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141章 真相到底是什么?

第00141章 真相到底是什么?

    如一開始預料的那般,面對著說自己是殺人犯的事實托尼的老婆是否認的。

    她甚至指責警方不去查誰是殺害自己老公的兇手,竟然反而過來說自己是殺人犯。

    然后接下來面對著高強度的審訊,托尼老婆開始逐漸的招架不住了。

    終究不是專業的。

    尤其又是第一次殺人。

    最開始,托尼老婆是不承認的,她聲稱自己當天晚上一直在家,根本就沒有時間,她的婆婆可以作證。

    可是林振東卻是調查了托尼家和思諾家的必經之路所有監控,甚至各種小道也都查了一翻,雖然托尼老婆那天晚上非常的謹慎小心,但她還是在某條路上露出了身影。

    當一件事露出了破綻之后,后邊的事就非常好解決了。

    “是,我承認我殺了思諾的爸爸,但是那并不是因為你說的什么交換殺人。”

    托尼老婆頹廢的說道:“我挺感謝亞(思諾媽媽)的,因為她經常的開導我,可是我卻又不敢面對她,因為我時刻想著殺死她老公。”

    “為什么??”

    林振東微微皺眉:“據我所知,你跟她老公應該不認識吧,為什么要殺他呢?”

    “因為我的侄子攀。”

    托尼老婆開口說道:“我就這么一個侄子,可是卻被平易給毀掉了,你說難道他不該死嗎??”

    “恩??”

    林振東一愣:“怎么回事?”

    這個時候,托尼老婆說了一件事,這件事其實同樣跟校園欺凌有關系。

    托尼老婆的侄子攀和雨都是差不多屬于那種老實看起來比較好欺負的人,作為教導主任的平易最煩的就是校園欺凌。

    因為攀的學習更好,比較惜才的平易看著攀的弱小便帶著他一起學習劍術,然后告訴攀強身健體。

    結果沒有想到的是恰恰因為學習了劍術,在一次的沖突中攀刺死了兩個人。

    這件事當時沒有鬧太大,也壓了下來,然后正因為有了攀的前車之鑒,平易后邊才不敢讓學生們學什么武術之類的,才又造成了雨的再一次欺凌。

    此事已經過去了一年半了。

    舊事重提。

    托尼老婆臉上的悲痛之色不是假裝的,她朝著林振東說道:“你說平易難道不該死嗎?”

    “他的教育方式是不對,但是他真的不該死啊。”

    林振東有些苦笑。

    這其實就是一道無解的題。

    校園欺凌很多時候真的是無解。

    不管是在泰國,還是在別的國家,都是如此。

    對于老師來說也很難,你說,平易不是一個好的教導主任嗎?

    他是管了學生,管了孩子,只不過方式不對。

    但是如果老師什么都不管,那出了事必須得背鍋。

    這個話題真的是無解的。

    可不能因為這個就把老師給殺了吧。

    審訊結束,托尼老婆被關了起來,可是事情并沒有結束。

    “大林,你怎么看?”

    陳浩皺眉說道:“你相信托尼說的殺人理由嗎?”

    “我不相信,還是那句話,這個世上是有意外和巧合的,可是如果巧合太多,那肯定是人為的。”

    林振東微微搖頭:“這樣吧,我再去調查一下思諾媽媽,看看她那天中午在做什么?”

    一開始林振東是想著再跟蹤思諾媽媽幾天,確認一下她跟鄭高的關系。

    可是現在看來必須提前問一下了。

    托尼老婆的供詞讓案情變得更加的撲朔迷離了起來。

    林振東想不明白,到底這托尼說的是真是假。

    “你去學校找副校長問一下攀的事情,雖然已經過去了一年半,但是我相信那個副校長對這件事肯定不會忘記的。”

    林振東朝著陳浩說道:“咱們兵分兩路。”

    可就在這個時候,林振東卻是接到了思諾的電話:“我們聊一聊。”

    “好。”

    林振東輕輕點頭:“行,一會兒見。”

    兩天沒見,思諾的臉色越發的蒼白了起來,黑黑的眼圈顯然沒有睡好覺,頭發凌亂也沒有打理,整個人看起來異常的頹廢。

    但惟一不變的是眼神,相比較從前更加的犀利了起來。

    “你們調查出結果了嗎?”

    思諾望著林振東悶悶的說道。

    “目前出了一點,我們已經把托尼老婆給控制了起來,她也承認了自己殺害你爸爸的事情,她說是因為你的父親……。”

    林振東并沒有對思諾隱瞞調查。

    “就這些??”

    思諾望著林振東問道。

    “是的,目前就這些,但是我們也沒有全信托尼老婆的供詞,目前還在調查中。”

    林振東輕輕點頭,他猶豫了再三還是沒有告訴思諾母親的事。

    那天,在懷疑思諾殺死自己父親的時候,離開的剎那林振東其實有點懊悔,因為思諾終究是12歲的孩子。

    妖孽也罷。

    大魔王也罷。

    她對自己父親的愛是真的。

    既然這樣,在事情沒有明朗的時候,還是先不要說了。

    可誰知思諾突然說道:“是我媽媽殺死的我爸爸。”

    “恩??”

    林振東一愣:“你說什么?”

    “我說是我媽媽殺死我爸爸的,她一直都看不起爸爸,覺得爸爸是個窩囊廢,覺得爸爸不能帶給她更好的生活,覺得爸爸反正沒有任何的優點,從我記事起,媽媽就一直嘮叨爸爸,一遍一又遍的傷害著爸爸的自尊。”

    思諾仿佛想起了痛苦的回憶一般:“在家里,爸爸沒有任何地位,我也不招媽媽待見,我認為她……我認為她是自私的,既然不喜歡孩子,為什么要生我呢?”

    林振東望著思諾說道:“有的人啊是不配為父母,有的人是不知道怎么當父母,畢竟父母是這個世界上不需要通過考試就能夠當的。”

    “是啊,我媽媽屬于前一種,她不配當父母,我爸爸屬于后者。”

    思諾嘆息一聲說道:“那么,你不要告訴我你現在不知道整件案情的來龍去脈。”

    “交換殺人,相信你也看出來了,托尼老婆和你媽媽兩人對各自的老公不滿,然后她們兩人選擇了如此做法。”

    林振東望著思諾說道:“其實托尼老婆的殺人動機我可以推測的出來,但是你媽媽我總是覺得她不應該那么做。”

    說到這里,林振東停頓了一下說道:“還有一點疑惑,那就是這兩次殺人前后挨著,讓人不聯想到一起都難,但是不管是案發現場還是殺人手段都是相當的干凈利落,有一點矛盾。”

    “呵呵,我媽媽啊,她可能迫不及待了吧。”

    思諾說起自己的媽媽非常的憤怒,甚至是嫉恨,但同時卻有那么一點點哀傷:“為什么呢?她要是有喜歡的人,她直接和爸爸離婚不就行了嗎?她為什么要這么做呢?”

    說著,思諾哭了出來。

    林振東給思諾遞了紙:“現在具體怎么樣還要再調查,一會我就會去超市找你媽媽再調查一下,到時就知道了。”

    “其實我想過殺了我媽媽。”

    思諾抬頭說這話的時候異常的平靜,甚至臉上還掛著淚痕,仿佛真的化身惡魔一般。

    但緊接著思諾卻是搖頭說道:“可我做不到,我媽媽不是一個合格的媽媽,但她即沒有打罵過我,也不像劉琳媽媽那樣虐待過我,甚至在我父親去世后,她開始給我做飯了。”

    做不到。

    思諾做不到。

    而林振東卻是輕舒一口氣,因為這代表著思諾還不算黑化到底。

    其實拋開思諾是大魔王這個最開始的標簽,現在的她只是一個12歲的小女孩。

    父親被母親找的人殺死。

    她又把母親給舉報了。

    “以后,我養你吧。”

    林振東突然出聲說道。

    “好啊,你養我吧。”

    思諾愣了數秒,然后也說道。

    她終究是一個理智成熟的孩子。

    送到福利院鬼知道會經歷什么,或者等待的又是什么。

    而對于林振東來說,他同樣不會讓思諾前往福利院。

    萬一那個戀童癖的貨在等著呢?

    拯救思諾林振東覺得完不成任務了。

    他要做的只是希望事態不要太不可控制。

    或者說,思諾可以是一個高智商的人,但不能是一個高智商而殘暴的人。

    說話間,陳海打過來了電話:“大林,我們調查了一下,那個副校長說了攀的事確實是真的,而且攀的父母在半年前去世了,這恐怕也是托尼老婆為什么要殺思諾爸爸的原因所在。”

    “行,我知道了,一會回去再說。”

    林振東輕輕點頭。

    掛了電話,還不等林振東說話呢,坤泰打過來了電話。

    聽著電話里的消息林振東臉色大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行,你先查著吧,我馬上過去。”

    林振東掛了電話,這一次,他望著思諾神色異常的復雜。

    有懷疑,有震驚,有心疼,有不解等等。

    甚至有一絲驚恐。

    思諾疑惑的說道:“怎么了?”

    “剛剛,坤泰打過來了電話,你媽媽在距離超市不遠路口因為神色恍惚,過馬路的時候被大貨車撞成了重傷,在送往醫院的途中不治身亡。”

    林振東的話還沒有說完,思諾手里的杯子掉在了地上,仿佛心碎的聲音。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