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修真小說 > 仙宮 > 第九十七章 逃了?

第九十七章 逃了?

    彈指一瞬間,藥奴和蔚蔚蜜,以及十一四人把所有敵人解決,紛紛擋在葉瞳面前,他們清晰的感受到馮騰山散發的澎湃氣息,意識到這才是真正的大敵。

    “小弟。”

    馮騰山沖過來后,并沒有第一時間攻擊葉瞳等人,而是沖到街邊房屋的墻壁下,把風騰達從地上抱起來,澎湃的元氣,更是源源不斷的從弟弟后心處輸入他的體內。

    “咳咳……”

    馮騰達咳出幾口鮮血,迷離的雙眼恢復了點清明,看著大哥因為憤怒幾乎扭曲的臉龐,手臂顫抖著舉起,沾滿鮮血的右手,輕輕觸摸到大哥的面頰。

    馮騰達笑了,但他知道,自己現在的笑容一定不好看。

    馮騰山從很多年前,就不愿意再流淚,他一度以為自己已經變成鐵石心腸,然而看著頻臨死亡的弟弟,豆粒般大小的淚珠還是控不住的大滴大滴滴落。

    “大哥,別……別哭。”

    馮騰達身軀在微微顫抖,聲音也變得有些發抖,感受著大哥輸進他體內的元氣,他稍微舒服一點點,接著說道:“我本以為,女人能夠成就我,誰曾想,最……最后卻因女人而死,那功法是……是邪功啊!”

    馮騰山搖頭說道:“不是邪功,我的弟弟就算是毀了些女人,也不是邪惡之人,能死在你手里,是她們的福分。”

    “呵呵……”馮騰達發出顫抖的笑聲。

    周圍,已經圍聚了數百名修煉者,甚至很多人都從開始看到現在,他們心知肚明,馮騰達之所以落得這個下場,就是想霸占那個妙齡女子。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他們以前厭惡馮騰達,很多人都恨不得把他出而后快,但聽到馮騰達最后言語,他們紛紛沉默下來。

    然而馮騰山的話,卻又極其了眾人的憤怒。

    修煉邪法不可怕,能夠提升實力,他們也愿意這么做,但是內心邪惡,卻是死不足惜。

    一些修為很強,膽量也夠大的修煉者們,一個個低聲議論了起來。

    “馮家兄弟作惡多端,終于報應來了,這些年他們實在是太過于囂張,我就知道早晚會落得這般下場。”

    “心狠手辣沒錯,殺人如麻也沒錯,錯的是哪該死的馮騰達,禍害了太多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這等邪惡之人,完全跟那些入魔的魔頭一般無二。”

    “那少年是什么人?身邊竟有如此多的先天高手保護?”

    “昨夜風家兄弟被殺,就是被那少年的手下擊殺,他是什么來歷?以前怎么沒有見過?”

    “這少年,一定大有來歷,跟他作對簡直找死。”

    “膽大包天啊!”

    “……”

    葉瞳把周圍的那些議論聲聽在耳中,心底暗嘆倒霉,沒想到殺了一些不懷好意之徒,竟然招來一位更強的敵人。

    “藥奴,能判斷出他的修為境界嗎?”

    藥奴低聲說道:“能,先天八重境界。”

    葉瞳眉頭皺起,如果對方是先天六七重修為,藥奴六人倒是能跟對方殺傷一場,但對方的修為已經達到先天八重,事情恐怕就麻煩了。

    修為境界越高,沒一重之間實力的差距也就越大。

    一重境界的差距,或者兩重境界的差距,倒是可以用人數彌補,但雙方足足有三重境界差距,這已經不是數量可以彌補的了。

    怎么辦?葉瞳心念急轉,感受著風向變化,一個玉瓶被他取出,對著藥奴晃了晃,用只有兩人才能聽得到的聲音說道:“藥奴,影響附近的風向。”

    “嗯!”藥奴瞇起雙眼,在葉瞳拔開瓶塞的那一刻,衣袖微微抖動幾下。

    馮騰達死了,死在馮騰山懷里。

    雙眼變得血紅的馮騰山,慢慢把弟弟的尸體放下,起身殺氣騰騰的看向葉瞳等人,厲聲喝道:“你們,都該死。”

    “誰死還不一定呢!”

    葉瞳冷哼一聲,意念已經徘徊在生死簿周圍,一旦雙方動手,他就會抓住機會坑害馮騰山。

    忽然,馮騰山面色一變,身軀朝著后面倒退一步,一顆丹藥瞬間被他丟進口中。

    “咳……”

    一口帶著腥臭味的鮮血,被他從口中噴出,然后他的氣息節節攀升,死死盯著葉瞳說道:“真夠卑鄙的,竟然敢給我下毒?可惜,你們的如意算盤要落空了,我馮騰山先天八重境界,再加上我有高品質解毒丹,毒對我影響不大。”

    葉瞳平靜說道:“你弟弟很孤單。”

    “什么?”馮騰山一愣。

    葉瞳說道:“你弟弟已死,難道你想讓他在黃泉路上做個孤魂野鬼嗎?看你們兄弟情深,不如你自裁在我面前,黃泉路上也好跟你弟弟做個伴。”

    “我送你們去陪我弟弟。”馮騰山勃然大怒,身影瞬間消失在葉瞳眼前。

    葉瞳面色一變,對方的速度之快,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當他重新看到馮騰山的身影時,是十一和十二四人聯手,擋住馮騰山凌厲一刀的時刻。

    “千山斬!”精妙的戰技,被馮騰山施展出來,瞬間在十一四人身上各留下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而十一四人更是被狂暴的刀影震飛。

    此時黑無心已經帶著十幾為手下趕到,當他看到大發神威的馮騰山,蒼老的臉上流露出幾分忌憚,然而當他看清楚馮騰山的對手后,立即轉頭問道:“殺死風家兄弟的,可是他們?”

    青年毫不猶豫的點頭,說道:“通過住在同福客棧的客人描述,是他們沒錯。”

    黑無心看著手握龍頭拐杖的老者被擊飛,而那位戴著面紗的女子,也被馮騰山逼退,身上的氣息瞬間暴漲,隨著一條鐵鏈甩出,鐵鏈另一端的鐮刀瞬間朝著準備對葉瞳痛下殺手的馮騰山掃去。

    “該死!”

    馮騰山察覺到身后的氣息,來不及一刀把葉瞳劈死,身形朝著一側躲閃,險險避過身后的偷襲。

    黑無心甩動著鐵鏈,刀影如影隨形,不斷對著馮騰山閃爍。

    “黑老鬼,你找死嗎?”

    馮騰山認出來人,頓時勃然大怒,手中的長刀也發動了凌厲反擊。

    葉瞳本已經做好被殺的準備,甚至決定臨死之前,把所有的精神力注入到生死簿里,盡可能的把馮騰山體內的元氣抽走。

    可是這突如其來的救星,令他瞬間失神。

    他認出救自己的老人,正是昨日堵在同福客棧外面,想要殺死風家兄弟的黑老鬼,片刻間,他便有所明悟,黑老鬼應該是知道自己等人殺了風家兄弟,認為是自己等人給他報了殺子之仇,他這是在報恩。

    葉瞳想通這一點,心里頓時暗暗松了口氣。

    人群里,一位身材枯瘦,拄著黑碳棍的老太太,默默把手中的短劍收回到長袖里,然后悄無聲息的退出了人群。

    黑老鬼的攻擊更加凌厲,已經突破到先天八重的他,對于馮騰山毫無畏懼,他在先天七重境界的時候,就敢和先天八重境界的強敵廝殺,現在實力大增,他有自信能夠擊殺馮騰山。

    “誰死還不知道呢!”黑老鬼冷笑道。

    馮騰山怎么都沒想到,黑無心竟然會插手自己的事情,隨著猛烈的攻擊,他大聲吼道:“黑老鬼,他們殺了我弟弟,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是不死不休的血仇,難道你真的要跟我撕破臉皮,多管閑事嗎?”

    黑無心冷酷說道:“跟你動手之前,我就沒打算給你留臉,他們幫我報了殺子之仇,我黑無心雖然心狠手辣,殺人如麻,但也懂得知恩圖報,所以,你們的事情我插手定了。”

    兩人的廝殺,造成的影響很大。

    周圍圍觀的人群,紛紛朝后退出百米,才勉強不被影響,而葉瞳在藥奴和蔚蔚蜜的保護下,則退到數十米外。

    至于十一四人,他們雖然實力太弱,但依舊加入戰團,兩兩聯手形成合擊之術,帶給馮騰山不小的壓力。

    藥奴眼睛里掛著復雜神色,喃喃說道:“十一他們四人的合擊之術很強,縱使是我如果同時對戰兩人,恐怕最終被殺的會是我。”

    葉瞳仿佛沒有聽到藥奴的話,他的精神力損耗很大,但還是關注著眼前的戰局,精神力縈繞在生死簿周圍,隨時做好暗算馮騰山的準備。

    可惜馮騰山和黑無心眾人的廝殺,速度實在是太快,哪怕是他瞪大雙眼,依舊只能看到他們的殘影閃爍。

    “不管了,現在就用。”葉瞳把大量精神力注入到黑頁馮騰山的名字上,頓時識海傳來劇烈的刺痛,眼前一黑,差一點就昏死過去。

    “噗……”

    鐵鏈瞬間纏繞住馮騰山的手臂,另一端的鐮刀,在頃刻間把馮騰山的左臂給斬落,而在馮騰山周圍只能影響他的十一和十二,手中的戰刀狠狠披在馮騰山的右肩和背部,撕開兩條血淋淋的傷口。

    “混蛋……”

    馮騰山發出憤怒的咆哮,他剛剛一瞬間的發蒙,令他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可是他想不通,體內經脈里瘋狂運轉的元氣,怎么莫名其妙的少了將近一半?

    逃!經歷過無數次生死搏殺的馮騰山,來不及思考其它問題,身形朝著十三和十四撲去,恐怖的氣息把兩人逼退后,毫不猶豫的向著遠處奔逃。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