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修真小說 > 仙宮 > 第六十二章 天降橫財

第六十二章 天降橫財

    明媚陽光普照大地,桃苑客棧內鳥語花香,古色古香的閣樓內,葉瞳捧著一碗藥膳,香味已然讓他陶醉。

    最近他愈發覺得食物的美味,是如此的妙不可言,味蕾的盛宴,仿佛才是活著的真諦。

    葉瞳對于這種發現,并未克制,人有七情六欲,舌欲乃是關鍵的組成部分,他承受的痛苦煎熬實在是太多,美食既然能帶給他享受,那便欣然接受。

    “小主。”藥奴同樣捧著一碗藥膳,在白霧遮面的中說道:“今日藥膳,咱們一兩藍銀都沒花,而且所得分量是往日兩倍。”

    葉瞳詫異道:“為何?”

    藥奴說道:“老奴打聽到,藥膳房乃是高家產業。”

    葉瞳若有所思的說道:“看來,高家那位應該從大牢里放出來了,他們這是在變相的示好。”

    藥奴說道:“當日,咱們謊稱是郡王府的人,最近穆曉晨又常往這跑,高家人如果眼睛不瞎,自然不敢再招惹咱們,或許,他們現在還在擔心,郡王府那邊對他們高家不滿,會對他們不利呢!”

    葉瞳笑道:“狐假虎威,效果倒是挺好。”

    俗話說,人最不經念叨,兩碗熱粥還未喝完,穆曉晨已經從外面沖進來,他那張俊朗臉龐上掛著得意神色,走到葉瞳面前后,長袖一揮,一疊厚厚的金票便映入葉瞳的眼簾。

    “這是?”葉瞳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穆曉晨得意的說道:“我父親去帝都了,臨走之時我把三百萬兩藍金給要來,其中三成我已經留下,這是兩百一十萬兩藍金金票,你收好。”

    “兩百一十萬兩藍……藍金?”葉瞳最近雖然賺到很多錢,但這筆龐大的數目,還是令他心神一陣搖曳。

    兩百一十萬兩藍金啊!兌換成藍銀的話,那可是兩千一百萬兩藍銀。

    千萬巨財,這在數月之前他連想都不敢想象,想想當初為了購買那株鐵環草,他都還在傷腦筋呢!

    “郡王豪爽。”葉瞳發自肺腑的感嘆道。

    “沒有我,你能拿到那么快嗎?”

    穆曉晨面色一僵,很懷疑葉瞳的耳朵是不是長在大腿根上了,這些金票可是他討要來的,怎么變成父親豪爽了?難道被夸的人不應該是自己嗎?

    “都一樣,都一樣,和你老子爭什么呀?”葉瞳把金票交給藥奴,然后笑著說道:“人逢喜事精神爽,我現在很快樂,還剩下這半碗藥膳,就給你喝吧!”

    穆曉晨推開,滿臉嫌棄的哼道:“我家就算很窮,也不至于喝不起藥膳吧?這兩張請帖你拿著,記得過幾日后來參加晚宴。”

    “請帖?”葉瞳想到金秋生很想得到一張郡王府的請帖,頓時說道:“再給我一張,到時候有位朋友也會過去湊湊熱鬧。”

    穆曉晨一愣,一臉疑惑的問道:“你還有朋友?”

    葉瞳沒好氣的說道:“你這不是廢話嘛!人活一世,怎能沒有一兩個朋友?我問你,你算是我的朋友嗎?”

    穆曉晨說道:“是啊!”

    葉瞳說道:“這不就得了,連你都是我的朋友,我怎么就沒朋友了呢?”

    穆曉晨抬手摸了摸鼻梁,干笑兩聲,他對葉瞳承認自己是他的朋友很高興。

    不過轉瞬間,穆曉晨就覺得有點不對味了,自己可是堂堂郡王之子,整個紫府郡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穆曉晨,別人都恨不得抱著自己的大腿想跟自己做朋友,怎么到了葉瞳這里,自己會因為他的一句認同而感到開心?

    “真他娘的……”穆曉晨在心底罵了自己一句沒出息。

    葉瞳問道:“你到底給不給啊?”

    穆曉晨沒好氣的說道:“給,你葉大少親口討要,我敢不給嗎?回頭我派人給金秋生送過去,你就甭管了。”

    “多謝!”葉瞳難得的跟他客氣了一句。

    隨后幾日,葉瞳每日除了傳授藍天瑜畫技,便是全力以赴制作防御符,僅僅三日時間,他便把三十枚防御符全部制作完成,當他把所有防御符交給穆曉晨后,差點令穆曉晨驚掉眼珠子,畢竟葉瞳之前告訴他,每天只能制作三枚。

    傍晚時分。

    “十二生肖雕塑。”葉瞳思考著,暫時還要不要全部雕刻出來,因為他現在已經不缺錢了,拍賣會的時候競拍血魔蟲,應該沒有問題。

    最終葉瞳還是決定雕刻出來,哪怕暫時不缺錢,以后如若遇到需要的東西,也不用再顧慮金銀問題。

    “小主,歇歇吧!”

    藥奴想不明白,葉瞳為何會如此拼命,錢財乃身外之物,以后需要的時候再賺就是,何必現在廢寢忘食,勞心勞力?更何況,現在已經很有錢了。

    葉瞳盤膝坐在玉石堆里,頭也不抬的說道:“你先休息,我今晚要把這第四尊玉雕雕刻出來。”

    “唉!”藥奴嘆了口氣。

    他以往很少遇到筑基期強者,寒山城那個地方,先天境界的強者,已經算是大高手了,他如今已經突破到先天四重,自認為能夠保護葉瞳周全,然而來到郡城之后,他才意識到自己還是太弱,以前的想法有些異想天開。

    隔壁居住的,是一位筑基期強者。

    那位神秘人,也是一位筑基期強者。

    他不知道,如今整個郡城到底還有多少筑基期強者存在。

    藥奴抬頭看了眼葉瞳,心底尋思著,如果拍賣會結束之后,買完血魔蟲還剩下一些錢財,自己也去購買些可以增加修為的寶貝,小主,應該會同意吧?

    今夜,烏云密布。

    整個蒼穹夜幕,仿佛被黑暗遮住,看不見一顆星辰,瞧不到一絲月光,沉悶的氣息令人心頭沉甸甸的。

    咻……一道鬼魅般的身影,憑空出現在葉瞳面前。

    楚霄此時已經煥然一新,雖然依舊顯得消瘦,但卻比數日前精神不少,顯然傷勢已經痊愈。

    “今晚就去?”葉瞳抬起頭,詢問道。

    楚霄點了點頭,說道:“今夜無星無月,是那陣法最弱時機,能夠節省咱們不少麻煩。”

    葉瞳有些不解,開口問道:“陣法的強弱,與星月有關?”

    楚霄說道:“沒錯。”

    葉瞳曾經從未遇到這種古怪的陣法,因此點頭說道:“等我半個時辰,這件玉雕雕好就出發。”

    說完他又重新低下頭。

    楚霄沒有催促,他也不愿意現在就去祭靈墳地,因為那里的守衛,現在應該還精神著呢!對于將要使用的迷幻藥物,起不到最佳效果。

    ---

    寒山城。

    童家府邸依舊燈火通明,長廊里的幾位丫鬟伙計,正聚集在一起低聲交談,絲毫沒注意不遠處汗流浹背,滿臉疲倦的童開山越走越近。

    “真是邪門了,這才幾日光景,苗家就接連死了十幾人,最邪門的是苗家家主苗大慶的親生兒子,喝口水都能被嗆死。”

    “是啊!五日之前,苗家老婦人夜里受涼,導致隱疾發作,一命嗚呼,后來苗家管事帶人收租,結果冒險者團隊捕捉回來準備馴養的兇獸,突然狂性大發,掙脫鎖鏈咬死苗家五六個人。”

    “苗大慶的族叔,在飄香樓跟別人爭風吃醋,他都多大年紀了?竟然還人老心不老,結果呢?被人家失手給打死,官家前去調查,那兇手早就逃之夭夭。”

    “外面都在盛傳呢,苗家是被陰靈盯上,要拉著他們全族進黃泉煉獄呢!我聽進府送柴的樵夫說,苗大慶現在終日惶恐不安,躲在家里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就連在外面偷偷摸摸養的女人登門要錢,他都沒敢路面呢!”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苗家一定是觸犯了神靈。”

    “……”

    童開山停在長廊柱子旁,表情微微發怔,這些日子他始終待在練武場,倒是沒有聽到什么風言風語。

    苗家?死了十幾人?

    站在那里的童開山被一名丫鬟的驚呼聲驚醒,發現那位丫鬟已經看到了他,有要離開的意思,頓時開口叫住對方:“你們剛剛所說,是否屬實?”

    幾名丫鬟伙計面面相覷,最終還是一位膽量稍大一些的伙計回答道:“少爺,我們說的句句屬實,這些消息外邊都傳遍了,苗家真的死了十幾人了,這幾日,總有苗家人到棺材鋪訂購棺材,出殯之事都已經舉辦了三場。”

    “嗯!”童開山擺了擺手,示意幾人可以離開。

    他的面色,蒼白的有些嚇人,身子骨也在微微顫抖,沒有人知道,他心底已經滋生出驚濤駭浪,腦海中回蕩著曾經那一晚葉瞳說過的話:“如果不是你父親有先見之明,我拜訪的就不是苗家祖墳,而是你們童家祖墳了。”

    祖墳?

    童開山隱隱有種感覺,苗家之所以接連不斷的死人,應該和葉瞳那晚拜訪苗家祖墳有關,他親眼看到,葉瞳那晚在苗家祖墳動了手腳。

    “如果是真的……”

    童開山忽然覺得背后涼颼颼的,如果是真的,那么葉瞳簡直就是擁有著鬼神般的手段,那可比先天境界的修煉者,甚至是筑基期的修煉者,都要恐怖萬分啊!

    “來人!”童開山忽然吼道。

    頓時,兩名魁梧大漢從不遠處跑來,恭敬行禮說道:“少爺,您有什么吩咐?”

    童開山強壓著心頭的驚駭,沉聲說道:“給我暗中打探苗家近日的遭遇,然后繼續在暗中觀察,如果苗家再出事端,立即向我匯報。”

    “是!”兩人領命離開。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