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修真小說 > 仙宮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妖孽

第一百六十五章 妖孽

    “秋師姐,是我不對。”

    禹城知道第七山第七峰那些人的風格,向來是非常的護短,只是他沒想到,葉瞳竟然是秋墨的師弟,也就是說,葉瞳是拜了第七山第七峰峰主為師。

    “師弟,你進塔吧!別被一些無關緊要的人影響了心情。”秋墨冷哼一聲,看向葉瞳說道。

    “好!”葉瞳看到禹城憋屈的模樣,不但沒有被影響到心情,反而覺得暗暗好笑,點了點頭后,他朝著塔門方向走去。

    登天塔前。

    那幾位駐守在這的魁梧大漢,幾乎是同時發現了葉瞳,看著葉瞳徑直朝他們走來,饒是他們有些定力,臉上依舊不自覺的露出了一絲古怪的表情。

    這小子……怎么又來了?

    難不成他還想闖登天塔?

    “你又來做什么?”為首那位魁梧大漢朝前幾步,擋住葉瞳問道。

    “您這話問的倒是有趣,我來這里除了闖登天塔,還能做別的事情嗎?”葉瞳行禮后笑道。

    “得,當我沒問……”

    魁梧大漢臉上露出一絲苦笑的神色,在心里暗罵自己愚蠢,這明擺著的事情,竟然還要詢問,不過,他很納悶,眼前這小子是不是覺得登天塔很好闖啊?這才短短幾個月的時間,竟然又來闖登天塔,難道闖塔不需要功績點?

    “你的功績點呢?”

    魁梧大漢取出一面銅牌,當他注入真元,書寫葉瞳的名字,看清楚上面浮現的數據后,整個人呆若木雞,徹底傻眼。

    一百零三?這小子竟然有一百零三個功績點?開哪門子的玩笑啊?

    他是新進弟子!

    他是后天境界!

    他在整個新進弟子中,修為境界排最最末尾!

    就這種人,功績點竟然會高到這種程度?成為新人弟子功績榜第一名?是宗門功績榜的器靈出毛病了?還是自己眼花了?

    “我能進塔了嗎?”葉瞳看了一眼那人,開口問道。

    “你的功績點,真的是一百零三?這怎么可能啊?”魁梧大漢喃喃問道。

    “前段時間,因為京藍海灣有尸族余孽出現,而我則隨著一位宗門前輩外出一趟,算是幫了點小忙,所以其中的一百個功績點,是獲得的宗門獎勵。”葉瞳笑道。

    “這種事情,怎么會讓你一個新進弟子出去?還有,你說你幫了點小忙?對剿滅尸族余孽有幫助?”魁梧大漢不可思議的說道。

    “是!”葉瞳沒回答他第一個問題。

    “你是宗門哪位強者的子孫?”魁梧大漢猶豫了一下,詢問道。

    “您誤會了,我來自天網帝國,自己都不知道父母是誰,也不知有什么親人。”葉瞳說道。

    “就算你現在有些功績點,也沒必要這般浪費,畢竟對你來說,能夠闖到登天塔第三層,已經是個極限了,我覺得,你最好再回去修煉個一年半載,然后再來嘗試著闖登天塔。”魁梧大漢皺起眉頭,驚疑不定的打量葉瞳一番,這才把那份不可思議的情緒壓制住,勸說道。

    “您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我還是想試試。”葉瞳笑道。

    魁梧大漢見葉瞳不聽勸,頓時心里有些不喜,表情也變得冷了幾分。

    “那你進去吧!如若覺得不行就退出來,別死在里面。”魁梧大漢后退兩步后,拿著銅鏡消除了葉瞳三個功績點,淡淡說道。

    其他七名魁梧大漢,把兩人的對話全部聽清楚,他們雖然沒說什么,但心里卻覺得葉瞳有些不自量力,好高騖遠,因此,原本對葉瞳的那點好感,也蕩然無存。

    塔門打開。

    葉瞳毫不猶豫的踏進去,隨著眼前的景象一變,葉瞳驚訝發現,自己來到的地方并不是登天塔第一層,而是上次失敗的第三層,里面那位盤膝而坐的光頭大漢,冷漠的眼神也朝著自己看來。

    “再來打過一場。”葉瞳心底感嘆一聲,緩緩拔出背在身后的長劍,劍鋒前指,平靜說道。

    光頭大漢一躍而起,直接用拳頭回應葉瞳,那閃電般的速度,眨眼間已經對著葉瞳轟擊數十拳,換做是之前的葉瞳,頃刻間就會被轟飛,而此刻,已經是今時不同往日,葉瞳可以清晰的捕捉到他的拳影軌跡,預判出他的攻擊招式。

    葉瞳詭異的步法,騰挪移變,身形閃爍間,道道劍影吞吐著寒芒,精準切割光頭大漢的手腕,手臂,肩膀,彈指一瞬間,已經廢掉光頭大漢的雙臂。

    戰局,盡在掌握。

    力量和速度的提升,令他充滿喜悅。

    這一刻,葉瞳忽然有些后悔,覺得自己不該用劍,如若赤手空拳與對方轟殺,或許連自己的體魄強度達到何種程度,都能測試出來。

    “你贏了。”光頭大漢閃身后退,那濃黑的眉毛緊皺,冷冷說道。

    “承讓。”葉瞳抱拳。

    說完葉瞳就朝著樓梯方向走去,這次他沒有選擇恢復元氣,登上樓梯后,徑直推開那道門,進入第四層。

    塔外。

    禹城已經重回到塔幕前,目光不斷在上面移動,在葉瞳踏進登天塔的那一刻,他迅速發現那排字跡:葉瞳,先天一重境界,第七山第七峰,闖塔第三層。

    “先天境界?”

    禹城瞠目結舌的看著那排字跡,眼神中流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要知道,葉瞳距離上次闖塔,也就兩三個月時間,這么短的時間,他怎么可能從煉氣八重突破到先天一重?

    他是天才,當當初從煉氣八重突破到先天一重,也足足用了一年零八個月。

    “眼花了嗎?”

    禹城抬起手臂,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當目光再次落在那排字幕上后,才確定自己并沒有眼花,葉瞳真的突破到了先天一重。

    可是,這怎么可能啊?

    一道身影,出現在禹城身旁。

    秋墨怔怔看著塔幕上的那排字跡,同樣流露出呆滯神色,她知道葉瞳突破到煉氣九重,可她萬萬沒有想到,葉瞳竟然突破到了先天境界。

    這是……什么時候的事情?

    這修煉速度,也太恐怖了吧?

    “他一定服用了什么靈丹妙藥,否則不可能有人在這么短的時間里,從煉氣八重突破到先天一重。”禹城艱難轉頭,目光從一旁的秋墨身上掃過后,這才喃喃說道。

    “呵呵……”

    “我可以保證,他沒有什么靈丹妙藥,最多就是服用了些恢復元氣的聚元丹。”秋墨從呆滯中清醒過來,把那份震驚壓在心底后,秀美臉龐上浮現出幾分笑意說道。

    “可他的修煉速度,也太快了。”禹城猶豫道。

    秋墨臉上的笑容多了幾分,就在她準備說話的時刻,那份笑意突然凝固在臉上,她的視線,敏銳捕捉到塔幕上那排字跡的變化:葉瞳,先天一重境界,第七山第七峰,闖塔第四層。

    沒錯,三變成了四。

    秋墨眨了眨眼睛,再次定神看去,結果還是一樣,不是幻覺。

    禹城察覺到秋墨的異樣,順著她的目光重新落在塔幕上,當他看清楚數字的變化后,身軀忍不住哆嗦了一下,駭然驚呼道:“怎么可能?”

    他的聲音,引起不少人的注意。

    人群中。

    曾經有一位恰巧見識過葉瞳在煉氣八重闖到登天塔第三層的弟子,當他滿臉狐疑的重新看向塔幕后,短短十幾秒鐘,頓時瞪大雙眼,然后甩了甩腦袋,甚至用手背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時,也發出了難以置信的驚呼:“天啊!他突破到先天一重境界了?第……第四層?怎么可能?”

    “什么情況?”眾人開始掃視塔幕,好奇的問道。

    “葉瞳,就是那個打破咱們法藍宗史上修為最低,卻闖到登天塔第三層的妖孽,他他他,他兩個多月前只是煉氣八重,怎么會這么快突破到先天境界?而……而且他,他竟然闖到了第四層,這怎么可能啊?我的修為已經突破到先天四重,現在也只是勉強闖到登天塔第四層啊!”一位弟子抬起有些發抖的手臂,顫聲叫道。

    “什么?”

    “怎么可能?”

    “天啊!”

    上百位聽到那位弟子叫聲的法藍宗弟子,聞言紛紛在塔幕上尋找葉瞳的信息,當他們看到后,一個個露出瞠目結舌的表情。

    太……太詭異了吧?

    先天一重境界,有誰能闖過第三層?有誰能闖到第四層?就算那位先天境界第一人霞舞霜,在這個境界的時候,也不可能闖到第四層吧?

    塔門前。

    八位魁梧大漢面面相覷,仿佛聽到了這個世上最荒謬的笑話。

    那位之前勸葉瞳回去再修煉一年半載的魁梧大漢,閃身出現在塔幕前,當他看到上面的字跡后,整個人如遭雷擊。

    “啪……”忽然,他清醒過來后,一巴掌抽在自己嘴上。

    這嘴,賤啊,自己怎么就認定葉瞳闖不過去第三層?怎么就帶著鄙夷心態對他說教呢?那小子,他是正常人嗎?

    不!他不是啊,葉瞳那小子就是個妖孽!無法用常理來對待的妖孽!

    其他七位魁梧大漢看到那名同伴的神情,還有他的舉動,心里頓時明悟,恐怕那些弟子驚呼的內容,屬實。

    葉瞳他,真的闖到了第四層。

    這時他們想起剛剛對葉瞳產生的輕視心理,心中生出的那份不屑,在互相對視中,眾人臉上均是露出羞愧的神色。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