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修真小說 > 仙宮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忽悠

第一百二十八章 忽悠

    長橋之上。

    葉瞳的目光,落在那群人為首的唐景身上,敏銳的察覺到,唐景從震撼中清醒過來后,眼神里流露出的那一抹殺機。

    “你很強!”唐景死死盯著康廉,背后的長劍被他緩緩抽出,冷酷說道:“既然金光劍的威力不強,那你可敢試試我的奔雷劍威力”

    康廉毫無畏懼,朝前踏出一步。

    就在這個時候,葉瞳突然閃身擋在康廉前面,轉頭對著他使了個眼色。然后重新回頭,看向了唐景。

    “即便我是從天網帝國而來,依舊聽說過法藍宗的曠世天才,奔雷劍唐景的大名,外面的人都在盛傳,唐景師兄乃是天之驕子,修煉天賦極其驚艷,進步速度極快,如若我沒猜錯,你就是唐景師兄吧”

    唐景瞧了一眼突然出現的葉瞳,眼底的殺機減弱幾分;他很確定,剛剛自己這群人沒有誰提自己的名字,但眼前這小子竟然知道,還能夠認出自己,難道自己在外面真的有那么大的名氣,連天網帝國的修煉者都知道了

    “看來,我猜測的沒錯,你就是唐景師兄,外界傳聞,唐景師兄心胸開闊,與人為善,實乃是一位令所有師兄弟,師姐妹敬佩不已的好人,我想,唐景師兄也不愿意讓外人認為,剛有新弟子來到法藍宗,你就欺負新人吧這可有損你的威名。”葉瞳笑著說道。

    “嗯,你說的倒是有幾分道理……”唐景眼里的那份殺機更少幾分,俗話說花花轎子人抬人,此刻葉瞳也是在給自己找臺階下,唐景心里也是明白的很。

    “唐景師兄,咱們以后都是法藍宗弟子,宗門弟子自然要以和為貴,互相幫助,互相扶持,你身為師兄,自然要有師兄的涵養不是哪怕師弟們犯了錯,你訓斥幾句也就罷了,總不能傷人吧”葉瞳緊接著往下說。

    “再者說,就算你實力強大,這胖子實力也不容小窺啊!你贏了他,別人也只能說你是以大欺小,你若萬一不小心輸了,一世的英明可就全沒了,將來在這法藍宗,甚至在整個東睦大陸,誰還親你敬你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情,以你的聰明才智,怎么能去做”

    隨著葉瞳的話聲,唐景手中的長劍,慢慢插回到背后劍鞘里,這番連吹帶捧,外加很有道理的分析,讓他放棄了動手的想法。

    沒錯,吃力不討好的事情,除非是傻子才會做!他唐景才智過人,怎能當那種傻子

    “算了,看在你的名字上,我就不為難他了,你們走吧!”一時間,唐景對于這個勸慰自己的少年,倒是產生了幾分的好感,當下就滿意的答應了。

    “不愧是唐景師兄,外界傳聞果然不虛,您心胸開闊,宰相肚里能撐船,實在是大度無比,師弟再次謝過唐景師兄。”葉瞳故意露出敬佩神色,抱拳贊道。

    “不用客氣!”唐景擺了擺手,努力讓自己表現的看似大氣一點。

    “葉瞳,你干嘛讓他走我又不怕他。”康廉心中惱怒,他沒想到自己剛剛認下的一位朋友,竟然胳膊肘子往外拐,不但幫著別人說話,竟然還阿諛奉承,一副小人嘴臉。

    葉瞳反手抓住康廉的手腕,滿臉笑容的看著唐景等人從身邊擦肩而過,哪怕康廉掙扎了幾下,哪怕差點被康廉拽倒,都死死抓著沒有松手。

    半刻鐘后,唐景等人的背影已經消失在長橋的盡頭。

    葉瞳這才松開康廉的手腕,看著他滿臉的怒意,還有眼神里的鄙視,葉瞳也沒搭理他,口中冷哼了一聲,直接轉身走去。

    “你站住!”康廉心中有怒,身形一閃便擋住葉瞳的去路。

    “愚蠢。”葉瞳露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怒聲說道:“你以為我剛剛是在服軟你以為我剛剛是在巴結奉承對方”

    “你說誰愚蠢難道不是嗎”康廉怒聲質問。

    “我說的就是你,你也不動腦子想想,那個叫夜雷的能被你輕易擊敗,那是他實力太弱,能夠被人利誘當槍使的,實力能強到哪去而你呢擊敗了夜雷,就變得狂起來了我告訴你,那個唐景很厲害,他既然想對你動手,就有自信能擊敗你。”葉瞳冷笑道。

    “胡說八道!就算他能擊敗我,我也能讓他付出慘痛的代價,再者說,他能不能擊敗我,還是另一回事呢!”康廉根本就不相信葉瞳的話,說話聲很是不忿。

    “這就是我說你愚蠢的地方,就算你能贏,你能把唐景擊敗,那又能怎么樣對方可是有一群人,他們都是法藍宗的老弟子,修為境界不用我說,你也能猜到一些吧你覺得在你遭受重創之后,能以一敵十萬一他們群起圍攻你,你怎么辦被他們蹂躪,甚至是殺了”

    看到對方狂怒的樣子,葉瞳也是沒好氣的回應道。

    “這……”康廉的表情變得有些呆滯,但轉念一想,他又怒氣沖沖的說道:“這里已經是法藍宗宗門地界,他們不敢殺人。”

    “不敢殺人咱們現在是在何處法藍之海上面的長橋上,如若他們把你殺了,直接把你的尸體丟進海里喂海獸,來個毀尸滅跡,誰能幫你主持公道到時候,他們為了殺人滅口,恐怕連我都要殺了,丟進海里喂海獸,我說你想死,可千萬別連累我。”葉瞳鄙夷道。

    “好像……有點道理!”康廉臉上的怒意消退,抬手撓了撓后腦勺喃喃說道。

    “不是有道理,事情真發展到那一步,咱們倆鐵定都會被那群人給宰了,唐景是什么人不用去了解,也能猜到一些,他的實力應該最強,而且這家伙明顯很富有,畢竟不是誰都能輕易丟出一把能讓先天強者眼饞的金光劍。”

    葉瞳冷笑道:“俗話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你覺得其他人會不會動手會不會在這里殺人滅跡,然后裝作什么事情都沒發生,該去干嘛就去干嘛”

    康廉已經被葉瞳的分析跟鎮住了,但他點那自尊心,又令他放不下面子承認,悶聲說道:“我不怕死。”

    “我說你他娘的死腦筋啊”葉瞳惱怒說道:“人死或重于山岳,或輕于鴻毛,死要死的有價值,而不是像你這般為了那點顏面,為了意氣用事!”

    康廉沉默了,他越發覺得葉瞳說的有道理。

    他是不怕死,但這般莫名其妙的惹到別人,又莫名其妙的被人殺了,然后被毀尸滅跡,好像真的不值得。

    “你可知道,我從天網帝國來到法藍宗,這一路是怎么過來的嗎”

    葉瞳嘆了口氣,不由得苦笑說道。

    “怎么過來的”康廉聞言愣了一下。

    “被人追殺,逃命逃過來。”葉瞳沒好氣的說道,這這兩句話可沒有一點虛假。

    康廉瞪大雙眼,驚駭道:“誰敢追殺法藍宗的弟子”

    葉瞳冷笑了一聲,說道:“說你愚蠢,還真是一點都不假,有句話叫做天高皇帝遠你沒聽說過啊有句話叫做毀尸滅跡你不明白啊我在天網帝國的紫府郡,招惹到一個龐大的家族,那個家族強者如云,一批批的強者追殺我,而后來,更是有左營殺手加入到其中,左營你聽說過吧”

    “你……”

    康廉沒想到,葉瞳之前的境地,竟然如此的危險,要知道,他逃命的時候,面對的可不止他說的這些危險,最大的危險,那便是蠻荒大澤里隨處可見的兇獸啊!

    對了,他忽然想起葉瞳之前說的一個形容詞:九死一生,在那種境地中,恐怕真的是九死一生,在生和死的邊緣拼殺吧

    “如果我為了顏面,意氣用事跟那些敵人死扛,恐怕我現在已經是個死人了,更不會在今日遇到你。你覺得,我就那樣死了,有意義嗎”葉瞳質聲詢問道。

    “沒意義!”康廉遲疑了一下,搖頭說道。

    “所以,在你弱小的時候,哪怕備受欺負,也要低下頭,彎下腰,咬牙強忍著,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待到有朝一日,自己的實力變得強大,再去把那些曾經欺負過你,羞辱過你的人全部宰了,不就一了百了了嗎”葉瞳繼續質聲問道。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康廉怔怔思索著葉瞳的話,越想越覺得有道理。

    隨后,康廉后退了兩步,對著葉瞳抱拳躬身。

    “難怪我父親總是說,智商是硬傷,活的久的人,都是聰明人,葉瞳,今日之事是我魯莽,我向你賠罪,也要向你道謝,以后你葉瞳,就是我康廉的兄弟。”

    兄弟變朋友,現在朋友又變成了兄弟,這貨還真是奇葩一朵。

    不過就算他蠢了點,畢竟能夠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也能夠直接道歉,還算是個可以調教的人才,另外,他還是一位先天境界的大高手,多個朋友多條路,以后在這法藍宗,說不定還需要他的照顧呢!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以后你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三思而后行,知道了嗎”葉瞳覺得有必要在點他一下。

    “放心吧!我記住了。”康廉用那肥碩寬厚的巴掌,拍著胸脯向葉瞳保證。

    是的,他記住了,葉瞳的那一席話,令他徹底的明悟,當然,能不能做到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