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修真小說 > 仙宮 > 第二十八章 都是誤會

第二十八章 都是誤會

    童思淵自認為看透了兒子的本性,說道:“你什么樣的性格,我怎么會不了解,最近你的表現,我都已經聽說了,很反常。如果你不是惹了什么麻煩,怎么可能會每天老老實實待在家里,還在這演武場拼命修煉?”

    “我,我這還不能好了?”

    童開山聽到父親的話,那懸起來的心倒是落下,只要不是穆曉晨上門來找麻煩就好。

    童思淵怒喝道:“告訴我。”

    童開山沉默片刻,說道:“父親,我前段時間聽了一個仇人的一番話,對一些事情有了不同的領悟,所以覺得,不應該再像以前那般到處惹是生非,而是要好好的修煉,只有變得更強,我才能更好的保命。”

    童思淵一怔,好奇問道:“是誰?什么話?”

    童開山說道:“是葉瞳,他說……”

    童思淵靜靜聽著兒子的話,越聽越感覺到驚訝,聽到最后,他整個人已經愣住了,也終于明白,自己這不省心的兒子,為什么會突然性情大變,原來是大徹大悟,終于明白任何力量,都不如自己變得強大。

    “好,好啊!”

    童思淵放聲大笑,說道:“我本來對那葉瞳很憤怒,如果不是忌憚毒魔霍藍秋,早就親自上門宰了他了,沒想到,他竟然有如此見識,竟然能令我兒大徹大悟,痛改前非。我甚至覺得,你這條手臂都斷的很值。”

    童開山說道:“父親,咱們以后萬萬不能招惹那葉瞳,否則會給咱們家族帶來滅頂之災。”

    童思淵問道:“何出此言?”

    童開山說道:“因為,葉瞳和紫府郡郡王之子穆曉晨的關系非常親密,至于他們之間到底有什么淵源,我就不清楚了。”

    童思淵瞳孔一縮,駭然問道:“你沒說謊?葉瞳怎么會認識郡王之子?”

    童開山搖頭說道:“不清楚。”

    “啪……”

    童思淵一巴掌抽在童開山臉上,怒罵道:“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沒有早點告訴我,是蠢到家了嗎?咱們童家現在還對那葉瞳有著懸賞,萬一有冒險者接任務,去追殺葉瞳,咱們童家不就被郡王之子給恨上了嗎?你是要我童家覆滅才高興嗎?”

    粗喘了幾口氣,他咬牙繼續說道:“你跟我走,立即備一份厚禮,去珍藥坊請罪,并且,馬上派人放出風聲,咱們針對葉瞳的懸賞取消。”

    珍藥坊。

    葉瞳連日煉丹,不管是精力還是心力,消耗都非常的大,懂得勞逸結合的他,踏出庫房的那一刻,舒舒服服的伸了個懶腰。

    “真美啊!”

    葉瞳抬頭仰望蒼穹,夜幕已經到來,繁星璀璨,比地球的夜空更加的明亮燦爛,這副星圖,葉瞳決定以后抽時間,一定要好好研究。

    “不知道,這個世界有沒有相師?”

    葉瞳忽然想到。

    隨即。

    他又搖了搖頭,或許相師沒有,但擁有占星能耐的修道之人,或許數量不少,如果以后真的能遇到,一定要虛心討教。

    “嗯?”

    忽然,葉瞳露出幾分驚訝,他已經感受到,幾股氣息朝著珍藥坊靠近,迎出去后,他便看到四張熟悉的面孔:牟星,狂戰天,贏磊和楚老九。

    “葉瞳老弟,多日未見,老哥想念的緊吶!”狂戰天擁有著一副大嗓門,看到葉瞳的一瞬間,便張開雙臂大步迎了上來。

    葉瞳微微一笑,倒是對他的這種舉動沒有抵觸,和他來了個擁抱后,笑著說道:“戰虎冒險者團隊的三位當家,以及楚九爺親自到來,還真是貴客臨門啊!怪不得一大早上,我這珍藥坊門前就有喜鵲叫個不停。”

    狂戰天迷惑道:“喜鵲是什么?”

    “呃……”

    葉瞳臉上的笑意凝固,隨即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大步走向牟星,張開雙臂笑道:“大當家的,好啊!”

    牟星嘴角勾勒,一閃身躲避過去,似笑非笑說道:“我曾經說過,誰想跟我擁抱,就要成為我的男人,葉小弟,你確定要娶我為妻?”

    “……”

    葉瞳悻悻看向贏磊,發現這家伙的容貌已經恢復如初,一副文質彬彬的書生氣息,笑道:“三當家,身體都恢復好了?”

    贏磊帶著笑容和感激,抱拳作揖:“救命之恩,沒齒難忘,贏磊知道葉兄弟視金錢為糞土,便不再以那俗物表達感謝,以后,如果有用得著贏磊的地方,請您盡管開口。只要我能做到,讓我去闖刀山火海都沒問題。”

    “其實吧,我覺得俗物也很不錯的。”葉瞳笑著擺手,又和楚老九聊了幾句,這才看向牟星,問道:“大當家的,你們這次過來,是來取訂購的丹藥和靈液吧?”

    牟星笑道:“沒錯。”

    葉瞳說道:“那些丹藥和靈液的總價格,五萬兩藍金。”

    五兩藍金?

    牟星和楚老九相視一眼,露出意外神色。他們之前推算過那些丹藥和靈液的價值,價位應該在八萬到十萬兩藍金之間,可葉瞳的報價竟然只有五萬兩藍金,是不是太少了?

    葉瞳再次說道:“不過,我家老奴說了,我親手雕刻用來盛放丹藥和靈液的玉瓶,每個都需要數百藍銀,幾百個玉瓶的總價格,你們給我一萬兩藍金即可,加起來的話,一共六萬兩藍金。”

    玉瓶?

    一萬兩藍金?

    幾人紛紛苦笑,這丹藥賣的那么便宜,偏偏這盛放丹藥的玉瓶卻獅子大開口,這葉瞳還真是……奇葩。

    牟星沒有討價還價,對著楚老九點了點頭,隨即楚老九便點出五張面值一萬藍金的金票,說道:“這是尾款,加上之前的一萬兩藍金,正好六萬兩藍金。”

    “痛快。”

    葉瞳把金票小心意的揣進懷里,然后笑道:“幾位,跟我一起來吧!我這次煉制的丹藥,用的藥材都不錯,煉制出來的……”

    他的話,突然停了下來。

    他的目光,看向大門外。

    一位看似精明的青年,帶著十幾位殺氣騰騰的修煉者,從外面闖了進來。這些修煉者散發的氣息很強,其中有兩位還是先天境界的高手。

    “葉瞳?”

    青年的目光僅僅從牟星和狂戰天幾人身上掃過,便最終鎖定葉瞳,沉聲問道。

    葉瞳平靜說道:“是我!”

    青年冷笑一聲,揮手說道:“找的就是你,給我殺了他,斬下頭顱送到童家領賞。”

    頓時。

    十幾位修煉者沖了上來。

    狂戰天勃然大怒,朝著十幾人迎了上去,然而書卷氣很濃的贏磊,比狂戰天更快,隨著背后的長劍被他頃刻間抽出,道道劍光閃爍,好幾位修煉者便慘死在他的劍下。

    狂戰天的修為,在先天六重境界,贏磊則是先天五重,盡管那十幾人中也有兩位先天境界的高手,但他們只是先天二重,短短半刻鐘,十幾人便被狂戰天和贏磊斬盡殺絕。

    青年的面色,變得煞白無比。

    滿地的尸體,濃濃的血腥味。

    他本來以為,這次帶來了家族將近三分之一的力量,能夠輕易把葉瞳斬殺。可誰曾想,兩個弄不清楚來歷的強者,就把他帶來的人全部殺個干凈。

    他們……

    到底是哪里冒出來的殺神啊?

    青年想要拔腿就跑,但他卻發現,自己已經被一股殺機鎖定,明白只要自己敢動一動,便會遭到對方無情的斬殺。

    完了!

    青年想哭,腿有點哆嗦。

    狂戰天擦拭了下自己的長刀,看向葉瞳問道:“葉老弟,這些都是童家派來找你麻煩的?”

    葉瞳搖了搖頭,看向那個青年問道:“你們是什么人?是為了童家的懸賞,來到這里殺我?”

    “誰敢冒充我童家的人,誰敢來這里傷害葉小主?”一聲洪亮的聲音,從門外滾滾傳來,緊接著,童思淵便帶著童開山和幾位童家高手,大步邁進珍藥坊的大門。

    然而。

    當他們看清楚院子里的場景后,頓時面色大變。

    葉瞳眉頭皺起,他雖然不知道童家家主帶著童開山,以及那些拿著禮品盒的童家高手到來是為了什么,但聽童思淵話里的意思,好像這件事情跟他們沒關系。而且,他的話好像還有親近自己的意思。

    難道……

    是因為穆曉晨?

    葉瞳沒有理會童家人,而是看著青年問道:“說,你們到底是什么人?”

    青年幾乎被嚇破了膽,他萬萬沒有想到,童家家主童思淵竟然會來到這里,而且看童家那幾人備著禮物,明顯是來討好人家的啊!哪里有之前那般要打要殺的勢頭?

    青年很精明,看透這些后,他嘴唇哆嗦著說道:“不是,我們是寒山城苗家的人。我……我家老爺聽說……聽說童家主要找你的麻煩,所以就讓我帶著家族高手過來把你殺了,然后拎著你的人頭討好童家主。”

    “混蛋。”

    童思淵面色大變,如果這種事發生在半天前,他或許會很樂意見到,但現在,他討好葉瞳都來不及呢,哪里還有跟葉瞳作對的心啊!那該死的苗大慶,他是害老子啊!

    童思淵心里憤怒,瞬間抽出一把匕首,直接刺入青年的心臟,這才苦著臉說道:“葉小主,都是誤會!”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