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修真小說 > 仙宮 > 第二十二章 再遇

第二十二章 再遇

    “這樣的修為,也敢放肆!”藥奴回到葉瞳身邊,撿起地上的包裹,表情波瀾不驚,說道:“小主,咱們繼續趕路吧!早點出去,也能早點把這些東西賣出去。”

    “好!”

    葉瞳對著男子的尸體嘆了口氣,邁開腿朝著來時的路走去。他甚至沒有再看一眼那十幾位圍殺斑斕豹的修煉者。

    這里。

    血腥味彌漫。

    十幾位冒險者紛紛停手,任由三只傷痕累累的斑斕豹狼狽逃走,他們帶著滿臉的驚駭,看著葉瞳和藥奴消失在遠處的山林中,這才紛紛朝著先天境界的男子尸體處跑去,經過其中一人的檢驗,最終他搖了搖頭。

    “隊長死了!”

    十幾人有些無言。

    直到許久之后,一位精壯青年才喃喃說道:“那個少年,就是寒山城童家發布懸賞的目標,他叫葉瞳,那個年紀大的,不認識,但肯定是先天高手。”

    突然,一位壯士大漢說道:“我明白了,該死的童家,這是故意讓我們送死啊!傳聞,童家紈绔童開山,被葉瞳斬掉一條手臂,之前,我就很是好奇,為何童家族人不出面找葉瞳報仇,反而要發布懸賞,請別人報仇?現在我總算明白了,是因為那葉瞳身邊,有比咱們隊長還要強大的先天境界強者。”

    頓時。

    十幾位冒險者一陣騷動,他們紛紛流露出驚怒交加的表情,對童家產生了深深的怨恨。原來,童家是要讓他們來送死啊!

    幸虧!

    幸虧隊長想要獨占好處,直接去攻擊人家,結果被人家輕易反殺。

    葉瞳和藥奴踩踏著陡峭的山石,朝著前面繼續趕路。剛剛發生的小插曲,對他們沒帶來什么影響。

    “童家,有點意思。”

    藥奴笑道:“我就說吧!童家家主就是個膽小鬼,即便主人已經失蹤一年了,他依舊不敢動咱們珍藥坊的人。虧他們想得出來,用他夫人的名義,對外發布懸賞。老奴敢打包票,如果咱們打上門去,一旦實力能夠做到碾壓,他童家家主一定會讓他結發夫人出來頂罪,交給咱們發落。”

    葉瞳嘆道:“看來,以前是我高看他童家了。”

    藥奴笑道:“沒辦法啊!咱們出身珍藥坊,本來所站的高度,就已經讓很多人肝膽俱裂,瑟瑟發抖,以前咱們夠低調,所以沒惹出什么事端,但那童開山一頭撞到咱們門檻上,你的所作所為,沒有辱沒珍藥坊的牌匾。”

    葉瞳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道:“咱們珍藥坊還有牌匾嗎?早就被人家一把火給燒了。”

    “咳咳……”

    藥奴干笑幾聲,低頭看路不再言語。

    “嗖……”

    一道響箭從遠處射來,擊中葉瞳和藥奴兩人前面四五米的樹身上。緊接著,幾道身影快速竄來,擋住兩人的去路。

    葉瞳怔怔看著幾人,喃喃自語道:“不會吧?難道我們有招災引禍的體質?又招來別人的殺意?”

    藥奴問道:“你們是何人?”

    為首大漢抱拳說道:“我們是戰虎冒險者團隊的,遠遠看到你們攜帶了不少包裹從山里回來,是在山里的收獲吧?你們要不要跟我們戰虎冒險者團隊做交易?把這些東西都賣給我們?”

    戰虎冒險者團隊?

    葉瞳想起之前在寒山城擂臺上,那位企圖招攬他的魁梧大漢狂戰天,他好像是戰虎冒險者團隊的二當家。

    藥奴點頭說道:“你們這個冒險者團隊,一直以來倒是有著不錯的名聲,小主,咱們拿著這么多東西,趕路實在是不怎么方便。倒不如把這些東西出售給戰虎冒險者團隊,我以前沒聽說他們黑吃黑,也沒聽說過他們昧著良心出黑價。”

    葉瞳說道:“既然你都如此評價,那也沒什么值得擔心的了。幾位朋友,帶路吧!”

    幾位……朋友?

    為首大漢詫異的打量了葉瞳幾眼,實在是沒有想到,這少年竟然會這般稱呼自己等人。少年老成嗎?

    山谷里。

    四座巨大帳篷支撐在參天古樹之間,數十位精壯大漢負責警戒。此時這里的氣氛非常凝重,即便還有一行人在跟戰虎冒險者團隊交易,但他們也都沒有大聲嚷嚷,只是在跟戰虎冒險者團隊負責商團交易的負責人低聲討價還價。

    “兩個時辰,只剩最后兩個時辰了。”

    粗獷的聲音,從其中一個帳篷內滾滾傳出,周圍十幾只飛鳥,都被那洪亮的聲音驚走,下一刻,狂戰天掃開門上布簾,從里面大步走出來。

    葉瞳剛剛靠近,便看到狂戰天熟悉的容貌,頓時露出一抹笑意。

    狂戰天看向左手邊交易的眾人,頓時怒容更濃,大聲罵道:“楚老九,你這個該死的混賬東西。老三都快死了,你竟然還有心思跟別人做交易?賺錢在你心里,比咱們老三的命還重要嗎?生意不做了,讓他們都滾蛋。”

    一瞬間。

    走過來的葉瞳停住腳步。

    生意不做了?

    有人要死了?

    這運氣要不要那么差啊?

    一位帶著小圓帽,穿著灰大褂的中年,身材稍微瘦弱,但卻長著一副很精明的樣子。

    此時聽聞狂戰天的罵聲,那人悻悻轉頭,無奈攤手說道:“二哥,我也沒轍啊!如果我要是強一些,就去抓那條千尾蛇了,待在帳篷里太憋悶,還不如出來收點東西。”

    狂戰天喘了口氣,大聲問道:“老大呢?還沒回來嗎?”

    楚老九搖頭說道:“老大帶人繼續去尋找那條千尾蛇了,暫時還沒有回來。”

    狂戰天怒聲說道:“等找到,黃花菜都涼了。”

    說著。

    他轉頭朝著遠處看去,當他看清楚一老一少轉過身,拎著七八個包裹想要離開的背影。

    “咦?”

    “那背影有點熟悉啊?”

    狂戰天眉頭一皺,但轉瞬間就把這想法甩掉,他現在滿心的擔憂,不知道老三贏磊能不能熬過這一關。

    “該死的毒蛇。”

    狂戰天側臉吐了口口水,罵罵咧咧的準備轉身返回帳篷,然而,他的身軀卻在這一刻僵住,腦海中再次浮現出剛剛那少年熟悉的背影。

    是他?

    狂戰天雙眼瞪得比銅鈴還大,身形瞬間如同發射的炮彈,朝著遠處追趕過去。短短十幾個呼吸間,他便追上葉瞳和藥奴,攔住兩人的去路。

    “小老弟,真的是你?”狂戰天狂喜叫道。

    “真的是誰?”

    一道女聲從遠處傳來,很快,十幾道身影便飛躍到幾人面前,滿臉倦意的牟星,嘴唇都有些干裂,眼睛里滿是血絲。

    狂戰天急促問道:“老大,千尾蛇抓到了嗎?”

    牟星苦澀搖頭:“沒找到。”

    狂戰天露出失望神色,轉頭重新看向葉瞳后,上前抓住葉瞳的手腕,臉上升起希翼神色,問道:“小老弟,你能解毒嗎?”

    葉瞳眉頭微蹙,問道:“千尾蛇的毒?”

    狂戰天頻頻點頭,急促說道:“沒錯,就是千尾蛇的毒,我們戰虎冒險者團隊的三當家,也就是我的三弟,被千尾蛇咬中,身中劇毒。我們利用特殊的辦法,封住了他的氣血,暫時壓制住毒素蔓延,但時間過去太久,最多還剩下兩個時辰,如果再找不到解毒的辦法,我三弟就要毒發身亡了!告訴我,你能不能解這毒?”

    葉瞳沉默片刻,說道:“不敢百分之百保證,因為我沒有解千尾蛇的解藥。”

    狂戰天問道:“沒有解藥是什么意思?不敢百分之百保證又是什么意思?你跟我說實話,能就能,不能就不能。”

    葉瞳說道:“我雖沒針對性的解藥,但卻能試著用別的辦法解毒,但是,成功的幾率,最多只有七成。”

    “真的假的?”

    牟星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葉瞳,那可是千尾蛇的毒啊!在《百毒譜》上能夠排進前五十位的劇毒,他沒有針對性的解藥,就能有七成把握?

    葉瞳第一眼見到牟星,便有種驚艷的感覺,那種渾身上下充斥著野性美的氣息,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只不過,葉瞳現在沒有男女方面的想法,聽到牟星的質疑,他只是淡然一笑,沒有解釋。

    “先試試再說,不管城否,我們都領了小兄弟的情份!”狂戰天明白了葉瞳的意思,就仿佛天上掉下來個大救星,讓他看到了希望,就這般在很多人的注視家,拉著葉瞳進入那座巨大帳篷內。

    葉瞳打量了眼帳篷內的景物,目光便落在簡易的床鋪上,上面躺著的青年,看上去二十七八歲模樣,如果不是眼圈發烏,嘴唇發紫,倒有幾分俊朗小書生氣質。

    中醫把脈,望聞問切。

    葉瞳在地球上的后面近百年,研究學習的東西很多,中醫醫術都有所涉獵,而且和很多老中醫比起來,都不會遜色多少。

    “有銀針嗎?”

    狂戰天搖頭說道:“繡花用的東西,我哪里會有?”

    牟星不清楚葉瞳要怎么做,但還是說道:“我有,你要幾根?”

    葉瞳說道:“最少二十根。”

    牟星轉身離開帳篷,沒多大會功夫,便捧著一個木盒返回。打開盒蓋后,亮出一排銀針,說道:“都在這里了,足夠二十根。”

    葉瞳點頭說道:“準備燭火,匕首,巾絹,還有一盆干凈的溫水。”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