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修真小說 > 仙宮 > 第兩百五十一章 報仇了

第兩百五十一章 報仇了

    葉瞳希望那個派人打傷蔚蔚蜜的家伙被殺,如若他死在別人手里,倒是能節省他不少的麻煩,不過,葉瞳也很好奇,另一伙攻擊那家伙的高手是何方神圣?

    “走!”

    葉瞳招呼一句,便匆匆朝著外面奔去。

    “師弟,別忘了我!”秋墨從隔壁飄然而至。

    “自然不會忘了師姐,你可是個大高手,擊殺對方主要靠你呢!”葉瞳一邊快速趕路,一邊笑著說道。

    秋墨微微一笑,正準備說話,忽然看到一個擁有極美容顏的女孩迎面而來,而且感受著對方身上的氣息,心里暗暗驚訝,因為她發現這個女孩竟然是筑基期修為。

    “蔚蔚蜜?”

    秋墨之前聽說過這個名字,但蔚蔚蜜自從外面重傷回來后,就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始終呆在她居住的閣樓里修煉,所以一直無緣相見。

    “小主人,我也去。”蔚蔚蜜迎上來,殺氣騰騰的說道。

    “你的傷勢如何了?”葉瞳問道。

    “近乎痊愈。”

    “既然如此,那就跟我們一起去吧!如若有機會,讓你親手宰了那個家伙。”葉瞳聞言,當下點了點頭。

    “好!”

    蔚蔚蜜是最為痛恨安祿宏的人,恨不得把對方千刀萬剮,挫骨揚灰。

    藍城南門。

    身受重傷的星戰帶著傷勢同樣不輕的安祿宏,已經成功逃了出來,而后面追殺他們的那些筑基期死士,也已經被他們擺脫。

    “咳咳!”

    星戰咳出兩口鮮血,極力壓制住沸騰的血氣,取出一顆療傷丹藥服下后,呼吸這才平緩了一些。

    “星戰,你還能堅持嗎?”安祿宏擔憂問道。

    “還能堅持,這里距離藍城沒有多遠,咱們全力趕路,應該很快就會趕到法藍宗,到時候,就算東宮家族的人追上來,他們也不敢當著法藍宗的人殺咱們。”星戰點頭說道。

    “只要咱們此次能夠逃出生天,將來回到天瀾帝國的都城,我一定要想方設法除掉東宮立凱那個混蛋,還有那東宮家族,他們不讓小爺我好受,我也要讓他們家族的日子不好過。”安祿宏恨恨的咬緊牙關。

    “找左營殺手。”星戰說道。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星戰。回去哪怕付出巨大代價,我也要血祭他東宮家族的一些重要人物,尤其是東宮立凱的至親,必須要弄死他們。”安祿宏獰笑說道。

    逐漸的,兩人遠離藍城南城門,順著那條主道風馳電逝般奔逃,因為是深夜時分,主道上的行人極少,他們沖刺出去七八里地,也只遇到兩位行人。

    “就是他!”

    一聲充滿寒意的嬌喝聲從前面傳來,安祿宏驟然間流露出警惕神色,當他的目光看到迎面沖來的四人后,快速鎖定在其中一個女子身上。

    是她,沒錯,就是從自己手里逃走的那個絕色嬌娃。

    如果是別的時候遇到,安祿宏恐怕會立即流露出狂喜神色,但此時此刻,他和星戰俱是遭受到重創,如若對方對自己兩人動手,哪怕能把他們殺死,最后也會被阻攔些時間,萬一東宮家族的人追上來,恐怕再想擺脫就難了。

    “我乃是天瀾帝國安家少主,你們立即給我滾開,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安祿宏深吸一口氣,厲聲說道。

    “重創我的人,此刻竟然還敢如此囂張,我倒是想見識見識你的不客氣!”葉瞳拔出長劍,森然說道。

    藥奴手握龍頭拐杖,最先對著兩人沖殺過去。

    “藥老,你先退回來,這兩個家伙雖然受傷,但也不容小窺,就由我把他們解決掉吧!”秋墨察覺到星戰的氣息,頓時大聲喊道。

    “我已經突破到筑基期,縱使他們很強,也能讓他們付出些……”藥奴沉聲說道。

    說話的時刻,藥奴已經與沖在前面的星戰交上手,即便星戰傷勢很嚴重,但他瞬間的爆發,依舊用方天畫戟攻擊在藥奴的右肩處,把他直接給打飛。

    “筑基中期?”

    藥奴飛在半空中,臉上還是露出羞惱神色,從地上爬起來后,就要再次沖殺過去。

    葉瞳閃身擋在他面前,看著秋墨身形飄逸,瞬間出現在星戰面前,葉瞳暗暗點頭,知道師姐出手,這受傷的二人應該不是對手。

    “師姐,把那個穿紅袍的家伙,留給蔚蔚蜜斬殺。”

    “好!”

    安祿宏聽到葉瞳和秋墨的交談內容,頓時火冒三丈,幾曾何時,他安祿宏成了別人案板上的魚肉?

    “噗!噗!噗!”

    十幾個呼吸間,星戰身上三處要害被擊中,隨著他被秋墨一腳揣在面門上,身軀朝著后面倒飛出去。

    “小主,你這位師姐……竟然是筑基后期的強者?”藥奴此時已經回到葉瞳身邊,當他看到彪悍無比的秋墨后,頓時流露出震驚神色。

    “我也沒想到,師姐她竟然突破到了筑基后期。”葉瞳笑著說道。

    “看來,法藍宗還真是人才濟濟,強者輩出,她年紀不大,看上去也就三十歲左右,竟然就已經突破到筑基后期,將來突破到結丹期,恐怕沒有任何壓力了。”藥奴無奈苦笑。

    “我師姐的資質,的確很強。”葉瞳說道

    葉瞳等人在說笑著,安祿宏卻是身軀一顫,眼神中浮現出難以置信的神色,他知道星戰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但他爆發的時刻,爆發的戰斗力還是很強的。

    可是,怎么就這般被輕易擊飛了呢?

    “住手,你們不能殺他。”安祿宏心底滋生出一股寒流,發現秋墨想給星戰補劍,頓時沖刺過去。

    “你想說的是,不能殺你吧?”葉瞳鄙夷視之、

    “我爺爺是天瀾帝國的國師,而我安家更是天瀾帝國屈指一數的大家族,哪怕是整個東睦大陸其它國家,也有我安家的人,你們如若敢殺我,將會遭到我安家的瘋狂報復。”安祿宏大聲說道。

    “眼看要死,就想搬出家族的大山來恐嚇嗎?小爺最不怕的就是這個!”葉瞳沒好氣的說道。

    “你們到底是誰?”安祿宏臉色陰沉。

    “我們正是不怕你天瀾帝國大家族的法藍宗弟子,怎么樣?你覺得我們縱使殺了你,你們安家會大張旗鼓的找我法藍宗的麻煩?”葉瞳淡淡說道。

    “你……”

    安祿宏做夢都沒想到,葉瞳竟然是法藍宗的人,他的目光重新掃過蔚蔚蜜,搖頭說道:“你們不是法藍宗的人,因為法藍宗沒有奴隸出身的弟子,而她則是一個奴隸。”

    “我沒必要向你解釋,師姐,廢掉他,然后讓蔚蔚蜜親手把他給宰了。”葉瞳挑了挑眉角,冷笑說道。

    “我自己來!”

    蔚蔚蜜沖刺上前,如若說安祿宏沒有受傷的時候,她沒有十足的把握能戰贏,但現在安祿宏身受重傷,恐怕能爆發出的全部實力,也不足巔峰時刻的七成,這時候殺他,輕而易舉。

    秋墨露出一抹笑意,揮手一劍把星戰斬殺后,退到葉瞳身邊。

    一刻鐘后,蔚蔚蜜再次重創安祿宏,也把他逼到了絕境。

    “咦?”東宮立凱終于帶著人追上來,當他們看清楚前面的場景,尤其是看到葉瞳后,頓時流露出驚訝神色。

    東宮立凱有些想不通,怎會在此處遇到葉瞳?而且葉瞳幾人明顯是安祿宏的敵人。

    “東宮少主,難道之前在醉樂坊與他們廝殺的那伙人,就是你們?”葉瞳也發現帶人趕到的東宮立凱,隨即也明白了之前安祿宏的敵人是誰了。

    “沒錯,他安祿宏殺我未婚妻,與我有著血海深仇,此番定要把他除掉,倒是葉瞳兄弟,你們也與安祿宏有仇嗎?”東宮立凱已經看到擊殺安祿宏的希望,所以心情也好很多。

    “她是我的人,卻在幾日前被你所說的那個安祿宏遇到,當街搶奪不成,便把她打成重傷。”葉瞳指了指與安祿宏廝殺成一團的蔚蔚蜜說道。

    東宮立凱聞言立即恍然大悟,他了解安祿宏的性格,這種事情他的確做的出來,只不過,他沒想到星戰竟然已經被殺了,這說明葉瞳幾人擁有的實力,比他想象的還要強。

    “葉瞳兄弟,既然你的人動手,那我們就先等等,只要安祿宏死在你的人手里,就算我東宮立凱欠你一份人情。”

    “你不欠我人情,我們只是殺敵人而已。”葉瞳搖了搖頭。

    “我此番來到藍城,主要目的就是追殺安祿宏,不管你們是有心還是無意,只要殺死他,就算我東宮立凱欠了份人情。”東宮立凱說道。

    葉瞳聞言笑了笑,但也沒把東宮立凱的話當回事。

    東宮立凱是東睦大陸八大家族東宮家族的少主,而東宮家族則在天瀾帝國,一旦自己與他的交易完成,等他回到天瀾帝國后,以后還有沒有再見之日還不好說,如若還惦記著那份人情,那才是傻呢!

    “死!”

    蔚蔚蜜忽然幻化出兩道身影,兩個蔚蔚蜜幾乎一模一樣,但施展的恐怖殺招卻完全不同,在悲憤交加的安祿宏拼命擋住一道攻擊后,另外一柄長劍已經從他后心刺入,下一刻,蔚蔚蜜的兩道身影重新融合,而她的身形也瞬間退到葉瞳身邊。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