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138章我錯了嗎?

第00138章我錯了嗎?

    劉琳臉上有些錯愕。

    她不解的望著林振東:“大林哥哥,現在思諾的爸爸被殺了,你為什么不想著去尋找兇手反而來問我這個?”

    “呃?”

    林振東一愣,顯然被劉琳這個問題問的是措手不及。

    說來也對。

    按照正常人的套路來說,這個時候怎么也不可能去問這樣的問題。

    “我也是更好的了解事實,這是關于辦案的,你照實說就行。”

    林振東朝著劉琳說道。

    劉琳想了想道:“思諾很少給我提她父母的事情,她好像并不太喜歡自己的媽媽,倒是跟爸爸有點親,但思諾有一次說自己的爸爸太窩囊,具體什么事我也不知道。”

    簡單的聊了一下,劉琳知道的也并不多。

    “行了,今天就這樣吧,你回去吧。”

    林振東一擺手說道。

    劉琳遲疑了幾秒說道:“大林哥哥,我能把今天的事告訴給思諾嗎?”

    “可以。”

    林振東笑了起來:“這又不是什么其它事,而且你多陪陪思諾。”

    “恩,我知道,雖然思諾說你不是一個好人,但是大林哥哥,我知道,你是一個好人。”

    劉琳臨走前說道。

    這話讓林振東確實有點哭笑不得。

    他這邊一直覺得思諾黑化了,是個大魔王。

    那邊呢,思諾卻認為自己不是個好人。

    回到警局,陳浩道:“大林,我們查了一下,托尼和思諾一家根本沒有任何交際,也不存在相熟的交際圈。”

    說到這里,陳浩有點不忍的說道:“咱就別打擾托尼老婆和她媽媽了,問一次,她們痛苦一次,今天我走的時候,托尼媽媽哭著說我別來了,我們不去抓捕罪犯,卻偏偏的來打擾他們。”

    “恩,那看來確實是兩件案子。”

    林振東輕輕點頭:“思諾的媽媽怎么說?”

    “問不出來什么,關鍵是她說自己的老公平常除了學生就是學生。”

    一旁的李海說道。

    “走吧,我們去學校里問問。”

    林振東站了起來說道:“看看學校能不能給出一點線索。”

    32分鐘后,林振東帶著大B來到了學校,接待他的是副校長。

    “你要說遭受學生記恨那是肯定的,哪一個老師不是這么過來的,更何況趙老師還是教導主任,平常也比較的嚴厲,但是學生要殺?我個人認為不可能的。”

    副校長說著突然想起一件事:“不過有件事,不知道對你們有沒有幫助。”

    “恩?你說?”

    林振東朝著副校長說道。

    “在今年畢業的時候,有一個學生遭受到了其它同學的暴打,因為打的太狠連畢業照都沒有拍攝,這其中……。”

    副校長說完也是嘆息一聲:“不過我覺得這位學生也只是學學,況且老師有時候也為難,哪個學校都有壞學生,你不能不教育,但是卻也沒辦法說太多。”

    “這位學生的家庭住置在哪里?”

    林振東朝著副校長要了家庭地址。

    學生叫雨,住在離學校不遠的一個老小區里,父親是司機,母親是醫生,雨是學校里的好學生,可是學校有一些壞學生經常的勒索錢財。

    其中,好好學生雨自然也被盯上了。

    偏偏他又比較的膽小,勒索一次就給一次。

    有一次被教導主任平易(思諾爸爸)給看到了,極有正義感的平易選擇了教訓那些壞孩子,甚至逼著他們向雨道歉。

    還有就是平易告訴雨,如果他們再欺負你就告訴我。

    事情好似解決了。

    那幾個壞孩子甚至向雨道歉了,說以后再也不欺負他了之類了。

    平易感覺到很有成就感。

    他覺得自己是一個好老師。

    可是誰能想到畢業的時候突然雨被這些人暴打的鼻青臉腫,甚至連畢業照都沒有拍攝。

    事后大家才知道,原來平易每一次說這些壞孩子,這些壞孩子就變本加厲的欺負雨。

    這也是為什么雨的成績也并不好的原因所在。

    憤怒嗎?

    確實很憤怒。

    甚至雨最恨的是平易,在他看來,如果不是平易,自己根本沒有一點事情。

    林振東聽完也有些無奈。

    就拿他來說吧,曾經也在高中的時候被揍過一次,至于為什么被揍好像他也不清楚,但他并沒有告訴老師。

    告訴老師只會迎來更深的報復。

    校園欺凌很多時候就是這么來的。

    或許在雨的心中,他覺得平易只是為了他老師的尊嚴而已,甚至雨認為如果沒有平易,他不會被揍這么慘。

    其它的時候倒罷了,最后畢業他連畢業照都沒有拍攝。

    恨。

    畢業時雨咬牙切齒的說道:“我早晚要殺了你。”

    可僅僅只憑這個就能說是雨殺的人嗎?

    來到雨的家里,林振東說明了來意。

    雨的父母也都有些震驚,但是他們顯然對平易沒有什么好感:“如果不是他,我們家雨不會這樣。”

    好吧。

    經過調查,昨天晚上雨在家里睡覺,根本沒有出去。

    而且他也沒有做案的條件。

    林振東知道自己白來一次了。

    面前的雨根本不可能殺人。

    回到警局,林振東被局長叫到了辦公室里。

    “連續兩起案子,郭林,我要求你盡快破案,我不管你用什么辦法。”

    局長的壓力不小。

    這托尼死了就罷了,突然又死一位。

    先是警察。

    然后是老師。

    這媒體已經開始報道說什么這是有預謀無差別的進行報復了。

    兩起案子并沒有什么關系,但是媒體不管你那些,使勁的往里邊湊了。

    “托尼,平易,都是在家里被砍死,一個生前服用了催眠藥,一個生前是被麻醉劑給麻醉了。”

    “托尼和平易兩家并沒有任何的交際,那么難道只是偶然不成?”

    “不會,這個世間壓根就不存在什么偶然,更何況這背后還有一個思諾了。”

    “思諾,思諾。”

    ……

    林振東一遍又一遍的喃喃自語。

    思諾母親有非常完美的不在場證明,她是下班后就發現了自己老公被殺,然后第一時間報警。

    想一下,如果真的是思諾母親殺的,她完全的沒有任何的時間。

    現場沒有任何的指紋留下,而且鞋子穿著鞋套也檢查不出來什么。

    反偵查能力更是相當強。

    林振東朝著大B說道:“你盯著這托尼老婆有什么發現嗎?”

    “沒有,很正常。”

    大B說道。

    “行吧,大海,走,跟我去思諾家。”

    林振東微微搖頭說道。

    今天思諾的家里來的人不少。

    平易雖然嚴厲,可是人緣還是不錯的,突然去世也是引得不少的人來看望。

    大多都是華夏人。

    其中,思諾并沒有哭,神色有些蒼白,眼神看起來有些犀利,或者說是哀痛,但沒有人注意到她,所有的人都是在勸著思諾的媽媽。

    林振東來了之后人群散開。

    “警官,一定要找到殺人兇手,簡直太狠了。”

    “是啊,平老師多么好的一個人。”

    “沒錯,必須要抓住。”

    ……

    林振東朝著眾人說道:“行了,你們都散了吧,我有點事需要詢問一下。”

    待得眾人都離開了,思諾媽媽神情悲痛的說道:“郭警官,是不是有線索了?”

    “沒有。”

    林振東微微搖頭,然后說道:“我想和思諾聊聊。”

    “和思諾聊聊??”

    思諾媽媽臉上閃過詫異的神色,不過還是說道:“那行。”

    林振東站了起來:“思諾,我們去樓下的咖啡廳吧。”

    思諾悶悶的站了起來,跟著林振東的身后。

    來到了咖啡廳,思諾沒有說任何的話,就那么直愣愣的盯著林振東。

    這一下讓林振東有些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你是不是以為是我殺死的我爸爸?”

    思諾突然說道。

    林振東輕輕點頭:“我想過。”

    “為什么?”

    “因為你的妖孽,因為你在劉琳與巴頓兩件案子里扮演了角色。”

    “呵呵。”

    思諾突然笑了起來:“所以你就認為我是十惡不赦的人?連自己的親生爸爸都要殺?”

    “不,作為警察來說,我們看的只是證據,任何人只要有嫌疑就會被懷疑,況且,父殺子,子殺母,母殺女等等,這些并不是沒有。”

    林振東微微搖頭:“我還是一開始和你說的那句話,我從來沒有把你當孩子看,我只是把你當同齡人看,休說懷疑你了,我也懷疑過你的母親,你爸爸的朋友,還有之前威脅過你爸爸的雨等等。”

    思諾緊緊的盯著林振東,她嘆息一聲:“我暫且相信你的話,我想說的是我沒有殺我的爸爸,我怎么可能殺他,雖然他窩囊,雖然他永遠關心他的學生勝過關心我,雖然他不知道怎么和我溝通,但是他只能算是一個不合格的爸爸,我怎么會殺他?”

    說著,思諾臉上終于有了淚珠:“是,你是不把我當小孩看,可是你捫心自問,當你懷疑我的時候你真的是相信我多一點?還是懷疑我多一點?”

    說到這,思諾沒有等林振東回答繼續說道:“也對,你是一個好人嘛,我不是好人,我腹黑,可是我讓劉琳解救了出來,我錯了嗎?

    我讓巴頓叔叔去報仇,我錯了嗎?”

    林振東望著思諾突然說道:“所以,你終于承認了嗎?”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