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網 > 玄幻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133章 拿什么拯救你?(第四更)

第00133章 拿什么拯救你?(第四更)

    在巴頓死后,林振東讓大B調查過巴頓的關系圈里的所有女人。

    甚至林振東連卡塔安都調查過。

    但是他惟獨沒有想過思諾。

    因為思諾和巴頓一家沒有任何交集。

    甚至說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關聯。

    更何況在林振東的心里他始終覺得思諾并沒有完全黑化,哪怕是替劉琳策劃一翻,林振東也沒有往細里想。

    別的不說,父母健在的思諾怎么看都不像是要黑化的孩子啊。

    在‘席容容與納瓦’被殺案后,林振東就讓唐仁調查過思諾的父母了,挺正常的一對父母,屬于普通三口之家。

    這樣的三口之家,好好的一個孩子,你要說妖孽正常,可黑化大魔王林振東是不相信的。

    恰恰如此,思諾的父母被撞在林振東看來就是意外。

    你要知道,據醫生交代,思諾的父母被撞的很危險,渾身是血,差一點就掛了。

    這讓林振東去懷疑思諾?

    怎么可能?

    這個世界上是有好人的,但是以自己的父母為代價去做好事,這樣的人就是有,那也是千萬里挑個一吧。

    更何況林振東和思諾不認識,思諾哪來的信心向巴頓保證自己是個好人呢?

    而且巴頓一年前就已經策劃好了。

    那個時候,郭林還他娘的不是警官呢。

    你說,咋可能?

    從卡曼家出來,林振東的腦子很亂,卡曼女兒小菲的一句隨意的話讓林振東精神高度集中,百般確認后,林振東只能說自己的心好亂。

    巴頓一年前來到卡曼家里大鬧一場,然后跟卡曼一家斷絕了關系,可是卡曼的女兒依舊時不時的去找巴頓。

    恰恰如此,有次喝醉的巴頓突然說露了嘴,可也點到即止。

    小菲也早忘記了,這次還是因為看見郭林來送的東西才想起來巴頓叔叔曾說過的話。

    思諾。

    這一切都是思諾計劃的。

    林振東坐在咖啡廳里,整個人顯得有那么一點頹廢。

    是的,就是頹廢。

    他之前想的挺好,找到思諾,領養她,避免她被鬼父那變。態的愛給污染了,你說我這個想法有錯嗎?

    可誰能想到劉琳的事情牽扯出了思諾,原來思諾父母雙全,既然這樣,林振東就只能讓唐仁保護思諾的父母,避免她的父母出事。

    你說,我這想法不對嗎?

    然后呢,思諾的父母出了車禍,可是卻是僥幸生還,如此一來,林振東覺得這個任務算完成了。

    可系統并沒有判定任務成功,系統進度只有35%。

    這一直讓林振東不解。

    為毛不判定成功。

    現在他明白了。

    尼瑪,席容容與納瓦被殺案和巴頓復仇案這兩起案件的背后大BOSS全是思諾,這個時候系統怎么可能判定你成功?

    可問題此時的思諾已經是大魔王了,他林振東怎么拯救?

    拿什么拯救??

    拿愛嗎?

    愛你妹啊。

    自己憑什么愛人家思諾?

    MMP。

    林振東這個時候突然想撂挑子了。

    這尼瑪。

    難度突然感覺從新手級進化到了地獄級了啊。

    咋救呢?

    林振東很蛋疼。

    要是寫小說卡文的話還能抄本章說和書評。

    可這是電影里的世界啊。

    沒有人給自己建議,也不會有圍觀的群眾刷個彈幕來個‘666‘。

    這不是演習。

    這是實戰。

    謹小慎微的林振東最終決定了用簡單粗爆的方式來解決。

    就像?

    就像推阿香一樣。

    想干就干。

    既然現在所有的線索撲朔迷離,那么就快刀斬亂麻,直接找主角。

    也就是思諾。

    40分鐘后,林振東來到了思諾的家里。

    敲門,里邊響起了思諾的聲音:“哪位?”

    “思諾,我是郭林。”

    林振東在外邊出聲說道。

    嘩啦啦。

    門開啦,思諾望著郭林甜甜的說道:“大林哥哥,你怎么來了?”

    “我找你有一點事。”

    林振東站在門口說道:“要不我們去外邊談??”

    “不用,您進來吧,我爸媽一會兒就回來了,我怕出去他們回來見不到我再擔心。”

    思諾非常乖巧的給林振東開了門說道。

    林振東輕輕點頭,進來發現屋子里倒是明亮簡潔,而且客廳里竟然就有一個大大的書架,竟然全是書。

    思諾的父親不虧是老師啊,好讀書。

    思諾幫林振東接了一杯水,然后笑著說道:“大林哥哥,有什么事嗎?”

    “是這樣,有件事想讓你幫我參謀一下。”

    林振東朝著思諾說道。

    思諾一愣:“您說。”

    “之前的巴頓復仇的事你聽說了嗎?”

    “聽說了,怎么了?”

    “巴頓在被警方包圍的時候專門要讓我談判,可是他找到我并不是為了談判而是為了托孤,他告訴我芭堤雅租了一間房,里邊有他留下的保險柜,然后讓我給他的遠方親戚,也就是卡曼一家。”

    “哦,然后呢?”

    “一個小時前,我把東西送給了卡曼一家,然后在臨走之時,卡曼的女兒跟我說了一句話,她說她的舅舅巴頓曾經喝醉酒時透露過一個小女孩說的計劃,當然,卡曼的女兒說因為舅舅喝醉了,只是絮叨了幾句而已。”

    “哦,所以大林哥,您想說什么呢?我怎么聽不懂呢?”

    “思諾,我從來沒有把你當孩子來看,甚至很多時候我都把你當一個大人對待,你的心理年齡也很成熟,所以我想請幫我想想。”

    林振東望著思諾說道:“我很不解,這個小女孩到底是誰呢?巴頓死前也說過他找我是因為‘她’,我一直以為這個‘她’是女人,但我沒有想到是女孩,但是你說,這妖孽的女孩是誰呢?我不知道,所以就想問一下你認識不?”

    “大林哥,我也不認識。”

    思諾臉色不變的說道:“我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么。”

    “行吧,那就當我沒說。”

    林振東站了起來就準備走。

    “大林哥哥,我曾經看了一本書,書上說個體生命不同,但這世界善惡總量不變,每個人從出生就注意扮演各自的角色。

    有的是善,有的是惡。”

    思諾這時神色略顯平淡的問道:“那么大林哥哥,你呢?劉琳一直說你是好人,你是善嗎?”

    終于又回到了這里。

    聽著思諾的這翻話林振東心中倒沒有什么變化。

    因為他知道一切都會繞到原點。

    這翻話就是《唐人街探案》里思諾最后向秦風說的,說完變臉了。

    如今的思諾應該還沒有完全的黑化,否則此時她應該露出讓自己頭皮發麻的笑容了。

    林振東望著桌子上的紙輕輕一折,然后望著思諾說道:“這就好比善與惡的兩面,僅僅只有一面這張紙是無法立住的,所以善惡守恒,有善必有惡。”

    思諾臉上掛著笑意:“可我還是不明白呢,那大林哥哥,你是屬于善的一面,還是惡的一面??”

    林振東搖頭說道:“這個世界人無完人,每個人都有善的一面,但同樣也有惡的一面,有時候不能單純的以善惡來區分,你還小,所以我希望你可以換個切入點看世界,即能看到善的精彩,也能在凝視深淵的時候而不墜入到深淵之中。”

    “哦。”

    思諾輕輕點頭,然后說道:“我覺得小女孩可能也沒有想到計劃中間會出現偏差,畢竟車禍她并沒有預料到。”

    這句話揭開了林振東的部分疑惑。

    但也僅僅只是部分而已。

    咔嚓。

    這時,外邊突然響起了開鎖的聲音。

    一名禿頂的中年人開門進來了,當他看得林振東的時候微微皺眉:“你是??”

    “爸爸,這是郭林,郭警官,就是……”

    思諾乖巧的把郭林介紹給了他的父親。

    這時思諾父親臉上掛著笑容的說道:“原來是郭警官,這兩天思諾還要多謝您的照顧。”

    顯然思諾之前已經跟父親說過郭林的事情了。

    什么唐人街第一神探啦。

    什么破案如神啦等等。

    什么與罪惡不共戴天了。

    什么我們華裔神探里的驕傲啦。

    等等。

    總之這些夸獎的林振東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看著思諾父親挺和藹的一個人,仿佛對思諾也很疼愛。

    可不知為何,林振東就是覺得怪怪的。

    哪里怪,他又說不出來。

    “馬上到吃飯的點了,郭警官今天就別走了。”

    思諾的父親朝著林振東說道。

    “不了,我還有事,以后再說吧。”

    林振東說著就準備離開。

    今天既然和思諾揭開一半了,剩下的一半明天再說。

    咔嚓。

    這時,思諾的母親開門回來了。

    又是一翻客套話。

    林振東感覺思諾的母親臉色有些紅暈,從她身邊走過的時候有一些淡淡的薄荷香味,這只是讓他覺得思諾的母親應該是喜歡打扮的一個人。

    道別時,林振東突然發現思諾有一瞬間的變臉。

    按理來說是很正常的一家三口。

    但為什么就感覺有一點不正常呢?

    回去的路上,林振東進行著復盤,他在衡量自己和思諾的距離有多遠?

    拯救的事先放一下。

    他現在要做的是自保。

    避免被思諾給帶到坑里去。

    不過第二天發生的一件事讓林振東更加的錯愕了。

    閆先生的金店被盜了。

    嫌疑人不是別人。

    是坤泰。

    ……

    ……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