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都市小說 > 記憶販賣 > 第2章 那這樣,我先去寫個網文?

第2章 那這樣,我先去寫個網文?

    什么情況,他陳舊也就是想好好寫個網文,不圖掙大錢,不圖博出位的,不就是趁著開寫之前的間隙功夫下了個游戲?

    稿子丟了也就算了,怎么眼睛還出了毛病,這事情怎么想怎么不對!

    “我一學漢語言文學的,沒學招攬生意……”

    “越過山丘,才發現無人等候……”

    電話鈴聲響了起來,陳舊劃拉屏幕接通后,聽筒中傳來了于城的一頓吼。

    “舊兒子,你到底來不來?”

    “我特地選了你中意的W酒店,別磨嘰了。”

    陳舊心中頓時一蕩,W啊,聽說那里真是嫩……嗯,很不錯。

    “我……”

    陳舊本想答應下來,話到嘴邊硬是給憋了回去。

    “請前往清波路31號接管您的一間店鋪”這行字突然加粗加大顯示。

    “我可能去不了,晚上有別的事情。”陳舊萬分無奈的回答。

    陳舊算是整明白了,不用去看眼科,也不用去看精神科,再不想辦法,他立馬原地神經病!

    電話那頭的于城沉吟了兩秒:“你不會現在就在……學習吧?”

    于城越想越覺得合理,陳舊多有活力一人,這語氣咋能這無奈?怕不是剛好被打擾了好事?

    “行行行,你先忙你先忙,小心點,我就不打擾了,忙完有時間自己過來W酒店,裙樓3層經典豪華大套,跟服務員說于先生訂的就行。”

    于城用最快的語速說完,‘哐當’一聲掛了電話。

    聽著手機聽筒傳來的嘟嘟嘟聲,陳舊臉色就是一變。

    “臥槽,這尼瑪……”

    誤會大了!

    他真沒有這種還白天就私戳的愛好,不對,晚上也沒有!

    他真就只是個愛學習的老實孩子。

    真的!

    十來分鐘后,陳舊出了宿舍樓,看著自己身上鼓鼓囊囊的樣子,深吸了口氣:“只能騎個共享單車過去了。”

    本來想打車去,但現在這樣容易被司機誤會,好在眼前提示的店鋪位置距離中大不遠,就在對岸的二沙島上。

    天上掉餡餅這種事情,平淡的日常生活中,陳舊也不是沒想過,可真掉下來一塊甩不掉的‘餡餅’時,他卻非常難受。

    實在沒辦法了,他才在腰間盤了根臂力器,褲兜里裝了把折疊刀,兜里還揣了點翻箱倒柜找來的辣椒油什么的。

    也不知道這些東西是怎么出現在男生宿舍的,又不用防狼……

    二沙島坐落在珠江上,四面環水,一共只有一條干道穿過,地圖上看,從陳舊所在的學校東南區騎行過去,只能從東校門出去沿新港西路直行經過校門拐上東曉路,過江再從大通路進入二沙島最后到目的地,這么一來得七八公里。

    好歹陳舊在中大上了一年多學,知道從學校內部穿過去路線近個兩公里左右。

    走了沒幾步就看到了附近唯一一輛共享單車,掃碼騎上就走,隱約聽到后面有‘喂喂,等…等一下’的喊叫聲,陳舊頭都沒回,連腳下蹬得都更起勁了。

    十五分鐘后,天色擦黑時,陳舊左拐右繞的到了目的地所在的清波路。

    二沙島屬實當得起富人區的稱號,上大通路開始,附近的奢華氣息就開始撲鼻而來,尤其拐上清波路后,文立方首層兩個展廳門口的大牛跟小耐克標晃得陳舊的眼睛疼,差點再次淚流滿面。

    要不是騎著車,陳舊差點將腰間盤上的臂力器,兜里的折疊刀、辣椒油給一股腦扔了,再碰著個巡警保安的,上哪說理去?

    “沒有31號?”

    陳舊數著門牌號從1號騎到了33號,卻始終沒看見31號。

    應該說從19號開始,門牌號就很不明確了,并不是說缺少了中間的建筑,而是建筑群瓜分了門牌號,從清波路上直接看就沒那么清晰。

    但陳舊眼前的文字與坐標紅點提示就在附近。

    “要不戳一下試試!”

    陳舊的話語剛剛落下,紅點仿佛被點中一樣,自動規劃出了路線。

    陳舊:“……原來這么智能?”

    全方位3D立體導航自動就位,陳舊很順利的倒退著找到了目的地——某演藝公司左邊,某公寓右邊。

    準確的說,應該算是公寓臨街的一棟小樓,街邊青石小階蔓延至門口,陳舊站在青石小階旁,居然有一種‘古樸莊重’的感覺。

    將共享單車鎖好后,陳舊左手揣兜,右手叉腰,看似吊兒郎當,實際上雙手都把上了‘武器’。

    走到青石小階盡頭的時候,陳舊看到了小樓大門旁邊的門牌號:清波路31號。

    沒找到門鈴,門匾上的LED燈箱也沒字,陳舊右手緊了緊,左腳往前一步,腰身彎曲,緩慢伸出左手拍拍門:“你好。”

    據說這是標準的進攻動作,陳舊只等里面出來人,一甩棍干下去,管他呢,折騰老子一下午!

    “恭喜,記憶販賣店鋪接管成功!”

    眼前突然跳出來另一行字,接著,店鋪大門順著陳舊的手勁被推開縫隙,露出了內里的光景。

    沒有光華大放,沒有璀璨耀目,也沒有隱藏的‘兇手’,除了一張擺在當陽方位分外寬大的古舊老式木桌外,幾乎是一覽無余的古樸空曠。

    一共兩條提示都消失了,陳舊悄悄松了口氣,試探著說道:“就這間一看就價值不菲都有古董韻味的所謂‘店鋪’,怎么就弄得好像是系統一樣?不過,就沒點別的了?現在的系統都這么吝嗇了?”

    “恭喜,店鋪遺留商品一份獲得。”

    眼前的提示文字很有些及時,但沒解釋所謂的遺留商品是什么。

    陳舊不是特滿意,正要開口說話,文字飛快的換了一行:

    “請仔細閱讀店鋪說明書,準備正式營業,努力成為合格的店長!”

    陳舊很容易理解了意思,不過他沒有放過系統的意思:“等于說,我現在還不是這間店鋪的合格店長?還需要準備才能正式營業,那這樣,我先去寫個網文?”

    這次好像卡了一下,眼前的文字才換成兩個字:“不行!”

    “……”

    “行吧。”

    人在屋檐下,能怎樣,換了好幾個問題都沒得到任何的回應,陳舊聳聳肩。

    目光一掃找到了開關,開了燈,整個屋內亮堂起來,陳舊一屁股坐到大班桌后面的椅子上后,便看到了擺在桌案上的厚厚說明書。

    “吱呀。”

    門從外面被推開。

    “咚。”

    又被關上。

    發出連續的聲響,門縫里擠進來一點路燈光暈。

    坐在桌案后的陳舊不動聲色的合上手中的說明書,抬頭看向走進來的中年男人,僵著臉道:“客人你好。”

    沒起身,也沒露出身為店長應有的職業假笑。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