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修真小說 > 仙宮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賺外快的機會

第一百六十二章 賺外快的機會

    葉瞳看著久久不語的破蒼天,心里暗笑,他其實還是挺喜歡這個宗主的,雖然破蒼天高高在上,但為人很是大氣啊!

    葉瞳還記得,當初藏金殿的那位洪峰師伯說的,只要他能夠在先天一重境界的時候,闖過登天塔第五層,宗主破蒼天便特許他進入神兵閣,挑選一個劍胚,只不過葉瞳一直還沒能顧得上。

    “宗主!”

    葉瞳試探著問道:“那條火龍現在怎么樣了?”

    “已經安撫下來,近日應該就會重新陷入沉睡,這件事情,你暫時就別管了,近期也不要再去地火洞穴修煉了,好好準備一下,過幾日便是新進弟子進入秘境試煉的時間,好好努力,爭取從秘境中出來,能夠突破到先天境界。”破蒼天說道。

    “是!”葉瞳恭敬說道。

    破蒼天離開了,盡管他沒從葉瞳口中,問出太多關乎火龍蘇醒的事情,但葉瞳在煉氣九重境界,就擊殺火焰雄獅,還是讓他非常滿意。

    法藍宗最缺的是什么?是天才啊!

    雖然能夠通過三宗兩殿考核,加入法藍宗的弟子都是天才,但天才與天才還是有很大區別的,以前他對霞舞霜寄予厚望,結果沒有讓他失望。

    而現在的葉瞳則是被他寄予了更大的厚望,他甚至希望,葉瞳將來突破到先天九重的時候,就能夠越級斬殺結丹初期,甚至是結丹中期的強者。

    另外隨著修為越來越強,破蒼天深刻明白,有些人天生適合戰斗,哪怕修為境界稍慢,但真正廝殺起來,也能越級斬殺強敵,很顯然,葉瞳在他眼里就是這一類人。

    “葉瞳!”

    “宗主親自過來向你詢問,只是因為火龍蘇醒情況事關重大,所以才想調查真相,你不用多想,安心養身體,盡量在秘境試煉之前,把自身的狀態調整到最佳地步。”虞清待到破蒼天離開,便重新出現在葉瞳面前詢問道。

    “弟子明白!”葉瞳默默的點了點頭,實力為尊的道理他上輩子就明白的。

    “我已經知道你,你能夠煉制防御符,雖然不清楚你從哪里學到的,但防御符的確不錯,這是宗主支付給你的定金,他需要向你訂購兩百枚防御符。”虞清取出十顆元晶,遞給葉瞳說道。

    “多少?”葉瞳失聲驚呼。

    “兩百枚。”虞清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說道。

    “那么多,我還干別的事情嗎?”葉瞳哭笑不得的說道:“師尊,您不會已經答應了吧?”

    “沒錯,我已經答應了,而且每枚防御符的價格,也從你們之前出售的一百顆金晶,降到八十枚金晶,你有意見嗎?”虞清毫不猶豫的點頭說道。

    “師尊,價格方面倒是好商量,但兩百枚防御符,我哪怕不吃不喝不修煉,也得煉制到猴年馬月啊!您,您怎么就答應了呢!”葉瞳無奈說道。

    “行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每天最多能煉制五六枚防御符啊?兩百枚防御符,只要你愿意的話,很快便能煉制完成,再者說,宗主也沒有期限要求,等你什么時候閑暇下來,就隨手煉制一些,也能令你富裕不少。”虞清笑道。

    “沒時間要求?這是讓自己賺外快啊!”

    “還是師尊對我好,知道弟子窮,這是想辦法接濟弟子呢!對了,宗主沒有其它要求吧?”葉瞳的眼神亮了起來,笑容滿面的說道。

    “有。”

    “什么要求?”葉瞳神色一稟,詢問道。

    “從今以后,你不許再把防御符出售給宗門弟子,如若想用防御符賺取金晶,可以直接和宗門做交易,至于以后你離開宗門,與其它勢力做交易,那就不歸咱們宗門管了。”虞清說道。

    “好!”葉瞳很痛快的答應了下來。

    他算是聽出來了,宗門想從他這里購買防御符,但價格方面給的略低,然后宗門再把防御符出售給弟子,也能從中賺取差價,而給的好處便是,自己煉制的防御符,不管數量有多少,宗門都愿意購買。

    商人嘴臉,葉瞳卻很喜歡這種嘴臉,畢竟自己再煉制出防御符,就不愁出售渠道了啊!

    “有件事,我需要叮囑你,防御符是你煉制的消息,絕對不能讓更多的人知曉,否則給你帶來好處的同時,也會給你帶來災難。”虞清看著葉瞳滿臉的笑意,忽然表情變得凝重了起來。

    “我懂!”葉瞳臉上的笑意退去,謹慎說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這話……虞清愣了愣,由衷感嘆道:“博學多才,很不錯。”

    “師尊,以后等弟子得到好東西,第一個就想著您。”葉瞳笑道。

    “想著我干嘛?”虞清疑惑道。

    “師尊為了救弟子性命,連三清還魂丹都愿意給弟子服用,這種恩情弟子永世不忘,以后得到好東西,自然也要給師尊留著,好一盡孝道。”葉瞳正色說道。

    “哈哈哈……”虞清放聲大笑了起來。

    她性格冷漠,不喜與人交結,平日總是表現出拒人千里之外的冷冽,就連放聲大笑,都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出現過了。

    而此刻,虞清是真的開心,滿腔的欣慰,她向來不缺少修煉資源,身份地位和實力,總是能讓她得到需要的寶貝,但親傳弟子帶的這份心意,卻令她滿足。

    “師尊不信我能得到好東西?”看到師父的樣子,葉瞳問道。

    “好東西,哪能那般容易得到?你有這片赤子之心,我已經滿足了,行了,你好好休養,為師去閉關了。”虞清笑著說道。

    葉瞳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心里卻暗暗下定決心,將來如果真的得到什么寶貝,一定要留給她一份。

    葉瞳為人的的準則是有恩報恩,有怨報怨。

    虞清在所有人都不愿意收留他的時候,不但收他為徒,還帶著他去了洗髓池,徹底把體內毒素清除掉,如今又毫不吝嗇的拿出三清還魂丹救他性命,這些恩情重于山岳。

    光陰似箭。

    距離法藍宗新進弟子參加宗門秘境試煉的時間,只剩下兩天的時候,第七峰的大殿迎來了一位客人。

    康廉!

    按照第七峰的規矩,筑基期以下境界的弟子,不得擅自進入第七峰大殿,以前除非弟子有重大事件匯報,否則都不許入內,而康廉不同,但是沾了葉瞳的光,秋墨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而虞清則懶得管這些。

    “氣派啊!”康廉圓滾滾的身材,穿梭在宮殿各條走廊,嘴里嘖嘖感嘆著:“你們這里與我里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上,云泥之別。”

    “你又胖了。”葉瞳說道。

    “我說你會不會說話啊?”康廉翻了個白眼,臉上露出一絲尷尬的神色。

    “再胖下去,你以后真的討不到媳婦了。”葉瞳再次說道。

    “能怪我嗎?我師父他最近閉關,沒心思管我修煉的事情,再加上貝斯桀勒師兄實在是慷慨大方,連續請我在暖玉街的琳瑯酒樓大吃大喝了好幾次,這肉啊……噌噌噌的往外長。”康廉無奈說道。

    “你認識貝斯桀勒師兄?”葉瞳驚訝道。

    “巧合,全都是巧合。”康廉干笑道。

    “怎么個巧合法?”

    “貝斯桀勒師兄聽說咱們第七山第七峰出售防御符,就過來購買,正巧被我遇上,然后我便把我的那枚防御符賣給他了。”康廉猶豫了一下,嘿嘿笑道。

    “什么?”葉瞳驚訝道:“你自己不留著用?”

    “這不是還有你呢嘛!貝斯桀勒師兄,和我很投脾氣,我當時就想著,我先賣給他,等以后我再請你幫我煉制一枚,你看,我的決定正確吧?貝斯桀勒豪爽,多次請我喝酒吃肉,得知咱們是關系很鐵的朋友,更是視我為兄弟,熱情,太熱情了。”康廉得意說道。

    “我去!”葉瞳心里有些哭笑不得,他現在忽然很懷疑,這還是那個腦子缺根弦的康廉嘛?

    難道……開竅了?

    “你沒把防御符是我煉制的告訴別人吧?”葉瞳連忙追問道。

    “沒有,我雖然腦子不太好使,但最能保守秘密。”看到葉瞳不相信自己,康廉急忙拍著胸脯保證道。

    “嗯!”

    “那你這次過來找我,是為了防御符?”葉瞳點了點頭,再次問道。

    “是進入秘境試煉的事情,我向宗門的那些老弟子打聽了很多的消息,所以過來給你說說,省的到了秘境里,你會吃虧。”康廉搖頭說道。

    葉瞳心底一暖,兩世為人,他的眼光何等犀利,自然能判斷出康廉是個重情重義的年輕人,這才愿意跟他結交,但他沒想到,一遇到好事,康廉總是能心心念念的想著自己。

    什么是真朋友?

    這就是!

    葉瞳經歷過地球那個物欲橫流的大染缸,看人看事很剔透,隨即拉著康廉來到他的房間,一邊聽康廉講述宗門秘境的事情,一邊制作防御符,兩枚防御符制作完畢,他自己佩戴上一枚后,又把另一枚交給康廉。

    “也就是說……秘境里最危險的,不是一起進入的宗門弟子,也不是秘境里的兇獸,而是那些特殊的地理環境?”葉瞳聽完,若有所思的問道。

    “秘境里最危險的四處地方,哪怕是筑基期強者進入,也有死亡的可能性,除了那四處最危險的地方,還有十幾處危險地帶,尤其是那流動的火云地帶,聽說美麗無比,但對宗門弟子的危害,也非常的巨大。”康廉重重點頭說道。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