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修真小說 > 仙宮 > 第一百零五章 曙光

第一百零五章 曙光

    輕松!這是葉瞳此時最真實的內心寫照。

    葉瞳所感到的輕松,并不是只是心情,還有身體上的放松,原本雖然力量很大,但總感覺身體有些負擔,就比如雙肩,就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壓迫著,心累,身體也累。

    然而,此刻那無形的壓迫力,卻已經消失殆盡。

    葉瞳心底有些遺憾,他體內的毒素已經被洗滌掉七成左右,哪怕一年半載不用毒藥以毒攻毒,也能夠活下去,而且,他修煉時候,吸收天地靈氣的度,也比之前快了好幾倍。

    這一刻,葉瞳迫切的想要突破到先天境界,因為只有突破到先天境界,他才能夠服用髓龍液,到時候說不定能把體內八成,甚至是九成的毒素都給排出去。

    “咦?”

    當葉瞳再次感知體內時,敏銳現依舊是那么寬的經脈,韌性卻比之前強了很多,即便是堆積成一團的元氣在經脈中涌動,也沒有了那種膨脹感。

    “洗髓伐脈!”

    “好一個洗髓伐脈啊!”

    “哪怕是普通人服用輪回液,恐怕都能提升修煉資質吧?”

    葉瞳心底感慨,隨著身軀飄然而起,凝固在他皮膚上的灰黑色物質紛紛掉落,但那股濃濃的腥臭味,依舊存在。

    “藥奴!”葉瞳沉聲喊道。

    “嘎吱……”

    幾乎在瞬間,房門就被藥奴從外面推開,閃身進入房間后,藥奴看著葉瞳,臉色有些焦急的問道:“小主,輪回液的效果如何?對您有幫助嗎?”

    葉瞳露出笑意,點了點頭,說道:“何止是有幫助,簡直就是針對我的情況煉制出來的,現在,我體內的毒素已經被排出七成左右,短時間內再也不用擔心毒素爆,危及到生命了,這種感覺,很棒。”

    藥奴露出驚喜神色,急忙問道:“小主,需不需要我再去輪回閣走一趟?再兌換幾瓶輪回液回來?”

    “不用!”

    葉瞳抬手阻止,說道:“我能夠感受到,即便是再多的輪回液,對我也不會起到更大的效果,我體內殘存的毒素,隱藏的太深,除非用更好的東西,比如髓龍液,否則用再多都已無用。”

    “如若小主服用半滴髓龍液……或者四分之一的髓龍液,你能不能扛得住它蘊含的靈力?”藥奴遲疑道。

    “你都不知道的事情,我又如何能知道?”葉瞳聞言搖了搖頭,現在他還沒有性命之危,倒是不急于冒險。

    藥奴想了想,最終放棄這個想法,也是說道:“還是別冒險了,既然暫時沒有危險,那就再等您的修為更高一些,然后再服用髓龍液。”

    “我也是這么想的,你記得給我留幾滴。”葉瞳笑道。

    “一定!”藥奴笑著點了點頭。

    “毒素隱患暫且解決,我的修為也有所突破,算是雙喜臨門,你去準備些熱食,我現在感覺很餓。”葉瞳舒展了下筋骨,站起身來。

    “老奴馬上就去。”金門客棧的每棟閣樓,都有獨立的洗漱室。

    葉瞳難得的指使起蔚蔚蜜,讓她給自己燒了大量熱水,然后痛痛快快洗了個澡,直到身上的腥臭味道徹底消散,他才穿戴整齊,坐在了餐桌前。

    “三級兇獸,赤練虎的血肉。”

    葉瞳看著面前滿滿一盆熱騰騰的肉食,頓時食指大動,赤練虎的血肉里,就蘊含著大量的靈力,即便蒸煮過程中,靈力會散掉大半,但依舊有著很好的滋補作用,如若長時間食用這種肉食,哪怕不怎么修煉,都能慢慢提升修為。

    只不過赤練虎畢竟是三級兇獸,它的血肉價值昂貴,普通人家還真吃不起。

    蔚蔚蜜坐在葉瞳對面,看著葉瞳抓起肉骨吃著,眼底的異色不斷流轉,她現,葉瞳洗完澡后,不但皮膚變得更加白皙,哪怕是氣質也隱隱有所不同,如果說之前的葉瞳,總是一副病懨懨的模樣,那么現在的葉瞳,盡管顯得更加消瘦,但容光煥,神采奕奕。

    “你……”蔚蔚蜜欲言又止。

    葉瞳心情很好,笑著說道:“輪回液對我效果很好,短時間內已無性命之憂,你無須再介意穆曉晨當初買你送給我的目的,如果后續治療,我和藥奴的判斷沒錯,待到加入法藍宗,我便可以痊愈。”

    蔚蔚蜜心底一喜,她雖然重新回來,但始終懸著一顆心,因為她很清楚,如果葉瞳強迫她,她不會拒絕,但清白之軀恐怕就保不住了,甚至自己的修為,也會倒退很多,如若葉瞳心存邪念,恐怕還會危及她的性命。

    這段時間相處,她一直在瞧瞧觀察著葉瞳,隨著了解的越多,她那顆心也就安穩一些,因為她現,葉瞳雖然對待敵人有些冷酷,但對于自己人,哪怕是對待朋友,都非常的重情重義。

    只是蔚蔚蜜到現在還想不明白,當初在紫府郡郡城的桃苑客棧,葉瞳為何會給她兩個選擇,甚至自己離開,他為何真的沒有阻止?

    不愿意強迫自己?

    蔚蔚蜜覺得這個想法有些不靠譜,畢竟葉瞳性命不保,自己對他來說,就是最好的良藥,她不相信有人會在這種情形下,還會顧慮一個奴隸的感受。

    “吃飯!”葉瞳不清楚蔚蔚蜜的心思,也懶得去猜測,隨口說了一句,便大吃特吃。

    很快盆里的肉食已經被吃掉大半,葉瞳這才滿足的摸了摸肚皮,看向藥奴笑道:“沒想到,咱們來到蠻荒之城,竟然會有如此驚喜,不過,每耽誤一天,時間就愈緊迫一些,所以咱們今日再逗留一天,明天便繼續趕路吧!”

    “牟星她們呢?到現在都沒回來?”葉瞳忽然現,牟星自從出去之后好像一直就沒回來。

    藥奴搖頭說道:“沒有,怕是還沒找到人吧。”

    “戰虎冒險者團隊的成員損失慘重,她把那些人視為親人,心里恐怕恨意滔天,如若不找到武藤家族那些坑害她們的人,恐怕是不會善罷甘休,算了,如今咱們時間不多,就不留下幫她了,希望她能手刃仇人,平安無事吧!”

    葉瞳嘆了口氣,他知道牟星的性格,這件事自己要是主動幫忙,怕是反倒會讓牟星不高興。

    藥奴微微一笑,正準備說話,便看到牟星從外面走進來。

    “好意心領。”牟星坐在餐桌前,伸手從盆里抓出一根肉骨,她吃的很豪邁,絲毫沒有身為女子的那份溫雅賢淑姿態。

    葉瞳笑道:“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如若暫時找不到武藤家族的那些人,也不用郁悶,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只要知道武藤家族在哪,有朝一日變得強大,直接殺上門去便是。”

    “嗯!”牟星點頭,把嘴里的肉咽下去,好奇問道:“和尚是什么?廟又是什么?”

    不僅是牟星,就連藥奴等人也看向了葉瞳。

    “這個,就是一些剃修煉的人……”葉瞳現,用地球上的一些專業名詞跟這些外星人交流,還真是有些郁悶,隨口胡扯了好幾句,才打消了眾人的疑問。。

    “我看到一件寶貝,可惜身上的金銀不夠,所以要到賭斗場去較量幾場,你們要不要隨我一同前往?”待到牟星吃飽喝足,她才擦拭了下嘴角,開口問道。

    “賭斗場?”葉瞳好奇的問道:“那是什么地方?”

    “你連賭斗場都不知道?”牟星驚訝的看著葉瞳,在這城中,不知道賭斗場的人還真是極少。

    “這世界那么大,我不知道的事情多了,趕緊說,賭斗場是什么地方?能贏錢?”葉瞳苦笑道。

    “類似于打擂臺,需要押注賭斗,這蠻荒之城很大,修煉者如過江之鯽,數不勝數,很多對自己有信息,而且想大賺一筆的狠角色,都會選擇到賭斗場去和別人廝殺戰斗。”牟星給葉瞳解釋了一番。

    牟星話聲剛落,藥奴就補充道:“賭斗場分為兩種磨盤擂臺,一種是死斗臺,一種是生斗臺,登上死斗臺豪賭,不但會賭上全部的財富,還必須由一方死亡,才能夠結束。

    生斗臺則不需要壓上全部身家,更不需要把對方殺死,不過,刀劍無眼,即便是上了生斗臺,依舊會出現很高幾率的死亡。”

    葉瞳聞言皺起了眉頭,說道:“為了區區金銀,就豁出去性命賭斗,簡直就是愚蠢,星眸,你需要多少錢?我這里還有一些,你拿去買那件寶貝就是,那賭斗場,就不要去了。”

    一瞬間,房間里的三人充滿古怪的眼神全部落在葉瞳身上。

    修煉者活在這個世上,得到的那些財富,哪個不是把腦袋系在褲腰帶上去拼去殺?哪怕是進入金鸞山脈,或者是蠻荒大澤獵殺兇獸,也是用命去搏啊!

    不拼命!怎么可能得到大量財富?

    葉瞳茫然問道:“你們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干嘛?牟星大當家的是我的朋友,我自然不愿意看著她去冒險!”

    蔚蔚蜜問道:“你喜歡她?”

    “什么?”

    葉瞳呆了呆,頓時哭笑不得的說道:“你胡說八道什么呢?就連整日面對你這位國色天香的大美女,我都能坐懷不亂,心如止水,怎么可能會喜歡……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們都很優秀,但我這么點年紀,懂什么情情愛愛嗎?”

    蔚蔚蜜眼睛里溢出笑意,瞟了眼露出不滿表情的星眸,這才輕聲說道:“普通人家的少年郎,像你這般年紀,都已經是孩子的父親了。”

    葉瞳瞪了她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小主,老奴倒是覺得,牟星姑娘的選擇沒錯,身為修煉者,如若連一點危險都不想面對,怎能變成強者?”藥奴笑著說道。

    。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