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修真小說 > 仙宮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說的是真的

第一百三十九章 說的是真的

    塔幕前的數十位法藍宗弟子,看著葉瞳如此吹捧貝斯桀勒,紛紛露出啼笑是非的表情,盡管他們覺得葉瞳有些無恥,但也不得不承認,一個新弟子能在法藍宗抱上貝斯桀勒的大腿,絕對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情。

    貝斯桀勒是聰明人,哪里看不出葉瞳在刻意巴結他,但他就是很爽很高興,覺得認識這么一位有趣的小兄弟,實在是美事一樁。

    “葉師弟,咱們去暖玉街喝酒。”貝斯桀勒朗聲笑道。

    “暖玉街?喝酒?”

    葉瞳從未聽說過這個名字,更是對喝酒沒多少興致,他在登天塔里經過一番廝殺,很多之前的戰斗細節需要重新體會,更何況自己這一身的傷勢也要等著治療。

    “貝斯桀勒師兄,我的傷勢頗重,如若不抓緊時間療傷,恐會留下隱患,喝酒之事改日再說吧!回頭我請貝斯桀勒師兄痛飲一番。”當下葉瞳臉上露出一絲歉意,故裝無奈的說道。

    貝斯桀勒一愣,這才猛然間醒悟,葉瞳現在是渾身傷痕累累,尤其是他剛剛從登天塔傳送出來的時候,噴出的那口鮮血,證明他還遭受到嚴重內傷。

    “是是是,是師兄考慮不周,葉師弟,你先回去療傷,喝酒什么的,咱們以后再說。”貝斯桀勒重重點頭,繼續說道:“師兄我的傷勢也挺重,也需要回去療傷,等傷勢好了,我再去找……”

    忽然,他的話戛然而止。

    他猛然間想起,葉瞳是第七山第七峰的弟子,如果換做是別的地方,他自然會毫無顧忌的過去,但第七山第七峰,他卻不愿意踏足半步。

    “師兄,回頭我去第二山第三峰找你。”葉瞳會出了意思,連忙說道。

    “我近期都會留在宗門修煉,你隨時可以找我,對了,咱們互相留下傳訊符印記,有事就用傳訊符交流,也不用專門再跑一趟了。”貝斯桀勒聽完葉瞳的話滿意的點了點頭。

    傳訊符?葉瞳知曉這個世界有這種東西,但他卻沒有傳訊符。

    “師弟剛剛加入法藍宗不久,沒有傳訊符也不意外,湊巧我有一枚空白的傳訊符,就送給你吧!”貝斯桀勒看著葉瞳露出的一抹尷尬神色,便是知道葉瞳并不知道此物。

    “多謝師兄。”葉瞳接過玉符,按照貝斯桀勒教授的辦法留下自己的印記,然后又與他互相添加了傳訊符印記,這才離開。

    第七山第七峰。

    秋墨趴在宮殿三樓,眺望著殿前冷冷清清的景象,眺望著山崖外連綿的群山,那雙明亮的眼眸里,有著些許擔憂神色流轉。

    她自幼被師父虞清從外面帶回到法藍宗,也是被師父虞清撫養成人,說她是虞清的徒弟,其實跟女兒也沒什么區別。

    這些年。

    因為第七山第七峰實在是冷清,師父虞清更是不愿意收徒授功,以至于她總是一個人,即便很羨慕別人有朋有友,師兄弟姐妹成群,但多年養成的習慣,也不愿意去主動認識不熟悉的陌生人。

    不過現在卻是不一樣了,她有了師弟,一個只是后天境界的少年。

    她不在乎師弟的修為如何,她在意的是,師父每每閉關修煉的時候,自己終于不用再是獨自一人了。

    “應該……快回來了吧?”

    秋墨托著下巴,視線時不時的從上山的那條小道上掃過,忽然,她神色一動,發現一個肥胖的身影,慢吞吞的出現在那條小道上,對方沒有登上宮殿前的廣場,而是在最上面的那個青石臺階上坐下。

    康廉?那個與師弟交好的胖天才?

    秋墨眼睛里滋生出縷縷笑意,她很高興師弟有這么一位朋友,對方身上明顯有傷,但現在卻出現在這里,說明對方也很關心師弟的闖塔情況。

    此時。

    康廉心里很忐忑,因為他拼盡全力,也只闖到第九層,師父倒是很滿意,但卻因為他的傷勢頗重,嚴令他不許私自外出,需要先把傷勢養好。

    另外,康廉還聽到了一個消息,他出名了,因為他一個新加入法藍宗的弟子,竟然闖到登天塔第九層,已經在法藍宗造成了巨大的轟動,畢竟所有法藍宗的弟子,只要沒突破到筑基期,最厲害的一位,也只闖到第十一層。

    人怕出名豬怕壯!

    這是康廉父親曾經反復跟他強調過的話,然而現在,他卻在法藍宗名聲大噪,引來無數雙眼睛關注,這令他實在是有些寢食難安,生怕有什么不好的麻煩,突然找到自己頭上。

    “可惜!”

    “實在是太可惜了!”

    “葉瞳要是強一些,哪怕只是先天一重境界,自己也愿意把寶壓在他身上,以后跟著他混啊!”

    “法藍宗的規定,每位想要離開法藍宗,外出闖蕩的弟子,修為境界都必須突破到先天六重,他才煉氣八重,修煉到先天六重,要等到猴年馬月?”

    康廉唉聲嘆氣,對于葉瞳,頗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想法。

    “嘎嘣……”一顆丹藥,被他從空間錦囊里取出,隨手丟進口中。

    忽然,一道消瘦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視線中,幾乎是一瞬間,他那肥胖的身軀便彈跳起來,或許是牽動了身上的傷口,疼的他嘴角抽搐幾下,然后強忍著朝著下面奔去。

    “葉師弟!你的傷不要緊吧?”康廉看著葉瞳面色慘白,渾身傷痕累累的模樣,發自肺腑的關切著。

    “挺嚴重,需要療傷十幾日。”葉瞳眉頭一皺,不由得苦笑道。

    “咱們修煉者,應該習慣受傷,身上的傷只要不致命,就沒有問題,但心里的傷……”

    康廉嘆了口氣,安慰道。

    “唉,葉師弟,就算你現在沒辦法闖過登天塔第一層也無妨,反正按照宗門規矩,你已經在加入宗門的一個月內去闖塔了,以后只要你好好修煉,相信你早晚能闖過第一層,進入第二層的。”

    “啥意思?”葉瞳愣了愣,看著康廉的表情有些古怪。

    “沒什么,只是安慰安慰你,希望你別想不開,我這里有兩顆療傷丹藥,你拿去服用,爭取早點養好傷。”康廉搖頭說道。

    “我闖過第一層了。”葉瞳沒有伸手去接,而是盯著康廉說道。

    康廉把那兩顆丹藥塞進葉瞳手里,點頭說道:“闖過就闖……等等,你說什么?你闖過第一層了?”

    “是啊!”葉瞳笑得有些邪魅。

    “你才煉氣八重境界啊!就……就闖過第一層了?我好像聽說,就算是煉氣九重的弟子,能闖過第一層的人也是屈指可數啊!”康廉瞪大雙眼,不可思議的說道。

    “或許我比較厲害吧!”葉瞳笑道。

    “是真的厲害,能闖過第一層,闖到第二層,比我想象的都要厲害,以后好好加油,我看好你。”康廉吧唧了下嘴巴,重重點頭應和著。

    “我闖到了第三層。”葉瞳突然又冒出一句來。

    “葉師弟,你沒事吧?剛剛你說闖過第一層,是說著玩吧?”康廉愣了愣,頓時變得古怪起來,小心翼翼問道。

    “不信?”

    “你闖過第一層,闖到第二層,我或許會相信,但你說你闖過第二層,闖到了第三層,這簡直就是胡說八道嘛!你要是能闖到第三層,我都能闖到第十二層了,不是,你別這副表情,我沒有鄙視你的意思,只是覺得,你失敗就失敗了,也不用跟我說假話,咱們師兄弟,不用在乎什么面子不面子的。”康廉無奈說道。

    “我真闖到了第三層,你如若不信,大可去登天塔處詢問。”葉瞳苦笑道。

    康廉眨了眨眼睛,覺得自己說的已經很明白了,葉瞳他怎么還為了面子胡說八道呢?

    “對了!”

    葉瞳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取出那枚傳送符,雖然它已經失去了效果,以后再也不能用來傳送,但上面卻留下了三道痕跡,他已經聽說,每一位闖登天塔的法藍宗弟子,第一次得到的傳送符失效后,上面都會留下三道痕跡,以后每次闖登天塔,每闖上一層,就會多一道痕跡。

    “你看!”葉瞳把那枚傳送符遞到康廉眼前。

    “這是你初次領到的傳送符?”康廉怔怔問道。

    “沒錯!”

    “上面的印痕,你應該了解吧?”葉瞳說道。

    “你真的闖到了第三層?”康廉看著上面的三道印痕,顯得有些一臉呆滯。

    “那是自然,你覺得我有必要騙你嗎?騙你有什么好處嗎?如果是謊話,難道不會輕易被戳穿嗎?”葉瞳理所當然的說道。

    “你是……怎么做到的?”康廉咽了口口水,瞪著大眼睛詢問著。

    “當然是靠實力戰勝了流沙傀儡,難道我還能在登天塔里作弊啊?別忘了,我可是來自天網帝國,橫穿過了整個蠻荒大澤,早已經身經百戰,如果連第三層都闖不到,我怎么可能活著穿過蠻荒大澤,來到這法藍宗?”葉瞳不以為然說著。

    “對啊!”康廉終于相信了葉瞳,可是葉瞳的戰績,依舊令他有些凌亂。

    煉氣八重啊!

    一個煉氣八重的修煉者,竟然能闖到登天塔第三層,這簡直就是個奇跡,根據打聽到的消息,法藍宗數千年歷史上,好像還沒有如此牛逼的先例。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