上,一股股黑煙朝著四面八方蔓延。

    “想逃?”秋墨眼底流露出譏笑神色,她操縱著飛劍,瞬間朝著那位左營殺手沖去,速度之快,令左營殺手臉色慘變。

    秋墨是筑基后期境界,而對方只是筑基初期高手,兩者修為之間差距很明顯,戰斗力更是沒辦法相提并論,三招之內,秋墨便把那位左營頭領擊殺。

    “逃!”

    剩下的二三十位左營殺手,根本就沒人戀戰,在他們的頭領被殺的那一刻,便紛紛失去戰意,朝著四周奔逃。

    救星?

    雪族族人原本以為,葉瞳和秋墨也是左營殺手,誰曾想他們不但沒有攻擊自己,反而成為了救星,一時間,他們士氣大振,紛紛朝著左營殺手追殺過去。

    葉瞳也在追殺,他恨這些左營殺手,所以一動手便是全力以赴,短短一小會功夫,死在他手里的左營殺手便有三人。

    “四公主,那兩人是誰?他們不是咱們雪族族人。”嵐裳的兩位護衛,并未與大家一起追殺左營殺手,他們返回到嵐裳身邊后,其中一人詫異問道。

    “不清楚。”

    嵐裳心底松了口氣,看著葉瞳和秋墨的背影,心里充滿感激,她本以為今日必死無疑,卻未曾想峰回路轉天降救星。

    半晌后,當那些追殺左營殺手的雪族中紛紛返回后,葉瞳和秋墨也回到冰屋處,兩人看著被那些雪族族人簇擁著的嵐裳,徑直來到她面前。

    “感謝兩位救命之恩。”嵐裳把懷里的孩子交給身邊護衛,欠身行禮道謝。

    “那些左營殺手和我有過節,所以見到他們殺人,我們自然不會袖手旁觀,倒是你們,怎么招惹到了這群左營殺手?他們向來只是針對目標進行刺殺和圍殺,難道你們中有他們的目標?”葉瞳開門見山的問道,出手救下這些人,他自然要知道緣由。

    “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我們本來正在趕路,結果就遇到那群左營殺手,他們什么話都不說,直接對我們發動攻擊,我的護衛損失慘重,逃到這里后,碰巧這里有我雪族族人,是他們拼命保護我,才堅持到你們到來的時刻。”嵐裳搖了搖頭,一臉苦澀的說道。

    “那些左營殺手逃走了十幾人,他們沒有完成任務,想來是不會善罷甘休。”秋墨看著眼前的雪族眾人,說道:“以你們這些人的實力,一旦再有一批左營殺手趕到,恐怕你們抵抗不住,所以盡早搬離這里吧!”

    “我剛剛就在考慮這個問題,決定帶著他們一起前往雪寒城。”嵐裳忽然開口說道:“對了,忘記詢問兩位恩人,你們尊姓大名?”

    “你不用客氣,我叫秋墨,他是葉瞳,我們只是路過而已。”秋墨擺手說道。

    “秋姐姐,你們救命之恩,嵐裳沒齒難忘,這份恩情我一定會報答,你們是要去哪里?愿不愿意隨我們一同前往雪寒城?你們放心,等到了雪寒城,我一定稟明父皇,報答你們。”嵐裳固執的搖了搖頭。

    “父皇?”葉瞳和秋墨相視一眼,臉上頓時流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你是雪族公主?”葉瞳開口問道。

    “我排名第四,族人們都稱呼我為四公主,不過,你們并非我雪族之人,只需要稱呼我名字就好。”

    “沒想到,我們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竟然救了雪族的四公主,不過,我們不需要你們的報答。”葉瞳哭笑不得的說道。

    原本葉瞳經過冰原,就是想獲取冰魄精靈的,但眼下救了雪族公主,再提及此事的話,就顯得是在狹恩圖報了。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