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修真小說 > 仙宮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動了殺機

第一百四十四章 動了殺機

    “我說的是最低的價格,就比如咱們要去的琳瑯酒樓,那可是整個暖玉街最大的樓閣,租賃一年足足需要八千顆靈晶。”明龍又補充道。

    聽到明龍的話,葉瞳頓時感覺有點頭疼,他原本以為自己不窮,可是現下自己擁有的財富,恐怕都沒辦法租賃暖玉街的一棟閣樓。

    “這里,能用藍銀和藍金結賬嗎?”葉瞳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急忙開口詢問。

    “藍銀和藍金對于咱們法藍宗弟子來說,根本就沒有多少用處,除非到外面去購買物品,在宗門之內交易,全都需要用銀晶和金晶,再或者元晶交易,當然,也有特殊情況,比如以物換物。”明龍啞然失笑道。

    葉瞳想起空間錦囊內放著的那疊厚厚的金票,頓時滿臉苦笑,早知道在法藍宗花不出去藍金,自己還不如把所有的金票都給藥奴他們呢!

    “藍銀和藍金,在法藍宗倒也不是一點用都沒有,如果遇到需要外出的弟子,就可以降價從他們手里購買銀晶和金晶,畢竟他們到外面需要花銷。明龍看著葉瞳的表情,眼底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另外就是,法藍宗的仆役,領取的薪酬也都是藍銀和藍金,向法藍宗租人,除了要支付銀晶或者金晶之外,還需要支付那些仆役的薪酬。”

    葉瞳聞言,心里倒是好受一些,默默盤算著,自己是不是想辦法,賺一筆銀晶和金晶,雖然在這里吃穿不愁,但宗門之內好東西應該不少,甚至法藍宗的弟子們手里,恐怕都有不少的好東西,賺到銀晶和金晶后,也可以從他們手里購買需要的東西嘛!

    “煉丹?”

    葉瞳腦海中最先想到的,便是煉丹出售丹藥,只不過,這個念頭也只是想一想,便被他暫時壓了下去,因為他現在連租賃暖玉街店鋪的銀晶和金晶都沒有。

    一路上,不少人與明龍相熟的法藍宗弟子,都會和他打招呼;葉瞳發現,明龍的人脈很是不錯,而且這些人,看他們那副氣勢,修恐怕煉境界都不低。

    “到了!”明龍抬起頭,在一棟大型的樓閣門前停住。

    葉瞳也跟著抬頭看去,便看到樓閣大門上的牌匾上,龍飛鳳舞寫著四個大字“琳瑯酒樓”,落款處的名字,寫著:破蒼天。

    “法藍宗宗主?破蒼天?”

    “這琳瑯酒樓是誰開的?竟然能讓宗主親手題字?”葉詢問道。

    “筑基期以下第一人,以先天境界闖到第十一層的那個妖孽。”明龍笑道。

    “叫什么?”葉瞳急忙問道。

    “霞舞霜。”明龍說道。

    葉瞳沒有聽過這個名字,但此刻卻把這個名字牢記心底,能夠成為筑基期以下第一人,能夠在先天境界的時候闖到第十一層,這個霞舞霜的戰斗力,恐怕非常的恐怖,將來的成就,恐怕也不可限量。

    “葉師弟。”

    洪亮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體格魁梧的貝斯桀勒大步流星走來,抬頭看了看琳瑯酒樓的牌匾,露出幾分驚訝神色。

    “見過貝斯桀勒師兄。”葉瞳笑道。

    “早就想喊你出來喝酒,但考慮到你有傷在身,不知何時才能痊愈,所以就沒主動聯系你,傷勢怎么樣了?痊愈了嗎?”貝斯桀勒拍了拍葉瞳的肩膀,朗聲笑道。

    “已經痊愈。”葉瞳笑道。

    “走,進酒樓里喝酒,今日師兄請客。”貝斯桀勒笑道。

    “師兄,我與明龍師兄一起來的,他帶我去了藏金殿,幫了我不少的忙。”葉瞳說道。

    “既然是和葉師弟一起來的,那就一起進去吧!今日這頓酒,必須由我來請。”貝斯桀勒眉頭一挑,審視了明龍幾眼,這才不咸不淡的說道。

    “貝斯桀勒師兄,我已經跟葉瞳說好了,這頓由我來請,明日我就要離開法藍宗,到外面去試煉,所以您就把這個機會然給我吧!回頭,您在和葉師弟喝酒的時候,到時你在請就行了。”明龍急忙說道。

    “既然你非要請,那就讓你破費吧!”貝斯桀勒看了眼葉瞳,發現葉瞳點了點頭,面色這才緩和不少。

    “酒保肉保,你們兩個趕緊的出來,給我騰出最好的廳房,給我準備最好的神仙醉和飛鶴肉。”三人踏進酒樓,貝斯桀勒便大聲吆喝道。

    兩道身影,從左右兩側沖出來,這是兩個中年男子,看上去都是精明人,見到貝斯桀勒后,兩人頓時流露出諂媚笑意。

    “貝爺,最好的神仙釀,馬上送到飛仙廳。”酒保笑道。

    “貝爺,最鮮美的飛鶴肉,馬上也送到飛仙廳。”肉保也跟著笑道。

    “我幾乎每月都要來這里吃喝幾次,不管是神仙釀,還是飛鶴肉,全都琳瑯酒樓最好的,等會保管你們喝的痛快,吃的滿嘴流油。”貝斯桀勒滿意點頭,帶著葉瞳和明龍走上樓梯,來到三樓最深處的一個寬敞廳房里,笑著說道。

    “早就想請貝斯桀勒師兄痛痛快快喝一場,可惜一直沒有找到機會,今天沾了葉師弟的光,等會我定要多和貝斯桀勒師兄喝幾杯。”葉瞳沒有吭聲,反倒是明龍掛著滿臉的笑意說道。

    “吾輩男兒,就要大嘴吃肉,大口喝酒,等會咱們喝個痛快。”貝斯桀勒雖然骨子里充滿傲氣,但性格豪爽,聽到明龍的話,滿意點頭說道。

    片刻后。

    等待著的酒肉還未送到,飛仙廳的廳門便被人從外面用力推開,一位滿臉怒容的青年,從外面踏進來,當他冷酷的眼神從飛仙廳里的三人身上掃過,最終定格在貝斯桀勒身上。

    “我定的廳房,你們在此作何?”

    “百奧,你給我滾蛋,別打擾我們等會喝酒吃肉的雅興,奶奶的,怎么走到哪里都有你?煩死了。”貝斯桀勒翻了個白眼,厭惡說道。

    “貝斯桀勒,你休要放肆,即便出來喝酒吃肉,也要有個先來后到,這飛仙廳是我提前訂好的,你們是從哪里冒出來的?要滾的,是你們。”叫做百奧的青年怒喝道。

    “砰……”

    貝斯桀勒一巴掌拍在桌上,幸虧這桌子是上等鐵木打造,堅固無比,否則貝斯桀勒這一巴掌,非得把這張桌子拍的粉碎不可。

    “你訂的?誰能證明?你小子,上次挨揍后怎么還沒長記性?”

    “你……”

    “酒保肉保,你們給我滾過來。”百奧攥緊拳頭,轉頭對著門外吼道。

    “百奧師弟,你叫我們來此,可有什么吩咐?”很快,滿臉茫然的酒保和肉保便來到飛仙廳,酒保一臉疑惑的問道。

    “這飛仙廳是我幾日前便預訂好的,為何我現在過來,卻被你們開給別人?”百奧怒聲問道。

    幾日前?

    酒保猛然打了個激靈,想起幾日前百奧的確來過這里,而且要預訂這飛仙廳,不過,他的面色很快便恢復正常。

    “百奧師弟,我們這里的規矩,想必你也清楚,雖然你前幾日是來這里預訂過,但你來的前一天,必須要再給我們打聲招呼,否則我們也不能確定,你到底是哪天才能過來啊!”

    “放屁!難道我當時沒有給你們說清楚嗎?我就是今日過來?”百奧怒聲說道:

    “你沒說清楚,你只說幾日后過來吃飯,根本就沒有說明是哪一日,否則,我們絕對不會把飛仙廳開給別人。”酒保搖頭說道。

    “我看你是怕他貝斯桀勒,覺得我好欺負,該死的東西,我來你們這琳瑯酒樓吃飯,是給你們臉面,現在竟然跟我玩給臉不要臉的戲碼?”百奧氣急敗壞罵道。

    “來人,把這個滿口污穢的混賬趕出酒樓,對外宣布,以后琳瑯酒樓再也不做他的生意。”酒保和肉保相視一眼,兩人齊聲喝道。

    咻!咻!咻!咻!

    四位酒樓的伙計,很快便沖進飛仙廳,他們都是煉氣五六重境界,與百奧相比相差甚遠,但他們還是虎視眈眈的盯著百奧,表現出一副要趕人的姿態。

    “還不快滾?”

    貝斯桀勒滿面笑容,語氣里帶著調侃味道,眼神里更是充滿譏諷。

    “貝斯桀勒,待我修為突破到先天八重,定要把你……狠狠暴揍一頓。”百奧怒容滿面,大聲吼道。

    “切,我等著!”

    貝斯桀勒滿臉不屑。

    葉瞳站在貝斯桀勒身旁,雙眼瞬間瞇起,或許貝斯桀勒沒有注意到,但他卻敏銳捕捉到百奧眼底一閃而逝的殺意。

    沒錯!

    百奧對貝斯桀勒動了殺機。

    下一刻,百奧被琳瑯酒樓的人趕出去,酒保和肉保賠著滿臉的笑容告罪,然后紛紛離開飛仙廳。

    “葉師弟,看到了沒有?一個自不量力的家伙,總是大放厥詞,叫囂著把誰誰誰怎么著,在我看來,那家伙就是個跳梁小丑,給他臉的時候,讓他滾蛋,不給他臉的時候,就把他揍成豬頭。”貝斯桀勒寬厚的大手拍著桌面,暢快淋漓的大笑聲傳出很遠。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