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修真小說 > 仙宮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強大的胖子

第一百二十七章 強大的胖子

    葉瞳臉上露出一抹苦笑,近十萬里的遙遠路程,尤其是蠻荒大澤里漫山遍野的兇獸,的確帶給他們太多次危機,即便是現在想來,依舊隱隱覺得后怕。

    然而,葉瞳終究還是來到了這里,一路上的艱辛也都算是值得了。

    “我此次前來,是有幾位先天境界的護衛護送。”葉瞳解釋道。

    “就算有先天境界的護衛相送,能來到這里也已經非常厲害,我雖沒去過蠻荒大澤,但卻聽說過那里的危險,就算是筑基期的強者進入蠻荒大澤深處,都不能百分之百保證活著出來。”康廉贊嘆道。

    “這倒是沒錯,我們這一路趕來,九死一生,甚至在某個部落暫且休息的時候,遇到了獸潮來犯,如若不是運氣較好,恐怕我們已經慘死在兇獸口中了。”想起路上種種困難,葉瞳也不禁嘆道。

    “歷經磨難,才能破繭重生,只要活下來,就能變得越來越強大,我觀你還未突破到先天境界吧不入先天,卻能通過三宗兩殿的考核,已經能證明你的厲害,再加上有膽量橫穿蠻荒大澤,兄弟你不錯,這個朋友我認定了。”康廉一拍葉瞳肩膀,哈哈的笑道。

    兄弟

    朋友

    葉瞳暗暗苦笑,這家伙口中的兄弟,或許只是個最普通的稱謂,真正有點意義的,恐怕還是他說的“朋友”二字吧

    康廉是個話癆,仿佛每刻鐘不說話,都能要了他的命似的,葉瞳偶爾也會說兩句,但主要是聽康廉談天說地。

    “葉瞳兄弟,咱們這般磨磨唧唧的走過去,何時才能趕到外事閣啊再說了,這里除了海就是橋,看個景都不能。”那康廉說了有半晌的時間,忽然問道。

    “誰說沒景可看這海里可熱鬧著呢!”葉瞳笑道。

    “什么意思”康廉轉頭朝著兩側海面看了看,茫然問道。

    “你如果趴在橋欄上仔細往海里看,稍微多觀察一會,應該就能看的清楚。”

    葉瞳漫步前行,指著橋下的大海說道。

    康廉將信將疑的按照葉瞳說的,趴在橋欄處向下看去。

    “葉瞳兄弟,海里那些怪物,你以前可曾見過”不出片刻,康廉忽然怪叫一聲,拔腿便朝著前面的葉瞳追去,當他追上來后,仍是一臉震驚之色。

    “未曾見過。”葉瞳搖了搖頭說道。

    “我也未曾見過,實在是邪門點,那些家伙不會就是海獸吧”

    “應該是吧。”

    “沒想到,我康胖子有朝一日,竟然也能見到海獸,我們蒼穹帝國雖然海域遼闊,但我始終生活在平原地帶,別說是海域了,就算是大江也見不到幾條啊!真羨慕我大哥,少年時便去了海防參軍,精通水性。”康廉感嘆道。

    葉瞳啞然失笑,他察覺到康廉的厲害,卻未曾想他竟然只旱鴨子。

    “葉瞳兄弟,難道你也精通水性”康廉問道。

    “略懂!”

    葉瞳在這個世界,還真是沒有游過泳,但在原來的那個世界,上山捉鳥,下水捕魚,那可是他的強項。

    康廉忽然抬頭,那雙圓溜溜的眼睛瞬間瞇了起來,說道:“法藍宗里有人出來了。”

    葉瞳露出狐疑神色,自從他的修為突破到煉氣七重之后,視力變得更加敏銳,哪怕幾里地外的景物,都能看的清清楚楚,可他卻沒有看到前方任何人過來。

    然而,短短半刻鐘后,他便相信了康廉的話,一群攜帶著各式各樣兵器的青年男女,個個氣度不凡,昂首挺胸朝著他們走來,而為首的那人,身材高大,鼻孔朝天,表現的傲慢無比。

    “你們兩個。”隨著前面一群青年男女停下,為首那位傲慢青年指了指兩人,說道:“是從別處趕來報道的新入弟子”

    “是!”葉瞳抱了抱拳,雖然心里不喜,但也不愿意出來此地便得罪人,反倒是康廉,斜眼瞟了眼傲慢青年,然后轉頭看向海里。

    傲慢青年冷哼一聲,葉瞳老老實實答復,倒是讓他還算滿意,但那圓球似的死胖子,竟然敢無視他的詢問,這令他流露出幾分惱怒。

    “夜雷,你好像很喜歡我那把金光劍嘛”傲慢青年漫不經心的說道。

    “唐師兄的那把金光劍,誰不喜歡啊可惜我們資質有限,就算是得到金光劍,也發揮不出它的威力,實在是糟蹋寶物。”人群里,一位青年走出來,賠笑說道。

    “糟不糟蹋,乃無關緊要之事,能提高自己的戰斗力就行,送給你了,要不要試試金光劍在你手里,能爆發出什么程度的威力”唐景取出一把長劍,隨手丟給夜雷,淡然說道。

    現在

    試試

    夜雷心思敏銳,頓時意識到唐景的意思,心里暗暗竊喜,表面上卻不動聲色。“既然唐師兄贈劍,師弟自然要試試自己的能耐。”

    說完,夜雷朝著葉瞳看了一眼,然后目光鎖定康廉,皮笑肉不笑的說道:“都說胖子皮糙肉厚,哪怕被刺幾劍,也上不到筋骨,這位新來的小師弟,可否敢跟師兄我過過招讓我試試得到金光劍后,能爆發出多強的威力”

    “怎么想找茬”康廉臉上露出怒意,大聲喝道。

    “難道這位師弟是聾子不成沒聽到我與唐師兄的對話找你試劍,是給你臉了,怎么給臉不要臉是不是”夜雷故作詫異的問道。

    “你找死!”康廉雖然看上去心寬體胖的模樣,但性格卻沒有那么溫和,聽到對方的話后,頓時勃然大怒,瞬間拔出了一把寬厚的長刀。

    “難道法藍宗弟子,在宗門之內允許私斗”葉瞳面色微變,立即攔住康廉,看向夜雷問道。

    “私斗算不上,只能算是切磋比試,但刀劍無眼,只要不鬧出人命,受點小傷倒是無足掛齒。”夜雷瞇起雙眼,一臉冷笑著說道。

    還不待葉瞳再說話,一旁被他攔住的康廉,直接沖道了葉瞳的身前。

    “要戰便戰,哪來的那么多廢話”

    “死胖子,你有種!”夜雷眼底泛起寒光,勾了勾手指冷笑道:“念在你是剛加入宗門的新人,我讓你三招。”

    康廉渾身忽然爆發出一股澎湃的氣息,身形瞬間沖刺到夜雷面前,那閃電般的一刀,對著夜雷的腦袋當頭劈下。

    夜雷做夢都沒想到,康廉竟然直接對他動手,而且那兇狠的一刀,完全是想要了他的性命,他身為先天六重境界的高手,實力自然很強,以往最依仗的更是速度夠快,然而對方那閃電般的一刀,令他面色勃然大變。

    夜雷甚至駭然發現,想要躲避過這一刀很難,因此,倉促之下的他奮力抬起手中金光劍,連長劍出鞘都沒能做到。

    “砰……”恐怖的力道,令夜雷的虎口瞬間被震裂,金光劍也脫手而飛,他的身體在那股巨大的力量作用下,朝著后面倒退十丈不止,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看到面前的這一幕,葉瞳不由得重新審視其眼前的這個貌不驚人的胖子。他之前就察覺到康廉很強,但萬萬沒有想到,竟然強的這么離譜;要知道,那夜雷可是法藍宗的正式弟子,應該在多年前就已經通過三宗兩殿的考核,在這里修煉很久了。

    現在,那夜雷竟然連康廉一刀都接不住,這大大超乎了葉瞳的想象。

    此刻,不止是葉瞳,在一旁圍觀的唐景,臉上也是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唐景可是很了解夜雷的實力,雖然對方比他在修為境界方面差了兩重,但也算是不錯的高手了,他拿著自己贈送的金光劍,連拔劍的機會都沒有,就被一個新人弟子給一刀擊敗,這怎么可能

    唐景認為自己很強,但讓他全力以赴與夜雷拼殺,也很難爆發一招,就擊敗夜雷啊!

    他身后,那群青年男女,更是面面相覷,露出震驚表情,誰都沒想到今年的新人里面居然出現這么個硬茬子。

    “天啊!那個胖子到底有多強啊竟然能夠一招擊敗夜雷”

    “這他娘的還是新加入的弟子嗎這妖孽到底是從哪里蹦出來的”

    “夜雷可是先天六重境界的高手,就算是先天八重境界的強者,也不可能做到這般的恐怖啊”

    “我不會是在做夢吧一招擊敗夜雷連給他拔劍的機會都沒有如果他想殺死夜雷,恐怕也就喝口水的功夫吧太……太恐怖了。”

    “宗門招收的新弟子,什么時候這般厲害了我身為先天七重境界的高手,恐怕也沒自信接下那一刀啊!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幸虧剛剛被誘惑出手的不是我,否則今日恐怕丟臉丟大了。”

    “你,你是什么修為”

    夜雷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那雙眼神里沒有憤怒,沒有后悔,只有濃濃的驚駭;別人只看到他手里的金光劍被劈掉,看到他被劈退出去,卻沒人知道,他的虎口被震裂,那巨大的力道,更是連他的臟腑都個震傷。

    一倍之力!

    夜雷敢指天對地發誓,對方不但速度夠快,擁有的力量也絕對比自己強了一倍不止,幸虧對方對自己沒有殺意,否則的話,他明白自己已經成為一具尸體了。

    “你管我什么修為”康廉收回長刀,輕蔑的看了眼夜雷,胖臉上露出一絲冷笑,道:“廢物,也有資格被人當槍使”

    一瞬間,夜雷面色漲紅,羞愧之意在他心底瘋狂滋生,被一個新人弟子罵作是廢物,還不敢反擊,他羞愧的恨不得找條地縫鉆進去。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