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修真小說 > 仙宮 > 第六十五章 解決辦法

第六十五章 解決辦法

    “三個月?只有三個月的時間?”

    楚霄的面色慘白,他沒想到一時的沖動,會惹出這種天大禍事。

    葉瞳接著說道:“如若你能在三個月內,找來更強大的陣法大師,重新布置風水大陣,才能解決眼下的危機,如若不能,不止是你,就連我都要惡業纏身,仙路就此斷絕。”

    楚霄死死盯著葉瞳,沉聲問道:“你到底是誰?這些東西怎是你一個少年能夠知曉的?”

    葉瞳平靜說道:“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如果你放棄終日修煉,研究那些修煉者認為是旁門左道的東西,你也會懂得一些,你能想象得到,我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明明身具毒體,還能活到現在嗎?”

    “這……”楚霄被葉瞳說的啞口無言。

    葉瞳問道:“告訴我,你能不能在三個月之內找到厲害的陣法大師?”

    楚霄點頭說道:“我法藍宗便有陣法大師,我稍后就通知宗門之人,讓珈藍長老趕到這里。”

    葉瞳再次問道:“你舍不舍得那把飛劍?”

    楚霄臉上的苦澀表情更濃,但還是咬牙說道:“與萬千性命比起來,一把飛劍算的了什么,如果你需要,拿去便是。”

    話音落下,楚霄背后的飛劍瞬間出鞘,懸浮在了葉瞳面前。

    葉瞳眼底流露出幾分贊許之色,拿著那把飛劍,快速替換陣眼位置的那尊玉雕,然后對陣法進行加固,忙碌了將近半個時辰,才把這一切搞定。

    “走吧!”楚霄滿腔郁悶的說道,自己這次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損失慘重。

    葉瞳渾身無力,酸疼感令他格外難受,有氣無力的說道:“你帶著我趕路。”

    楚霄聞言,眉頭頓時一皺,詢問道:“我與那個陰靈戰斗的時候,你明明沒有受到波及,為何會受傷?”

    葉瞳不愿意把生死簿的事情透露給他,所以苦笑道:“陰煞之氣侵入我的體內,導致我體內的毒素爆發,雖然又被我暫時壓制住,但我現在渾身無力,回去需要調養一段時間了。”

    楚霄恍然,抓住葉瞳朝著遠處遁去。

    桃苑客棧。

    葉瞳回來后,便以最快速度來到二樓,隨著一顆聚氣丹被他服下,立即查探識海中的生死簿,至于楚霄,今晚惹出如此大的麻煩,他已經離開,去聯系宗門那位擅長陣法的長老。

    在楚霄離開之后,葉瞳祭出了生死簿。

    葉瞳清晰的看到識海內漂浮著的生死簿,如果說之前生死簿在識海內只是簡簡單單一本書,那么現在卻變得不一樣了,它散發著瑩瑩金光,紙質上面仿佛鋪上了一層玉脂,看上去充滿光澤。

    一行行充滿滄桑古樸的符字,如同精靈般漂浮在生死簿周圍,葉瞳不認識這些符字,但當他的意念觸碰到符字后,頓時符字的意思清晰的被他了解,當那數百符字全部被他吸收后,頓時明白生死簿產生的變化。

    以后他使用生死簿的時候,完全不用祭出體外,只需要用意念控制,便能夠起到兩種作用。

    第一種功能是增加元氣。

    第二種則是抽取元氣。

    白頁增加自己或者別人的元氣,黑頁抽取別人的元氣,只需要意念注入即可。

    另外葉瞳也感知到,生死簿的作用范圍,只在百米之內有效,如果范圍超過百米,便沒辦法再使生死簿產生效果。

    “要不要試試?”葉瞳睜開雙眼,但在頃刻間便意識到,現在身邊只有滿臉關切的藥奴,如果嘗試的話,只能在他身上嘗試。

    不過最終葉瞳還是放棄這個想法,害敵人可以,害藥奴,他做不到。

    “小主,您好些了嗎?”藥奴一直蹲在墻角關注著葉瞳的狀態,看到葉瞳睜開雙眼,急忙起身問道。

    葉瞳蒼白的臉上擠出一抹笑意,點頭說道:“好多了。”

    藥奴說道:“小主,您此行之前不是說有驚無險嗎?怎么回來的時候虛弱到那般程度?我觀那楚霄,傷勢同樣極重,你們到底經歷了什么?”

    葉瞳擺了擺手,沒有回答藥奴這一連串的問題。

    他需要休養,尤其是抓緊時間把消耗殆盡的元氣給補充回來。

    然而片刻之后,葉瞳就有所醒悟,意識到之前動用生死簿,需要把元氣輸入其中,而現在生死簿產生變化,已經不需要用元氣,只需要自己用意念,就能夠發揮功效。

    “也就是說,以后需要消耗的是我的精神力,而不再是元氣。”

    葉瞳想明白這個問題后,頓時有些無奈,他的精神力還算強大,但和先天境界的強者相比,依舊不值一提,更別說和楚霄這種筑基期的超級強者相提并論了。

    弱啊!葉瞳經歷的事情越多,越是發覺自己太弱,心底對力量的渴望也愈發強烈。

    第二日。

    葉瞳剛剛吃過午飯,身穿長裙的藍天瑜再次到來,依舊像往常一樣,帶來了一些精致糕點。

    “咦?”藍天瑜見到葉瞳后,看著他蒼白如紙的面色,頓時驚訝道:“您怎么了?面色怎會這般蒼白?”

    葉瞳說道:“只是有些勞累罷了,無妨。”

    藍天瑜靜靜觀察,搖頭說道:“您受傷了,氣血虛浮,身體無力,身上的氣息也非常的弱,是誰傷了您?”

    說話間,藍天瑜身上隱隱有股凌厲氣勢浮現。

    葉瞳敏銳感受到藍天瑜身上的氣息,心底滋生出一股異樣情緒,但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平靜說道:“作畫吧!”

    一個時辰后。

    葉瞳看著藍天瑜的新作,緩緩點頭說道:“進步很大,能傳授給你的技巧,我都已經傳授,接下來便是需要把情感融入到畫中,這需要你自己的感悟,我無法再指導你。”

    藍天瑜沉默了一會,問道:“明日,我可否再來?”

    葉瞳說道:“當然。”

    藍天瑜深深看了眼葉瞳,微微欠身說道:“如此,天瑜先行離開,您照顧好自己,如若有解決不了的問題,請告訴天瑜。”

    “嗯!”葉瞳隨口應了聲。

    時光匆匆,轉眼間已經到了郡王府設宴的日子。

    楚霄這幾日沒有再來桃苑客棧,就連穆曉晨也沒有出現,難得的安逸日子,葉瞳除了每日觀看藍天瑜作畫,便是勤奮修煉,他前幾日消耗的元氣已經盡數補回,甚至元氣數量還隱隱有所增加。

    不過葉瞳此刻卻是很郁悶。

    藥奴之前明明說過,一顆火蛇果蘊含的靈力,足以令普通的修煉者接連突破兩重境界,那些天賦異稟的修煉者服用,更是可以直接突破三重境界。

    而葉瞳服用過火蛇果,差點被毒素爆發害死不說,也只突破了一重境界,相比之下,自己在修煉方面連普通人都不如啊!

    “小主,該動身了。”藥奴來到葉瞳面前,手里還拿著一份精美的禮品盒。

    聽到藥奴的話,葉瞳才猛然醒悟,今晚既然要到郡王府赴宴,自己連禮物都沒有提前備好,他好奇的看著藥奴手里的禮品盒,問道:“里面是什么?”

    藥奴笑道:“天瑜姑娘今日帶來的糕點很多,我留了一半當做今晚的禮物。”

    “糕點?一半?”

    葉瞳忍俊不禁,實在是被藥奴的大氣給折服了。

    ---

    寒山城,古色古香的餐房里,飄蕩著濃濃的飯菜香味,這桌豐盛的晚餐,是童思淵為了獎勵童開山近日刻苦修煉,而專門吩咐下人準備的。

    “突破了?”

    童思淵隱隱覺得兒子身上的氣息有所增強。

    童開山點頭說道:“煉氣八重。”

    童思淵滿意點頭,感嘆道:“如果你早點醒悟,明白修為境界的重要性,恐怕你現在足以沖擊先天……等等,你說什么?煉氣八重?”

    童開山說道:“沒錯。”

    童思淵不可思議的說道:“前段時間,你的修為明明只有煉氣六重,怎么會在如此短暫的時間里,接連突破兩重?”

    童開山沒有吭聲,如果換做是以前,他一定會得意洋洋的炫耀一番,夸夸其談中向父親討要一些好處,但現在,他變了。

    童思淵臉上的滿意神色更濃,放聲大笑道:“好好好,不愧是我童思淵的兒子,能夠改邪歸正,能夠靜下心修煉,將來我童家交到你的手里,我也能安心了。”

    此時,一名魁梧大漢箭步來到餐房。

    童思淵心情不錯,看向青年笑問道:“何事?”

    魁梧大漢猶豫了一下,恭敬說道:“家主,我有事要向少爺稟報。”

    童思淵露出狐疑神色。

    魁梧大漢幾步走到童開山身邊,俯身在他耳畔低聲說了幾句。

    “幾個?”童開山猛然間站起,眼神里釋放著難以置信的神色,急促問道。

    魁梧大漢苦笑道:“五個。”

    童開山攥緊拳頭,身軀微微顫抖起來,他的牙齒咬得嘎嘣作響,深深地恐懼令他如墜冰窟。

    沒錯,他是在恐懼,比別人拿著刀架在他脖子上,更讓他恐懼。

    童思淵的面色陰沉下來,他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滋生,因此沉聲問道:“開山,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童開山的嘴唇有些顫抖,隨著他緩慢的坐回到椅子上,喃喃說道:“父親,他是個魔鬼,咱們童家……永遠永遠不要再和他為敵。”

    “魔鬼?永遠?”童思淵意識到兒子是在說某個人,厲聲問道:“告訴我,到底出了何事?”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