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修真小說 > 仙宮 > 第一百三十二章 隱患解除

第一百三十二章 隱患解除

    時間流逝。

    葉瞳仿若入定的老僧,盤膝坐在洗髓池中,巋然不動。

    排毒過程中,葉瞳感受到酥癢,酸麻,脹痛,舒適等各種滋味,但他始終抱守歸元,保持著靈臺一片清明,漸漸地,葉瞳的意識仿佛打破了一份囚籠,就像是有團縹緲的白霧,脫離識海空間,慢慢融入到肉身之中。

    “內視?”以葉瞳對這個世界修煉者的了解,只有突破到先天境界,才能夠內視,但他想不明白,自己明明才煉氣七重境界,怎么就能內視了?

    當然,想不明白,便不再多想,能夠內視,終歸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葉瞳清晰的看到自己的肌肉,骨骼,筋脈,血管,甚至清清楚楚的看到體內的五臟六腑,還有融入到臟腑內的……毒素。

    “太好了。”

    葉瞳心中歡喜,看得清,就有方向,意識可以作為主導,控制著元氣涌動,引導著洗髓池蘊含的特殊能量,一遍遍洗滌毒素所在的器官,漸漸地,越來越多的毒素被他排出體外。

    “這就完了?”

    葉瞳操控著元氣和那種特殊能量,把體內最后一點毒素排出,那顆心徹徹底底的放下,他能感受到身體更加輕松,甚至一呼一吸之間,都有種暢快淋漓的感覺。

    他不知道時間過去多久,但既然沒人把他叫出去,他就這般運轉著元氣,保持著盤膝而坐的姿勢,他能清晰的看到,經過那種特殊能量的洗滌,自己的五臟六腑得到充分滋養,經脈也愈發的柔韌,堅實,甚至渾身肌肉和骨骼,密度都增強不少。

    忽然,葉瞳神色一動,內視經脈內部,隨著元氣按照經脈路線運轉完成,他開始操控著元氣變化成螺旋形,然后狠狠朝著一個被灰黑色物質堵塞的穴位沖去。

    鉆心的疼痛,令葉瞳的身軀有些痙攣。

    一次次,一波波。

    葉瞳也不知道自己操控著所有元氣,到底沖擊了多少次,終于在元氣消耗掉近乎三分之一的時候,堵塞的黑灰色物質被徹底打通,元氣用盡一段全新的經脈內。

    “功法的運行周天路線擴張,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也比之前快了一些,一通則百通,再加上體內的毒素全部被排出,這修煉速度比以往要強數倍。”葉瞳很滿意身體的變化,以及修煉速度的提升,那雙眼睛睜開的時刻,笑意已經無法遮掩。

    洗髓池旁,虞清驟然間睜開雙眼,看著葉瞳的眼神也變得有些古怪,她未曾想到,葉瞳竟然會在洗髓池里突破了境界。

    煉氣八重嗎?

    虞清忽然有些好笑,葉瞳被毒體折磨十年,大大減慢了他的修煉速度,饒是如此,他現在依舊堅持不懈的突破到煉氣八重,另外,他畢竟才十六七歲,如果再給他三五年,突破到先天境界,恐怕是易如反掌。

    “沒眼光,不識貨啊!”

    虞清想到主峰大殿挑選新弟子時的場景,那些峰主挑選那么多弟子,愣是沒有把葉瞳挑走,就連自己把葉瞳帶回第七峰,四位執事也直接選擇放棄葉瞳,她覺得,那些人一個個都眼瞎了。

    雖然虞清自己起初,也沒察覺到葉瞳的優點,但這個好苗子還是拜在了自己的門下,這讓虞清很是得意。

    “還未到兩個時辰,這就出來了?”虞清看到葉瞳從擱置在池邊的空間錦囊內取出一套外衣穿上,這才緩緩問道。

    “回稟尊師,弟子體內的毒素盡數清除,修為境界也突破到煉氣八重,再浸泡在洗髓池中,也沒多少效果了。”葉瞳滿臉笑意的回答道。

    “那就跟我回去吧!往后,我雖然沒有太多時間指點你修煉,但該傳授你的,我也不會藏私,將來能修煉到何種境界,就看你自己的努力了。”虞清滿意點頭。

    “弟子明白!”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葉瞳真的明白這個道理。

    他身體的隱患解除,更明白以后要走的路,那便是努力修煉,努力變強,有朝一日能夠手刃仇敵,能夠面對強者而不再狼狽而逃,甚至能夠,保護他在意的人。

    “中柱大陸。”

    “登天梯。”

    “闖天門。”

    “上一層世界。”

    葉瞳那顆心,隨之躁動,一種叫做野心的情緒,在他內心深處快速滋生,瘋狂生長。

    “你在想什么?”虞清正準備抓住葉瞳離開,忽然察覺到葉瞳眼神里爆發出的一股強烈欲望,手臂頓了頓,問道。

    “我想推開天門,到上一層世界去看看。”葉瞳沒有隱瞞,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闖過天門的修煉者不是好修煉者。

    他……需要斗志。

    “好,不愧是我的弟子,有志氣!”虞清怔怔看著葉瞳,忽然放聲大笑,重重拍了拍葉瞳的肩膀,豪氣說道:“為師等著那一天,等著和你在上一層世界相見。”

    是的!虞清也想推開天門,到上一層世界去看看。

    第七峰。

    葉瞳被虞清帶回來后,便認識自己的師姐,也是虞清唯一的女徒弟秋墨,秋墨如今已經四十多歲,卻依舊擁有著二十多歲年紀的外表。

    “恭喜你,葉師弟。”秋墨為葉瞳高興,也為師父高興。

    說實話!

    她心里其實挺佩服葉瞳,畢竟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被各位執事拋棄后,不哭不鬧,甚至沒有半分的消極情緒,直接在山崖邊盤膝修煉,一坐就是整整兩天兩夜,她幻想過,如果這種事情落在自己身上,恐怕她的表現,會遠遠不如葉瞳。

    “多謝師姐,以后還請師姐多多照顧。”葉瞳笑道。

    “那是自然,我可只有你這么一位師弟,對了,送給你一份見面禮。”

    秋墨從空間錦囊內取出一把銀色巨斧,介紹道:“這是一件寶器,如若你愿意收下,從今往后,每日都要到鐵樹林去劈柴,不用劈太多,每日只需劈一根手臂粗的樹枝即可。”

    “多謝師姐,我愿意。”

    葉瞳覺得秋墨并不止讓他劈柴那么簡單,另一層的深意,應該是鍛煉自己的心性,每日前往,就是要讓自己明白,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擁有恒心,堅持不懈。

    “跟我走吧!我已經幫你收拾出一個房間,咱們以后居住在這宮殿里,我需要給你講述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項。”秋墨笑道。

    “師姐……”葉瞳欲言又止。

    “怎么了?有事你就直接說。”秋墨愣了一下,開口說道。

    “我不想住在這宮殿里,能不能讓我獨自到附近的山林里搭建一座木屋,以后就居住在那里?”葉瞳說道。

    “為何?”秋墨百思不得其解。

    “特殊癖好,更貼近自然。”葉瞳說道。

    “你是見我和師父都是女子之身,所以想要避險吧?也罷,既然你有心,那就去建造木屋吧!回頭我會跟師父說一聲的。”秋墨側眼看了眼葉瞳,這才掩嘴輕笑道。

    “多謝師姐。”葉瞳抱拳說道。

    “師姐,我也沒什么好送你的,就送給你四種我親手煉制的丹藥吧!每瓶里面都有十顆,你別嫌棄就行。”就在秋墨要走的時候,葉瞳想起了什么,直接從空間錦囊里拿出四個精美絕倫的玉瓶,塞進秋墨手里。

    “丹藥?你親手煉制的?”秋墨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拔開瓶塞聞了聞,那雙眼睛瞬間瞪得滾圓,“師弟,你的修為才僅僅是煉氣七……不對,是煉氣八重,你怎么能夠煉制丹藥?”

    “師父知道我略懂陣法,而我自幼便是一位煉毒師的藥童子,更是在藥材堆里長大,耳濡目染,倒是也學會了煉丹之術。”葉瞳說道。

    煉毒師?

    藥童子?

    秋墨呆呆看著葉瞳,忽然她覺得有些心疼,自己這個師弟曾經到底經歷了什么啊?得吃多少苦?受過多少罪?

    “師弟,你等著,我讓人去給你做些好吃的。”秋墨把幾瓶丹藥收起來后,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這師姐,人不錯。”葉瞳觀人觀相,通過秋墨的模樣,便能大致判斷出她的心性。

    翌日。

    葉瞳頗感吃力的拿著那把銀色巨斧,打聽清楚鐵樹林的方向,便一步步走去,這把銀色巨斧,最起碼有數百公斤重,鍛造材質,葉瞳分辨不出。

    然而,當他剛剛靠近鐵樹林,便聽到密密麻麻的樹林之內,傳來“啪啪啪”的劈砍聲,伴隨著的還有憤憤嚷嚷聲:

    “嫌我胖!我想胖嗎?”

    “不就是能吃點?不就是肉長的快點嘛?”

    “讓我劈樹?我可是統帥府二少爺,怎么敢讓我劈樹啊?”

    “這該死的鐵樹,到底是怎么長的?就算是真的精鐵,也沒有這般堅硬啊?”

    “我砍,我劈,我再砍,我再劈……”

    葉瞳聽聲辨人的本事不錯,聽到那聲音后,便知道鐵樹林里的人是康廉,他很好奇,以康廉那圓滾滾的模樣,揮動著斧子或者砍刀,對著鐵樹劈砍會是一副什么景象?

    “誰啊?給小爺滾過來。”康廉停住劈砍,朝著葉瞳所在的方向看了眼,大聲叫道。

    葉瞳撇了撇嘴,走進鐵樹林后,便看到手握寬厚砍刀,一副大汗淋漓模樣的康廉,幾乎沒有猶豫,他便樂呵呵的笑道:“喲呵,沒曾想,竟然還能在這遇到熟人啊?”

    打眼說

    月票再不投就浪費啦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