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195章 好男人,惡與善(求訂閱)

第00195章 好男人,惡與善(求訂閱)

    任川竟然突然消失了。

    這讓楊學武非常的生氣,如果任川在他們眼皮子底下消失了,那么他們警察可就真的成為了一個笑話了。

    此時,方木就在附近,當得知消失的時候火速的趕來。

    律師事務所的老板道:“任川告訴我他要辭職,我還安慰了他一翻,我告訴他不用這么著急辭職,我們會留著他,我……。”

    通篇的費話。

    方木出來后朝著其中一名警察說道:“查一下監控,這律師事務只有一個門,那么這任川肯定還在這里,去調一下監控,然后看看衛生間。”

    大家挨個的尋找,最終在一個倉庫里邊找到了任川。

    砰!

    楊學武直接一腳把門給踹開了,朝著里邊握著手機的任川走去,然后一把拽住他的衣領:“你他媽什么意思?玩我們是吧。”

    任川這個時候神情有些尷尬的說道:“我不小心摁到的,我來倉庫是……”

    “你給我閉嘴,我告訴你,下次你要是再這么玩,你就等著被城市之光弄死吧。”

    楊學武直接推開了任川,然后其它人也把兩人攙扶開。

    一旁的方木并沒有說什么,他向楊學武示意一下,然后兩人一起離開了事務所,另外兩名警察則負責任川的安全。

    “媽的,真把我警察當傻逼了嗎?明擺著不相信我們想要試探一下我們的反應能力。”

    楊學武難掩怒意:“簡直就是一個垃圾。”

    “行了,少發點牢騷吧,我們還是想一下怎么抓住城市之光吧。”

    方木微微搖頭說道:“這個任川是我們的一個魚餌,我們想要誘捕城市之光,那么就必須的想辦法保護任川。”

    同一時間,林振東并沒有直接前往重案組,相反他自己做了一些調查。

    米楠就是電影里的米楠人設,和里的人設半毛錢關系都沒有。

    中,米楠同樣有著悲慘的經歷,她在大學的時候認識了網友,結果和人線下見面的時候被囚禁了起來并成為非法代孕的器皿,總之是各種的慘。

    咋說呢?

    在被方木救了之后其實也懷孕了,然后還是做了人流。

    里,廖亞凡就拿這個刺激過米楠,表示最起碼自己是替方木第一次生孩子。

    說起這個,電影和里的廖亞凡人設并不一樣。

    電影里,廖亞凡是李一強x幼女案的受害者,廖亞凡的父親收了李家的錢,在耗時一年審判中當場返了供,李一被放了之后廖亞凡的母親瘋掉了,廖亞凡得了抑郁癥,自殺了兩回,方木提出照顧廖亞凡,并安慰她等她長大就結婚。

    至于中則要復雜一些,廖亞凡在母親孫梅去世之后被送往了福利院,方木經常偷偷的給趙大姐和院長錢,算是照顧一下廖亞凡,但因為天使堂面臨被拆遷,擔心自己沒有地方可去的廖亞凡想跟方木在一起。

    做女朋友也無所謂。

    可當時看著小小年紀的廖亞凡如此說法,方木當然無情拒絕。

    就這樣,廖亞凡想要離開,剛巧她有個朋友叫楊展,然后兩人相約一起離去,可當天楊展失約了,為此廖亞凡一人離開。

    然后自然遭遇了很多事,比如被人睡,比如乞討,抽煙,犯罪等等。

    最終在一次犯罪的時候被人抓住,然后遇到了方木。

    悔恨交加的方木選擇想要照顧廖亞凡,那句‘我們結婚吧’脫口而出。

    當然,事后方木自然不知道如何處理感情,只能逃避,再逃避。

    可以說《心理罪》中方木性格復雜,情感缺點也很多,屬于悲慘的主角了,原著中,廖亞凡死的同樣讓方木悔恨不已。

    因為他誤會了廖亞凡,甚至說方木悔恨的原因是他沒有給廖亞凡這個可憐的女孩以信任,最終方木都沒有來得及說一句對不起。

    至于電影中的廖亞凡要更懂事一些,當方木查案的時候廖亞凡還讓米楠陪著方木,這個在原著中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廖亞凡恨不得米楠和方木老死不相往來。

    那么林振東現在要做的就是需要查一下,米楠、廖亞凡等人的走向問題。

    電影和原著的差別還是很大的。

    比如邰偉這個角色,在《心理罪之城市之光》電影版里就沒有,直接把他的屬性分給了楊學武了。

    下午6點,林振東坐在咖啡廳里開始算計著自己怎么做。

    一切都已經清楚明了。

    這個副本比林振東想象的要復雜一些。

    《心理罪之城市之光》的電影版把原著的整體脈絡給改掉了,本來江亞和方木是互相不認識的,可是電影里江亞是因為方木才要做城市之光,他做的一切都是沖方木來的。

    至于江亞的妻子沒有什么戲份,就是那個裝植物人的魏巍。

    可以說電影版可能因為時間的關系把這個人物給刪除了,但是在林振東看來這個人物才是整個《心理罪之城市之光》的靈魂人物,甚至沒有她,整部電影的bug顯得就有些太多了。

    在林振東看來,魏巍才是真正的大boss,當初在看完《心理罪之城市之光》的時候,林振東還并不覺得什么,因為對于電影來說,方木不死才是應該的。

    可是電影的bug太多了,而且方木是開了外掛才不死的。

    但是后來看《心理罪之城市之光》的時,林振東同樣覺得有些不解,因為這完全看不出來方木到底怎么活下去的呢?

    直到他看了《心理罪之城市之光》的那篇番外,那番外把一切都講的透透的。

    一切都是因為魏巍。

    這么說吧,魏巍把方木救了出來,然后魏巍同樣把那縷光給熄滅了,但是她同樣點燃了一束光。

    城市之光不應該是江亞這樣的人。

    城市之光需要的是方木這樣的人來守護。

    就因為這樣,魏巍用了調包的計劃把方木給救了出來,至于替方木死的就是朱志超。

    之前林振東還覺得朱志超這個人物有什么用呢?

    直到看了番外才明白原來這是一個巨大的鋪墊。

    甚至朱志超因為診斷而沒有死同樣是因為魏巍救了他一命。

    當初朱志超的心理醫生不是別人,就是魏巍的男朋友,孫譜。

    這么說吧,當時看到這里的時候林振東真的是震撼的,他佩服作者雷米的布局能力,甚至再回想鄧超這版里,阮經天飾演的江亞老板魏巍那可憐的戲份。

    真是讓人好失望啊。

    好嘛。

    林振東覺得系統這一次是要替自己彌補失望啊。

    因為他剛剛給李田打了電話,這個副本里江亞并不是方木的同學,這個副本里江亞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

    再說直白一點,就是狗蛋冒用了江亞這個人而已。

    同時這個副本里并沒有李一的強幼女案,廖亞凡同樣是原著里的廖亞凡,警隊的很多人都知道了,方木要跟廖亞凡結婚了。

    那么,瘦子之前說的就不存在了,楊學武應該對米楠是十拿九握了吧。

    一切都縷順了。

    可是縷順并不代表著事情就可以放下心來了。

    難道讓林振東現在告訴方木去自己已經看穿了一切??

    其一,證據呢?

    其二,以方木那樣的妖孽,他憑什么信你一個反電信詐騙中心的人?

    你能告訴他我是無穿越來的嗎?

    別逗了。

    “當務之急,還是先見一下方木吧。”

    林振東想了想說道。

    同一時間,任川堅持要跟方木私聊。

    “您能不能告訴我這個城市之光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

    任川望著方木問道。

    “男性,年齡25歲到35歲之間,身高在170至175厘米之間,體重在75到80公斤。”

    方木一開口,任川開始仔細的聽著,因為這關系到他后續的一些打算,結果聽著方木說完這個不坑聲了,這讓任川微楞:“下邊呢?”

    “沒有下邊了。”

    “什么意思?就這么點資料?”

    “沒錯,現在只能告訴你這些資料。”

    方木輕輕點頭:“也許等將來會有更多的資料。”

    “什么時候?”

    任川喝了一杯酒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失控的說道:“難道等城市之光把我干掉嗎?”

    方木沒有說話,默默的吸著自己的煙,也不看任川。

    此時自知失態的任川尷尬的又喝了杯酒,然后道:“抱歉,我情緒有點失控,但請你理解我一下,等死的滋味……太他媽不好受了。”

    “我理解你,但你放心,你死不了,這么多警察保護著你呢。”

    方木認真的朝著任川說道:“只要你服從我們的安排,不要再自己打那點小99,我保證你絕對不會有事。”

    一句話拆穿了任川今天試探警方的行為,好在到了這個時候了,任川臉皮也太聰明,他委屈的說道:“可是我就搞不明白了,這個城市之光為什么要殺我?我自己把身邊的所有事情都縷了一遍,是,我是挺招人恨,也做過一些招人恨的事,但我從來沒有犯過法啊,而且我做的這些事也不至于殺我啊?”

    “你難道真不明白?論壇的投票你沒看?”

    方木抬頭朝著任川問道。

    “真的就是因為這么一個判決??”

    任川瞪著通紅的眼睛說道:“那我他媽的比竇娥還冤啊。”

    是的,律師任川很冤枉,因為這個判決他根本就做不了主,判決是審判委員會定的。

    在今年有家權威法制刊物發了一篇文章,叫做《司法活動不應被社會輿論所綁架》,法院天天組織法官去學習,一再強調不要被輿論所左右。

    必要的時候可以跟輿論說不。

    齊媛的案子正好趕上了,社會輿論也大,所以上邊想拿這個案子開個刀。

    這個你說任川委屈不委屈?

    他望著方木道:“就是真要弄死也得弄死那老太太或者她兒子啊,為什么要殺我?”

    說著,任川又猛喝了一口酒。

    “別喝了,你放心,我跟你說過了,只要你配合我們的工作,我保證你不會有任何事情。”

    方木朝著任川說道:“你保住命,其它的事情我們來做。”

    被方木這么勸,任川稍稍放松一點了,他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方警官,你覺得城市之光下一步會怎么做?”

    “城市之光是個追求轟動效應的人,他在網絡上發布投票貼,其實也是一種享受這種轟動效應的人,既然這樣,他肯定會選擇一些公開的場合,我相信,只要你配合我們,減少公眾場合,那么他就拿你沒有任何辦法。”

    方木朝著任川說道:“如果我們這么多人都保護不了你,你覺得可能嗎?”

    一句話讓任川放下心來。

    同時,林振東來到重案組想要找方木,結果被告知方木不在重案組,他在任川的家里。

    既然這樣,林振東問了任川家在哪里,就準備自己開車過去。

    就在這時,林振東的電話響了。

    韓亞楠。

    自從上次的事之后,韓亞楠已經好久好久沒有給他打過電話了,或者說根本沒有聯系,再加上林振東去泰國臥底,兩人自然更斷了聯系。

    今天這怎么突然打過來電話了?

    “林振東,你在哪里呢?能不能來醫院一趟,我是真的沒有任何辦法了,否則我不會給你打電話。”

    韓亞楠語氣帶著哭腔的說道。

    “恩?你別急,出什么事了嗎?”

    林振東聽得韓亞楠的哭腔示意她稍稍平復下心情,問了一下她究境怎么回事。

    可電話里韓亞楠就是一個勁的哭,只希望林振東能來一下,電話里說不清楚。

    “好,我現在過去。”

    林振東想了想準備過去看看。

    不管怎么說,韓亞楠是一個好女孩,兩人做不成情侶,但哪怕是朋友,就不是朋友,如果一個陌生人有事情了林振東也會忙。

    不為別的。

    只因為林振東的身份。

    他是警察。

    20分鐘后,林振東來到了東海德光醫院。

    直接來到了韓亞楠所在的護士站,這時林振東看到現場亂成了一團了。

    “你個死變態,就是你,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韓亞楠哭著說道:“你就不能放過我嗎?”

    “親愛的楠楠,你誤會我了,我沒有偷拍你,我是光明正大的拍你,因為在我看來,你就是我心目中的鞏俐,我心目中的章子怡,我心目中的詩詩……”

    身穿著病人服的男子深情款款的說道。

    不等林振東上前,一個男人出現了。

    望著這個男人,林振東楞住了。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