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修真小說 > 仙宮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他很不錯

第一百四十一章 他很不錯

    “我說過,即便是他當時只是煉氣五重的弱者,但我依舊看不透他,那小子很奇怪,他懂得陣法,還會煉丹,甚至他在紫府郡隨意寫出來的兩首詩詞,都曾經震動過整個天網帝國。”

    楚霄聽到藍戰旗的質疑,不禁冷眼瞧了他一眼,很是不以為然。

    “他的畫技,更是比各國的宮廷畫師都要厲害,他認識的人,也都非常特別;比如紫府郡郡王府世子,比如紫府郡第一猛將,比如天網帝國的公主,比如藍家那兩位最為天資卓越的姐弟,比如千音殿圣女……”

    “這,難道還是個全才?可全才往往都代表著全都不精啊……”聽到楚霄的話,破蒼天和不由藍戰旗面面相覷起來。

    “當然,我所說的那些,還不足以令我對他產生太大的興趣,我對他真正產興趣的兩個主要原因是有兩個。”楚霄再次說道。

    “第一,葉瞳的心智很成熟,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少年,反而更像是一位老謀深算的智者。第二,我破壞掉那座巨墳外陣法的時候,他就在場,而且也是他未雨綢繆,提前布置了一個陣法,才把外泄的龐大煞氣給暫時擋住。”

    “這就是主要原因?”破蒼天詢問道。

    “宗主,大長老,你們可曾聽說過毒魔霍藍秋?”楚霄沉默片刻,才開口問道。

    “毒魔霍藍秋?”聽到這個名字,破蒼天有些疑惑的說道:“那個小毒物?我曾經和他有過一面之緣。”

    “既然您知道他是小毒物,恐怕就應該明白,葉瞳是他的藥童子,這意味著什么。”楚霄有些感慨的說道。

    “不可能!”

    聽到這句話,破蒼天豁然起身,情緒有些激動的說道:“小毒物的藥童子,怎能活到現在?小毒物煉制的毒藥,威力不容小窺,哪怕是筑基期的高手經常服用那些毒藥,恐怕都活不長。”

    “您說的沒錯!”楚霄點頭說道。

    “但他的確是毒魔霍藍秋的藥童子,而且還做了他十年的藥童子,我發現他的時候,經過檢查,確定葉瞳身具毒體,體內毒素極重,經過詢問,我才知道他為何能活到現在,他采用的辦法是:以毒攻毒。”

    以毒攻毒?破蒼天和藍戰旗滿臉的驚愕,眼神里甚至還有幾分的難以置信。

    “他能通過三宗兩殿的第一關考核,應該和他的毒體有關吧?小小年紀,承受十年的毒體折磨,那份痛苦別說是常人,哪怕是一位修為高深的修道者,都很難堅持下來。”破蒼天聽到這里,腦中猛然間意識到這件事情。

    “的確,對于別人來說,想要通過第一關并不容易,但對于他來說,卻是輕而易舉。”楚霄點頭附和道。

    說完這些,楚霄面露猶豫之色。

    “宗主,是不是葉瞳來到法藍宗后,惹出了什么大麻煩啊?要不然,以您的身份,不可能對他一個小小的新入宗弟子產生關注。”

    “他的確是惹了大麻煩,剛剛加入宗門,便直接打了咱們法藍宗歷代前輩的臉。”破蒼天幽幽的說道。

    “什么!他,他怎會如此大膽?”楚霄瞪大雙眼,滿心的驚駭,宗門內最重輩分等級,那小子要是招惹了宗門前輩,絕對是沒有活路可言。

    “他現在已經突破到煉氣八重,但憑借著這種修為境界,不但闖過了登天塔第一層,還闖過了登天塔第二層,進入了第三層,咱們法藍宗歷代前輩們曾經判斷,除非修為境界突破到煉氣九重,否則想要闖過登天塔第一層,根本就不可能。”破蒼天的回答有些無奈。

    “您是說,葉瞳闖到了登天塔第三層?這……這怎么可能?”楚霄聽完也是震驚連連。

    “看吧!連你都不敢相信,這還不是打了咱們法藍宗歷代前輩們的臉啊?”破蒼天說道。

    楚霄嘴唇蠕動,好半晌才把心底的擔憂放下,這才喃喃說道:“我之前就意識到,這小子是個妖孽,沒想到他比我想象的更妖孽。”

    “妖孽好,咱們法藍宗就缺少這樣的妖孽。”破蒼天面露笑意的說道。

    “楚霄,看在你慧眼識珠,把這種妖孽招攬到咱們法藍宗的份上,破壞那座巨墳陣法的懲罰,就給你免了吧!你去一趟第七山第七峰,讓那葉瞳切不可因為創下壯舉而驕傲自大,以后定要好生修煉,早點突破到先天境界。”

    “去哪?”楚霄傻眼了。

    “第七山,第七峰。”破蒼天說道。

    藍戰旗站在楚霄附近,聽到破蒼天的話后,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笑著說道:“宗主,有件趣事或許你還不知道,葉瞳加入到咱們法藍宗后,連外事閣都沒到,就被第七山第七峰的范世書給騙到了那邊。

    結果,在那里的時候,第一峰,第二峰……第六峰的峰主,發現葉瞳修為太低,壓根就沒人挑選他,最有趣的是,當葉瞳被帶到第七峰后,第七峰的那四位執事,也都不愿意要他,只是把其他弟子選擇。”

    “還有這事?”破蒼天聞言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

    “是啊!那葉瞳修為境界太低,誰都嫌棄他,最終還是第七峰峰主虞清,跟他交談了一番,然后把他收為弟子,要不然,他現在已經淪落成為咱們法藍宗有史以來最慘的弟子了。”藍戰旗笑道。

    “哈哈哈,這小子當真有趣……”破蒼天聽著覺得有趣,忍不住放聲大笑。

    楚霄聞言,都忍不住啼笑是非。

    “有眼無珠啊!”楚霄心里感嘆,破蒼天心里也在感嘆。

    法藍宗,第四山第五峰。

    茂密的竹林深處,一棟棟精美絕倫的閣樓之間,藍天瑜靜靜站立在懸空橋梁上,眺望著遠處的美景,在她眼中,天地萬物都是畫,山水畫,建筑畫,人物畫,總之絢爛的色彩,柔順的線條,組成形形色色的畫卷世界。

    “姐!”藍卓越從懸空橋的一端走來。

    藍天瑜轉過身,看著玉樹臨風的藍卓越,眼睛里流露出一抹笑意,柔聲說道:“怎么沒有修煉?”

    “聽到一個消息,實在是沒心情修煉。”藍卓越苦笑道。

    “什么消息,能令你心神不寧?”藍天饒有興致的問道。

    “第七山,第七峰,葉瞳加入了那里,他在幾日前前往登天塔,以煉氣八重的修為境界,闖到登天塔第三層,如今整個法藍宗都沸騰了,所有人都知道了一個叫葉瞳的后天弟子。”藍卓越指向遠處說道。

    “葉瞳?第三層?”

    藍天瑜呆了呆,隨即眼神里流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這怎么可能?不是說,想要闖過登天塔第一層,最起碼需要煉氣九重境界嗎?想要闖過第二層,需要先天一重境界嗎?葉瞳他……他突破到了煉氣八重?可就算是突破到了……也不可能闖到第三層啊?”

    “都在盛傳,他是最奇葩的妖孽。”藍卓越苦笑道:

    藍天瑜呆了好一會,忽然“噗嗤”笑出了聲。

    “不愧是葉瞳,每每都能創下令人震撼的壯舉,不過,他怎么加入了第七山第七峰?不都說那里的修煉者都不正常,沒有什么弟子愿意加入嗎?”

    “的確有傳聞說,第七山第七峰的修煉者,全都是瘋子;他們為人張揚,行事跋扈,一個個都像是瘋了般的拼命修煉,甚至他們根本就不顧忌宗門的規矩,師兄弟之間互相私斗,從來都打得頭破血流,傷勢嚴重。”藍卓越悻悻的說道。

    “甚至有傳聞說,最近百年以來,第七山第七峰弟子們之間的比斗,已經有十幾人死亡。”

    “刻意廝殺?”藍天瑜露出不解神色。

    “都是比斗中失手殺死對方,恰恰相反的是,第七山第七峰的人非常團結,那些強者更是非常的護短,誰如果敢欺負第七山第七峰的弟子,一定會有老怪物出關,教訓那些欺負第七山第七峰弟子的人。”藍卓越講到這里,不免搖了搖頭。

    “可惜,我只能拜他為師,也必須來這第四山第五峰,否則,我倒是想去那第七山第七峰修煉。”藍天瑜沉默半晌,這才略帶遺憾的說道。

    “我看你還是別產生這種心思了,第七山第七峰的弟子,是整個法藍宗七山中,弟子損失最快,最多的,以你溫嫻的性格,要是真的加入了第七山第七峰,恐怕用不了多久,你就會有性命之憂。”藍卓越無奈的勸說道。

    藍天瑜沒有吭聲,她雖然修煉天賦極佳,來到法藍宗后,更是一舉突破到先天六重境界,但因為性格問題,她的戰斗經驗很一般,如今聽聞葉瞳憑借著煉氣八重境界,就闖到了登天塔第三層,對她有了不小的刺激。

    “葉瞳的修煉速度,很快。”半晌之后,藍天瑜忽然說道。

    “是啊!他的修煉速度,比咱們當初都要快,這才三個多月沒見,他竟然就已經突破到了煉氣八重,如果他一直保持這種修煉速度,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能突破到先天境界,甚至用不了幾年,就能突破到咱們現在這種境界。”藍卓越看到葉瞳的神速進步,不免對自己擔憂起來。

    修煉!必須要勤奮修煉了!

    藍天瑜沒有雄心大志,但她還是不想讓葉瞳追上太多,葉瞳在進步,她覺得自己也必須進步,最好能在葉瞳突破到先天六重后,自己踏進筑基期境界。

    “不管他是不是妖孽般的存在,我以后都要快點突破,否則的話,有朝一日在修為境界方面被他追上,那可真是丟人現眼了。”說罷,藍卓越將目光眺望向第七山第七峰方向。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