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都市小說 > 記憶販賣 > 第25章 在嘗試的路上失敗

第25章 在嘗試的路上失敗

    與其說登舜皇山是采風,不如說是踏青,至少對中大學生來說,這次登山踏青的比重遠超過采風。

    許是因為心情舒暢的緣故,從梧州開始便一路跳皮的黃澤洋同學也消停了。

    行程很順利,比預計早二十多分鐘回到了東安,安排在縣城的賓館,條件尚可。

    于城的毛病哪怕是入住四季之類的五星級也不一定沒有,在房間才稍微休息小會,就硬要拉著陳舊出門。

    “你家好像就在隔壁市吧?”走在東安的街上,于城突然問。

    陳舊點頭:“應該沒二百公里。”

    “那你知不知道這邊有點……別的東西?”于城眉毛一下就跳了起來,意味頗長。

    陳舊登時一句‘臥槽’出口:“你特么是批王吧?”

    于城呵呵的笑了:“我什么都沒說,是你自己想歪了,陳舊吶陳舊……嘖。”

    陳舊沒帶搭理于城。

    這貨臉上露出那種讓人特別容易想歪的表情,上了鉤子,立馬就露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

    回到賓館房間后,陳舊的手機消息提示音連續響了幾下,點開便看到譚季夏發過來的消息:

    “陳舊,你們采風采得怎么樣了?”

    “現在到哪里了?”

    “路上有沒有發生什么好玩的事情啊。”

    “好無聊啊!”

    “……”

    算是譚季夏每過一陣子的基本操作,發一堆卵意思都沒有的消息過來騷擾一下陳舊。

    陳舊每次都是很耐心的回答每一個問題,這次自是不例外。

    “挺好的,現在在永州東安,沒有好玩的事情,倒是有人鬧了幺蛾子,無聊就多讀讀書,實在不行照照鏡子。”

    消息一發出去,陳舊眼前都能冒出來譚季夏那馬上要爆發的狂躁,掃了眼微信上沒其它未讀消息的同時,將手機調到了靜音模式。

    大約是3.5秒之后,手機屏幕上彈出來的譚季夏幾個字仿佛要跳出來了,帶著兇惡的氣息。

    兩三分鐘后,于城的手機響了起來。

    在于城準備接聽之前,陳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奪過手機:“季夏的電話,千萬別接。”

    于城睨了眼陳舊:“搞什么?”

    “就是說了句實話,你知道的,有時候真話太尖銳。”陳舊微笑著解釋了一句。

    “不是我說,季夏那么漂亮的女孩子,就算是你們家的世交,你也不能總這么欺負她吧?”原來還吐槽譚季夏暴力的于城突然給譚季夏打起了抱不平。

    陳舊就笑:“她也算漂亮?頂天也就是個沒長殘的水平吧。”

    “還有啊,我可沒欺負她,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暴力傾向,我很慫的。”

    于城伸出了手:“把手機給我,放心,我不接!”

    說起來于城跟譚季夏之間居然完全沒有發生任何的故事,是的,沒有故事,要知道于城可一直標榜他要在中大邂逅愛情,在中大撩過的妹差不多能組成一個加強營了。

    但偏偏在去年夏天跟著陳舊第一次見到青春可人的譚季夏之后,完全沒有任何行動,頂多就跟陳舊說過兩句,季夏長得很漂亮,連多余的一句玩笑都沒開……

    第二天一早,經歷了昨天下午的踏青與晚上的修整后,所有學生都恢復了活力,對接下來這半天多的行程,充滿期待。

    下鄉采風,這詞一聽就很有意思,這也是整個采風過程中首次這樣的集體活動。

    集合之后,陳舊便有些心事重重。

    雖然對記憶源本的特性已經有一定的理解,可實際上,符合記憶源本的可能性從未出現。

    包括陳舊沒有遇見過任何一個有傾訴自己難以忘卻的記憶故事的人。

    他總不能見一個人就說一句——‘你好,請問你有沒有難以忘記的記憶,能不能將版權出售給我使用?’

    這肯定行不通。

    其實陳舊有時也想,當初司馬遷是怎么做到的,因為在他看來,史記就很像是一部記憶源本。

    這一路走來,陳舊對店鋪最深的體會便是,店鋪不提供不勞而獲的途徑,《先生》僅僅只是個新手特例,方便他上店鋪的狗當……

    隊伍在當地相關單位的帶領下,從縣城抵達川巖鄉下,再以徒步的形式下鄉,東安有比較多的其它少數民族,這次也會經過這些地方。

    從徒步開始,于城便湊過來問:“你怎么了,好像突然就心事很重的樣子?是季夏的事情?”

    陳舊搖搖頭:“沒有,沒什么。”

    譚季夏的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打了幾分鐘電話陳舊故意沒接后,就換成了微信消息轟炸。

    陳舊也沒真的不搭理她,只是說,搞得像是個受氣的小媳婦樣子干啥,說了幾句閑話,譚季夏就恢復了正常。

    本來這種吵鬧,在譚季夏跟陳舊的生活中就非常非常非常常見,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當鞋底踩在泥土地上時,眾人來到了真實的鄉下。

    一塊參觀一座經歷了歷史與時間斑駁的祠堂后,眾人分成了兩撥,從不同的方向徒步8公里左右前往另外一個地方。

    林華勇教授嚴肅的提出不能有任何異議,最跳的黃澤洋也低頭閉上了嘴,他知道再敢有什么異議,丟人的會是整個中大……

    “你好,我是中山大學中文系的學生,我們正在采風,想了解了解這里……”

    陳舊踅摸了個機會,主動找到坐在籬笆里面的村民問道。

    “哦呦,原來你們是大學生啊。”婦女很熱情的道。

    陳舊微笑著點頭。

    “你這伢子生得蠻有禮貌,看著就招人喜歡,想聽什么我跟你說。”年輕婦女說著就有一種看女婿的眼神甩了出來。

    明明從陳舊的角度來看,這位熱情的村民年紀絕對沒超過30!

    陳舊張了張嘴,最后笑著道:“您說什么我聽什么,不挑的。”

    他知道這次又失敗了。

    這還是他觀察了超過五分鐘,覺得會有故事的人,事實證明,他的觀察能力跟閱讀理解能力一樣,并沒有達到滿分的標準。

    之后陳舊一直在嘗試的路上失敗。

    傍晚一行人到了永州,下榻在某酒店,林華勇安排完以后,大家各自散開。

    看出陳舊心事重重的狀況有所嚴重,應付著早早的吃了晚飯,到房間后就說想睡覺,正好于城看到酒店宣傳冊上頂樓是個文化休閑場所,便硬拉著陳舊上了頂樓。

    “走啦,喝點茶,千秋大業一壺茶!”

    ======

    今天盡量有兩更,吊完水沒多久,而且……今天生日……MMP。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