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修真小說 > 仙宮 > 第兩百零九章 故弄玄虛

第兩百零九章 故弄玄虛

    “那你準備怎么做?”葉瞳看向夢瑤說道。

    “阿萊跟著我將近十年,如今也已經是大姑娘了,聽說她與一位遠方表哥這兩年走的挺近,這幾日我便安排一下,把她嫁出去。”夢瑤眼底閃爍出一道精光,低聲笑道。

    “厲害!”葉瞳豎起大拇指。

    “咱們接下來去哪?”夢瑤笑著搖了搖頭說道。

    “有錢走遍天下,沒錢寸步難行,我準備去出售一些丹藥,兌換大量的寶髓,你可有好的建議?”葉瞳想了想說道。

    “這是大事,一定要格外謹慎,至于建議,整個夢城勢力盤綜交錯,黑市倒是可以出售丹藥,但問題是很危險,容易被人盯上。”聽到葉瞳要賣丹藥,夢瑤面色微變,連忙說道。

    “怕被人黑吃黑?”葉瞳看向了夢瑤。

    “是這個意思。”夢瑤點頭說道。

    “你覺得,如果我出售兩顆聚靈丹,能夠兌換到多少寶髓?”葉瞳想了想問道。

    “最少兩萬兩寶髓。”夢瑤斬釘截鐵說道。

    “兩萬兩?”

    葉瞳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神色,他知道丹藥在夢城很珍貴,但依舊沒有想到,竟然珍貴到這種程度,他與夢瑤交流中,得知寶髓的價值很高,尋常一戶四口之家,一年兩百兩寶髓,日子就能過的很滋潤了,兩萬兩寶髓,那可足夠一戶四口之家生活百年啊!

    “我說的只是最低價格,兩顆聚靈丹哪怕賣到十萬兩寶髓的價格,其實我都不會覺得意外。”夢瑤不是很確定的說道。

    “嗯!”葉瞳點了點頭,說道:“帶我去夢城黑市。”

    夢城黑市。

    一片占據土地面積很大的區域,這里建筑群緊密,道路四通八達,而出現在這里的人,幾乎都不敢以全貌見人。

    葉瞳和夢瑤出現在這里后,兩人臉上便戴上了獅面面具,令葉瞳感到奇怪的是,這里并沒有預想中的冷清氣氛,反而非常的熱鬧,鱗次櫛比的店鋪,琳瑯滿目的貨物,到處都是人頭聳動,吵雜繁鬧。

    “咱們是找大型店鋪?還是隱蔽的小型店鋪?”夢瑤曾經來過黑市幾次,但都是跟著家中長輩,因此對于黑市交易的一些事情,倒是不甚了解。

    “隱蔽的小型店鋪。”

    葉瞳權衡利弊,最終做出這個選擇,前往大型店鋪或許安全方面有所保證,但他要出售的是聚靈丹,一旦這種大型店鋪的掌控者對他產生不軌之意,恐怕會很麻煩,而那些隱蔽的小型店鋪,掌控勢力應該不是很強,就算他們也會產生不軌之意,相對來說危險性會小很多。

    黑森閣。

    偏僻區域的一棟閣樓店鋪,此時店鋪門虛掩,并未有客人進進出出,店鋪門內,只有兩位年輕伙計,正在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著。

    “歡迎兩位貴客,不知兩位是來售物?還是來買物?”當他們看到葉瞳和夢瑤后,頓時眼睛一亮,左側伙計露出熱情笑意說道。

    “售物。”葉瞳平靜的說道。

    “兩位請進,我們店鋪雖然不大,但確是黑市很公道的店鋪,一般一些見不得光的寶貝,貴客們都會選擇我們這里。”年輕伙計眼底閃過一道失望神色,但還是笑著說道。

    “睜著眼睛說瞎話,你們門口都能跑耗子了。”葉瞳在心里暗暗腹誹,嘴上說道:“我要見你們掌柜,請他出來吧!”

    “您未免是小瞧人吧?我是店里的伙計,有權利做主交易事項,我們掌柜貴人多事,平日很少管店鋪的事情。”年輕伙計臉上浮現出幾分不悅之色說道。

    “我要出售的東西,恐怕你還沒資格做主,不要再說廢話,讓你們掌柜出來見我,或者我換一家。”葉瞳平靜的說道。

    年輕伙計面色微變,猶豫了一下,這才轉身朝著里側走去。

    很快,一位身材魁梧,滿臉胡須的中年大漢從里面出來,他身后還跟著那位年輕伙計。

    “兩位貴客,可是要找我?”

    “你是掌柜?”

    “是!”

    “你們這里,應該有比較隱蔽的房間吧?這里談事情,可容易引來不必要的麻煩。”葉瞳左右打量了一下說道。

    “看來貴客乃是黑市常客,熟知我們這里的情況,也罷,兩位請隨我來。”中年掌柜神色一動,笑著說道。

    “你就留在這里等我吧!”葉瞳看向夢瑤說道。

    夢瑤點了點頭,她知道自己經驗不足,跟進去說不定就會被人看出點什么,而且留在外面,萬一葉瞳出事,她也能出去報信。

    中年掌柜深深看了眼葉瞳,心里頓時明悟了過來,這戴著獅面面具的年輕人,恐怕是防著自己黑吃黑呢!

    “貴客現在可以把物品取出來了吧?”中年掌柜帶著葉瞳來到二樓,隨著窗簾被他拉上,一顆熒光珠照亮房間,中年掌柜才轉身看向葉瞳,笑著說道。

    “聚靈丹,兩顆,你出價吧!”葉瞳從衣袖里取出一個瓷瓶,遞給中年掌柜說道。

    “聚靈丹?這,這是丹藥?”

    中年掌柜瞳孔收縮,眼神中爆射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要知道,他這黑森閣成立數十年,也只有一次碰到客人來出售丹藥,那一次他可是賺的盆滿缽滿。

    “閣下是?”中年掌柜死死盯著葉瞳的眼睛。

    “你吃雞蛋還管是哪只雞下的蛋嗎?”葉瞳冷冷的說道:“掌柜的,這不符合規矩吧?”

    “是我唐突了,還望貴客勿怪,聚靈丹我沒聽說過,所以我需要請鑒師來鑒定一番。”中年掌柜面色微變,頓時抱歉道。

    “你身為黑森閣的掌柜,相比眼力很強,何必又要請什么鑒師來浪費時間呢?我這人很痛快,你出價,我出售丹藥,如若價格滿意,你付賬,我收錢,然后咱們以后再見;如若價格我不滿意,我帶著丹藥離開,就當我從未來過黑森閣。”葉瞳搖了搖頭說道。

    中年掌柜聽出了葉瞳的話外之意,意識到眼前這年輕人是怕自己趁機吩咐,派人對他下手,的確,他心里剛剛也有這種打算,去叫鑒師過來,也是找個機會先去安排一下。

    “很老練嘛!”

    “貴客希望這兩顆丹藥,賣出多少寶髓?”中年掌柜在心里暗嘆一聲,取出聚靈丹觀察一番,確定手里的丹藥屬于珍品,他強壓住心底的激動,不動聲色問道。

    “你開價,我決定,你只有一次開價機會。”葉瞳淡然說道。

    “三萬兩寶髓。”中年掌柜面色一變,沉默了片刻,咬牙說道。

    葉瞳面無表情的伸出了手。

    “四萬兩寶髓。”中年掌柜后退一步,再次說道。

    “我既然敢來你們黑森閣,自然不怕你們使用手段,我想以你們黑魔門的能耐,還沒那份能力黑下這兩顆丹藥。”葉瞳冷笑了一聲說道。

    中年掌柜聞言臉上頓時露出了猶豫的神色,他的確是黑魔門的人,而且還有著很高的身份,也明白眼前這年輕人既然趕來,相信一定調查過黑魔門的底細。

    “我說過,你只有一次開價機會。”葉瞳繼續伸著手,再次說道。

    “六萬兩寶髓,這是我能給到的最高價格,小兄弟你來出售丹藥,就是要和我黑森閣做買賣,只要最終能給到你滿意的價格,開幾次價又有什么關系?”中年掌柜心念急轉,看著葉瞳毫無懼意的眼神,咬牙說道。

    “讓人去取寶髓,我還有些問題想問,如若你的回答讓我滿意,最多十日,我會再出售給你們黑森閣兩顆丹藥。”葉瞳沉默片刻說道。

    “還有?”中年掌柜凝視葉瞳,隨即才大聲喝道:“黑鋒。”

    頓時,房門被人推開,一位青年從外面走進來。

    “去取六萬兩寶髓。”中年掌柜沉聲說道。

    “這么多?”青年驚訝道。

    “廢什么話,快去!”中年掌柜厲聲喝道。

    青年急忙答應一聲,退出房間。

    “貴客有何問題,請問吧!”中年掌柜這才重新看向葉瞳說道。

    “我家長輩告訴我,黑森閣背后的黑魔門雖然低調,但路子很廣,能力很強,我想知道的是,你們是否能夠弄到血羅果?”葉瞳淡淡的說道。

    “血羅果?”

    “你要血羅果做什么?那可是……至毒至邪之物。”中年掌柜瞳孔一縮,駭然看著葉瞳問道。

    “對你們來說,血羅果或許是至毒至邪之物,但對于我來說,卻是不可多得的寶貝,有時候殺人,不動用刀劍,不用以身搏命,還是可以輕易做到的。”葉瞳漫不經心的說道。

    “毒?”

    中年掌柜心底一寒,他出身黑魔門,宗門之內也有劇毒毒藥,但那些毒藥的毒性,與血羅果比起來,可是差距很大,可以說,如若有人能夠運用血羅果里蘊含的劇毒,可以輕易毒殺成千上萬人。

    這年輕人,到底是什么來歷?

    “有還是沒有?”葉瞳眉頭一挑,不悅的說道。

    “我們沒有血羅果。”中年掌柜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

    “看來我家長輩們,還真是高看黑魔門了,神塔里雖然也有人在偷偷摸摸私賣血羅果,但真不想與那些人打交道啊!”葉瞳眼神里流露出一抹失望神色嘆聲說道。

    神塔?這年輕人能與神塔里的人打交道?

    葉瞳在中年掌柜心里的地位直線上升,尤其是葉瞳不斷強調“家里長輩”,說明他恐怕是某位大家族的子弟,而這類家族,最差也是四星家族。

    “不能輕舉妄動了,最多只能派人試探。”中年掌柜在心里默默尋思著。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