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184章 詐騙之路,重金求子(求支持)

第00184章 詐騙之路,重金求子(求支持)

    “有消息了?”

    林振東臉上露出興奮的神色:“怎么一個情況?”

    “你上次不是一直讓我盯著林阿海和劉麗芳嘛,然后我就設置了一個小程序,只要在國內,這兩人用的是真實身份證購任何票的我都能收到消息。”

    李田朝著林振東說道:“就在剛剛,我收到了消息,劉麗芳到了香江,這是她乘的航班的信息,你看是不是她?”

    說話間,李田已經把劉麗芳的證件照拿了出來。

    看著那熟悉的樣子不是劉麗芳還是會有誰呢?

    “這是你喜歡的女神嗎?”

    李田朝著林振東問道:“不錯,長的挺漂亮呢,難怪東哥你對其它女人沒有什么想法啊。”

    “想哪里去了,這是罪犯好不好?”

    林振東有些無語:“你是不是泰迪?看見一個女的就說是女神?”

    李田嘿嘿一笑:“東哥,這話就沒意思了,你自己看看嘛,這劉麗芳像不像桂綸鎂?”

    “行了,做事吧。”

    林振東搖頭說道:“把她的信息給到香江那邊,就說她有可能會實施詐騙。”

    “詐騙???”

    李田有些錯愕:“這么漂亮的妹紙搞詐騙?搞哪類型的?重金求子??”

    “不清楚。”

    林振東表示自己也不理解。

    按照電影里的劇情走向來說,可以說在香江是劉麗芳的轉折點,因為這是她跟林阿海開始詐騙的地方。

    香江軒尼詩道。

    對于劉麗芳來說,她應該從單純的少女被林阿海調教成了心狠手辣的女騙子。

    但也可以說是劉麗芳悲劇起始的地方。

    因為她對于香江軒尼詩道有很深的感情,所以她的執年就是回到軒尼詩道,甚至是把房子買在軒尼詩道。

    當然,電影里丁小田和臥底小兔的二逼行為咱就不說了,甚至對于劉麗芳來說,當她知道小兔是臥底的時候又怎么可能放過她?

    不知道這兩人會怎么詐騙?

    林振東先讓李田向香江那邊示一下警,但是你無憑無據的說人家詐騙,香江那邊也不會信的。

    為此,林振東找到了譚烈,把情況說了一翻。

    “你說這個劉麗芳會是詐騙犯?”

    譚烈微微皺眉問道。

    林振東輕輕點頭:“是的,或者說有即將成為詐騙犯,而且是一個巨大的詐騙犯,她和她的男朋友林阿海我認為以后會是我們的主要對手。”

    譚烈倒是從來沒有想到林振東竟然會表現出這樣的一面,因為最近的案子林振東表現的都是非常的有信心的。

    “你認識這兩個人?”

    譚烈不解的問道:“或者說你了解他們?”

    “我之前調查過,而且我對這兩個人的了解并不算太深,譚隊,你可以當作成我的分析,不過我個人覺得這兩個和我們目前查的寶島詐騙將是我們最大的對手。”

    林振東開口說道:“因為在我看來,林阿海的一些詐騙都是取自于寶島,他們的村子應該之前只是替寶島來詐騙掙錢,但現在,他想出來單干。”

    不得不說,林振東猜測的不錯。

    同一時間,香江。

    林阿海這個時候意氣風發,因為他剛剛憑借著話術做成了一筆生意。

    銀行卡進賬5萬塊。

    “這,就這么容易??”

    酒店里,劉麗芳望著銀行卡的數字嫩嫩的臉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50000。

    今天可以說對劉麗芳來說是人生價值觀重新塑造的一天。

    她跟林阿海是情侶,但劉麗芳對林阿海的了解并不深,她是在酒店當服務員的時候,收拾林阿海住過的房間發現幾部林阿海遺落的手機,然后趕緊按照林阿海入住酒店留下的電話通知他。

    就這樣,一來二去,兩人算熟悉了,結果一聊天,兩人還都是一個地方的。

    老鄉見老鄉,床上來一槍。

    兩年的交往,劉麗芳是幸福的談著戀愛,她想的很簡單,努力的工作,攢錢,將來她跟林阿海能夠在市里買一套房,安個家,然后生兩個小娃娃。

    為此,劉麗芳在市里當服務員一個月1000塊,她基本上每個月能存800塊,畢竟酒店服務員是管吃管住的。

    這么說吧,劉麗芳是正兒八經的和林阿海談戀愛的。

    可林阿海不是。

    他一直以來都是一個有野心的人,但是對于他這么一個沒有資源、沒有人脈的普通人來講,他想要靠正道不可能了。

    各種權力的尋租也壓根輪不到他。

    加上林阿海村里有人被寶島的人招聘用來進行電信詐騙,林阿海也跟著干了一段,然后他萌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憑什么他們要給寶島人打工?

    自己為什么不能當老板?

    從那開始,林阿海開始了系統的學習當中,他人聰明,又懂得鉆研,最終決定單干,可是他需要一個信任的人,這劉麗芳正適合。

    今天來香江,林阿海就跟劉麗芳進行了攤牌,在攤牌前給劉麗芳先上了一課。

    5分鐘的時間,5萬塊到手。

    這還不算,稍后林阿海又打了六個電話,有三個電話詐騙成功。

    10萬塊到手。

    和那種小打小鬧不一行,林阿海要干就干最猛的,于是在一邊系統著學習著知識,一邊觀察了劉麗芳兩年之后,林阿海決定在今天正式的和劉麗芳一起上船。

    “天吶,這,這,這太不可思議了。”

    劉麗芳望著銀行卡里又進的三筆巨款徹底的價值觀崩塌了。

    什么勤勤懇懇?

    什么腳踏實地?

    什么不要好高騖遠?

    什么只要努力攢錢就能過上好生活?

    這些觀點在今天之前,劉麗芳相信,也無比的確認,一個月存800塊錢,那么一年就能存9600塊,這讓劉麗芳就覺得很了不起了。

    但誰能想到呢?

    就今天,林阿海用了1個小時,7個電話真的妝掙了15萬塊。

    這幾乎相當于她差不多16年才能掙到的錢。

    然而林阿海只用了1個小時。

    “芳,我們兩個人一起努力,然后等咱們干個幾年,存夠了錢,我們就退休,到時候我帶你去環游世界,我們就在這里,就在這軒尼詩道結婚,我要把所有的明星都請來為你站臺。”

    林阿海深情寬寬的朝著劉麗芳說道。

    而此時的劉麗芳已經是感動的哭的哇哇的了。

    接下來一段時間,林阿海開始教劉麗芳如何搜集資料,分析客戶,找到切入點,還有具體實施方案,這些細節林阿海是教的相當盡心。

    兩人開始了詐騙之路。

    這一切,林振東并不知道,他只知道香江那邊回饋的消息是劉麗芳沒有任何的犯罪證據,而且也沒有辦法抓人。

    再然后,劉麗芳消失了。

    “沒有她的信息了嗎?”

    反電信詐騙中心,林振東朝著李田問道。

    “沒有了,酒店在昨天就退了房,然后航班等都沒有劉麗芳登記的,我用照片也重新搜索了一下,同樣沒有。”

    李田認真的說道:“東哥,我現在相信你說的了,這家伙肯定是一個騙子,而且我懷疑她說不定已經通過假的身份離開了香江,否則不可能一點資料都查不到。”

    “行了,說這么多有什么用?趕緊做事吧。”

    林振東有些好笑:“不過你還得繼續盯著,我有預感,估計用不了多久我們就會和他們碰面了。”

    目前的電信詐騙基本上都是處于很難破案、資金也比較的難追回的情況,但是誰也沒有想到的是反電信詐騙中心成立以來,憑借著多方的配合,如今國內的電信詐騙反倒逐漸的在降低了。

    茂白、豐縣、峰縣這三處的電信詐騙村也基本上都被掃了一圈了。

    當然,這并不能說大家就可以放松了。

    因為國內的八大重災區里還剩下5個。

    這5個林振東很期待下一個是啥。

    重金求子。

    林振東沒有想到竟然是這一個。

    報案的是一名叫做肖千超的男子,他是在半個月前看到了網上的一則消息,說一個少婦表示自己丈夫因為意外不能生育,為了繼承龐大的家業,然后想要尋求高智商的男子共孕。

    只要通話滿意,就給匯定金50萬,如果有孕再重酬100萬。

    一聽這個,肖千超就撥通了電話,電話那端的聲音可以說相當溫柔,僅僅聽著都讓沒談過戀愛的肖千超心都化了。

    然后加上了QQ,肖千超發現對方發來的照片真的好美,好胸。

    最重要的是電話那頭說的是香江普通話,有時說幾句粵語更讓肖千超相信了。

    一來二去,肖千超被迷的神魂顛倒,對方說什么重禮節,肖千超打過去了1000塊錢送玫瑰花以表示誠意。

    這還不算,對方說有律師會聯系肖千超,因為這事需要保密,需要雙方都不造成太大的影響。

    一環一環的顯得相當真實。

    然后肖千超同樣信了,他和一個自稱是姓王的律師聊了一些,把自己的家庭、身體、有無犯罪記錄說的頭頭是道。

    然后那邊說訂金需要手續費,50萬的手續費就5000塊,肖千超也匯過去了。

    這還不算。

    那邊說每天都有人要她飛來飛去,擔心被騙,于是肖千超在少婦溫柔的聲音下,又匯了1000塊誠信金,3000塊的機票等等。

    前前后后,五天的時間,肖千超就仿佛是失了智一般的被騙了3萬塊。

    是不是傻?

    “你說你怎么想的??”

    趙小聰望著肖千超無語的問道:“虧你還是復旦畢業的呢,還高材生呢,這么簡單的騙局都不清楚?”

    “不,趙警官,你錯了,我來不是報案社個的,小倩不會騙我的,她肯定是出什么事了,你們趕緊的聯系一下香江那邊的警察。”

    肖千超打斷了趙小聰的話:“小倩那么單純可愛,她說不定被誰給騙了呢。”

    “醒醒,你看看,是這張照片嗎?我來告訴你,這張照片是韓國的女星全智賢,我說你難道就不知道上網查一下嗎?”

    趙小聰有點無語的說道:“還小倩?你還寧采臣呢?”’

    “不,不會的,你騙我,警官,我知道你自己沒有小倩好看,你就這么說她,什么全智賢?我根本就不認識,我說你們警察難道不是為人民服務的嗎?你怎么能這樣?”

    肖千超突然有點憤怒:“我不管,你們趕緊幫我找一下小倩,一定要找到她,我要知道她安全,否則我要投訴你們。”

    趙小聰:“???”

    她這個前一段剛被林振東、鄭倩、譚烈等讓她有同理心,所以趙小聰盡可能的讓自己對受害者同性。

    可面前這貨,她真的同情不起來。

    “行,你等著。”

    說著,趙小聰直接站了起來出來了,她來到了林振東的面前:“東子,還是你來吧,這家伙完全的就是一傻蛋,我不明白這樣的人是怎么考上復旦的?這智商在高考的時候就應該篩選下來。”

    “小聰,前幾天和你說的白說了嗎?對受害者要尊重,要有同理心。”

    鄭倩站了起來說道:“走,我跟你一塊去做筆錄。”

    譚烈也道:“對,小聰,你這個脾氣要改一下,雖然鄭政委脾氣不怎么地,但她對受害者,對人民群眾還是非常不錯的。”

    鄭倩沒好氣的說道:“譚隊,我謝你。”

    半個小時后,鄭倩怒氣沖沖的回來了:“冥頑不靈,冥頑不靈,這簡直就是情商為負數的傻子,書呆子,上大學白上了,只會讀書。”

    辦公室里,眾人也有些懵逼。

    “什么情況??”

    保劍也有些錯愕:“倩姐,你怎么也這么生氣?”

    后邊跟著的趙小聰強忍著笑意說道:“這肖千超一聽倩姐的名字就開始語帶惋惜的說倩姐怎么也叫這么一個名字,說什么只有他家的小倩配得上那個名字。”

    “噗。”

    李飛一口水噴了出來:“這哥們……肯定做的不對,咱們倩姐怎么了?那長相放十年前也是我們警隊的一支花。”

    “等等,李飛,為什么要放十年前?我才30來歲,就已經很老了嗎?”

    鄭倩語帶不善的說道。

    “行了,東子,你去審一下。”

    譚烈朝著林振東說道:“這重金求子的案子確實不適合女同志去審。”

    林振東站了起來,他剛剛聽得趙小聰和鄭倩兩人說完心中就有數了。

    他不認為這肖千超是個傻子。

    相反,林振東覺得這貨應該是個聰明人,只是一時迷了心罷了。

    “怎么?我是報案人,你們可以稱我為受害者,但你們這些警察就這么做的嗎?這是對我三堂會審嗎?”

    看見林振東后,肖千超神情有些激動的說道。

    “行了,別嚷嚷了,也收起你那深情的把戲吧,你真對那什么小倩如此深愛,你來報什么案?你繼續等著貴婦去不就得了?”

    林振東微微擺手:“被騙不丟人,下次注意別想著沾便宜,不說重金求子,以后談網戀也要注意,別以為對方夸你幾句就上天了,你以為網線的另一端是美女還是摳腳大漢?這年頭,女裝大佬了解一下?”

    肖千超:“我??”’

    “我看了一眼筆錄,基本上你了解的都差不多了,我再問你一下,是你主動聯系的對方到家沒是對方聯系的你?說實話。”

    林振東望著肖千超說道:“別給我說在網上隨意找的,這話你騙騙別人還行,就別在我這說這話了。”

    肖千超感覺自己全被林振東看穿了。

    是。

    他來報案的時候就知道自己被騙了,但是他不想承認,如果承認的話豈不是證明自己是個蠢貨?

    是無能?

    其實很多受害者都這樣,被騙之后就不想承認。

    林振東有個朋友,網戀了快一年了,天天給對方噓寒問暖,就像舔狗一樣,結果去找對方被坑了3萬塊。

    原來對方是個酒托。

    回來后這朋友依舊表示那是真愛,強行給自己挽尊。

    有個屁用?

    30分鐘后,肖千超做完了筆錄,林振東讓肖千超回去等消息,離開時,肖千超有些擔心的說道:“警官,這事能不能替我保密?”

    “放心吧,我們警方不會泄露你的隱私的,回去等消息吧。”

    林振東微微擺手說道。

    待得肖千超離開后,林振東來到了李田的面前:“來活了,照著這個肖千超說的,先聯系一下這個QQ群的群主,我懷疑他應該也是一個菜商。””

    “怎么回事??”

    其它人也把目光望向了林振東。

    “是這樣的,其實肖千超沒有說實話,他壓根就不是像他說的那樣在群里聊天得知的,他是在一個相親群里知道的。”

    林振東笑呵呵的說道:“大學畢業,人際關系單薄,又沒有多少情商,技術宅男,還夢想著有女人的陪伴,這樣的人正好是‘重金求子’騙局的最佳人選。”

    李飛皺眉說道:“可是這跟群主有什么關系呢?”

    “據肖千超說,這個群主經常組織他們進行相親活動,但是每一次都失敗了,每一次相親時女的都不一樣。”

    林振東微微搖頭說道:“最重要的是群主讓群里的人把自己的詳細信息都寫下來,這說明什么?”

    “這也說明不了什么啊。”

    其它人搖頭:“相親群這樣不很正常嗎?”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